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远见者稳进

2007-03-06

,这一天注定被中国基金史铭记。这一天,嘉实策略增长单日募集419亿份。有人说,嘉实的总经理赵学军就顶半个嘉实。赵学军笑了:这可不是夸我。他说,创造419亿份的奇迹,嘉实靠的不仅仅是运气,而这也将是他2007年挥之不去的压力

赵学军早年曾在期货、证券等领域任职高管,200010月至今在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总经理。在他的带领下,作为老十家基金公司之一,20056月,德意志资产管理公司参股嘉实,使嘉实成为目前最大的合资基金公司之一。目前共管理13只基金共830亿元资产,再加上管理的社保基金组合,嘉实基金已有千亿元规模。

作为北京大学的经济学博士,赵学军非常喜欢研究宏观经济领域。面对2007年复杂的宏观经济形势、波动莫测的股票大势,纳入宏观视野中的证券市场和基金行业将会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呢?

 

《第一财经日报》:提起嘉实,就不能不谈到嘉实策略增长一日419亿份的创纪录发行,在你看来,这主要来自什么?

 赵学军:发行前,我当时的估计是在200亿份或者略多一点。因为我们以前作过回归分析,一般上证指数涨幅比较大,基金通常发行规模也就比较大。这也可以看到,投资人还需要更有远见,投资基金不要追涨杀跌。419亿份总结起来,一是和市场情绪有关,另一方面则是和基金行业以及嘉实的长期品牌有关,是诸多因素共振产生的奇迹。

 

《第一财经日报》:很多人认为中国资本市场进入了黄金十年,股市将可以起到宏观经济晴雨表的作用,你是否同意这种观点?你怎样看待宏观经济和资本市场的关系?

 赵学军:黄金十年首先是一个概念,而不能准确度量它到底是十年还是八年,仅仅是人们对一个比较长期的预期。

对于中国来讲,我们看未来十年,风险因素也是存在的,比如说潜在的流动性。中国现在有人民币升值的预期,由于我们担忧更多的热钱进入中国,所以我们要观察美国的利率水平。从政策方面,我们要防范投机性的热钱。热钱可能的收益是中国基准利率水平加上预期的人民币升值,它的成本就是钱的成本,也就是美国长期存款利率。所以只要收益高于成本,它就会进来投机。于是,央行从这个角度出发,就会维持低利率的水平,才能够防止热钱进来。这样,中国就会在低息状态下运行。这样,企业就是高速扩张的。同时,消费也就开始提高,企业的盈利因此提高。这样,在低利率时期,企业的盈利会增加,这个盈利来自于消费能力提高、资金成本低,以及企业的扩张,尽管这个扩张是低质量的扩张。这样,运动都是一致化的,钱多、消费多、企业利润多。

但是,一旦从低利率状态转入高利率状态后,企业的资金少了,消费也少了,企业不得不减少规模,利润也要减少,一切都将逆转。在今天低利率时期,一个投资人,特别是一个机构的投资人,应该有长远的眼光,你要清楚地知道,今天所有的状况都是在正面因素全部叠加的基础上产生的正向状态。所以在进行投资的时候,你要预计到将来所有的状态都可能发生逆转。

 

《第一财经日报》:这是不是就涉及公司治理能力,公司持续为股东创造回报的能力?从这个角度研究,你认为,提高公司治理能力能不能抵御将来的风险?

 赵学军:当我们谈论资本市场的时候会涉及分红的问题。分红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它表征着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治理理念、管理能力。分红率标志着整个资本市场的有效性,标志市场存在成长的基础。所以,那些有远见的上市公司,应该提高分红率。整个资本市场,包括机构投资人都应该积极推动资本市场的基础建设。

如果大家形成了共识,对高分红的企业给予更高的关注,这将推动整个资本市场的发展。同时,对于投资人来讲,投资这样的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和盈利的能力都可以增强。

 

《第一财经日报》:现在,市场机构化已经是大势所趋,但还是会有一些个人投资者希望自己能够超越基金,你对这样的投资者有什么建议?

 赵学军:最早,投资股票是靠交易盈利,即操盘手为主导的投资理念,根本不需要研究企业的基本面。第二个阶段是基金公司主导的价值投资理念,注重企业基本面,用更长远的眼光来选择好企业。而今天的基金行业正在进入第三个阶段,我们叫做加强资产配置的阶段。当我们管理的资金越来越多的时候,就不能够仅仅靠找到几只好股票来给投资者创造回报。我们要从更高的层面来看,产业的结构、产业的发展,从资产配置的方面来给投资者创造超额回报。

我想今天的个人投资者,很多还在第一个阶段,有些已经进入第二个阶段。对于小资金来说,如果对一个行业非常熟悉,以自身的选股能力、交易能力,盈利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但如果是对一个不太熟悉的行业,战胜基金的可能性是比较低的。

而且我们也在分析,去年基金的确是赚了很多钱。但是在过去的一年当中,企业的盈利增长并不多,股票价格上涨却达到了100%以上。股票价格上涨来自什么呢?一是中国的长期利率低于国际水平,资金成本是低的,所以我们的定价应该更高一点。第二是中国资本市场上投资品稀缺,所以价格也可以更高一点。但是,股票价格增长超出企业盈利增长的100%,也有不合理的因素。所以说你赚的钱,你要知道是来自于企业盈利的增长还是来自市场因素。因为当市场反转的时候,这一切也会反转。

 

《第一财经日报》:请你预见一下,2007年资本市场和基金行业的走势以及面临的风险。

 赵学军:我对2007年资本市场还是很有信心的,从一年的长度来看,我们的预期可能会有20%、30%,甚至更高。这主要来自于上市公司的质量提高和更多投资标的的供给。

但我也想提醒投资人,在短期,我们会遇到一些风险。比方说嘉实观察的一个指标,活期存款。如果活期存款是从长期存款转化而来,这说明投资人打算更多投资资本市场,这是一个先行于股票指数的指标。而如果活期存款有减少的迹象,这就需要注意。长期来看,央行在通过存款准备金率和央行票据来回收流动性。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贸易顺差增幅减慢、CPI上升导致利率上升、经济放缓,就会使得资金供给从过剩转向不足。这个风险在当期的宏观经济和资本市场中需要考虑。

我认为2007年基金行业还将有一个大的发展。但是,我也非常关注,基金公司抵御风险的能力是什么,基金公司真正的路径是什么。去年,我们看到,投资人从货币市场基金或者债券基金大量转向股票型基金。这个逆转对基金公司提高收入是正向的,因为股票型基金的费率是比较高的。

但是,应该看到,股票型基金的资产规模是和股票指数高度相关的,一旦股市波动的话,资产规模也会逆转。对于基金公司来讲,规模增加时,人员会增加,运营成本会提高。当资产规模逆转的时候,收入是波动的,运营成本却是刚性持续增长的,如果收入低于成本时,公司就会面临运营风险。

 
上一篇 下一篇

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远见者稳进

2007-03-06

,这一天注定被中国基金史铭记。这一天,嘉实策略增长单日募集419亿份。有人说,嘉实的总经理赵学军就顶半个嘉实。赵学军笑了:这可不是夸我。他说,创造419亿份的奇迹,嘉实靠的不仅仅是运气,而这也将是他2007年挥之不去的压力

赵学军早年曾在期货、证券等领域任职高管,200010月至今在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总经理。在他的带领下,作为老十家基金公司之一,20056月,德意志资产管理公司参股嘉实,使嘉实成为目前最大的合资基金公司之一。目前共管理13只基金共830亿元资产,再加上管理的社保基金组合,嘉实基金已有千亿元规模。

作为北京大学的经济学博士,赵学军非常喜欢研究宏观经济领域。面对2007年复杂的宏观经济形势、波动莫测的股票大势,纳入宏观视野中的证券市场和基金行业将会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呢?

 

《第一财经日报》:提起嘉实,就不能不谈到嘉实策略增长一日419亿份的创纪录发行,在你看来,这主要来自什么?

 赵学军:发行前,我当时的估计是在200亿份或者略多一点。因为我们以前作过回归分析,一般上证指数涨幅比较大,基金通常发行规模也就比较大。这也可以看到,投资人还需要更有远见,投资基金不要追涨杀跌。419亿份总结起来,一是和市场情绪有关,另一方面则是和基金行业以及嘉实的长期品牌有关,是诸多因素共振产生的奇迹。

 

《第一财经日报》:很多人认为中国资本市场进入了黄金十年,股市将可以起到宏观经济晴雨表的作用,你是否同意这种观点?你怎样看待宏观经济和资本市场的关系?

 赵学军:黄金十年首先是一个概念,而不能准确度量它到底是十年还是八年,仅仅是人们对一个比较长期的预期。

对于中国来讲,我们看未来十年,风险因素也是存在的,比如说潜在的流动性。中国现在有人民币升值的预期,由于我们担忧更多的热钱进入中国,所以我们要观察美国的利率水平。从政策方面,我们要防范投机性的热钱。热钱可能的收益是中国基准利率水平加上预期的人民币升值,它的成本就是钱的成本,也就是美国长期存款利率。所以只要收益高于成本,它就会进来投机。于是,央行从这个角度出发,就会维持低利率的水平,才能够防止热钱进来。这样,中国就会在低息状态下运行。这样,企业就是高速扩张的。同时,消费也就开始提高,企业的盈利因此提高。这样,在低利率时期,企业的盈利会增加,这个盈利来自于消费能力提高、资金成本低,以及企业的扩张,尽管这个扩张是低质量的扩张。这样,运动都是一致化的,钱多、消费多、企业利润多。

但是,一旦从低利率状态转入高利率状态后,企业的资金少了,消费也少了,企业不得不减少规模,利润也要减少,一切都将逆转。在今天低利率时期,一个投资人,特别是一个机构的投资人,应该有长远的眼光,你要清楚地知道,今天所有的状况都是在正面因素全部叠加的基础上产生的正向状态。所以在进行投资的时候,你要预计到将来所有的状态都可能发生逆转。

 

《第一财经日报》:这是不是就涉及公司治理能力,公司持续为股东创造回报的能力?从这个角度研究,你认为,提高公司治理能力能不能抵御将来的风险?

 赵学军:当我们谈论资本市场的时候会涉及分红的问题。分红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它表征着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治理理念、管理能力。分红率标志着整个资本市场的有效性,标志市场存在成长的基础。所以,那些有远见的上市公司,应该提高分红率。整个资本市场,包括机构投资人都应该积极推动资本市场的基础建设。

如果大家形成了共识,对高分红的企业给予更高的关注,这将推动整个资本市场的发展。同时,对于投资人来讲,投资这样的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和盈利的能力都可以增强。

 

《第一财经日报》:现在,市场机构化已经是大势所趋,但还是会有一些个人投资者希望自己能够超越基金,你对这样的投资者有什么建议?

 赵学军:最早,投资股票是靠交易盈利,即操盘手为主导的投资理念,根本不需要研究企业的基本面。第二个阶段是基金公司主导的价值投资理念,注重企业基本面,用更长远的眼光来选择好企业。而今天的基金行业正在进入第三个阶段,我们叫做加强资产配置的阶段。当我们管理的资金越来越多的时候,就不能够仅仅靠找到几只好股票来给投资者创造回报。我们要从更高的层面来看,产业的结构、产业的发展,从资产配置的方面来给投资者创造超额回报。

我想今天的个人投资者,很多还在第一个阶段,有些已经进入第二个阶段。对于小资金来说,如果对一个行业非常熟悉,以自身的选股能力、交易能力,盈利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但如果是对一个不太熟悉的行业,战胜基金的可能性是比较低的。

而且我们也在分析,去年基金的确是赚了很多钱。但是在过去的一年当中,企业的盈利增长并不多,股票价格上涨却达到了100%以上。股票价格上涨来自什么呢?一是中国的长期利率低于国际水平,资金成本是低的,所以我们的定价应该更高一点。第二是中国资本市场上投资品稀缺,所以价格也可以更高一点。但是,股票价格增长超出企业盈利增长的100%,也有不合理的因素。所以说你赚的钱,你要知道是来自于企业盈利的增长还是来自市场因素。因为当市场反转的时候,这一切也会反转。

 

《第一财经日报》:请你预见一下,2007年资本市场和基金行业的走势以及面临的风险。

 赵学军:我对2007年资本市场还是很有信心的,从一年的长度来看,我们的预期可能会有20%、30%,甚至更高。这主要来自于上市公司的质量提高和更多投资标的的供给。

但我也想提醒投资人,在短期,我们会遇到一些风险。比方说嘉实观察的一个指标,活期存款。如果活期存款是从长期存款转化而来,这说明投资人打算更多投资资本市场,这是一个先行于股票指数的指标。而如果活期存款有减少的迹象,这就需要注意。长期来看,央行在通过存款准备金率和央行票据来回收流动性。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贸易顺差增幅减慢、CPI上升导致利率上升、经济放缓,就会使得资金供给从过剩转向不足。这个风险在当期的宏观经济和资本市场中需要考虑。

我认为2007年基金行业还将有一个大的发展。但是,我也非常关注,基金公司抵御风险的能力是什么,基金公司真正的路径是什么。去年,我们看到,投资人从货币市场基金或者债券基金大量转向股票型基金。这个逆转对基金公司提高收入是正向的,因为股票型基金的费率是比较高的。

但是,应该看到,股票型基金的资产规模是和股票指数高度相关的,一旦股市波动的话,资产规模也会逆转。对于基金公司来讲,规模增加时,人员会增加,运营成本会提高。当资产规模逆转的时候,收入是波动的,运营成本却是刚性持续增长的,如果收入低于成本时,公司就会面临运营风险。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