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嘉实股票投资部总监 我的持仓形散而神不散

2008-02-25

    2007年,基金泰和在封闭式基金收益率排行榜中荣列前三,基金经理刘天君笑着说,封闭式基金的排名类似于跨栏比赛,中国也能出个刘翔;但股票型开放式基金的竞争则完全是“红海”,短期内排名居前则需借助一定的运气。

刚刚三十而立的刘天君,已经是嘉实基金股票投资部总监。这位投资总监有着与他年龄不相称的信奉传统原则、谨慎近于保守等性格特征,而他坚定的理念、精彩的语言,又让你发现这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年轻人。刘天君说,现在越来越相信平衡,“各个资产类别的平衡有助于长期业绩,同时也有助于化解短期排名压力。”

《第一财经日报》:你所管理的基金泰和,在过去一年里取得了优异的业绩,在你看来,这是否来自投资机会的把握?

刘天君:中国船舶的资产重组和东阿阿胶的股改这两大收益,虽然对基金业绩的贡献较大,但都带有一定的偶然因素。从必然因素看,则是业绩的持续性比较好。去年四季度的三大贡献来自银行股超配、重仓股格力电器贵州茅台的上涨。

从行业和阶段性机会的把握看,我们把握比较成功的案例,即是在去年三季度超配银行股。嘉实投研部门有一个行业轮动的模型,就是行业的盈利动量和价格动量的变化趋势。如果有的行业业绩比较好,而市场没有充分反应的话,则是买入机会。反之即是卖出机会。但行业轮动是比较难把握的,有些行业可以做轮动,如银行、地产、煤炭、钢铁等流动性较好的行业,小行业就不容易做轮动,只能考虑长线配置。

《第一财经日报》:你是靠什么赚大钱的?或者说你的基本投资理念是什么?

刘天君:低买高卖。要相信市场的“地心引力”,我总结了几条关于“地心引力”的原则,一是绝对估值;二是海外市场公认的长期的估值指标;三是股票的历史表现。股票的历史表现既包括股票的过往价格表现,也包括公司的历史业绩、投资者关系、再融资回报等。

绝对估值比较虚,但你要坚信市场或者股票总有一个绝对估值。历史市盈率、境外的市盈率是具有参考价值的,比如周期行业的估值水平远低于消费品行业。当然,境外市场也不一定完全合理,但终究是价格围绕公司的内在价值波动。拿香港点击查看香港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股市来说,我绝对不会买A股比H股溢价3倍以上的股票,这种投机纯粹是火中取栗。

所以,我的股票仓位80%是配置长期来看不会亏钱的股票,这些核心持仓的股票是能赚大钱的。其余的20%是我的“蓄水池”,可去追寻溢价股票,即估值偏高股票的投资机会。一方面我用这些仓位进行主题投资和行业轮动机会的把握,以期在短期内缓解重仓股不涨带来的基金净值波动;另一方面,也是我作为基金经理化解短期压力的一个办法,使我保持平和、稳定的投资心态。

《第一财经日报》:2007年的A股市场经历了投机盛行、单边上涨和巨幅震荡,你是否曾对自己坚守的投资原则产生过动摇和怀疑?

刘天君:市场上有很多取胜法宝,但我觉得在题材股、垃圾股里去找机会的难度远远高于在稳定的成长性股票中寻找。我相信麻雀变凤凰少之又少,一百个里面也就有一两个,我宁可错过这一两个,也不愿意去冒险,这是我的一个原则。我宁可在白马里去挑白马,也不在黑马里去挑黑马,这是我的核心方法论。

当然,我也会错过很多热点,比如去年的化纤、化肥等行情。我时刻提醒自己,要改进的地方就是我要了解更多的行业。在大类行业估值没有大起色的情况下,小行业也不失为一个市场机会。一方面基金经理需要坚持自己的理念,但也有可能未来一年的热点就是这些主题投资,你是不是就认输了呢?我的答案是NO!首先我会坚持自己的理念,但市场是以结果论胜负的,而不是以理念论胜负的,因此我更不会仇视市场,我肯定会部分参与进来,当然,在你没有把这个市场或者行业看的太清楚之前,也没必要太着急。

《第一财经日报》:你对2008年A股市场的基本看法是什么?你的投资策略是怎样的?

刘天君:2008年,市场在较长时间内会有很多资产面临估值下移的压力。这种情况下,股票的仓位不一定要做得很高。也许明年后年,随着宏观经济形势的明朗,市场走势会更清晰。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A股在过去3个月是跑赢香港国企指数的,但是未来较长时间内,市场很有可能会花费很长的周期来弥补A、H股的价差。同时,我认为2008年的A股市场,一级市场的回报率不一定低于二级市场。一级市场的投资机会分新股申购、增发、转债分离债等,这里面有不少投资机会。

很多好股票经常处于睡眠状态,一旦爆发,可能只需要几天就可以实现超额收益。股票市场的本质是要靠企业创造价值,而不是靠交易创造价值。长期来说,要靠能赚钱的企业来获取投资回报。

投资的基本原理是低买高卖,只要比核心价值低,就一定能赚钱,但这不一定很快能赚钱。这就要在投资组合的管理上努力,不能把宝押在一个点上。让资产类别的风格更加均匀,我不太倾向在某一类股票上下特别大的赌注。我秉承的是“适度分散下的集中投资”策略。我研究过境外很多长期业绩优秀的基金经理,他们的持仓堪称“形散而神不散”,虽然全部股票可能有30、40只之多,第一大重仓股的比例也仅占到5%。但是,具体分析投资组合会发现,他可能看重的就是10个、8个方向的投资机会,而且配置的都是最好的资产类别里面最好的股票。

我也是这样做的。我会着重配置至少四五个大的资产类别,然后细化到小资产类别具体几只股票,而不是全部买单一个龙头企业。以这样的组合应对市场,“东边不亮西边亮”,心态也会更平和,就不会老抱怨市场不理性。在稍微长期的周期里,业绩也会不错。

《第一财经日报》:既管理基金泰和,又管理嘉实优质企业基金,你认为管理开放式基金和封闭式基金有何不同?

刘天君:从封闭转到开放,最核心的问题是你要面对一个不可预测的规模,从长远来说,这个规模有可能变得很大。而封闭式基金则只可能越来越小,比如通过分红。大基金肯定比小基金是难管。

开放式基金能更直接接触到客户的感受,这要求基金经理在流动性方面要有应对措施。责任更重,压力更大。有时投资者会出现非理性的申购或赎回,这是很难预测的,你应该以更加客观的心态去看待投资者的变化。

面对这两个问题,我想了几招,一是在资产类别上,或者个股选择上,管理开放式基金要比管理封闭式基金适当均匀一些、分散一些。同时,要更重视一、二级市场和行业配置的平衡问题,以比以前更广阔的视野展开研究和进行资产配置。

上一篇 下一篇

嘉实股票投资部总监 我的持仓形散而神不散

2008-02-25

    2007年,基金泰和在封闭式基金收益率排行榜中荣列前三,基金经理刘天君笑着说,封闭式基金的排名类似于跨栏比赛,中国也能出个刘翔;但股票型开放式基金的竞争则完全是“红海”,短期内排名居前则需借助一定的运气。

刚刚三十而立的刘天君,已经是嘉实基金股票投资部总监。这位投资总监有着与他年龄不相称的信奉传统原则、谨慎近于保守等性格特征,而他坚定的理念、精彩的语言,又让你发现这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年轻人。刘天君说,现在越来越相信平衡,“各个资产类别的平衡有助于长期业绩,同时也有助于化解短期排名压力。”

《第一财经日报》:你所管理的基金泰和,在过去一年里取得了优异的业绩,在你看来,这是否来自投资机会的把握?

刘天君:中国船舶的资产重组和东阿阿胶的股改这两大收益,虽然对基金业绩的贡献较大,但都带有一定的偶然因素。从必然因素看,则是业绩的持续性比较好。去年四季度的三大贡献来自银行股超配、重仓股格力电器贵州茅台的上涨。

从行业和阶段性机会的把握看,我们把握比较成功的案例,即是在去年三季度超配银行股。嘉实投研部门有一个行业轮动的模型,就是行业的盈利动量和价格动量的变化趋势。如果有的行业业绩比较好,而市场没有充分反应的话,则是买入机会。反之即是卖出机会。但行业轮动是比较难把握的,有些行业可以做轮动,如银行、地产、煤炭、钢铁等流动性较好的行业,小行业就不容易做轮动,只能考虑长线配置。

《第一财经日报》:你是靠什么赚大钱的?或者说你的基本投资理念是什么?

刘天君:低买高卖。要相信市场的“地心引力”,我总结了几条关于“地心引力”的原则,一是绝对估值;二是海外市场公认的长期的估值指标;三是股票的历史表现。股票的历史表现既包括股票的过往价格表现,也包括公司的历史业绩、投资者关系、再融资回报等。

绝对估值比较虚,但你要坚信市场或者股票总有一个绝对估值。历史市盈率、境外的市盈率是具有参考价值的,比如周期行业的估值水平远低于消费品行业。当然,境外市场也不一定完全合理,但终究是价格围绕公司的内在价值波动。拿香港点击查看香港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股市来说,我绝对不会买A股比H股溢价3倍以上的股票,这种投机纯粹是火中取栗。

所以,我的股票仓位80%是配置长期来看不会亏钱的股票,这些核心持仓的股票是能赚大钱的。其余的20%是我的“蓄水池”,可去追寻溢价股票,即估值偏高股票的投资机会。一方面我用这些仓位进行主题投资和行业轮动机会的把握,以期在短期内缓解重仓股不涨带来的基金净值波动;另一方面,也是我作为基金经理化解短期压力的一个办法,使我保持平和、稳定的投资心态。

《第一财经日报》:2007年的A股市场经历了投机盛行、单边上涨和巨幅震荡,你是否曾对自己坚守的投资原则产生过动摇和怀疑?

刘天君:市场上有很多取胜法宝,但我觉得在题材股、垃圾股里去找机会的难度远远高于在稳定的成长性股票中寻找。我相信麻雀变凤凰少之又少,一百个里面也就有一两个,我宁可错过这一两个,也不愿意去冒险,这是我的一个原则。我宁可在白马里去挑白马,也不在黑马里去挑黑马,这是我的核心方法论。

当然,我也会错过很多热点,比如去年的化纤、化肥等行情。我时刻提醒自己,要改进的地方就是我要了解更多的行业。在大类行业估值没有大起色的情况下,小行业也不失为一个市场机会。一方面基金经理需要坚持自己的理念,但也有可能未来一年的热点就是这些主题投资,你是不是就认输了呢?我的答案是NO!首先我会坚持自己的理念,但市场是以结果论胜负的,而不是以理念论胜负的,因此我更不会仇视市场,我肯定会部分参与进来,当然,在你没有把这个市场或者行业看的太清楚之前,也没必要太着急。

《第一财经日报》:你对2008年A股市场的基本看法是什么?你的投资策略是怎样的?

刘天君:2008年,市场在较长时间内会有很多资产面临估值下移的压力。这种情况下,股票的仓位不一定要做得很高。也许明年后年,随着宏观经济形势的明朗,市场走势会更清晰。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A股在过去3个月是跑赢香港国企指数的,但是未来较长时间内,市场很有可能会花费很长的周期来弥补A、H股的价差。同时,我认为2008年的A股市场,一级市场的回报率不一定低于二级市场。一级市场的投资机会分新股申购、增发、转债分离债等,这里面有不少投资机会。

很多好股票经常处于睡眠状态,一旦爆发,可能只需要几天就可以实现超额收益。股票市场的本质是要靠企业创造价值,而不是靠交易创造价值。长期来说,要靠能赚钱的企业来获取投资回报。

投资的基本原理是低买高卖,只要比核心价值低,就一定能赚钱,但这不一定很快能赚钱。这就要在投资组合的管理上努力,不能把宝押在一个点上。让资产类别的风格更加均匀,我不太倾向在某一类股票上下特别大的赌注。我秉承的是“适度分散下的集中投资”策略。我研究过境外很多长期业绩优秀的基金经理,他们的持仓堪称“形散而神不散”,虽然全部股票可能有30、40只之多,第一大重仓股的比例也仅占到5%。但是,具体分析投资组合会发现,他可能看重的就是10个、8个方向的投资机会,而且配置的都是最好的资产类别里面最好的股票。

我也是这样做的。我会着重配置至少四五个大的资产类别,然后细化到小资产类别具体几只股票,而不是全部买单一个龙头企业。以这样的组合应对市场,“东边不亮西边亮”,心态也会更平和,就不会老抱怨市场不理性。在稍微长期的周期里,业绩也会不错。

《第一财经日报》:既管理基金泰和,又管理嘉实优质企业基金,你认为管理开放式基金和封闭式基金有何不同?

刘天君:从封闭转到开放,最核心的问题是你要面对一个不可预测的规模,从长远来说,这个规模有可能变得很大。而封闭式基金则只可能越来越小,比如通过分红。大基金肯定比小基金是难管。

开放式基金能更直接接触到客户的感受,这要求基金经理在流动性方面要有应对措施。责任更重,压力更大。有时投资者会出现非理性的申购或赎回,这是很难预测的,你应该以更加客观的心态去看待投资者的变化。

面对这两个问题,我想了几招,一是在资产类别上,或者个股选择上,管理开放式基金要比管理封闭式基金适当均匀一些、分散一些。同时,要更重视一、二级市场和行业配置的平衡问题,以比以前更广阔的视野展开研究和进行资产配置。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