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投资的起点:承担风险以获取收益

2008-10-22

    投资,就是以“承担风险”来获得“超额收益”。过去两年,收益率是投资者唯一关注的话题;今年以来,“投资风险”逐渐进入人们的预期中,也改变了投资者对投资的认识。

  以分散投资应对个股风险

  最令人惊讶的,就是九月份的全球“金融海啸”,由美国两房被接管开始,接着有185年历史的雷曼兄弟宣布破产保护,华尔街投资银行被迫转型或被购并,此外,AIG也濒临破产而接受政府850亿救助,最后美国政府不得不准备7000亿美元的计划,来解决市按揭贷款相关商品的流动性。不幸持有两房、雷曼兄弟、AIG的股票等的投资者已面临90%以上的损失,但是这样的境况是当初谁能想象到的呢?这就是典型的“非系统性风险”,或称“个股风险”,应对方法为“分散投资”。举例而言,如果年初投资人分散投资在美国金融股,则今年以来下跌31%(计算至10月5日,以道琼斯美国金融指数ETF为代表),如果分散投资在美国大盘股,则今年以来仅下跌25%(以标普指数为代表)。因此分散投资是应对风险的第一步。


  以资产配置应对系统性风险

  投资者可能会说,“我已经分散投资,还是面临极大损失”。以投资A股基金为例,A股指数年初至今下跌60%,但股票方向基金也下跌近50%,虽然基金战胜了指数,但还是难以逃避负收益。这是典型的“系统性风险”,应对方法为“资产配置”。如果年初投资者股票基金及债券基金持有各半,年初至今这样的资产组合约下跌24%;更保守的投资者,会根据市场状况及自身投资需求,观察经济周期而动态调整股票基金和债券基金的比例,借由“股债跷跷板”效应来抵御股票市场的系统性风险。

  是否应该投资?

  经过了这一轮A股的深幅调整,以及美国金融市场的突然崩坍,许多投资者不仅受伤惨重,也开始担忧投资市场的高风险,怀疑是否应该继续投资?以股票投资而言,证券价值大多与国民经济发展及行业成长总体水平相关,在经济发展及行业成长没有出现停滞时,证券的价值会不断增加。过去30年,全球经济增长并未停滞,股价指数也屡创高点;虽然短期市场价格会偏离价值,但是长期来看价格与价值还是亦步亦趋。经验显示,过去30年全球股市面临数次大危机,如1971~1975的全球滞胀、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以及2000年的科技泡沫,都不是投资者的末日,股市回稳修正后反而循着经济成长的脉动继续上升,若干明星企业更是乘势而起,坐拥高获益及高股价。因此,长期的经济成长不仅使股票投资产生正报酬、战胜通货膨胀,其收益率也大幅胜过债券市场及货币市场投资。


  现阶段该如何投资?

  许多投资者认为:投资不外乎“买低卖高”,如果股市还有下跌可能,不如现在先卖出,在最低点再买进吧。这样的投资观念有其道理,但遗憾的是预测高低点是非常困难的。纵观过去100年海内外的投资历史,并没有一位投资大师是以预测高低点位而名著于世。“低点卖出、最低点再买入,或是在高点买入、最高点再卖出”的投资方法,就像投资的“双面刃”:如果执行成功则报酬诱人,如果执行失败则悔不当初。由于没人被证明持续具备预测高低点的能力,这样的投资方式事实上承担了巨大的投资风险。

  那如何投资才能减少投资风险,增加获取投资报酬的概率呢?投资大师如彼得·林奇或巴菲特,都建议一般投资人坚持“分散投资、资产配置、及长期投资”的理念,也是本文前三段试图阐释的内容。如果我们能做好“分散投资、资产配置”来分散个股风险及系统性风险,就能以较平稳的心态来因应短期市场的波动;减少预测高低点的冲动,坚持长期投资,必能跨越经济周期而获取国家及企业经济成长的果实,赚取投资收益。

上一篇 下一篇

投资的起点:承担风险以获取收益

2008-10-22

    投资,就是以“承担风险”来获得“超额收益”。过去两年,收益率是投资者唯一关注的话题;今年以来,“投资风险”逐渐进入人们的预期中,也改变了投资者对投资的认识。

  以分散投资应对个股风险

  最令人惊讶的,就是九月份的全球“金融海啸”,由美国两房被接管开始,接着有185年历史的雷曼兄弟宣布破产保护,华尔街投资银行被迫转型或被购并,此外,AIG也濒临破产而接受政府850亿救助,最后美国政府不得不准备7000亿美元的计划,来解决市按揭贷款相关商品的流动性。不幸持有两房、雷曼兄弟、AIG的股票等的投资者已面临90%以上的损失,但是这样的境况是当初谁能想象到的呢?这就是典型的“非系统性风险”,或称“个股风险”,应对方法为“分散投资”。举例而言,如果年初投资人分散投资在美国金融股,则今年以来下跌31%(计算至10月5日,以道琼斯美国金融指数ETF为代表),如果分散投资在美国大盘股,则今年以来仅下跌25%(以标普指数为代表)。因此分散投资是应对风险的第一步。


  以资产配置应对系统性风险

  投资者可能会说,“我已经分散投资,还是面临极大损失”。以投资A股基金为例,A股指数年初至今下跌60%,但股票方向基金也下跌近50%,虽然基金战胜了指数,但还是难以逃避负收益。这是典型的“系统性风险”,应对方法为“资产配置”。如果年初投资者股票基金及债券基金持有各半,年初至今这样的资产组合约下跌24%;更保守的投资者,会根据市场状况及自身投资需求,观察经济周期而动态调整股票基金和债券基金的比例,借由“股债跷跷板”效应来抵御股票市场的系统性风险。

  是否应该投资?

  经过了这一轮A股的深幅调整,以及美国金融市场的突然崩坍,许多投资者不仅受伤惨重,也开始担忧投资市场的高风险,怀疑是否应该继续投资?以股票投资而言,证券价值大多与国民经济发展及行业成长总体水平相关,在经济发展及行业成长没有出现停滞时,证券的价值会不断增加。过去30年,全球经济增长并未停滞,股价指数也屡创高点;虽然短期市场价格会偏离价值,但是长期来看价格与价值还是亦步亦趋。经验显示,过去30年全球股市面临数次大危机,如1971~1975的全球滞胀、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以及2000年的科技泡沫,都不是投资者的末日,股市回稳修正后反而循着经济成长的脉动继续上升,若干明星企业更是乘势而起,坐拥高获益及高股价。因此,长期的经济成长不仅使股票投资产生正报酬、战胜通货膨胀,其收益率也大幅胜过债券市场及货币市场投资。


  现阶段该如何投资?

  许多投资者认为:投资不外乎“买低卖高”,如果股市还有下跌可能,不如现在先卖出,在最低点再买进吧。这样的投资观念有其道理,但遗憾的是预测高低点是非常困难的。纵观过去100年海内外的投资历史,并没有一位投资大师是以预测高低点位而名著于世。“低点卖出、最低点再买入,或是在高点买入、最高点再卖出”的投资方法,就像投资的“双面刃”:如果执行成功则报酬诱人,如果执行失败则悔不当初。由于没人被证明持续具备预测高低点的能力,这样的投资方式事实上承担了巨大的投资风险。

  那如何投资才能减少投资风险,增加获取投资报酬的概率呢?投资大师如彼得·林奇或巴菲特,都建议一般投资人坚持“分散投资、资产配置、及长期投资”的理念,也是本文前三段试图阐释的内容。如果我们能做好“分散投资、资产配置”来分散个股风险及系统性风险,就能以较平稳的心态来因应短期市场的波动;减少预测高低点的冲动,坚持长期投资,必能跨越经济周期而获取国家及企业经济成长的果实,赚取投资收益。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