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状元”邹唯:乐观悲观相对论

2009-09-23

        想现在买别墅吗?等一等,先别买,等明年下半年再看。这是《投资者报》8月17日独家首发的“454位基金经理赚钱榜”的冠军基金经理邹唯9月9日接受《投资者报》专访时给出的答案。

  邹唯的理由是,今年上半年别墅等豪宅卖得好的原因并非投资需求拉动,而是一些私人企业主为了防通胀;当经济真正开始复苏的时候,随着息差扩大,银行贷款要被控制,企业老板们届时会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投资。“明年下半年经济复苏是一个大概率事件,到时候很多人会出售现有房产做实体投资,显然那是买房的好时机。”

  作为嘉实基金旗下嘉实主题基金的基金经理,邹唯对经济的判断大多具有前瞻性,这恰恰是这只明星基金的投资特点。

  凭借着不断实践和成熟的主题投资思想,以及敏感的具有前瞻性的判断,在“454位基金经理赚钱榜”中,邹唯以220亿元的盈利排在榜首。

  总结经验时,邹唯说:“当你在持续乐观的市场上找不到更乐观的东西时,说明市场离顶不远了,此时要更谨慎;相反,当你在悲观的市场中找不到更悲观的东西时,说明市场已经到了底部,此时要更乐观。独立的更乐观、更悲观的判断,是获得超额收益的重要方法。”

  误打误撞投资路

  本科学习细胞学,研究生又从事分子遗传研究,这些与投资八竿子打不着的教育背景,在一个偶尔的机会,让邹唯走上投资道路,而之后的主题投资对他来说来得又是那么的突然。

  毕业于兰州大学生物学细胞专业,之后又在中科院遗传研究所分子遗传研究专业,由于特殊的专业背景,邹唯原本想找一个医药销售之类的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长城证券一个生物医药研究员的职位吸引了他,正是这次机会,让他误打误撞走上了与医药销售相差很远的投资道路。

  他先任职于长城证券研究发展中心,2003年6月进入嘉实基金管公司,从研究员做起,从2006年8月起,先后管理过嘉实稳健基金、嘉实浦安保本基金、嘉实策略 增长基金,2007年7月至今担任嘉实主题基金经理。

  成立于2006年7月以主题投资定位的嘉实主题基金,在成立一年的时间里,以170%的回报率成为嘉实基金公司的明星基金之一。当时这只基金的基金经理是王贵文。

  主题投资思想是嘉实基金公司总经理赵学军非常重视的投资方法论,2007年王贵文转投私募基金,嘉实基金公司起用邹唯管理这只明星基金。这对初次涉猎主题投资的邹唯来讲,一切来得太突然。

  今年以来,截至9月11日,嘉实主题基金以65%的净值增长率排在124只灵活配置型基金的第10位。

  主题投资视野更广

  当被问及主题投资与行业投资的不同时,邹唯用手在空中比划着:“作为一种投资理念与策略分析方式,主题投资并不按照一般的行业划分方法来选择股票,而是按照主题来选择股票。行业投资就是一个一个的小格子,主题投资是一个大格子,里面包含着许多小格子,主题投资凌驾于行业之上,一个主题包括很多行业,主题的视野更广。”

  对于公募基金而言,做大的行业偏离,风险会很大,但主题可以有很大的偏离,因为不是按行业配置的;前瞻性判断既是主题投资的优势,也是主题投资的灵魂。因此做前瞻性的判断也成为主题投资最重要环节。而邹唯看来,前瞻性是基于一些经济规律和常识以及合理或不合理的判断得到的。

  在2008年三季度嘉实基金公司的策略会上,邹唯是个坚定看多者。在2008年9月份,嘉实主题提前加重了工程机械、房地产、水泥等基础产业的配置。
      2009年6月24日,嘉实主题净值增长率排在同类72只基金的第19位,然而此后一段时间,基金净值增长放缓。对于一个上百亿元规模的嘉实主题,邹唯坦承,当时基于五方面前瞻性判断觉得市场存在调整风险,他开始提前减仓。

  这五方面的前瞻性判断是,第一,随着房地产刚性需求释放以及房价创新高,房地产交易量环比势必会萎缩;第二,当时传出6月份可能出现天量信贷,而从银行突击放款、存贷比大幅升高和政府宽松货币政策有“度”等方面可以综合判断,这种过度宽松的信贷绝对不可持续;第三,美国的消费、信贷数据都没有起来,说明美国经济复苏情况尚不明确;第四,估值和企业盈利相背离,微观层面企业盈利状况并不好;第五,在流动性收缩假设和股市楼市交易量下降的情况下,M1(狭义货币供应量)、M2(广义货币供应量)的掉头随时可能发生,根据以上判断,邹唯认为股市随时面临调整。

  他认为,这些前瞻性的假设,每一步都要根据反馈的信息去印证,“主题投资要做左侧交易,同时资金也必须做左侧交易,这是主题投资前瞻性的要求,也是管理较大规模基金的要求。”

  “在一个组织中,有能力的员工能被提升到更高的职位,直到他不能胜任的职位为止。”这是邹唯曾读过的一本书《彼得原理》的核心。

  在邹唯看来,人的发展总是会遇到瓶颈的,因此需要自我突破,对于基金经理而言,投资能力和系统的投资方法论包括好的投资心态的培养是最重要的。

  基于此,邹唯也对今年6月底减仓后,7月份股市继续上行导致基金净值波动较大做了反思。他说:“这次给我的启发是,在保持前瞻性假设判断的基础上,公募基金应让投资曲线或业绩曲线尽量不出现大起大落,这是对基金持有人负责的态度。”

  但事实上,由于提前减仓及前瞻性的股票结构调整,嘉实主题避过了8月份的市场大跌。根据《投资者报》数据部数据,在2009年8月3日至9月1日,大盘下跌22%的情况下,嘉实主题净值增长1.5%。

  谨慎看待“金九银十”

  邹唯有个爱好与众不同。他每天会从家走到地铁站,挤地铁上班,下班后又沿着上班的路返回。他告诉记者,走路就是自己的爱好。

  “我喜欢想事情,走路的时候,脑子里就在想资产配置的事情。出差坐飞机如果不睡觉的时候也还在想。”对于邹唯来讲,走路不仅仅是为了锻炼和想事情;更重要的是,他在路上、坐地铁的过程中,看着匆忙的人流,能使自己保持一个很好的平常心。

  公募基金经理的压力问题是行业普遍讨论的问题,如果业绩不好,基金经理要受到来自基金持有人、外界舆论以及市场等各方面的压力,因此,保持一颗平常心恰是排解压力的必要心态。

  当很多人期盼着“金九银十”行情出现时,邹唯却比较谨慎。他的理由还是基于房地产交易量、流动性、美国经济复苏数据、企业盈利以及M1、M2的转向这五个前瞻性变量。

  邹唯称,从现在来看,五方面的假设还沿着预定的方向发展。根据凯恩斯政府宏观调控理论,当经济不好的时候,政府必定会打强心针,创造需求,进而出现经济人造复苏,人造复苏的特点是宏观数据好,微观数据不好,虚拟经济比实体经济好。“人造复苏后,经济会真正复苏,但真正复苏和人造复苏之间肯定有一个过渡阶段,经济达到弱平衡状态,这个过渡阶段持续时间具有不确定性,这也是我对下半年一直看得比较谨慎的原因。”

  邹唯表示,在过渡期中,政府该投的钱已经投了,虽然企业成本有所缓解,但盈利没有大的改观,因为社会总需求没有真正起来。在既没有盈利又没有流动性的情况下,市场会进入一个弱平衡状态。最终等美国消费和外需真正复苏后,企业盈利真正起来,市场才会进入一个良好的上升通道。

  “除非五个假设中其中有一个,比如地产交易量发生重大变化,但现在我还没有看到这些变化,我会坚持原有的避险主题。”邹唯说。

上一篇 下一篇

“状元”邹唯:乐观悲观相对论

2009-09-23

        想现在买别墅吗?等一等,先别买,等明年下半年再看。这是《投资者报》8月17日独家首发的“454位基金经理赚钱榜”的冠军基金经理邹唯9月9日接受《投资者报》专访时给出的答案。

  邹唯的理由是,今年上半年别墅等豪宅卖得好的原因并非投资需求拉动,而是一些私人企业主为了防通胀;当经济真正开始复苏的时候,随着息差扩大,银行贷款要被控制,企业老板们届时会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投资。“明年下半年经济复苏是一个大概率事件,到时候很多人会出售现有房产做实体投资,显然那是买房的好时机。”

  作为嘉实基金旗下嘉实主题基金的基金经理,邹唯对经济的判断大多具有前瞻性,这恰恰是这只明星基金的投资特点。

  凭借着不断实践和成熟的主题投资思想,以及敏感的具有前瞻性的判断,在“454位基金经理赚钱榜”中,邹唯以220亿元的盈利排在榜首。

  总结经验时,邹唯说:“当你在持续乐观的市场上找不到更乐观的东西时,说明市场离顶不远了,此时要更谨慎;相反,当你在悲观的市场中找不到更悲观的东西时,说明市场已经到了底部,此时要更乐观。独立的更乐观、更悲观的判断,是获得超额收益的重要方法。”

  误打误撞投资路

  本科学习细胞学,研究生又从事分子遗传研究,这些与投资八竿子打不着的教育背景,在一个偶尔的机会,让邹唯走上投资道路,而之后的主题投资对他来说来得又是那么的突然。

  毕业于兰州大学生物学细胞专业,之后又在中科院遗传研究所分子遗传研究专业,由于特殊的专业背景,邹唯原本想找一个医药销售之类的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长城证券一个生物医药研究员的职位吸引了他,正是这次机会,让他误打误撞走上了与医药销售相差很远的投资道路。

  他先任职于长城证券研究发展中心,2003年6月进入嘉实基金管公司,从研究员做起,从2006年8月起,先后管理过嘉实稳健基金、嘉实浦安保本基金、嘉实策略 增长基金,2007年7月至今担任嘉实主题基金经理。

  成立于2006年7月以主题投资定位的嘉实主题基金,在成立一年的时间里,以170%的回报率成为嘉实基金公司的明星基金之一。当时这只基金的基金经理是王贵文。

  主题投资思想是嘉实基金公司总经理赵学军非常重视的投资方法论,2007年王贵文转投私募基金,嘉实基金公司起用邹唯管理这只明星基金。这对初次涉猎主题投资的邹唯来讲,一切来得太突然。

  今年以来,截至9月11日,嘉实主题基金以65%的净值增长率排在124只灵活配置型基金的第10位。

  主题投资视野更广

  当被问及主题投资与行业投资的不同时,邹唯用手在空中比划着:“作为一种投资理念与策略分析方式,主题投资并不按照一般的行业划分方法来选择股票,而是按照主题来选择股票。行业投资就是一个一个的小格子,主题投资是一个大格子,里面包含着许多小格子,主题投资凌驾于行业之上,一个主题包括很多行业,主题的视野更广。”

  对于公募基金而言,做大的行业偏离,风险会很大,但主题可以有很大的偏离,因为不是按行业配置的;前瞻性判断既是主题投资的优势,也是主题投资的灵魂。因此做前瞻性的判断也成为主题投资最重要环节。而邹唯看来,前瞻性是基于一些经济规律和常识以及合理或不合理的判断得到的。

  在2008年三季度嘉实基金公司的策略会上,邹唯是个坚定看多者。在2008年9月份,嘉实主题提前加重了工程机械、房地产、水泥等基础产业的配置。
      2009年6月24日,嘉实主题净值增长率排在同类72只基金的第19位,然而此后一段时间,基金净值增长放缓。对于一个上百亿元规模的嘉实主题,邹唯坦承,当时基于五方面前瞻性判断觉得市场存在调整风险,他开始提前减仓。

  这五方面的前瞻性判断是,第一,随着房地产刚性需求释放以及房价创新高,房地产交易量环比势必会萎缩;第二,当时传出6月份可能出现天量信贷,而从银行突击放款、存贷比大幅升高和政府宽松货币政策有“度”等方面可以综合判断,这种过度宽松的信贷绝对不可持续;第三,美国的消费、信贷数据都没有起来,说明美国经济复苏情况尚不明确;第四,估值和企业盈利相背离,微观层面企业盈利状况并不好;第五,在流动性收缩假设和股市楼市交易量下降的情况下,M1(狭义货币供应量)、M2(广义货币供应量)的掉头随时可能发生,根据以上判断,邹唯认为股市随时面临调整。

  他认为,这些前瞻性的假设,每一步都要根据反馈的信息去印证,“主题投资要做左侧交易,同时资金也必须做左侧交易,这是主题投资前瞻性的要求,也是管理较大规模基金的要求。”

  “在一个组织中,有能力的员工能被提升到更高的职位,直到他不能胜任的职位为止。”这是邹唯曾读过的一本书《彼得原理》的核心。

  在邹唯看来,人的发展总是会遇到瓶颈的,因此需要自我突破,对于基金经理而言,投资能力和系统的投资方法论包括好的投资心态的培养是最重要的。

  基于此,邹唯也对今年6月底减仓后,7月份股市继续上行导致基金净值波动较大做了反思。他说:“这次给我的启发是,在保持前瞻性假设判断的基础上,公募基金应让投资曲线或业绩曲线尽量不出现大起大落,这是对基金持有人负责的态度。”

  但事实上,由于提前减仓及前瞻性的股票结构调整,嘉实主题避过了8月份的市场大跌。根据《投资者报》数据部数据,在2009年8月3日至9月1日,大盘下跌22%的情况下,嘉实主题净值增长1.5%。

  谨慎看待“金九银十”

  邹唯有个爱好与众不同。他每天会从家走到地铁站,挤地铁上班,下班后又沿着上班的路返回。他告诉记者,走路就是自己的爱好。

  “我喜欢想事情,走路的时候,脑子里就在想资产配置的事情。出差坐飞机如果不睡觉的时候也还在想。”对于邹唯来讲,走路不仅仅是为了锻炼和想事情;更重要的是,他在路上、坐地铁的过程中,看着匆忙的人流,能使自己保持一个很好的平常心。

  公募基金经理的压力问题是行业普遍讨论的问题,如果业绩不好,基金经理要受到来自基金持有人、外界舆论以及市场等各方面的压力,因此,保持一颗平常心恰是排解压力的必要心态。

  当很多人期盼着“金九银十”行情出现时,邹唯却比较谨慎。他的理由还是基于房地产交易量、流动性、美国经济复苏数据、企业盈利以及M1、M2的转向这五个前瞻性变量。

  邹唯称,从现在来看,五方面的假设还沿着预定的方向发展。根据凯恩斯政府宏观调控理论,当经济不好的时候,政府必定会打强心针,创造需求,进而出现经济人造复苏,人造复苏的特点是宏观数据好,微观数据不好,虚拟经济比实体经济好。“人造复苏后,经济会真正复苏,但真正复苏和人造复苏之间肯定有一个过渡阶段,经济达到弱平衡状态,这个过渡阶段持续时间具有不确定性,这也是我对下半年一直看得比较谨慎的原因。”

  邹唯表示,在过渡期中,政府该投的钱已经投了,虽然企业成本有所缓解,但盈利没有大的改观,因为社会总需求没有真正起来。在既没有盈利又没有流动性的情况下,市场会进入一个弱平衡状态。最终等美国消费和外需真正复苏后,企业盈利真正起来,市场才会进入一个良好的上升通道。

  “除非五个假设中其中有一个,比如地产交易量发生重大变化,但现在我还没有看到这些变化,我会坚持原有的避险主题。”邹唯说。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