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嘉实动态

嘉实主题精选邹唯:敢于踏空的三季度冠军

2009-10-19

       作为一个公募基金经理,如果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面对总经理转发过来的一百多个投诉电话记录——要求他解释为什么前一天别的基金都涨了3%,他的基金净值增长率却为0,他的心理压力会有多大?

   对于嘉实主题精选基金经理邹唯来说,提前减仓带来的压力伴随了他近两个月时间,排名一度下滑了100多位。尽管最终市场的调整证明了他的前瞻性判断,也使他以10.47%的正收益夺得第三季度业绩冠军,但回过头看,他仍然心有余悸地感叹:“在中国,踏空远比套牢更可怕。”

   为什么减仓?

   6月中旬,仅用了较短的时间,邹唯就把嘉实主题的仓位从九成砍到了五成左右。是什么原因,让2008年底就一路做多的邹唯心生警惕,在别人都加仓的时候断然转向防御?

   “其实,在2008年底刚开始做多的时候,我就已经酝酿着要转向防御。”当时的邹唯很模糊地感觉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经济体不约而同地采取了凯恩斯主义的宏观政策,但仅靠政策“人造需求”,并不代表真实的社会总需求就必然复苏。“但当时经济还在向好的方向走,我的主要精力还放在做多上。”

   然而,经过近两个季度的信贷超常规快速增长和房价飙升,邹唯的担心日益加剧。“6月中旬地王已经出现了,表明资产泡沫已经先于经济复苏出现,如果不加以控制,将会对未来的经济复苏造成更大的负面影响。”

   同时,邹唯注意到在租金收益率非常低的情况下,豪宅卖得却非常好。“买豪宅的目的是保值,这折射出实体经济并不好。如果好,这些钱应该投到实体经济。”细心的邹唯在出差时也发现,各地的出租车司机对收入预期都很差。“如果房价不断的涨,社会可支配收入预期却在往下走,说明这是个泡沫。”

   基于这些事实,邹唯预计信贷超常规投放状况将在下半年受到控制,市场流动性要弱于上半年。“当时市场都认为政府会保经济,信贷不会下来。但我觉得任何经济政策都有个度,信贷肯定会收缩,房地产交易量也肯定会下去

  这样的判断现在看起来当然是对的,但放在6月份,却着实有些“超前”。就在邹唯减仓后,市场又惯性上涨到了3400点。“我已经预计到排名会下降,有一段时间刻意没看。但没想到会下降那么多,偶然一看,180多名!”而在今年一季度末,嘉实主题还排在偏股型基金的第二名。

   “后来我也反思卖早了,趋势完结前总有一个自我加强的过程。在战术上我没有采取渐进的方式,有点一刀切,其实在操作上可以更平滑。”邹唯坦诚地说。

   凭什么坚持?

   排名骤降让邹唯和嘉实基金承担了来自市场和持有人的巨大压力,即使在公司内部,邹唯也有点“抬不起头来”。这段时间,邹唯的方法论给了他坚持的最大动力。

   “我是学生物出身,自然科学里讲究证伪,也就是大胆地提出假设,然后去寻找和这一假设不符合的事例,根据事例对假设进行修正。”邹唯认为,人都有先入为主的习惯,总会过滤掉与自己判断不相符的信息,在投资中导致一条路走到黑。而通过证伪的方法,不断地寻找外界的信息来证明自己是错的,就可以避免死脑筋。而如果找不到用来证伪的事实,就应该坚持自己的假设。“在市场上涨的时候,我不断地通过证伪的方式来检验我的判断,但发现自己没有错,那我就不会动摇。当然,如果看到社会真实需求起来了,我也会反手做多。”

   除了坚信自己的方法论,邹唯也在压力下保持了良好的心态。“我这个人得失心不重,外界对我的评判,我并不在乎。对我来说,立身之本是自己的能力和方法论。”邹唯当时觉得,既然自己的判断经过了证伪,良心上对得起持有人,对得起公司,短期业绩下滑会在长期弥补回来,那么就不要让投资行为被外界因素扭曲。

   后来的事实证明,房地产交易量的确一路下滑,信贷增速也在6月份见顶,市场调整最终在7月底如期而至。由于提前减仓并将持仓结构完全转向防御,嘉实主题在第三季度取得了相较大盘16%的超额收益。

   “投资就是这样,要么永远比大部分人更悲观,要么永远比大部分人更乐观。”在邹唯看来,投资最忌讳的是线性思维。“什么叫线性思维?”他拿笔在纸上画了一条斜线代表指数,指着2000点说:“市场涨到2000点,你根据众人的情绪和经济数据,像调盈利预测一样慢慢往上调预期,这样永远没有超额收益,因为你的看法和别人是一样的。”

   用笔从2000点画了一条箭头直指2500点,邹唯表示,“要想有超额收益,一定要有跳跃式思维。当别人认为会涨到2300点的时候,我通过自己的判断认为会涨到2500点。但当大盘涨到3000点,别人认为会涨到3400点,我就比别人悲观了。”

   永远比别人先行一步,这才是邹唯眼里超额收益的来源。

   用什么“下棋”?

   敢于作出与众不同的前瞻性判断并在投资中加以贯彻,如此“个性”的邹唯并不是天生这样,而是在不断总结教训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

   2008年下半年,嘉实主题曾经因为对整个经济形势缺乏清晰的判断表现欠佳,排名也一度大幅下滑。“因为脑子里没有棋盘的概念,不能形成对经济趋势的独立判断,去年三季度我没有减仓,结果被闷进去了。”这次教训让邹唯开始反思自己的投资。

   “做基金经理就像下棋,个股是一个个的棋子,你必须要形成棋盘的概念才能布子。”医药研究员出身的邹唯,习惯了自下而上地研究“棋子”,但去年三季度的教训,让邹唯明白做投资不能只会自下而上,而要在熟悉各个“子”的基础上形成棋盘概念,把握经济趋势和市场趋势。

   “去年总有人判断对了,我就深入研究他们的逻辑思路,提炼影响大趋势的主要因素。”慢慢地,邹唯把分析宏观经济趋势加到自己的方法论里面,分清楚在什么阶段哪些变量会影响经济趋势,这为他在今年准确判断市场调整提供了方法论基础。

   但作为嘉实主题的基金经理,摆在他面前的任务不仅是“投资如棋”,而是以主题投资的方法“下棋”,这又是一个更高的要求。按照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的想法,主题投资应该作为嘉实基金特有的方法论来培养,做主题投资的人,既要有前瞻性、大视野,又应该是个杂家,善于触类旁通、抽象提炼。

   “主题投资实际是一个由繁到简、由简再到繁的过程,是比行业配置更高级的方法论。”邹唯认为,主题投资就是从经济趋势甚至社会趋势中提炼出高度概括性的主题,然后将其延伸到相关的行业进行投资。一个好的主题就像一根具有决定因素的主动脉,让你在纷繁复杂的经脉中可以纲举目张,找到许多由它供血的小经脉。“所以主题越高度抽象化、涵盖面越广,它的生命力就越强,因为它涵盖了代表社会上众多现象的趋势。”

   落脚到投资上,主题投资就是提炼影响经济发展和企业盈利的关键性因素,将它与经济和市场趋势融合,然后再按照主题的脉络延伸到与它相关的行业中,这样可以减少投资上的盲点。看得更深、更广,投资起来也会拿得更久、更坚定。

   以新能源主题为例,邹唯不局限于将它看作政策驱动的结果。“为什么搞新能源,它的背后是能源价格高,能源价格高的背后又是以中国为代表的制造业需求。新能源代表的趋势就是看好中国和新兴市场国家的工业化发展前景。对美国来说,则是要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因此,从新能源主题中,邹唯看到了中国经济的发展趋势仍然向好,就这个主题本身,他认为将会长期存在,未来几年都会盯住不放。

   “我还没达到从现象直接提炼主题的境界,现在更多是由行业触发主题,提炼出共性再延伸到别的行业。”比如说二季度初邹唯关注的失衡主题,就是由房地产政策触发。“当时房地产刺激政策很多,我就思考为什么会这样?答案是外需不好就要刺激内需,就像天平一头不行了总要在另一头加码。由这个主题我延伸到汽车、家电,凡是与刺激内需相关的行业都可以归结到失衡主题。”

   而对于三季度以来邹唯坚持的避险主题,他坦言四季度还会坚持。“支持避险主题的房地产交易量低迷、信贷收缩四季度还将延续,而美国经济复苏和中国微观企业盈利状况仍不明朗,M1M2的掉头随时可能发生。除非这些假设中的某一个被证伪,否则我会继续坚持避险主题。”

 (本文刊登于1017日中国证券报A07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嘉实主题精选邹唯:敢于踏空的三季度冠军

2009-10-19

       作为一个公募基金经理,如果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面对总经理转发过来的一百多个投诉电话记录——要求他解释为什么前一天别的基金都涨了3%,他的基金净值增长率却为0,他的心理压力会有多大?

   对于嘉实主题精选基金经理邹唯来说,提前减仓带来的压力伴随了他近两个月时间,排名一度下滑了100多位。尽管最终市场的调整证明了他的前瞻性判断,也使他以10.47%的正收益夺得第三季度业绩冠军,但回过头看,他仍然心有余悸地感叹:“在中国,踏空远比套牢更可怕。”

   为什么减仓?

   6月中旬,仅用了较短的时间,邹唯就把嘉实主题的仓位从九成砍到了五成左右。是什么原因,让2008年底就一路做多的邹唯心生警惕,在别人都加仓的时候断然转向防御?

   “其实,在2008年底刚开始做多的时候,我就已经酝酿着要转向防御。”当时的邹唯很模糊地感觉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经济体不约而同地采取了凯恩斯主义的宏观政策,但仅靠政策“人造需求”,并不代表真实的社会总需求就必然复苏。“但当时经济还在向好的方向走,我的主要精力还放在做多上。”

   然而,经过近两个季度的信贷超常规快速增长和房价飙升,邹唯的担心日益加剧。“6月中旬地王已经出现了,表明资产泡沫已经先于经济复苏出现,如果不加以控制,将会对未来的经济复苏造成更大的负面影响。”

   同时,邹唯注意到在租金收益率非常低的情况下,豪宅卖得却非常好。“买豪宅的目的是保值,这折射出实体经济并不好。如果好,这些钱应该投到实体经济。”细心的邹唯在出差时也发现,各地的出租车司机对收入预期都很差。“如果房价不断的涨,社会可支配收入预期却在往下走,说明这是个泡沫。”

   基于这些事实,邹唯预计信贷超常规投放状况将在下半年受到控制,市场流动性要弱于上半年。“当时市场都认为政府会保经济,信贷不会下来。但我觉得任何经济政策都有个度,信贷肯定会收缩,房地产交易量也肯定会下去

  这样的判断现在看起来当然是对的,但放在6月份,却着实有些“超前”。就在邹唯减仓后,市场又惯性上涨到了3400点。“我已经预计到排名会下降,有一段时间刻意没看。但没想到会下降那么多,偶然一看,180多名!”而在今年一季度末,嘉实主题还排在偏股型基金的第二名。

   “后来我也反思卖早了,趋势完结前总有一个自我加强的过程。在战术上我没有采取渐进的方式,有点一刀切,其实在操作上可以更平滑。”邹唯坦诚地说。

   凭什么坚持?

   排名骤降让邹唯和嘉实基金承担了来自市场和持有人的巨大压力,即使在公司内部,邹唯也有点“抬不起头来”。这段时间,邹唯的方法论给了他坚持的最大动力。

   “我是学生物出身,自然科学里讲究证伪,也就是大胆地提出假设,然后去寻找和这一假设不符合的事例,根据事例对假设进行修正。”邹唯认为,人都有先入为主的习惯,总会过滤掉与自己判断不相符的信息,在投资中导致一条路走到黑。而通过证伪的方法,不断地寻找外界的信息来证明自己是错的,就可以避免死脑筋。而如果找不到用来证伪的事实,就应该坚持自己的假设。“在市场上涨的时候,我不断地通过证伪的方式来检验我的判断,但发现自己没有错,那我就不会动摇。当然,如果看到社会真实需求起来了,我也会反手做多。”

   除了坚信自己的方法论,邹唯也在压力下保持了良好的心态。“我这个人得失心不重,外界对我的评判,我并不在乎。对我来说,立身之本是自己的能力和方法论。”邹唯当时觉得,既然自己的判断经过了证伪,良心上对得起持有人,对得起公司,短期业绩下滑会在长期弥补回来,那么就不要让投资行为被外界因素扭曲。

   后来的事实证明,房地产交易量的确一路下滑,信贷增速也在6月份见顶,市场调整最终在7月底如期而至。由于提前减仓并将持仓结构完全转向防御,嘉实主题在第三季度取得了相较大盘16%的超额收益。

   “投资就是这样,要么永远比大部分人更悲观,要么永远比大部分人更乐观。”在邹唯看来,投资最忌讳的是线性思维。“什么叫线性思维?”他拿笔在纸上画了一条斜线代表指数,指着2000点说:“市场涨到2000点,你根据众人的情绪和经济数据,像调盈利预测一样慢慢往上调预期,这样永远没有超额收益,因为你的看法和别人是一样的。”

   用笔从2000点画了一条箭头直指2500点,邹唯表示,“要想有超额收益,一定要有跳跃式思维。当别人认为会涨到2300点的时候,我通过自己的判断认为会涨到2500点。但当大盘涨到3000点,别人认为会涨到3400点,我就比别人悲观了。”

   永远比别人先行一步,这才是邹唯眼里超额收益的来源。

   用什么“下棋”?

   敢于作出与众不同的前瞻性判断并在投资中加以贯彻,如此“个性”的邹唯并不是天生这样,而是在不断总结教训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

   2008年下半年,嘉实主题曾经因为对整个经济形势缺乏清晰的判断表现欠佳,排名也一度大幅下滑。“因为脑子里没有棋盘的概念,不能形成对经济趋势的独立判断,去年三季度我没有减仓,结果被闷进去了。”这次教训让邹唯开始反思自己的投资。

   “做基金经理就像下棋,个股是一个个的棋子,你必须要形成棋盘的概念才能布子。”医药研究员出身的邹唯,习惯了自下而上地研究“棋子”,但去年三季度的教训,让邹唯明白做投资不能只会自下而上,而要在熟悉各个“子”的基础上形成棋盘概念,把握经济趋势和市场趋势。

   “去年总有人判断对了,我就深入研究他们的逻辑思路,提炼影响大趋势的主要因素。”慢慢地,邹唯把分析宏观经济趋势加到自己的方法论里面,分清楚在什么阶段哪些变量会影响经济趋势,这为他在今年准确判断市场调整提供了方法论基础。

   但作为嘉实主题的基金经理,摆在他面前的任务不仅是“投资如棋”,而是以主题投资的方法“下棋”,这又是一个更高的要求。按照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的想法,主题投资应该作为嘉实基金特有的方法论来培养,做主题投资的人,既要有前瞻性、大视野,又应该是个杂家,善于触类旁通、抽象提炼。

   “主题投资实际是一个由繁到简、由简再到繁的过程,是比行业配置更高级的方法论。”邹唯认为,主题投资就是从经济趋势甚至社会趋势中提炼出高度概括性的主题,然后将其延伸到相关的行业进行投资。一个好的主题就像一根具有决定因素的主动脉,让你在纷繁复杂的经脉中可以纲举目张,找到许多由它供血的小经脉。“所以主题越高度抽象化、涵盖面越广,它的生命力就越强,因为它涵盖了代表社会上众多现象的趋势。”

   落脚到投资上,主题投资就是提炼影响经济发展和企业盈利的关键性因素,将它与经济和市场趋势融合,然后再按照主题的脉络延伸到与它相关的行业中,这样可以减少投资上的盲点。看得更深、更广,投资起来也会拿得更久、更坚定。

   以新能源主题为例,邹唯不局限于将它看作政策驱动的结果。“为什么搞新能源,它的背后是能源价格高,能源价格高的背后又是以中国为代表的制造业需求。新能源代表的趋势就是看好中国和新兴市场国家的工业化发展前景。对美国来说,则是要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因此,从新能源主题中,邹唯看到了中国经济的发展趋势仍然向好,就这个主题本身,他认为将会长期存在,未来几年都会盯住不放。

   “我还没达到从现象直接提炼主题的境界,现在更多是由行业触发主题,提炼出共性再延伸到别的行业。”比如说二季度初邹唯关注的失衡主题,就是由房地产政策触发。“当时房地产刺激政策很多,我就思考为什么会这样?答案是外需不好就要刺激内需,就像天平一头不行了总要在另一头加码。由这个主题我延伸到汽车、家电,凡是与刺激内需相关的行业都可以归结到失衡主题。”

   而对于三季度以来邹唯坚持的避险主题,他坦言四季度还会坚持。“支持避险主题的房地产交易量低迷、信贷收缩四季度还将延续,而美国经济复苏和中国微观企业盈利状况仍不明朗,M1M2的掉头随时可能发生。除非这些假设中的某一个被证伪,否则我会继续坚持避险主题。”

 (本文刊登于1017日中国证券报A0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