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嘉实动态

嘉实基金:2010年海外投资谨慎乐观

2010-01-11

 

   经历了两个季度的上涨行情后,全球资本市场在2009年第四季度继续呈现震荡上行局面。面对全新的2010,全球经济环境如何?海外投资前景又是如何呢?

 

  先分析一下美国市场的情况。

 

  首先,美国前期首次申领失业金人数持续好于预期,就业市场改善超出预期,但趋势确认需要更多的时间,失业率高峰时点仍不确定;在金融体系方面,银行向实体经济借贷能力增强,资产质量好转,美国金融系统的风险已大为降低。此外,伴随实体经济进一步恢复,美国企业信用债利差收紧,发行量迅速扩大,仅次于2006-2007年的水平,信用市场全面解冻。伴随就业市场改善,信贷解冻,加上市场预期未来将走向温和通胀环境,我们判断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将会逐步退出,未来美国政府可能通过提前预警和择机调整等方式进行调节;与此同时,美国刺激性财政政策仍有持续性,数额高达7300亿的财政刺激计划还在逐步投放,将对美国经济复苏起到积极作用;企业进入补库存周期,同时盈利出现好转。相应的,从资本市场波动性和资本净流入来看,国外资本市场的风险偏和流动性维持逐渐复苏态势。

 

   第二、在美元走势方面,虽然近期有所缓解,但趋势上美元仍持续走弱,目前可说处在30年以来的低位,美元成为套利货币。目前,市场上卖方对美元2010年走势的普遍预期是:上半年走弱,下半年走强,以美元作为套息货币的Carry Trade将会撤出,套息货币将从美元重新转回日元。对于未来的美元走势,我们认为随着美国财政赤字和经常贸易逆差逐渐减少,将对美元形成支撑;而投资者对风险资产的风险偏好将直接影响美元的强弱;此外,美国升息预期则是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重点。

 

  第三,虽然2009年全球经济迅速回暖,但迪拜债务风波和希腊主权评级下调等事件的发生,仍然提示我们经济再次下滑的风险依然存在,投资人需要高度关注。从历史上看:美国1934年的GDP曾达到10%,但大萧条却直至1940年才结束;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曾经在三年内两次进入衰退;日本股市从1989年后有四次超过50%的反弹,但并无法改变日本经济依旧低迷的事实。我们认为,美国的“去杠杆”(de-leveraging)过程将是长期而痛苦的。目前美国家庭平均债务和可支配收入的比例约在125%,如果回到60-70%的历史均值就意味着拉动美国经济的第一原动力的消费将持续减少,并将对美国复苏的步伐有所影响。欧洲经济恢复相对较慢,东欧国家的系统性风险依然很高。

 

  综合上述,我们对美国市场的总体看法是:政策层面上“中性”,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将逐步退出,但刺激性财政政策会有持续性;宏观层面上“正面”,补库存推动经济回暖,虽然在中期不排除经济有再次下滑的风险;企业层面上“中性偏正面”,企业盈利“V”型反弹;市场层面上“正面”,投资者情绪好转,流动性回升。因此,我们对2010年美国市场持“中性偏正面”的态度。

 

  对于香港市场,它兼具了内地市场的基本面因素和海外市场的风险偏好和流动性因素。我们对港股市场的总体看法是:政策层面上“中性”,虽然流动性和政府投资都处在高位,但短期内有回收和减少的风险;宏观层面上“中性偏正面”,处在经济恢复的上行通道中;企业层面上“中性偏正面”,企业盈利反弹,但对下行风险保持关注;市场层面上“中性偏负面”,资本市场风险偏好和流动性下行风险超过上行风险。总体来说,我们对2010年香港市场持“谨慎乐观”的态度:虽然我们看好经济的周期性恢复,但明年的市场在多种合力作用下波动应该很大。我们的主要思路是跟住市场并精选个股。

 

 

 

  

上一篇 下一篇

嘉实基金:2010年海外投资谨慎乐观

2010-01-11

 

   经历了两个季度的上涨行情后,全球资本市场在2009年第四季度继续呈现震荡上行局面。面对全新的2010,全球经济环境如何?海外投资前景又是如何呢?

 

  先分析一下美国市场的情况。

 

  首先,美国前期首次申领失业金人数持续好于预期,就业市场改善超出预期,但趋势确认需要更多的时间,失业率高峰时点仍不确定;在金融体系方面,银行向实体经济借贷能力增强,资产质量好转,美国金融系统的风险已大为降低。此外,伴随实体经济进一步恢复,美国企业信用债利差收紧,发行量迅速扩大,仅次于2006-2007年的水平,信用市场全面解冻。伴随就业市场改善,信贷解冻,加上市场预期未来将走向温和通胀环境,我们判断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将会逐步退出,未来美国政府可能通过提前预警和择机调整等方式进行调节;与此同时,美国刺激性财政政策仍有持续性,数额高达7300亿的财政刺激计划还在逐步投放,将对美国经济复苏起到积极作用;企业进入补库存周期,同时盈利出现好转。相应的,从资本市场波动性和资本净流入来看,国外资本市场的风险偏和流动性维持逐渐复苏态势。

 

   第二、在美元走势方面,虽然近期有所缓解,但趋势上美元仍持续走弱,目前可说处在30年以来的低位,美元成为套利货币。目前,市场上卖方对美元2010年走势的普遍预期是:上半年走弱,下半年走强,以美元作为套息货币的Carry Trade将会撤出,套息货币将从美元重新转回日元。对于未来的美元走势,我们认为随着美国财政赤字和经常贸易逆差逐渐减少,将对美元形成支撑;而投资者对风险资产的风险偏好将直接影响美元的强弱;此外,美国升息预期则是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重点。

 

  第三,虽然2009年全球经济迅速回暖,但迪拜债务风波和希腊主权评级下调等事件的发生,仍然提示我们经济再次下滑的风险依然存在,投资人需要高度关注。从历史上看:美国1934年的GDP曾达到10%,但大萧条却直至1940年才结束;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曾经在三年内两次进入衰退;日本股市从1989年后有四次超过50%的反弹,但并无法改变日本经济依旧低迷的事实。我们认为,美国的“去杠杆”(de-leveraging)过程将是长期而痛苦的。目前美国家庭平均债务和可支配收入的比例约在125%,如果回到60-70%的历史均值就意味着拉动美国经济的第一原动力的消费将持续减少,并将对美国复苏的步伐有所影响。欧洲经济恢复相对较慢,东欧国家的系统性风险依然很高。

 

  综合上述,我们对美国市场的总体看法是:政策层面上“中性”,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将逐步退出,但刺激性财政政策会有持续性;宏观层面上“正面”,补库存推动经济回暖,虽然在中期不排除经济有再次下滑的风险;企业层面上“中性偏正面”,企业盈利“V”型反弹;市场层面上“正面”,投资者情绪好转,流动性回升。因此,我们对2010年美国市场持“中性偏正面”的态度。

 

  对于香港市场,它兼具了内地市场的基本面因素和海外市场的风险偏好和流动性因素。我们对港股市场的总体看法是:政策层面上“中性”,虽然流动性和政府投资都处在高位,但短期内有回收和减少的风险;宏观层面上“中性偏正面”,处在经济恢复的上行通道中;企业层面上“中性偏正面”,企业盈利反弹,但对下行风险保持关注;市场层面上“中性偏负面”,资本市场风险偏好和流动性下行风险超过上行风险。总体来说,我们对2010年香港市场持“谨慎乐观”的态度:虽然我们看好经济的周期性恢复,但明年的市场在多种合力作用下波动应该很大。我们的主要思路是跟住市场并精选个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