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杨宇:控制跟踪误差是指数基金的天职

2010-10-25

“指数基金是个工具化的产品,很难规避同质化,最重要的是要看跟踪误差。就像看一瓶水好不好,最天然、纯净的才是好的水,因为它回归了本质需求。”杨宇管理着目前国内市场上最大的指数基金、四百亿规模的嘉实沪深300,已经两度拿到了金牛奖。

 

 他笑言,主动型基金经理是艺术家,而被动型基金经理是工程师,谁会知道奔驰、宝马车的工程师呢?不过,在杨宇谦逊、严谨与低调的背后,却是去年嘉实沪深300与同类基金相比最低的跟踪误差以及最高的收益率。

 

 最小的跟踪误差是核心

 

 “对指数基金来讲,控制好跟踪误差是你的天职。你天天想战胜别人比别人强,很有可能适得其反。”杨宇说,目前十几只沪深300基金大家肯定会互相比较,市场也好公司也好,都会给基金经理一些压力,就是能不能多做一点阿尔法,那么必然会带来跟踪偏离。

 

 “如果我寄希望于通过选择股票、行业配置去创造阿尔法,我和主动基金经理相比肯定没有什么优势。主动管理的基金经理可能希望通过行业配置、精选个股获得阿尔法,但阿尔法是不稳定的,从长期来看战胜市场是个小概率的事件,作为主动的基金经理都不能保证自己的阿尔法能力,何况一个被动投资的基金经理呢?而指数基金作为一个工具性的产品,买指数基金是买指数,不是创造超额收益,所以我更看重的是严格控制跟踪误差。”杨宇对于自己的职责认识得很清楚:很贴近的指数跟踪,是最主要的一个投资目标。

 

 在指数基金的运作中,要控制跟踪误差,精良的投资管理系统是不可或缺的“武器”。杨宇介绍说,大部分指数基金目前使用的是恒生系统。而嘉实自主开发出了一套集投资、风控、交易于一体的指数化投资管理系统。

 

 “整个投资管理系统包含投资系统、风险控制系统、交易系统,怎么生成指令,怎么把指数数据、投资组合数据取进来,放到系统里面生成指令清单。”杨宇表示,在过程之中需要加入一些算法交易的思想,很多算法交易要考虑股票的成交、市场的冲击等等,但现在没有这样完备的系统,就只好在交易前端做些考虑。此后,风险管理系统把风险和绩效放在一起,“在完成了这段时间的绩效评估、跟其他人比怎么样、跟踪指数情况怎么样的评估之后,我会看跟踪误差是由哪些因素形成的,哪些因子可控哪些不可控,比如管理费、交易佣金是不可控的因子,而可控的因子得考虑是不是要调整,有时候调整反而不好,因为调整要交易,交易就会带来冲击,会有成本。”

 

 卓越的工程师需要时间来历练

 

 作为业内最大指数管理团队的领军人物,杨宇表示,目前嘉实在单纯指数化团队方面就有5个人,其中基金经理有3个,如果再加上交易、风控、产品、运营等方面,嘉实拥有业内最大的指数投资团队,紧密的团队合作对投资绩效贡献很大。

 

 “指数基金经理很大一部分是做量化出身的,要说数学跟金融哪个对我影响大,肯定是数学。”杨宇分析自己的性格比较严谨,适合做被动投资。但事实上在毕业之后,他最先做的却是主动管理。在平安保险时杨宇管理的是FOF,常常跟基金经理打交道并且评价他们的基金。后来,他发现要战胜指数非常难,指数其实是个很好的方式,而自己的性格严谨也喜欢分析数据,于是渐渐转向做被动。就这样,一坚持下来就是多年的历练。

 

 杨宇告诉记者,其实说每个做投资的人都想当基金经理,说的自然是主动型基金经理。“因为主动型基金经理是艺术家,有明星效应。不过,做被动基金经理却有着工程师的精神。我们要做好自己能够做到的每一件事,精益求精;而不去想不能做的事情。有些事情也许能做到,如果是凭运气做的,风险很高概率很低,这些事情是我们不会去做的。”正如管理的指数基金一样,杨宇对于自己的人生也有着独到的看法。

 

 “想做到优秀很容易,要做到卓越很难。压力肯定是有的,但是要做到卓越的动力使我不能懈怠。”杨宇说。

 

上一篇 下一篇

杨宇:控制跟踪误差是指数基金的天职

2010-10-25

“指数基金是个工具化的产品,很难规避同质化,最重要的是要看跟踪误差。就像看一瓶水好不好,最天然、纯净的才是好的水,因为它回归了本质需求。”杨宇管理着目前国内市场上最大的指数基金、四百亿规模的嘉实沪深300,已经两度拿到了金牛奖。

 

 他笑言,主动型基金经理是艺术家,而被动型基金经理是工程师,谁会知道奔驰、宝马车的工程师呢?不过,在杨宇谦逊、严谨与低调的背后,却是去年嘉实沪深300与同类基金相比最低的跟踪误差以及最高的收益率。

 

 最小的跟踪误差是核心

 

 “对指数基金来讲,控制好跟踪误差是你的天职。你天天想战胜别人比别人强,很有可能适得其反。”杨宇说,目前十几只沪深300基金大家肯定会互相比较,市场也好公司也好,都会给基金经理一些压力,就是能不能多做一点阿尔法,那么必然会带来跟踪偏离。

 

 “如果我寄希望于通过选择股票、行业配置去创造阿尔法,我和主动基金经理相比肯定没有什么优势。主动管理的基金经理可能希望通过行业配置、精选个股获得阿尔法,但阿尔法是不稳定的,从长期来看战胜市场是个小概率的事件,作为主动的基金经理都不能保证自己的阿尔法能力,何况一个被动投资的基金经理呢?而指数基金作为一个工具性的产品,买指数基金是买指数,不是创造超额收益,所以我更看重的是严格控制跟踪误差。”杨宇对于自己的职责认识得很清楚:很贴近的指数跟踪,是最主要的一个投资目标。

 

 在指数基金的运作中,要控制跟踪误差,精良的投资管理系统是不可或缺的“武器”。杨宇介绍说,大部分指数基金目前使用的是恒生系统。而嘉实自主开发出了一套集投资、风控、交易于一体的指数化投资管理系统。

 

 “整个投资管理系统包含投资系统、风险控制系统、交易系统,怎么生成指令,怎么把指数数据、投资组合数据取进来,放到系统里面生成指令清单。”杨宇表示,在过程之中需要加入一些算法交易的思想,很多算法交易要考虑股票的成交、市场的冲击等等,但现在没有这样完备的系统,就只好在交易前端做些考虑。此后,风险管理系统把风险和绩效放在一起,“在完成了这段时间的绩效评估、跟其他人比怎么样、跟踪指数情况怎么样的评估之后,我会看跟踪误差是由哪些因素形成的,哪些因子可控哪些不可控,比如管理费、交易佣金是不可控的因子,而可控的因子得考虑是不是要调整,有时候调整反而不好,因为调整要交易,交易就会带来冲击,会有成本。”

 

 卓越的工程师需要时间来历练

 

 作为业内最大指数管理团队的领军人物,杨宇表示,目前嘉实在单纯指数化团队方面就有5个人,其中基金经理有3个,如果再加上交易、风控、产品、运营等方面,嘉实拥有业内最大的指数投资团队,紧密的团队合作对投资绩效贡献很大。

 

 “指数基金经理很大一部分是做量化出身的,要说数学跟金融哪个对我影响大,肯定是数学。”杨宇分析自己的性格比较严谨,适合做被动投资。但事实上在毕业之后,他最先做的却是主动管理。在平安保险时杨宇管理的是FOF,常常跟基金经理打交道并且评价他们的基金。后来,他发现要战胜指数非常难,指数其实是个很好的方式,而自己的性格严谨也喜欢分析数据,于是渐渐转向做被动。就这样,一坚持下来就是多年的历练。

 

 杨宇告诉记者,其实说每个做投资的人都想当基金经理,说的自然是主动型基金经理。“因为主动型基金经理是艺术家,有明星效应。不过,做被动基金经理却有着工程师的精神。我们要做好自己能够做到的每一件事,精益求精;而不去想不能做的事情。有些事情也许能做到,如果是凭运气做的,风险很高概率很低,这些事情是我们不会去做的。”正如管理的指数基金一样,杨宇对于自己的人生也有着独到的看法。

 

 “想做到优秀很容易,要做到卓越很难。压力肯定是有的,但是要做到卓越的动力使我不能懈怠。”杨宇说。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