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嘉实基金陈雯雯:全年或有4至5次降准

2012-02-27

  央行近期降准引发市场热议,嘉实信用债基金经理陈雯雯表示,为了确保宏观经济“软着陆”,预计央行全年会有4到5次降准。受益于此,资金面与基本面对债市再度构成利好支撑,债市牛市有望持续。

  年内或现多次降准

  谈及此番降准,陈雯雯表示,自2011年11月底央行宣布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开始,市场就对此后的继续降准预期强烈。而央行在2月中旬宣布实际上符合嘉实基金此前的预测。

  “先前我们判断,今年的春节在1月份,和元旦叠加的节日效应会比往年加大,通胀水平容易走高,因此会对通胀预期产生不利影响,如果1月份降准可能产生雪上加霜的效果,不利于宏观调控;其次,银行历来选择年初投放巨量贷款,实现‘早放贷早收益’,如果在1月份降准就有可能导致新增贷款额度控制难度加大,也不利于宏观调控。而到了2月份,这两个制约因素都显著弱化,春节后的食品价格显著回落,通胀数据有望回归正常的下降通道,银行的1月份新增贷款量不足7400亿,因此央行是能够放手降准一次的。”

  从全年的大方向上看,陈雯雯预计会有4到5次降准。她表示,这是根据央行的货币政策目标和银行间资金面测算得到的结果:今年的M2增速目标是14%,对应的新增贷款估计为8万亿,然而公开市场到期资金仅1.35万亿,外汇占款新增预计仅在1.5万亿以内,因此如果央行要实现货币政策目标,从而确保宏观经济“软着陆”,就必须逐步降准以放松银根。

  债市牛市获支撑

  陈雯雯表示,此次降准能够在2月24日一次性向银行体系释放资金4000-5000亿,流动性的边际改善有利于债市结束2月初以来的下跌调整,短期品种受益程度将大于长期品种,后者的上涨推动力量将更多地来自3月份的宏观经济数据。“因此我们将在3月份看到资金面与基本面重新对债市构成利好支撑。”

  同时,陈雯雯也提醒投资者,不能忽视国际事件对国内市场的影响,当前的重点关注事件一个是希腊债务谈判,另一个是伊朗与以色列之争,前者可能改变全球资本市场比较乐观的风险偏好水平,而后者可能对国际油价短期走势产生剧烈影响。

  陈雯雯表示,如果在更长一些的投资视野内,债券市场行情仍有空间,大类资产投资时钟仍指向经济衰退期,经济增速和通胀水平的下行趋势并没有改变,年初的经济数据受到较高程度的双节日因素干扰,只是短暂地偏离原来的趋势。在其看来,只有当央行连续降准使得货币乘数提高、经济前景预期改善,从而提升货币增速之后,实体经济活力才能得以真正复苏,而大类资产配置才会从普通债券向权益类资产系统性转换。“那时,债市的投资价值将集中体现在高收益信用债和可转债两个品种上。”

  

上一篇 下一篇

嘉实基金陈雯雯:全年或有4至5次降准

2012-02-27

  央行近期降准引发市场热议,嘉实信用债基金经理陈雯雯表示,为了确保宏观经济“软着陆”,预计央行全年会有4到5次降准。受益于此,资金面与基本面对债市再度构成利好支撑,债市牛市有望持续。

  年内或现多次降准

  谈及此番降准,陈雯雯表示,自2011年11月底央行宣布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开始,市场就对此后的继续降准预期强烈。而央行在2月中旬宣布实际上符合嘉实基金此前的预测。

  “先前我们判断,今年的春节在1月份,和元旦叠加的节日效应会比往年加大,通胀水平容易走高,因此会对通胀预期产生不利影响,如果1月份降准可能产生雪上加霜的效果,不利于宏观调控;其次,银行历来选择年初投放巨量贷款,实现‘早放贷早收益’,如果在1月份降准就有可能导致新增贷款额度控制难度加大,也不利于宏观调控。而到了2月份,这两个制约因素都显著弱化,春节后的食品价格显著回落,通胀数据有望回归正常的下降通道,银行的1月份新增贷款量不足7400亿,因此央行是能够放手降准一次的。”

  从全年的大方向上看,陈雯雯预计会有4到5次降准。她表示,这是根据央行的货币政策目标和银行间资金面测算得到的结果:今年的M2增速目标是14%,对应的新增贷款估计为8万亿,然而公开市场到期资金仅1.35万亿,外汇占款新增预计仅在1.5万亿以内,因此如果央行要实现货币政策目标,从而确保宏观经济“软着陆”,就必须逐步降准以放松银根。

  债市牛市获支撑

  陈雯雯表示,此次降准能够在2月24日一次性向银行体系释放资金4000-5000亿,流动性的边际改善有利于债市结束2月初以来的下跌调整,短期品种受益程度将大于长期品种,后者的上涨推动力量将更多地来自3月份的宏观经济数据。“因此我们将在3月份看到资金面与基本面重新对债市构成利好支撑。”

  同时,陈雯雯也提醒投资者,不能忽视国际事件对国内市场的影响,当前的重点关注事件一个是希腊债务谈判,另一个是伊朗与以色列之争,前者可能改变全球资本市场比较乐观的风险偏好水平,而后者可能对国际油价短期走势产生剧烈影响。

  陈雯雯表示,如果在更长一些的投资视野内,债券市场行情仍有空间,大类资产投资时钟仍指向经济衰退期,经济增速和通胀水平的下行趋势并没有改变,年初的经济数据受到较高程度的双节日因素干扰,只是短暂地偏离原来的趋势。在其看来,只有当央行连续降准使得货币乘数提高、经济前景预期改善,从而提升货币增速之后,实体经济活力才能得以真正复苏,而大类资产配置才会从普通债券向权益类资产系统性转换。“那时,债市的投资价值将集中体现在高收益信用债和可转债两个品种上。”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