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嘉实基金赵学军:竞争的本质是思想

2013-05-17

  嘉实基金总裁赵学军最近萌生了一个想法,他想用十年的时间去写一本书,这本书不写生意,而写他对投资思想的认识。“我对这件事非常有兴趣。”他告诉记者。

  2000年,赵学军加盟嘉实基金,成为嘉实基金总经理。14年间,与他同时代的大佬们相继离开这个行业,他却依然坚守这个岗位。赵学军笑言,14年没有被提拔,他还自得其乐。他痴迷于对金融理论的研究和应用,有自己的一套投资思想。在将深奥的金融理论应用到金融投资的实践过程中,他能找到乐趣。

  抛开投资思想,我们看到的是另外一个赵学军。作为一名企业家,他对组织的形式、价值观和人才战略进行深层次思考,然后再一一印证自己的想法。“做自己有兴趣的事情”正是坚守理由。

  资管业竞争的本质是“思想”

  打造一个扁平化的组织,在这个扁平化的组织里引入多元文化,创造一种平等开放的氛围,让多种思想在这个组织里碰撞、摩擦并凝聚成为创造能力,嘉实基本上在向着这个方向前进

  随着去年中国资产管理行业管制的放松与基金法的重新修订,资产管理的业态已经全面放开,包括除了基金公司、银行、保险、券商,信托,以及私募,逐步进入进一步的竞争、创新和混业经营时代。在全新的资产管理业版图中,基金公司如何占有一席之地,是否具备独特的能力?这是摆在整个基金业面前的问题。

  对此,赵学军认为,有别于传统的金融机构靠接近客户端实现业务的增长,其核心竞争力不在客户端,更重要的是如何创造回报,以及如何找到能够创造回报的资产。而上述“创造回报”的能力与方向均来源于“思想”。“如果这是问题的本质的话,那么对投资思想的要求就非常高。”赵学军表示。

  打造一个扁平化的组织,在这个扁平化的组织里引入多元文化,创造一种平等开放的氛围,让多种思想在这个组织里碰撞、摩擦并凝聚成为创造能力,嘉实基本上在向着这个方向前进。

  2009年嘉实提出建立“全天候,多策略”的立体化投研体系。赵学军认为,“多策略”从表面看是不同的投资策略在市场中的运用,而实质是在投资上有不同信仰的人能够在一个组织体系里,采用不同的方法得以成长。各种方法之间不是完全和谐的,看法并不是完全统一的。当从多个角度来看同一个事务之间的争论,可以相互启发与印证,会使人对事物客观性的认识提高,分歧与冲突就变成了有益的方面。

  “嘉实在这些年的发展中选择了一条比较难走的路。我们努力做到多元文化,大家互相争论、启发、认同需要很长的时间,在一定程度上效率是慢的,但是这样产出的结果是好的。”

  作为一个以创造回报为目标的机构,基金公司在长远的竞争中,一定要回归竞争的本质和核心。“如果我们执著于以思想为中心的这样一个体系的建设,我觉得未来是有竞争力的。” 赵学军表示。

  人才是思想的源泉

  在人才战略中,有一个理念,就是你不可能垄断所有的人才以及他所拥有的思想。因此,我们建立一个开放的组织架构,去寻找与吸引这样两类人才:一是自身拥有创造力的;二是能够辨析优秀投资思想的

  如果说回报来自好的思想,而优秀的思想来自优秀的人。

  与国外成熟的资本管理市场相似,国内基金业也是群贤荟萃,特别是2007年后国内基金业吸引了大批海外优秀基金人才的加盟,为国内基金公司提供技术和经验的借鉴。对此,赵学军认为,对中国资产管理机构而言,主体人才一定是从中国土壤培育和成长起来的。英雄不问出处,我们并不迷信海外回来的人都是顶级的人才。在人才战略中,有一个理念,就是你不可能垄断所有的人才以及他所拥有的思想。因此,我们建立一个开放的组织架构,去寻找与吸引这样两类人才:一是自身拥有创造力的;二是能够辨析优秀投资思想的。

  正是这样的理念,也吸引了一位被赵学军称为“大师级”的华人基金经理从美国归来加盟嘉实。他就是嘉实定量投资部负责人张自力博士,曾经师从诺贝尔奖获得者、耗散结构理论创始人普里高津教授,2006年被美国时代杂志遴选为投资界的三大顶尖数理基金投资家之一。张自力也曾是华人在美国管理基金规模最大的基金经理,且他管理的基金连续多年在美国排名前1%到2%。

  “张自力正是我们希望寻找到的能够把思想做成系统的优秀人才”。对于张自力,赵学军毫不吝啬他的溢美之词,他坦言,持续多年关注并力邀张自力回国加入嘉实,并不仅仅因为其显赫的背景和成功的投资经验, 而是因为他有可能改变国内量化投资。

  对张自力的关注要追溯到2006年,嘉实开始资助全美华人金融协会(TCFA)。通过TCFA平台,赵学军结识和吸引了一批在美从事金融的华人,TCFA的几任会长都在嘉实基金工作过。张自力也是这个协会的会长,他在美国市场对成长股的量化投资使他在金融圈颇具口碑。2008年,赵学军和张自力终于有机会见面,并最终2012年初将成功动员其回国,任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 定量投资部的负责人。

  以思想创建系统

  中国的量化投资的市场环境跟美国完全不同,中国的数据往往会失真,中国的资本市场被验证是弱有效市场,而美国是强有效市场。仅仅照搬美国的量化投资模型到中国的弱有效市场里,无疑是“刻舟求剑”

  在美国,量化投资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投资方法,有很多量化投资缔造超额收益的经典案例,但在国内量化投资尚处在起步阶段。量化投资是对过去事物的归纳和总结,是基于对以往的数据的分析。赵学军认为,中国的量化投资的市场环境跟美国完全不同,中国的数据往往会失真,中国的资本市场被验证是弱有效市场,而美国是强有效市场。仅仅照搬美国的量化投资模型到中国的弱有效市场里,无疑是“刻舟求剑”。

  “在一个弱有效市场里建立起量化投资全新的理论框架,这不是工匠式的人才可以完成的,必须依靠大师级人才。”赵学军表示。

  张自力加入嘉实有可能带来两个变化:第一,他在美国建立了成长股量化投资的理论和方法,创造出很好的业绩。当中国基金业需要投资美国的时候,我们能在嘉实搭建起这样一套系统。第二,他有可能改变国内量化投资。

  “在一个组织当中,你是用什么样的眼光去看待人才,你用多长的时空来安排,我觉得这都是非常重要的。张自力的投资思想能够帮嘉实构建一种思维方式、培养一个团队,建立一个适合国内量化投资的系统。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赵学军表示。

  2012年初,张自力加盟之后,便参与嘉实基金美国投资系统的搭建工作。目前他担纲基金经理的主要投资于美国大盘成长股的“嘉实美国成长股票型基金”已经开始发行,这也是嘉实基金为其量身订制的一只产品。QDII实际上就是能够进行海外投资的外汇,国内投资者对QDII抱有偏见,因而失去了分享全球资本市场蓬勃发展的机会,尤其在近日国内股市低迷的情形下,投资者需要对QDII进行重新审视。在美国经济走强复苏的阶段,加上人民币未来存在波动幅度加大的风险,中国的投资者有持有一部分美元资产的需求,而美国大盘股代表了美国最好的企业。

  “让张自力用他擅长的量化方法在他熟悉的美国市场中运用,未来如果我们能够战胜美国大盘成长指数,我想中国的资管行业也可以书写出一页新篇章。”赵学军信心满满地说。

   相关链接:http://finance.sina.com.cn/money/fund/20130517/030115492894.s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嘉实基金赵学军:竞争的本质是思想

2013-05-17

  嘉实基金总裁赵学军最近萌生了一个想法,他想用十年的时间去写一本书,这本书不写生意,而写他对投资思想的认识。“我对这件事非常有兴趣。”他告诉记者。

  2000年,赵学军加盟嘉实基金,成为嘉实基金总经理。14年间,与他同时代的大佬们相继离开这个行业,他却依然坚守这个岗位。赵学军笑言,14年没有被提拔,他还自得其乐。他痴迷于对金融理论的研究和应用,有自己的一套投资思想。在将深奥的金融理论应用到金融投资的实践过程中,他能找到乐趣。

  抛开投资思想,我们看到的是另外一个赵学军。作为一名企业家,他对组织的形式、价值观和人才战略进行深层次思考,然后再一一印证自己的想法。“做自己有兴趣的事情”正是坚守理由。

  资管业竞争的本质是“思想”

  打造一个扁平化的组织,在这个扁平化的组织里引入多元文化,创造一种平等开放的氛围,让多种思想在这个组织里碰撞、摩擦并凝聚成为创造能力,嘉实基本上在向着这个方向前进

  随着去年中国资产管理行业管制的放松与基金法的重新修订,资产管理的业态已经全面放开,包括除了基金公司、银行、保险、券商,信托,以及私募,逐步进入进一步的竞争、创新和混业经营时代。在全新的资产管理业版图中,基金公司如何占有一席之地,是否具备独特的能力?这是摆在整个基金业面前的问题。

  对此,赵学军认为,有别于传统的金融机构靠接近客户端实现业务的增长,其核心竞争力不在客户端,更重要的是如何创造回报,以及如何找到能够创造回报的资产。而上述“创造回报”的能力与方向均来源于“思想”。“如果这是问题的本质的话,那么对投资思想的要求就非常高。”赵学军表示。

  打造一个扁平化的组织,在这个扁平化的组织里引入多元文化,创造一种平等开放的氛围,让多种思想在这个组织里碰撞、摩擦并凝聚成为创造能力,嘉实基本上在向着这个方向前进。

  2009年嘉实提出建立“全天候,多策略”的立体化投研体系。赵学军认为,“多策略”从表面看是不同的投资策略在市场中的运用,而实质是在投资上有不同信仰的人能够在一个组织体系里,采用不同的方法得以成长。各种方法之间不是完全和谐的,看法并不是完全统一的。当从多个角度来看同一个事务之间的争论,可以相互启发与印证,会使人对事物客观性的认识提高,分歧与冲突就变成了有益的方面。

  “嘉实在这些年的发展中选择了一条比较难走的路。我们努力做到多元文化,大家互相争论、启发、认同需要很长的时间,在一定程度上效率是慢的,但是这样产出的结果是好的。”

  作为一个以创造回报为目标的机构,基金公司在长远的竞争中,一定要回归竞争的本质和核心。“如果我们执著于以思想为中心的这样一个体系的建设,我觉得未来是有竞争力的。” 赵学军表示。

  人才是思想的源泉

  在人才战略中,有一个理念,就是你不可能垄断所有的人才以及他所拥有的思想。因此,我们建立一个开放的组织架构,去寻找与吸引这样两类人才:一是自身拥有创造力的;二是能够辨析优秀投资思想的

  如果说回报来自好的思想,而优秀的思想来自优秀的人。

  与国外成熟的资本管理市场相似,国内基金业也是群贤荟萃,特别是2007年后国内基金业吸引了大批海外优秀基金人才的加盟,为国内基金公司提供技术和经验的借鉴。对此,赵学军认为,对中国资产管理机构而言,主体人才一定是从中国土壤培育和成长起来的。英雄不问出处,我们并不迷信海外回来的人都是顶级的人才。在人才战略中,有一个理念,就是你不可能垄断所有的人才以及他所拥有的思想。因此,我们建立一个开放的组织架构,去寻找与吸引这样两类人才:一是自身拥有创造力的;二是能够辨析优秀投资思想的。

  正是这样的理念,也吸引了一位被赵学军称为“大师级”的华人基金经理从美国归来加盟嘉实。他就是嘉实定量投资部负责人张自力博士,曾经师从诺贝尔奖获得者、耗散结构理论创始人普里高津教授,2006年被美国时代杂志遴选为投资界的三大顶尖数理基金投资家之一。张自力也曾是华人在美国管理基金规模最大的基金经理,且他管理的基金连续多年在美国排名前1%到2%。

  “张自力正是我们希望寻找到的能够把思想做成系统的优秀人才”。对于张自力,赵学军毫不吝啬他的溢美之词,他坦言,持续多年关注并力邀张自力回国加入嘉实,并不仅仅因为其显赫的背景和成功的投资经验, 而是因为他有可能改变国内量化投资。

  对张自力的关注要追溯到2006年,嘉实开始资助全美华人金融协会(TCFA)。通过TCFA平台,赵学军结识和吸引了一批在美从事金融的华人,TCFA的几任会长都在嘉实基金工作过。张自力也是这个协会的会长,他在美国市场对成长股的量化投资使他在金融圈颇具口碑。2008年,赵学军和张自力终于有机会见面,并最终2012年初将成功动员其回国,任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 定量投资部的负责人。

  以思想创建系统

  中国的量化投资的市场环境跟美国完全不同,中国的数据往往会失真,中国的资本市场被验证是弱有效市场,而美国是强有效市场。仅仅照搬美国的量化投资模型到中国的弱有效市场里,无疑是“刻舟求剑”

  在美国,量化投资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投资方法,有很多量化投资缔造超额收益的经典案例,但在国内量化投资尚处在起步阶段。量化投资是对过去事物的归纳和总结,是基于对以往的数据的分析。赵学军认为,中国的量化投资的市场环境跟美国完全不同,中国的数据往往会失真,中国的资本市场被验证是弱有效市场,而美国是强有效市场。仅仅照搬美国的量化投资模型到中国的弱有效市场里,无疑是“刻舟求剑”。

  “在一个弱有效市场里建立起量化投资全新的理论框架,这不是工匠式的人才可以完成的,必须依靠大师级人才。”赵学军表示。

  张自力加入嘉实有可能带来两个变化:第一,他在美国建立了成长股量化投资的理论和方法,创造出很好的业绩。当中国基金业需要投资美国的时候,我们能在嘉实搭建起这样一套系统。第二,他有可能改变国内量化投资。

  “在一个组织当中,你是用什么样的眼光去看待人才,你用多长的时空来安排,我觉得这都是非常重要的。张自力的投资思想能够帮嘉实构建一种思维方式、培养一个团队,建立一个适合国内量化投资的系统。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赵学军表示。

  2012年初,张自力加盟之后,便参与嘉实基金美国投资系统的搭建工作。目前他担纲基金经理的主要投资于美国大盘成长股的“嘉实美国成长股票型基金”已经开始发行,这也是嘉实基金为其量身订制的一只产品。QDII实际上就是能够进行海外投资的外汇,国内投资者对QDII抱有偏见,因而失去了分享全球资本市场蓬勃发展的机会,尤其在近日国内股市低迷的情形下,投资者需要对QDII进行重新审视。在美国经济走强复苏的阶段,加上人民币未来存在波动幅度加大的风险,中国的投资者有持有一部分美元资产的需求,而美国大盘股代表了美国最好的企业。

  “让张自力用他擅长的量化方法在他熟悉的美国市场中运用,未来如果我们能够战胜美国大盘成长指数,我想中国的资管行业也可以书写出一页新篇章。”赵学军信心满满地说。

   相关链接:http://finance.sina.com.cn/money/fund/20130517/030115492894.shtml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