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大道至简 挖掘公司B面机会

2016-06-27

 嘉实成长收益混合,嘉实王牌军中的一只绝对主力基金,五获金牛奖,其中两次是在邵秋涛任职期间获得。对于这样的成绩,邵秋涛却显得云淡风轻:“我的投资方法其实很简单,有人可能会觉得不够智慧,我就是尝试着提前一两年看到产业的巨大增长机会和落地可能,以相对合理的价格买入,耐心地持有,直到产业爆发的一天。”

    嘉实成长收益混合,嘉实王牌军中的一只绝对主力基金,五获金牛奖,其中两次是在邵秋涛任职期间获得。对于这样的成绩,邵秋涛却显得云淡风轻:“我的投资方法其实很简单,有人可能会觉得不够智慧,我就是尝试着提前一两年看到产业的巨大增长机会和落地可能,以相对合理的价格买入,耐心地持有,直到产业爆发的一天。”大道至简,在他眼里,上市公司不是市场博弈的代码,而是每一个活生生的企业家,挖掘公司的B面,才能把握投资的本质。

  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

  每位基金经理都有自己的投资哲学,而邵秋涛对《孙子兵法》中“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有深刻体会。无论战争和投资,都应遵循“先立于不败之地,然后再寻机破敌,争取胜利”的基本原则。

  “股票投资的起点是预期,但是从预期产生、到落地实现利润,中间的十几个环节障碍会淘汰许多公司,最后可能只有极少数的公司有机会成为行业龙头。那么,我们在进攻的时候,已经对各个环节进行了预演,做好充分的准备,即使输了也不会伤了元气,而胜利则会迎来大幅增长。这意味着在每次出手之前要把安全边际想清楚,不去冒不必要的风险。”邵秋涛直言,他希望能提前一两年看到行业增长的机会,并且尽可能地为企业发展建言献策。

  对于如何挑选标的,他认为独立的研究和调查必不可少。他会将工作上70%的时间放在对中观产业的研究,除了看买卖双方研究员的报告,还会广泛涉猎独立第三方的报告,例如咨询机构、专业媒体以及学术专家等,“对于有太多利益倾向的研究报告,可能会打个折扣。”除此之外,他还会找到产业的工程师、技术人员、客户等群体做深入一线的调研和访谈,让自己对产业有更加专业和直观的把握。确定产业之后,还有一套严格的标准和流程去选择最后的赢家。

  除了静态的各类财务报表外,邵秋涛会和公司管理层深入沟通,去上市公司实地考察实际情况。“投资成长股就是投资企业家和他的团队,企业家的境界、志向、能力、性格等多维度变量,决定了企业的天花板。”

  如果上市公司生产的是消费品,邵秋涛还会亲自去消费体验。最典型的一次,他当时研究一家文娱产业公司时,连续去看了他们三场表演,每次演出结束后还“混”到观众群里去听反馈,“一场演出票价200多元,就普通大众来看不算便宜,但我听到的90%的反馈都很满意甚至兴奋,天南海北的口音互相推荐。那我认为,这种最真实的草根信息就是最好的数据支撑。”并且,他主动建议公司管理层深刻剖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重新战略定位,顺应文化产业发展大趋势,在全国复制扩张旅游演艺的同时,向城市演艺、互联网演艺延伸,成为全球文化演艺龙头。而该公司也在短短的两年内,从市值几十亿的小公司涨了六倍,给邵秋涛掌管的基金带来丰厚的投资回报。

  “一旦标的选好,就会密切跟踪产业和公司的发展,在估值合理的情况下,买一些底仓,然后就等待市场的机会。市场的机会又分两类,一类是多数人炒短线热点时被忽略的长线机会;一类是市场暴跌时有基本面支撑的好公司。”他说。

  专注挖掘公司B面机会

  邵秋涛认为,上市公司的属性可以分成两面,A面是股票代码,具有筹码、同质化的属性,市场关心的是其股性、弹性。B面则是一只股票后面所代表的活生生的企业家、高管和员工。“我对A面的波动没什么胜算,更喜欢是淡定、深入地研究B面,对于一家好公司而言,时间拉长以后,B面通常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说,投资是一个函数,时间越短,股价和基本面的相关性越低;但时间越长,基本面在股价中的因素越高,如果拉到3年以上,相关性可能接近100%,“我更喜欢回归到对产业和公司基本面的研究中来。”

  他还提到,从事创新投资的机构投资者,除了贡献经济价值以外,他们的社会意义在于,组成了创新生态系统的最后一道“闭环”。在他的描述中,中国经济像一架飞机,经过几十年的快速增长,现在已经飞出了大气层,进入外太空。所以发动机,也就是经济增长点,必须换成能够适应外太空这个新环境的发动机。要打造新发动机,推动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只有创新一条路。但创新不只是科学家和工程师的事情,而是一个举国动员、全民参与的庞大系统工程和生态系统。

  我们需要一个“五位一体”的创新生态系统。机构投资者在其中往往是容易被忽视,却非常关键的一环。

  首先,创新型政府打造一个政治稳定、社会和谐、经济平稳、政策友好的创新环境,让创新者既无后顾之忧、又信心十足。其次,是舞台上的四个重要角色依次出场:创新型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是创新的源泉,把科技思想变为新产品;创新型的企业家,有眼光、敢冒险,能最高效率、最低成本对新产品产业化;创新型客户,新产品的完善需要不断迭代,只有不断的客户体验、反馈,产品才会不断发展;创新型机构投资者,这是“五位一体”创新闭环的最后一环。没有资本支持,一切创新都无从谈起。但创新投资的高风险高回报特征,决定了长期无法依赖债务融资和财政补贴,只能借力资本市场。创新型投资者要有能力甄别出最好的细分产业、竞争力最强的企业家,从而提高资本市场的配置效率。

  “从国家创新战略高度来看,资本市场最重要的功能,不是为了给产能过剩的传统行业提供过度融资,而是需要在全球战略高地为中国培养出几十个华为这样的伟大企业,才能组成中国经济的新发动机。”邵秋涛说,同时,对待创业板中小板也不应简单妖魔化,要看公司有没有具备核心竞争力的新产品,“很多牛股的初期静态估值都不便宜,但如果未来空间够大,可以用动态的增长来化解静态的高估值。这是需要投资者不断跟踪、判断的。”

  邵秋涛,2006年12月加盟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先后任高级研究员、投资经理、基金经理职务,现任嘉实基金(博客,微博)股票投研体系助理CIO 、成长策略组组长,其所管理的嘉实成长收益混合被评为“五年期开放式混合型持续优胜金牛基金”。

    来源:中国证券报

上一篇 下一篇

大道至简 挖掘公司B面机会

2016-06-27

 嘉实成长收益混合,嘉实王牌军中的一只绝对主力基金,五获金牛奖,其中两次是在邵秋涛任职期间获得。对于这样的成绩,邵秋涛却显得云淡风轻:“我的投资方法其实很简单,有人可能会觉得不够智慧,我就是尝试着提前一两年看到产业的巨大增长机会和落地可能,以相对合理的价格买入,耐心地持有,直到产业爆发的一天。”

    嘉实成长收益混合,嘉实王牌军中的一只绝对主力基金,五获金牛奖,其中两次是在邵秋涛任职期间获得。对于这样的成绩,邵秋涛却显得云淡风轻:“我的投资方法其实很简单,有人可能会觉得不够智慧,我就是尝试着提前一两年看到产业的巨大增长机会和落地可能,以相对合理的价格买入,耐心地持有,直到产业爆发的一天。”大道至简,在他眼里,上市公司不是市场博弈的代码,而是每一个活生生的企业家,挖掘公司的B面,才能把握投资的本质。

  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

  每位基金经理都有自己的投资哲学,而邵秋涛对《孙子兵法》中“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有深刻体会。无论战争和投资,都应遵循“先立于不败之地,然后再寻机破敌,争取胜利”的基本原则。

  “股票投资的起点是预期,但是从预期产生、到落地实现利润,中间的十几个环节障碍会淘汰许多公司,最后可能只有极少数的公司有机会成为行业龙头。那么,我们在进攻的时候,已经对各个环节进行了预演,做好充分的准备,即使输了也不会伤了元气,而胜利则会迎来大幅增长。这意味着在每次出手之前要把安全边际想清楚,不去冒不必要的风险。”邵秋涛直言,他希望能提前一两年看到行业增长的机会,并且尽可能地为企业发展建言献策。

  对于如何挑选标的,他认为独立的研究和调查必不可少。他会将工作上70%的时间放在对中观产业的研究,除了看买卖双方研究员的报告,还会广泛涉猎独立第三方的报告,例如咨询机构、专业媒体以及学术专家等,“对于有太多利益倾向的研究报告,可能会打个折扣。”除此之外,他还会找到产业的工程师、技术人员、客户等群体做深入一线的调研和访谈,让自己对产业有更加专业和直观的把握。确定产业之后,还有一套严格的标准和流程去选择最后的赢家。

  除了静态的各类财务报表外,邵秋涛会和公司管理层深入沟通,去上市公司实地考察实际情况。“投资成长股就是投资企业家和他的团队,企业家的境界、志向、能力、性格等多维度变量,决定了企业的天花板。”

  如果上市公司生产的是消费品,邵秋涛还会亲自去消费体验。最典型的一次,他当时研究一家文娱产业公司时,连续去看了他们三场表演,每次演出结束后还“混”到观众群里去听反馈,“一场演出票价200多元,就普通大众来看不算便宜,但我听到的90%的反馈都很满意甚至兴奋,天南海北的口音互相推荐。那我认为,这种最真实的草根信息就是最好的数据支撑。”并且,他主动建议公司管理层深刻剖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重新战略定位,顺应文化产业发展大趋势,在全国复制扩张旅游演艺的同时,向城市演艺、互联网演艺延伸,成为全球文化演艺龙头。而该公司也在短短的两年内,从市值几十亿的小公司涨了六倍,给邵秋涛掌管的基金带来丰厚的投资回报。

  “一旦标的选好,就会密切跟踪产业和公司的发展,在估值合理的情况下,买一些底仓,然后就等待市场的机会。市场的机会又分两类,一类是多数人炒短线热点时被忽略的长线机会;一类是市场暴跌时有基本面支撑的好公司。”他说。

  专注挖掘公司B面机会

  邵秋涛认为,上市公司的属性可以分成两面,A面是股票代码,具有筹码、同质化的属性,市场关心的是其股性、弹性。B面则是一只股票后面所代表的活生生的企业家、高管和员工。“我对A面的波动没什么胜算,更喜欢是淡定、深入地研究B面,对于一家好公司而言,时间拉长以后,B面通常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说,投资是一个函数,时间越短,股价和基本面的相关性越低;但时间越长,基本面在股价中的因素越高,如果拉到3年以上,相关性可能接近100%,“我更喜欢回归到对产业和公司基本面的研究中来。”

  他还提到,从事创新投资的机构投资者,除了贡献经济价值以外,他们的社会意义在于,组成了创新生态系统的最后一道“闭环”。在他的描述中,中国经济像一架飞机,经过几十年的快速增长,现在已经飞出了大气层,进入外太空。所以发动机,也就是经济增长点,必须换成能够适应外太空这个新环境的发动机。要打造新发动机,推动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只有创新一条路。但创新不只是科学家和工程师的事情,而是一个举国动员、全民参与的庞大系统工程和生态系统。

  我们需要一个“五位一体”的创新生态系统。机构投资者在其中往往是容易被忽视,却非常关键的一环。

  首先,创新型政府打造一个政治稳定、社会和谐、经济平稳、政策友好的创新环境,让创新者既无后顾之忧、又信心十足。其次,是舞台上的四个重要角色依次出场:创新型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是创新的源泉,把科技思想变为新产品;创新型的企业家,有眼光、敢冒险,能最高效率、最低成本对新产品产业化;创新型客户,新产品的完善需要不断迭代,只有不断的客户体验、反馈,产品才会不断发展;创新型机构投资者,这是“五位一体”创新闭环的最后一环。没有资本支持,一切创新都无从谈起。但创新投资的高风险高回报特征,决定了长期无法依赖债务融资和财政补贴,只能借力资本市场。创新型投资者要有能力甄别出最好的细分产业、竞争力最强的企业家,从而提高资本市场的配置效率。

  “从国家创新战略高度来看,资本市场最重要的功能,不是为了给产能过剩的传统行业提供过度融资,而是需要在全球战略高地为中国培养出几十个华为这样的伟大企业,才能组成中国经济的新发动机。”邵秋涛说,同时,对待创业板中小板也不应简单妖魔化,要看公司有没有具备核心竞争力的新产品,“很多牛股的初期静态估值都不便宜,但如果未来空间够大,可以用动态的增长来化解静态的高估值。这是需要投资者不断跟踪、判断的。”

  邵秋涛,2006年12月加盟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先后任高级研究员、投资经理、基金经理职务,现任嘉实基金(博客,微博)股票投研体系助理CIO 、成长策略组组长,其所管理的嘉实成长收益混合被评为“五年期开放式混合型持续优胜金牛基金”。

    来源:中国证券报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