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理性乐观派:挖掘价值洼地 获取长期回报

2020-12-14 来源:嘉实基金 关键词: 价值风格 复利 投资策略

12月13日晚7点,价值投资实战派、嘉实基金价值风格投资总监谭丽做客第一财经直播间,与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副教授刘津宇,展开一场“女神”间的对话。

不同投资者有着不同的风险偏好和投资理念,面对冗杂的信息,聒噪的声音,波动的情绪,如何在不确定市场寻找确定性?在一个存在着噪音、摩擦和非理性因素的市场中,面对“非理性市场”,该如何做出理性的决策?

12月13日晚7点,价值投资实战派、嘉实基金价值风格投资总监谭丽做客第一财经直播间,与行为金融学研究者、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副教授刘津宇,展开一场“女神”间的对话,我们为大家悉心整理了价值投资实战派谭丽总的精彩发言内容。

“我们与投资人的利益是一致的”

问:市场情绪极大影响着资产价格的波动。基金管理者除了追求长期的绝对投资回报外,还要管理好波动、管理好回撤,让投资人能够放心、安心。那么在基金管理者坚持自自身价值判断的同时,是否还需要兼顾投资人的感受和情绪?

谭丽:我会尽我所能在时间拉长的维度,实现比较好的复利,让大家获得财富积累,这就是我的任务。起码对投资人来说,我和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我自己的钱也会买我自己的产品。我们也知道投资者更会把钱交给自己信任的基金经理,当然投资人和基金经理之间的信任确实很难建立,双方确实也需要努力。像现在新的形势确实也好了,触及的面也更广一些,我们也可通过一些适当的曝光和跟投资人进行沟通,来慢慢地建立起来一定的信任,假以时日双方的信任感就会好很多。

“投资策略的底层逻辑是对人性的认知”

问:中国市场变化非常快,上市公司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断变化,企业的价值其实是不断变化的。在这个时候坚持价值投资,怎么随着企业竞争的变化,不断及时调整投资策略?

谭丽:其实任何一种投资方法论都需要在较长的时间区间内去评价才更合理,但即使拉长了时间,还是会产生幸存者偏差。如果你的策略太依赖于一些市场的因素,它就会因为市场投资者结构的变化、经济背景的变化等等,改变这个策略的有效性。其实我们策略的底层是一种价值观,一种对人性的认识。无论什么时候这个可能变不了,人类的贪婪和恐惧。还有包括像芒格说的嫉妒情绪,其实对投资影响很大。泡沫之所以持续增大很大程度上是嫉妒使然,你嫉妒别人赚钱觉得我必须也要赚到。因此如果有些策略过于依赖一些因子,操作起来会相对有些复杂。战术层面和自身的成长、能力的积累层面,变化还是很大的,但我们的底层始终没有变化。

“市场“非理性”是一个反复的过程”

问:在美国市场的研究中发现,很多基于市场投资者非理性的“异象策略”在2003年附近出现了明显的“消失”现象,也许是因为投资者的成长和理性程度的提高,也许是市场机制的成熟,也许是套利交易者力量的强大。那么,中国市场成长的过程之中,是否也有类似的现象?中国市场的定价有效性提高了吗?

谭丽:美国之所以指数投资能够占比这么高,就是因为它太有效之后,再加上它是一个长牛,你很难逼着这个市场做出超额收益来。但是当它的被动投资到达一定比例之后,谁都不找超额收益了,没人去做定价、去做市场,那就有超额收益了,这是一个相对反复的过程。所以邓普顿一直都说我们不是逆向投资人,我们是市场的调和者。当然因为价值风格里面确实内含着一些逆向的思维在里面,所以大家会叫逆向投资,这个也没问题。但是邓普顿说我们是市场的调和者,机构也不会让这个市场就完全有效,因为机构里的投资人还是人,他的行为还是人的行为。

至于是不是要去跟别人站在一起。这又形成了一个性格的问题。有些人可能性格不能算是软弱,但起码是不够强悍,他会恐惧很多事情,会害怕很多东西,他的思想很有负担,他很在意短期的评价。所以这也是巴菲特一直在说的,我们要关注的是内部的记分牌。当然他说的可能有点高大上了,因为他已经成功了,但很多人可能会觉得他比较在意的是外部的记分牌,外部怎么评论你。你真正内部对自己是怎么评价的,可能有些人不会想那么多。如果你很在意外部的记分牌,你当然就会去向外部短期认同的方向去靠近。

12月17日,由“价值投资女神”谭丽亲自担纲的嘉实价值长青混合型基金将发行,这也是投资者在非理性市场中,选择价值风格投资。获取长期复利效应的方式之一哦~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观点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也没有考虑到接收人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求,不应被作为投资决策的依据。载于本文的数据、信息源于市场公开信息或其他本公司认为可信赖的来源,但本公司并不就其准确性或完整性作出明确或隐含的声明或保证。本文转载的第三方报告或资料、信息等,转载内容仅代表该第三方观点,并不代表本公司的立场。本公司不保证本文中观点或陈述不会发生任何变更,在不同时期,本公司可发出与本文所载资料、意见及推测不一致的报告。无论何种情形,本公司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本文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承担责任。
*风险提示:投资人应当认真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等基金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并根据自身的投资目的、投资期限、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基金是否和投资人的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过往业绩及其净值高低并不预示其未来业绩表现,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并不构成本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文中基金产品标的指数的历史涨跌幅不预示基金产品未来业绩表现。基金投资需谨慎。
上一篇 下一篇

理性乐观派:挖掘价值洼地 获取长期回报

2020-12-14 来源:嘉实基金 关键词: 价值风格 复利 投资策略

12月13日晚7点,价值投资实战派、嘉实基金价值风格投资总监谭丽做客第一财经直播间,与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副教授刘津宇,展开一场“女神”间的对话。

不同投资者有着不同的风险偏好和投资理念,面对冗杂的信息,聒噪的声音,波动的情绪,如何在不确定市场寻找确定性?在一个存在着噪音、摩擦和非理性因素的市场中,面对“非理性市场”,该如何做出理性的决策?

12月13日晚7点,价值投资实战派、嘉实基金价值风格投资总监谭丽做客第一财经直播间,与行为金融学研究者、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副教授刘津宇,展开一场“女神”间的对话,我们为大家悉心整理了价值投资实战派谭丽总的精彩发言内容。

“我们与投资人的利益是一致的”

问:市场情绪极大影响着资产价格的波动。基金管理者除了追求长期的绝对投资回报外,还要管理好波动、管理好回撤,让投资人能够放心、安心。那么在基金管理者坚持自自身价值判断的同时,是否还需要兼顾投资人的感受和情绪?

谭丽:我会尽我所能在时间拉长的维度,实现比较好的复利,让大家获得财富积累,这就是我的任务。起码对投资人来说,我和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我自己的钱也会买我自己的产品。我们也知道投资者更会把钱交给自己信任的基金经理,当然投资人和基金经理之间的信任确实很难建立,双方确实也需要努力。像现在新的形势确实也好了,触及的面也更广一些,我们也可通过一些适当的曝光和跟投资人进行沟通,来慢慢地建立起来一定的信任,假以时日双方的信任感就会好很多。

“投资策略的底层逻辑是对人性的认知”

问:中国市场变化非常快,上市公司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断变化,企业的价值其实是不断变化的。在这个时候坚持价值投资,怎么随着企业竞争的变化,不断及时调整投资策略?

谭丽:其实任何一种投资方法论都需要在较长的时间区间内去评价才更合理,但即使拉长了时间,还是会产生幸存者偏差。如果你的策略太依赖于一些市场的因素,它就会因为市场投资者结构的变化、经济背景的变化等等,改变这个策略的有效性。其实我们策略的底层是一种价值观,一种对人性的认识。无论什么时候这个可能变不了,人类的贪婪和恐惧。还有包括像芒格说的嫉妒情绪,其实对投资影响很大。泡沫之所以持续增大很大程度上是嫉妒使然,你嫉妒别人赚钱觉得我必须也要赚到。因此如果有些策略过于依赖一些因子,操作起来会相对有些复杂。战术层面和自身的成长、能力的积累层面,变化还是很大的,但我们的底层始终没有变化。

“市场“非理性”是一个反复的过程”

问:在美国市场的研究中发现,很多基于市场投资者非理性的“异象策略”在2003年附近出现了明显的“消失”现象,也许是因为投资者的成长和理性程度的提高,也许是市场机制的成熟,也许是套利交易者力量的强大。那么,中国市场成长的过程之中,是否也有类似的现象?中国市场的定价有效性提高了吗?

谭丽:美国之所以指数投资能够占比这么高,就是因为它太有效之后,再加上它是一个长牛,你很难逼着这个市场做出超额收益来。但是当它的被动投资到达一定比例之后,谁都不找超额收益了,没人去做定价、去做市场,那就有超额收益了,这是一个相对反复的过程。所以邓普顿一直都说我们不是逆向投资人,我们是市场的调和者。当然因为价值风格里面确实内含着一些逆向的思维在里面,所以大家会叫逆向投资,这个也没问题。但是邓普顿说我们是市场的调和者,机构也不会让这个市场就完全有效,因为机构里的投资人还是人,他的行为还是人的行为。

至于是不是要去跟别人站在一起。这又形成了一个性格的问题。有些人可能性格不能算是软弱,但起码是不够强悍,他会恐惧很多事情,会害怕很多东西,他的思想很有负担,他很在意短期的评价。所以这也是巴菲特一直在说的,我们要关注的是内部的记分牌。当然他说的可能有点高大上了,因为他已经成功了,但很多人可能会觉得他比较在意的是外部的记分牌,外部怎么评论你。你真正内部对自己是怎么评价的,可能有些人不会想那么多。如果你很在意外部的记分牌,你当然就会去向外部短期认同的方向去靠近。

12月17日,由“价值投资女神”谭丽亲自担纲的嘉实价值长青混合型基金将发行,这也是投资者在非理性市场中,选择价值风格投资。获取长期复利效应的方式之一哦~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观点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也没有考虑到接收人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求,不应被作为投资决策的依据。载于本文的数据、信息源于市场公开信息或其他本公司认为可信赖的来源,但本公司并不就其准确性或完整性作出明确或隐含的声明或保证。本文转载的第三方报告或资料、信息等,转载内容仅代表该第三方观点,并不代表本公司的立场。本公司不保证本文中观点或陈述不会发生任何变更,在不同时期,本公司可发出与本文所载资料、意见及推测不一致的报告。无论何种情形,本公司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本文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承担责任。
*风险提示:投资人应当认真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等基金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并根据自身的投资目的、投资期限、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基金是否和投资人的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过往业绩及其净值高低并不预示其未来业绩表现,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并不构成本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文中基金产品标的指数的历史涨跌幅不预示基金产品未来业绩表现。基金投资需谨慎。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