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巅峰对话:前瞻2021大类资产大势研判

2020-12-17 来源:嘉实基金 关键词: 价值 大类资产 板块轮动

岁末年初,大家最关心的是明年的市场环境会怎样。嘉实基金价值风格投资总监谭丽携手广发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戴康,日前给投资者奉上了一场巅峰对话。

即将过去的2020年,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不仅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意外的冲击,资本市场也一度受到影响,但是危中有机,A股走出了独立行情。据中金研究数据,权益类基金今年回报中位数已经超过了35%,可谓是收获满满的一年。岁末年初,大家最关心的是明年的市场环境会怎样,明年的机会又在哪儿?为此,嘉实基金价值风格投资总监谭丽携手广发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戴康,日前给投资者奉上了一场巅峰对话。以下为精华提炼:

1、问:请简要分析一下今年市场风格的变化,和您对未来2021年资本市场的看法。

戴康:从今年节奏上来看,今年一季度是全球流动性的危机,所以各类资产都是跌,在二季度是宽松交易,各类资产都在涨,三季度之后整个经济在疫情后开始慢慢波折的修复,所以是一个风险资产震荡上涨,而避险资产有所回调的模式,从A股角度来讲也体现这样一个特征。从配置上来讲,总体上是买修复的品种,这是今年市场的脉络。

谭丽:其实2019年更多是在2018年挖了一个深坑之后正常的回归。过去两年从板块角度,虽然有一些板块听着比较吸引眼球一些,但实际背后驱动的还是一些所谓核心资产龙头强势,其实在任何一个行业里都有体现,完全去押在一些板块上,反而是不划算的,每个行业内分化都很大,可能也代表中国经济发展到这个阶段的一些特征,确实是到了一定阶段后会必然出现这样一个情况。具体板块可以从上至下有一些更代表先进制造、代表政策鼓励方向的会多关注一些,但是更重要还是偏结构分化的状态。

2、问:后期会不会出现板块间的轮动,会不会有一些分歧存在?

戴康:板块的轮动其实今年还是比较典型的和投资时钟相关,上半年是免疫,下半年是修复,明年可能和今年市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新冠疫苗全球慢慢接种普开,这可能会对市场形成影响。明年海外修复的弹性可能要比中国来得大,明年最重要的一个topic就是怎么样围绕着海外修复,无论是出行链、出口链还是再通胀,去做一些配置。

3、问:如何看待港股市场?

谭丽:我有一只产品可以投资港股,我自己没有觉得港股和A股明年会有很大的区别,其实今年看港股结构性的分化跟A股是一样大,甚至更大。

如果从系统性角度、从指数角度,跟A股比可能会好一点,毕竟今年指数的收益率还是比较低的,但是我觉得从整体角度应该没有太大的区别,而且港股更是选股的市场,所以港股很少做事先预判风格的事情,更是选择Alpha的市场,更需要一个专业的投资人去选Alpha。

4、问:最近有一个词比较热,叫“顺周期”。您觉得它还能维持下去吗?

戴康:因为明年其实企业盈利扩张的水平还是不错的,从结构上来讲,可选消费的顺周期相关业绩优势甚至要好于中游制造。

明年有一个比较确定的全球比较重要的是疫苗铺开接种,这是对于经济增长和顺周期属性板块的盈利还是有正面推动的,虽然之前的经济修复和疫苗的进展都已经在兑现了,从估值角度来讲,目前顺周期板块和非周期性板块的估值折价在历史上还是处于中等偏低的水位,也就意味着无论从经济修复的出发点还是从估值折价的修复来讲,还是有空间的。

5、问:谭总,您如何看待关于成长和价值的风格切换问题?

谭丽:我觉得明年有可能风格会没有这么的鲜明,我深知觉得A股市场随着逐渐成熟化,在阶段性风格的Beta属性还有没有这么强,如果Alpha够的话,风格Beta没那么强,专注Alpha就可以了,之所以我们以前很专注风格,就是因为风格Beta一直很强,但是未来挺怀疑会不会还有这么强,有可能过几年大家就不太纠结各种风格,因为各种风格都可以做得好。

只要有Alpha,不管什么风格,都能做出自己比较好的业绩,背后核心驱动其实还是Alpha驱动,我觉得未来也是这样。

6、问:谭丽总作为价值风格的代表人物,在行业里也非常优秀、非常顶尖,您怎么看待“价值”二字?

谭丽:首先我们在投资领域还是个后辈,其实有很多做得很好的人。

关于风格,价值跟成长的关系,经常有人会问我们,我们一直在强调成长本身也是价值的一个部分,本身要维持一个ROE水平的话,如果没有成长,很快就会维持不了,这是很简单的道理。我们在关注这些事情的同时,确实比较关注安全边际,我们会觉得我们需要一个控制下行风险的东西,我们首先觉得要控制住下行风险,然后才去追求上行的收益空间,这可能是大家在这方面有一些区别的,如果确实你的眼光非常好,对一些产业趋势、对于贵公司判断极为准确,可以不留安全边际,这纯粹是每个人性格和自身觉得擅长什么,怎么样更适合他来决定的。确实这两种风格还是有其差异的。

7、问:戴总对于2021年的流动性怎样解读或有什么样的预期?

戴康:明年遇到金融条件是温和收紧,用六个字,流动性明年大体判断是“温货币,紧信用”的组合。这时候明年股票市场可能面临盈利增长会不错,但信用在温和收紧,估值有点压力,所以面临盈利扩张和估值收缩之间怎样去平衡市场。我讲的逆水行舟,就是流动性在收紧,但是盈利在扩张,能行舟,这可能是明年市场的一个特征。

8、问:常青的企业,都有哪些特征?比如高ROE、持续性强或公司估值低,所谓不可能的三角是如何平衡的?

谭丽:什么企业能够常青,坦白来说事先很难完全判断准确,投资本身是一个概率的事情,我们也会犯错误,价值有很多种,价值投资可以做估值的修复,也可以做deep value,也可以做在市场恐慌时用一个很好的价格买入一个预期ROE水平到比较高的ROE水平能够维持的企业,什么时候?只有当市场发生极端情况时才会这样。

9、问:您对投资者有什么建议?

谭丽:我觉得中国的市场波动性远高于美国市场,所以更需要专业的投资人。我们在刻意减少换手、减少择时,为什么?它不是一个结果,有时候是我们主动的,因为我们不想犯错,因为我们知道经常多做多错,所以我们克服人性,这是挺困难的过程,如果非职业的投资人自己去干这个事情有点难,因为这个市场的波动性太大了。

很多人问我怎么控制回撤,怎么管理波动?其实基金经理很难管理波动,他赚的就是波动的钱,因为有波动他才能赚出超额的钱,超出一般投资人和指数的钱。你获得一个比较好的收益率,背后其实就是承受了高波动的,是这样一个逻辑关系。如果去克服这个波动,其实意味着你的收益率会大打折扣。基金既不是选时,也不是选股,是选人的概念。

10、问:2021年的投资寄语

谭丽:对基金经理来说,每一年都很难过,每一年在想下一年时都很难过,但也还是要过,我们如履薄冰,确实希望每一年都能够赚钱,赚多赚少,反正希望每一年都能赚钱,对明年也希望努力做。预测再多也比不上应对,应对是更重要的,所以我们做好对仍然比较复杂形势的应对,争取明年能够继续给大家实现复利的增长。

风险提示:基金投资需谨慎。投资人应当认真阅读《基金合同》、《产品资料概要》、《招募说明书》等基金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并结合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选择适合的产品。嘉实优质精选在投资运作过程中可能面临各种风险,包括市场风险,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管理风险,操作或技术风险,合规性风险外,还包括以下特有风险:市场下跌风险、资产支持证券投资风险,港股交易失败风险,汇率风险,境外市场风险等。基金过往业绩及其净值高低并不预示其未来业绩表现。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不构成对本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

上一篇 下一篇

巅峰对话:前瞻2021大类资产大势研判

2020-12-17 来源:嘉实基金 关键词: 价值 大类资产 板块轮动

岁末年初,大家最关心的是明年的市场环境会怎样。嘉实基金价值风格投资总监谭丽携手广发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戴康,日前给投资者奉上了一场巅峰对话。

即将过去的2020年,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不仅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意外的冲击,资本市场也一度受到影响,但是危中有机,A股走出了独立行情。据中金研究数据,权益类基金今年回报中位数已经超过了35%,可谓是收获满满的一年。岁末年初,大家最关心的是明年的市场环境会怎样,明年的机会又在哪儿?为此,嘉实基金价值风格投资总监谭丽携手广发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戴康,日前给投资者奉上了一场巅峰对话。以下为精华提炼:

1、问:请简要分析一下今年市场风格的变化,和您对未来2021年资本市场的看法。

戴康:从今年节奏上来看,今年一季度是全球流动性的危机,所以各类资产都是跌,在二季度是宽松交易,各类资产都在涨,三季度之后整个经济在疫情后开始慢慢波折的修复,所以是一个风险资产震荡上涨,而避险资产有所回调的模式,从A股角度来讲也体现这样一个特征。从配置上来讲,总体上是买修复的品种,这是今年市场的脉络。

谭丽:其实2019年更多是在2018年挖了一个深坑之后正常的回归。过去两年从板块角度,虽然有一些板块听着比较吸引眼球一些,但实际背后驱动的还是一些所谓核心资产龙头强势,其实在任何一个行业里都有体现,完全去押在一些板块上,反而是不划算的,每个行业内分化都很大,可能也代表中国经济发展到这个阶段的一些特征,确实是到了一定阶段后会必然出现这样一个情况。具体板块可以从上至下有一些更代表先进制造、代表政策鼓励方向的会多关注一些,但是更重要还是偏结构分化的状态。

2、问:后期会不会出现板块间的轮动,会不会有一些分歧存在?

戴康:板块的轮动其实今年还是比较典型的和投资时钟相关,上半年是免疫,下半年是修复,明年可能和今年市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新冠疫苗全球慢慢接种普开,这可能会对市场形成影响。明年海外修复的弹性可能要比中国来得大,明年最重要的一个topic就是怎么样围绕着海外修复,无论是出行链、出口链还是再通胀,去做一些配置。

3、问:如何看待港股市场?

谭丽:我有一只产品可以投资港股,我自己没有觉得港股和A股明年会有很大的区别,其实今年看港股结构性的分化跟A股是一样大,甚至更大。

如果从系统性角度、从指数角度,跟A股比可能会好一点,毕竟今年指数的收益率还是比较低的,但是我觉得从整体角度应该没有太大的区别,而且港股更是选股的市场,所以港股很少做事先预判风格的事情,更是选择Alpha的市场,更需要一个专业的投资人去选Alpha。

4、问:最近有一个词比较热,叫“顺周期”。您觉得它还能维持下去吗?

戴康:因为明年其实企业盈利扩张的水平还是不错的,从结构上来讲,可选消费的顺周期相关业绩优势甚至要好于中游制造。

明年有一个比较确定的全球比较重要的是疫苗铺开接种,这是对于经济增长和顺周期属性板块的盈利还是有正面推动的,虽然之前的经济修复和疫苗的进展都已经在兑现了,从估值角度来讲,目前顺周期板块和非周期性板块的估值折价在历史上还是处于中等偏低的水位,也就意味着无论从经济修复的出发点还是从估值折价的修复来讲,还是有空间的。

5、问:谭总,您如何看待关于成长和价值的风格切换问题?

谭丽:我觉得明年有可能风格会没有这么的鲜明,我深知觉得A股市场随着逐渐成熟化,在阶段性风格的Beta属性还有没有这么强,如果Alpha够的话,风格Beta没那么强,专注Alpha就可以了,之所以我们以前很专注风格,就是因为风格Beta一直很强,但是未来挺怀疑会不会还有这么强,有可能过几年大家就不太纠结各种风格,因为各种风格都可以做得好。

只要有Alpha,不管什么风格,都能做出自己比较好的业绩,背后核心驱动其实还是Alpha驱动,我觉得未来也是这样。

6、问:谭丽总作为价值风格的代表人物,在行业里也非常优秀、非常顶尖,您怎么看待“价值”二字?

谭丽:首先我们在投资领域还是个后辈,其实有很多做得很好的人。

关于风格,价值跟成长的关系,经常有人会问我们,我们一直在强调成长本身也是价值的一个部分,本身要维持一个ROE水平的话,如果没有成长,很快就会维持不了,这是很简单的道理。我们在关注这些事情的同时,确实比较关注安全边际,我们会觉得我们需要一个控制下行风险的东西,我们首先觉得要控制住下行风险,然后才去追求上行的收益空间,这可能是大家在这方面有一些区别的,如果确实你的眼光非常好,对一些产业趋势、对于贵公司判断极为准确,可以不留安全边际,这纯粹是每个人性格和自身觉得擅长什么,怎么样更适合他来决定的。确实这两种风格还是有其差异的。

7、问:戴总对于2021年的流动性怎样解读或有什么样的预期?

戴康:明年遇到金融条件是温和收紧,用六个字,流动性明年大体判断是“温货币,紧信用”的组合。这时候明年股票市场可能面临盈利增长会不错,但信用在温和收紧,估值有点压力,所以面临盈利扩张和估值收缩之间怎样去平衡市场。我讲的逆水行舟,就是流动性在收紧,但是盈利在扩张,能行舟,这可能是明年市场的一个特征。

8、问:常青的企业,都有哪些特征?比如高ROE、持续性强或公司估值低,所谓不可能的三角是如何平衡的?

谭丽:什么企业能够常青,坦白来说事先很难完全判断准确,投资本身是一个概率的事情,我们也会犯错误,价值有很多种,价值投资可以做估值的修复,也可以做deep value,也可以做在市场恐慌时用一个很好的价格买入一个预期ROE水平到比较高的ROE水平能够维持的企业,什么时候?只有当市场发生极端情况时才会这样。

9、问:您对投资者有什么建议?

谭丽:我觉得中国的市场波动性远高于美国市场,所以更需要专业的投资人。我们在刻意减少换手、减少择时,为什么?它不是一个结果,有时候是我们主动的,因为我们不想犯错,因为我们知道经常多做多错,所以我们克服人性,这是挺困难的过程,如果非职业的投资人自己去干这个事情有点难,因为这个市场的波动性太大了。

很多人问我怎么控制回撤,怎么管理波动?其实基金经理很难管理波动,他赚的就是波动的钱,因为有波动他才能赚出超额的钱,超出一般投资人和指数的钱。你获得一个比较好的收益率,背后其实就是承受了高波动的,是这样一个逻辑关系。如果去克服这个波动,其实意味着你的收益率会大打折扣。基金既不是选时,也不是选股,是选人的概念。

10、问:2021年的投资寄语

谭丽:对基金经理来说,每一年都很难过,每一年在想下一年时都很难过,但也还是要过,我们如履薄冰,确实希望每一年都能够赚钱,赚多赚少,反正希望每一年都能赚钱,对明年也希望努力做。预测再多也比不上应对,应对是更重要的,所以我们做好对仍然比较复杂形势的应对,争取明年能够继续给大家实现复利的增长。

风险提示:基金投资需谨慎。投资人应当认真阅读《基金合同》、《产品资料概要》、《招募说明书》等基金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并结合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选择适合的产品。嘉实优质精选在投资运作过程中可能面临各种风险,包括市场风险,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管理风险,操作或技术风险,合规性风险外,还包括以下特有风险:市场下跌风险、资产支持证券投资风险,港股交易失败风险,汇率风险,境外市场风险等。基金过往业绩及其净值高低并不预示其未来业绩表现。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不构成对本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