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吴晓波X姚志鹏:下一个十年 风口会在哪里

2021-05-25 来源:嘉实基金 关键词: 基金 投资 理财

近期,嘉实基金成长风格投资总监姚志鹏与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先生就这些话题进行了一次深度交谈,速看!

80年代 下海开公司赚钱

90年代 炒股发财

00年代 买房躺赢

10年代 互联网创业造富

“马后炮”说来容易,但是身处其中的时候往往难以看清,尤其是在现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致富小广告铺天盖地,我们的机会在哪里?

近期,嘉实基金成长风格投资总监姚志鹏与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先生就这些话题进行了一次深度交谈,访谈的精华内容我们为大家整理在下文中了,全文共约8000字,预计用时8分钟-10分钟。

金句抢鲜看
1.我们在面临大的战略级别机会时,其实没有人真正知道未来。所以,对未来来说,是一个模糊的正确。

2.我会调研很多次,我每年都要飞100多次,在交流过程中慢慢知道这个领域,这个大的产业里面每一个环节的那些老板是靠什么在赚钱,为什么他们赚钱?你跟他交流多了之后面慢慢就理解了,而在这个过程中你也会观察最后谁是能赢的那个人

3.现在造车这么热,都是巨头企业,你敢赌苹果赢还是小米赢?还是谷歌赢?还是特斯拉赢?每一个都不能轻视,到底谁赢我们是不知道的。最后要看谁能把成本降的比较快,研发投入甚至强于那些海外的五百强企业,在整个产业链的地位遥遥领先,这可能就是我们要投的那家公司。

4.历次工业革命其实都会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效率问题,一个是资源的问题。效率上,我们想可能人工智能是一个很重要的关注点;资源上,我们看解决资源领域的约束问题大概率是可循环可再生。

5.中国今天是一个全面的产业机会爆发的一个时期,各地、各个行业都在爆发,都在产生一些先锋企业。

6.其实任何一个行业发展都受到两大因素的影响,第一个是技术路径的影响,另一个是国际环境的影响。

7.优秀的企业永远是最强的硬通货;其次是对货币的有效替代物,如黄金等;土地的有效投资回报率可能并不是那么好的对抗通胀的手段,但是由于社会资金的泛滥,还是要配置一些这些资产。

8.买完基金以后,两三年回顾一下,看过去两三年这个基金管理人到底表现怎么样:一个是看业绩表现,一个是他的投资理念和实践是不是跟当初你选择他的原因一样,知行合一还是比较重要的。

9.未来三到五年的三大配置方向:新能源汽车、产业物联网、生物医药。

目录
01. 中国实体经济正在发生哪些变化
02. 怎样才能选到优质赛道和企业?
03. 如何选到雪道又长又多的赛道?
04. 成功投资新能源公司的秘诀是什么?
05. 深谈碳中和赛道
06. 过去40年产业演进
07. 通胀背景下,有哪些可以成为硬通货的资产?
08. 买基金,如何万中选一?
09. 未来三到五年配置关键词——三大方向

中国实体经济正在发生哪些变化?

吴晓波:志鹏,我知道你在嘉实基金里面管理很多基金,基金的背后实际上是实体经济。你做基金经理这些年,你觉得中国的实体经济正在发生一些什么样的变化,哪些投资机会是你看重的?

姚志鹏:实体经济层面我们看到首先有一些大的产业,像大家现在关注的碳中和、新能源汽车、新型消费、科技领域比如工业互联网,我们觉得这是最大的风口。

另外,还很看重中国的企业家精神。中国这些年在追赶经济过程中有很多的创新或者微创新,即使在中国的传统产业里我们也会发现,这个传统产业增速不高,但中国的企业家给它赋能了,把一个传统行业10%的增长做到20%—30%的增长,这个增长在全球范围内来说是非常惊人的,所以我们看到很多经济结构有很多欣欣向荣的因素。

吴晓波:志鹏,问你一个大家很关心的问题,整个公募基金的规模超过20万亿,基民人数也超过了股民人数,很多基民是从股民升级而来,想问一下,买股票的心态和选基金的区别在哪里?

姚志鹏:应该非常谨慎地去买,就像买房一样,认真去选,比较户型,比较位置、看价格,跟周围再比比价。买了之后也不要频繁去关心价格,你应该想想你买房子花了多少精力,在买股票或者买基金的时候应该用同样的心态,非常谨慎的选择未来的方向,选择跟自己风格比较契合的基金经理。

怎样才能选到优质赛道和企业?

吴晓波:志鹏在基金行业中能够脱颖而出,很大的原因是他在很早以前就开始关注制造业,同时关注先进制造业。因为当年种下的很多种子,今天嘉实基金里面结出了很多果,很多投资因此获益。你在投先进制造业、投先锋企业的时候,怎么选择赛道以及赛道里的企业呢?

姚志鹏:有几个重要的标准,对于普通投资者也比较适用。

首先,是估算市场空间。不同行业理论上都会有一个最大市场空间,这可以通过自己的一些案头研究,包括看新闻、查阅资料去分析,甚至像在生活中,如何估算奶茶市场到底有多大?你看周围的人每天喝几杯,如果推算到更多的店,喝的人更多,会有多大的市场?估算出的最乐观情况下的获利空间是你投资标的理论上的最大空间,是所投赛道的上限。天花板高的行业往往是容易“水大鱼大”,里面容易有大鱼。这是第一个阶段,一定要找那种空间特别大的行业。

其次,是找先锋企业。我们看很多的教科书、方法论,都会告诉你选好企业有什么标准,这些量化标准都有用,但其实可能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们在面临大的战略级别机会时,其实没有人真正知道未来。所以,这是一个模糊的正确,对未来来说,是一个模糊的正确。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如果说必须用什么框架、方法论,一定要满足什么条件才是赛道里面的先锋企业,我觉得其实是不客观的,或者事后找了一些企业发现它们符合哪几个标准,因为可能换一个产业标准就不一样了。要把时间放在最有价值的事情上,一旦筛出那些战略级别的机会,你把你的时间全投到那些战略级的机会。

如何选到雪道又长又多的赛道?

吴晓波:其实志鹏讲的第一点选赛道,是特别重要的一件事情,你看我这本书的名字叫做《水大鱼大》,这是我和经济学家周其仁讨论的。我们首先明确的是国家的经济规模在不断的扩容,我们叫国运,我们讨论在中国投资企业,投资赛道,前提是我们认为国家未来十年二十年会有高速成长,我们认为中国是一个水大鱼大的超级市场,这是第一个前提。

第二个前提,在水大鱼大的环境中怎么办,我觉得巴菲特自传的名字特别好,叫“滚雪球”。巴菲特的意思是说你做投资的时候首先要找一条雪道,我们叫赛道。这个雪道里面有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它要足够长,第二雪要足够多,二者缺一不可。如果我们真的找到了又宽又长,里面雪又多的赛道,有很多人在滚雪球,有很多企业在里面,你作为基金经理会选择哪一家,你怎么选择那些滚雪球的人?

姚志鹏:我们从机构投资的角度去挖掘这些企业,但实际上我觉得有些工作跟大家日常生活是相关联的。

找那些相关的企业,不能用固定的指标去框,用固定指标去框的往往是结果,就是它赢了所以它的财务指标特别好看,但是刚开始被选成领袖企业的时候你就要判断第二件事,就是它后面还有多长的路,其实最好是在一个行业早期的时候去识别它。在这种时候做投资,更重要的是你一旦把精力聚焦,要真正在这个行业里脚踏实地挨个调研,包括跟行业里上市的,不上市的,上游下游,包括跟用户去沟通。

吴晓波:所以你每年会调研很多次?

姚志鹏:我会调研很多次,我每年都要飞100多次,在交流过程中慢慢知道这个领域,这个大的产业里面每一个环节的那些老板是靠什么在赚钱,为什么他们赚钱?你跟他交流多了之后面慢慢就理解了,而在这个过程中你也会观察最后谁是能赢的那个人,谁是对未来看得深,看得透,执行力极强的人,谁大概率能在这样的竞争脱颖而出。

成功投资新能源公司的秘诀是什么?

吴晓波:志鹏2016年的时候就成立了一只基金,专门投新能源汽车,2016年能够把新能源汽车看准为一个又长又宽,雪又多的一个赛道,这挺不容易的。讲讲你在投新能源汽车这些年来的一个心得?

姚志鹏:新能源汽车这个行业现在有点出圈了,很多科技企业都在投新能源汽车,但2016年不是这个情况。我们最早研究这个行业是在2010年、2011年的时候,当时我们也在想汽车行业有什么新的变化。最早说实话我们没有想什么智能汽车这么远,也没想到自动驾驶、人工智能会导入这么快,我们当时第一阶段想的是能源替代。

吴晓波:是从底层想这件事情?

姚志鹏:对,我们最早想这件事是底层的东西。因为石油它是几十亿年才形成的,但是经济发展,人类工业的生活才几百年,经济发展不可能由那么长时间才可以形成的东西来满足,所以未来一定会有变化。当时街上几乎没有新能源车,那个时候我们在摸着石头往前走,研究这个行业到底将来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吴晓波:当时如果这是个赛道的话你会怎么选企业

姚志鹏:要选里面最强的那个,要做上下游的研究。在整个新能源汽车或者智能汽车的发展中,在不同的时间阶段,不同企业的受益程度是不一样的。比如说,之前在第一阶段时候,其实解决的是要把车造出来,那时候就是主题投资,确定性不强,造出来有没有人买都是问题,那时候的车续航里程就100多公里,也是一个问题。但是随着产业的发展,现在的问题就是所有人都想去做新能源汽车,这个阶段其实你不知道谁能赢。

吴晓波:那你做基金的怎么投呢?

姚志鹏:不投那个环节。比如说我们现在造车这么热,都是巨头企业,你敢赌谁赢吗?每一个都不能轻视,到底谁赢我们是不知道的。现在谁都要做车,就像当年加州淘金热一样,都想开金矿,其实我也不知道哪一个金矿品质高。

前几年一样普通的新能源车一上来卖40、50万,普通老百姓消费不起,不可能有很大市场,要看谁能把成本降的比较快,肯定是围绕这些要素去找那些企业,找到一些头部的企业,发现它确实成本空间显著强于别人,研发投入甚至强于那些海外的五百强企业,在整个产业链的地位遥遥领先,这可能就是赢的那个人,是我们要投的。

吴晓波:我一直认为专业的事要交给专业的人来打理,你看股民和基民最大的区别在什么地方?股民是把他对一件专业事情的判断力是聚焦在自己头上的,天天去看上市公司的报表或者去打听消息。基民是把钱委托给像志鹏这样的人,他替我动脑子去想。

基金经理会有不同的投资风格,你从志鹏对新能源汽车的抽丝剥茧的分析中就会知道他长期的投资价值观念是什么,他怎么去看赛道,怎么去找赛道里面滚雪球的人。

深谈“碳中和”赛道

吴晓波:你管理基金里面关于碳中和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赛道?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研究的?

姚志鹏:我们应该是2010年就开始研究了。我们什么时候认为会发生能源革命呢?我们在2014、2015年当时看到一个技术成本曲线图,说在未来一定会发生能源革命,很有可能下一轮技术革命一个重要因子是解决资源稀缺性问题。

我看历次工业革命其实都会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效率问题,一个是资源的问题。效率上,我们想可能人工智能是一个很重要的关注点;资源上,我们看解决资源领域的约束问题大概率是可循环可再生。所以当时我们是从可再生可循环的角度去研究产业、挖掘投资机会。当时发现太阳能产业是属于半导体技术导入,降本很快。从我们当时的研究,早期投资开始,从2012年到现在太阳能的产品价格下降了90%,其实就是对应发电成本有这么大程度的下降,很多人没有想到,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关注点。

吴晓波:在科技领域有一条曲线叫Gartner曲线,每年都在研究,我们投的往往是在泡沫期或者早期。你刚才讲到早期我们基金去投这些所谓先锋期的时候,包括今天的医药、新能源、新材料行业,你作为一个基金经理你怎么来锚定有成长性、有未来的企业?

姚志鹏:在终局形成之前是需要去研究未来产业大的方向和趋势,跟很多普通投资者做的工作是类似的,你从一个常识或者是共识出发,沉下心思考是能找到未来一些重要机会的。作为机构投资者,需要做的事情是不要停留在一个想法,去研究到底什么行业是真的有机会,然后真的去评估一下。比如我们当时想能源领域是一个大赛道,我们考虑了所有的新能源品类,再评估一下未来潜在的市场空间,然后再去算哪些可能隐含巨大的回报率。

吴晓波:你跟我们分享一下在过去这些年里面,在新能源领域里面你投的最得意的一个项目?

姚志鹏:我们曾经投过一个新能源公司,就是太阳能企业,它现在是全球最大的太阳能企业。

吴晓波:你到这个企业去看过吗?

姚志鹏:看过很多次,因为这是一个很专业的投资,有很多的技术问题要学习。然后在学习的过程中间其实是持续的去挖掘、去比较它的成本。太阳能行业其实是能源,它最终是电力,大家买电考虑的是什么?就是电价贵不贵,就是成本。当时我们就想清楚最后太阳能领域的成功一定不是靠各国政府的补贴,这个只是一个政府早期的一个种子,最后一定是要成本非常低廉,谁成本降得快谁就是里面的赢家。

过去40年产业演进
姚志鹏:吴老师总结过很多关于中国经济发展的过程,大家比较关心您怎么看待中国过去四十年产业的一个进步,产业发展的演进?

吴晓波:中国在70、80年代的时候是短缺经济。从产业角度来看,这四十多年中国一共上了三班车,第一班叫做工业革命的末班车,就是中国今天成为了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第二班是90年代中期以后互联网的头班车,所以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像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百度、阿里这些公司都是90年代末开始起来,到今天也20年了;第三波浪潮我认为就是这几年刚刚兴起的叫产业智能化革命,就是把很多信息化革命所沉淀的成果,加上一些硬件,比如传感器、机器人,然后去改造我们的工业制造领域。所以像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行业其实都属于产业智能化和产业迭代这一部分。

进入到今天,我觉得中国跟别的国家不一样,并不是说中国的制造业里面没有机会了,或者说互联网没有机会了,或者说机会都在产业智能化,其实不是这样的,其实各个环节都会有机会。很多新中产,他们的审美其实跟十几二十年前不一样了,开始喜欢新国货和新国潮,这也是一个巨大的赛道。同时,新能源、新材料领域里面都有很多的机会。所以中国今天是一个全面的产业机会爆发的一个时期,各地、各个行业都在爆发,都在产生一些先锋企业。

吴晓波:现在的创业者80后和60后,你觉得有区别吗?

姚志鹏:还是有区别的。我觉得作为企业家来说他其实还是有路径依赖的,就是80后跟60后的成长环境,包括现在90后的成长环境他不一样,小时候他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下成长的,他早期接触什么,从消费者偏好也能看出来,他的价值观是有一些差别的,包括他们接触的媒体,像80后可能是在一个中学时代的尾声或者大学早期的时候接触互联网,90后是一上到小学就开始上网。60后是自己家里小孩都用上互联网了才被教育用互联网。所以其实现在来看的话不同阶段的人偏好不一样,所以切入点不一样,你看60后就很少有做什么新消费的、国潮。

吴晓波:你们在投资新能源这些企业中,你们觉得中国现在的新能源汽车跟碳中和领域的或者新材料领域的中国公司,和欧美这些国家的头部企业比,它们在发展阶段上面有何不同?

姚志鹏:咱们看中国产业的竞争力,传统产业处于学习、追赶阶段,中国因为传统产业发展的时候,西方国家就已经很成熟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用改革开放这三四十年去追赶。但是咱们在互联网的时候,早期咱们是模仿,现在咱们很多是在引领价值观,咱们国内很多互联网公司都是这样。但是在碳中和这个领域,中国跟海外几乎是同时起步的。

在大的碳中和领域不是跟国外怎么比的问题,像新能源领域、像太阳能,中国已经垄断了全球的供应,从最上游的设备,原材料到产品,整个产业链垄断,说白了中国一断供,全球的太阳能就没法装了。但是新能源汽车现在全球最头部的企业基本上都是中国企业,中国企业研发投入也更多,技术比他们强。因为这个行业比较新,新的话老外积累跟我们差不多,而我们又更勤奋,市场又很好,所以我们就做很好。互联网有一段学习和模仿的过程,再早一些产业咱们用几十年的时间慢慢替代,这个时间轴不一样,越新的产业我发现中国人越容易很快成为全球的头部企业,甚至是直接垄断。

通胀背景下,有哪些可以成为硬通货的资产?

吴晓波:其实任何一个行业发展都受到两大因素的影响,第一个是技术路径的影响,比如很多能源的替代或者某一个关键技术的突破就造就某一行业的巨大突破,产生新的赛道,赛道里面会出现一些投资很激进的企业。另一个是国际环境的影响,这次新冠疫情给全球经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大宗商品价格近期上涨的根源到底是什么?今年上半年土耳其、乌克兰、印度尼西亚经济开始下滑,能源价格开始上涨,大家都会问一个问题,货币的大洪水时代到来了,我们需要买一些什么硬通货。志鹏,什么是硬通货?

姚志鹏:我觉得硬通货主要是来源于未来的稀缺性,历史上包括像黄金这些都作为硬通货,包括房地产,我看很多粉丝还比较关注现在房地产还能不能投。

吴晓波:我以前一年买一套,现在其实我不是很建议。过去几年里面中国的房地产其实它的增幅从大的宏观数据来看是低于通货膨胀,平均大概4%—5%左右吧,我们的实际通货膨胀率肯定不止这些,所以我们的钱、不动产只是我们投资的一部分,但我认为在我们不动产投资配置到一定比例以后,我们要有部分钱要去买保险、配置一些股票或者去买基金,基金可能是未来我们很多新中产资产配置中一个特别重要的部分。其实硬通货的背后除了这些资产以外,更为关键是好的企业,具有成长性的企业我认为是未来一个非常重要的硬通货。

姚志鹏:对,因为成长本身就是跑赢通货膨胀最有利的一个利器。作为企业来说它的产品服务先天会受益于通胀,整个物价上涨,如果它有一个内生成长性的话,相对来说它能够显著战胜通胀,只是这种好的企业一般往往是稀缺的。一个行业里面每一个环节只有那么一个大赢家,还有一两个主要玩家,大部分大浪淘沙,历史上各种各样的互联网时代,最后都只剩下头部。

吴晓波:你觉得今天这一轮如果让你讲三个硬通货,分别是什么?关键时刻来了。

姚志鹏:这是很有挑战的问题,我觉得第一点一定还是最优秀的企业,优秀的企业永远是最强的硬通货;其次是对货币的有效替代物,如黄金等;土地的有效投资回报率可能并不是那么好的对抗通胀的手段,但是由于社会资金的泛滥,还是要配置一些这些资产。

买基金,如何万中选一?

吴晓波:一般很多基民会问一个问题,因为基金很多,基金数量比上市公司数量还多,公募基金有一万多支,公募基金有偏股偏债的、混合型基金,我如果选的话应该选哪一类的基金?

姚志鹏:我觉得每个人要先评估自己的风险偏好。

吴晓波:我觉得首先第一件事是要上一些基金课。

姚志鹏:买基金,学习一些知识是很重要的。然后你要做自己的风险评估,知道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投资人,如果是年纪比较大可能已经退休的,觉得有点稳定收益就行,需要配置股债混合,甚至以债为主的基金来获得比正常存款高一点的收益。但年轻人刚工作,本金也少,而且后面对自己的职业预期会非常好,可以一点债券基金不买,全部买权益基金,因为他不怕亏钱,他可以通过自己工作迅速弥补掉,但未来的回报可能会更大。

吴晓波:年轻人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年纪越大篮子越多,一个年轻人十万块钱放在八个篮子,基本上赚不到钱。

姚志鹏:对。年轻人可能要找到一个方向,输了也不怕,输了通过自己努力工作可以赚回来,还有成功的机会。

未来三到五年配置关键词——三大方向

吴晓波:未来你看好的方向,讲三个。

姚志鹏:我觉得在这个时间点如果我们看大的方向,不能只局限于今年下半年,要立足中长期,我喜欢找那些3—5年看上去有爆发力的。

首先是新能源汽车,所有的科技企业都在造车。

第二个,产业互联网。什么叫产业互联网呢?比方说当全中国所有织布机连在一起的时候,就会知道今天全中国有哪些机器今天生产了多少件衬衫,生产了多少套牛仔裤,当这些数据被知道之后就会倒过来影响消费产业,影响原材料供给,整个效率就会大幅度提高。所以产业互联网是通过一些传感器的技术,通过一些人工智能的技术来把这些碎片化的数据结合起来。你仔细想这个背后有无数多可以关联的机会和产业,所以这里面会出现很多的的先锋企业。

第三个,如果不考虑估值,我觉得生物医药应该没有人提出质疑,生物医药是未来让人活的更久的行业。过去一年确实迎来了生物医药的大浪潮,这个肯定不便宜。要是考虑估值的话,我觉得新的消费可能爆发力更强,因为年轻一代消费特别快。我们在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看到很多企业就是几年时间把公司搞成几千亿市值,可能五年前这个企业都不存在,所以新消费爆发力极强。

风险提示:基金投资需谨慎。投资人应当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产品资料概要》等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特别是特有风险,并根据自身投资目的、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是否和自身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谨慎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或本金不受损失。过往业绩不预示其未来业绩,其他基金业绩不构成本基金业绩的保证。
上一篇 下一篇

吴晓波X姚志鹏:下一个十年 风口会在哪里

2021-05-25 来源:嘉实基金 关键词: 基金 投资 理财

近期,嘉实基金成长风格投资总监姚志鹏与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先生就这些话题进行了一次深度交谈,速看!

80年代 下海开公司赚钱

90年代 炒股发财

00年代 买房躺赢

10年代 互联网创业造富

“马后炮”说来容易,但是身处其中的时候往往难以看清,尤其是在现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致富小广告铺天盖地,我们的机会在哪里?

近期,嘉实基金成长风格投资总监姚志鹏与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先生就这些话题进行了一次深度交谈,访谈的精华内容我们为大家整理在下文中了,全文共约8000字,预计用时8分钟-10分钟。

金句抢鲜看
1.我们在面临大的战略级别机会时,其实没有人真正知道未来。所以,对未来来说,是一个模糊的正确。

2.我会调研很多次,我每年都要飞100多次,在交流过程中慢慢知道这个领域,这个大的产业里面每一个环节的那些老板是靠什么在赚钱,为什么他们赚钱?你跟他交流多了之后面慢慢就理解了,而在这个过程中你也会观察最后谁是能赢的那个人

3.现在造车这么热,都是巨头企业,你敢赌苹果赢还是小米赢?还是谷歌赢?还是特斯拉赢?每一个都不能轻视,到底谁赢我们是不知道的。最后要看谁能把成本降的比较快,研发投入甚至强于那些海外的五百强企业,在整个产业链的地位遥遥领先,这可能就是我们要投的那家公司。

4.历次工业革命其实都会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效率问题,一个是资源的问题。效率上,我们想可能人工智能是一个很重要的关注点;资源上,我们看解决资源领域的约束问题大概率是可循环可再生。

5.中国今天是一个全面的产业机会爆发的一个时期,各地、各个行业都在爆发,都在产生一些先锋企业。

6.其实任何一个行业发展都受到两大因素的影响,第一个是技术路径的影响,另一个是国际环境的影响。

7.优秀的企业永远是最强的硬通货;其次是对货币的有效替代物,如黄金等;土地的有效投资回报率可能并不是那么好的对抗通胀的手段,但是由于社会资金的泛滥,还是要配置一些这些资产。

8.买完基金以后,两三年回顾一下,看过去两三年这个基金管理人到底表现怎么样:一个是看业绩表现,一个是他的投资理念和实践是不是跟当初你选择他的原因一样,知行合一还是比较重要的。

9.未来三到五年的三大配置方向:新能源汽车、产业物联网、生物医药。

目录
01. 中国实体经济正在发生哪些变化
02. 怎样才能选到优质赛道和企业?
03. 如何选到雪道又长又多的赛道?
04. 成功投资新能源公司的秘诀是什么?
05. 深谈碳中和赛道
06. 过去40年产业演进
07. 通胀背景下,有哪些可以成为硬通货的资产?
08. 买基金,如何万中选一?
09. 未来三到五年配置关键词——三大方向

中国实体经济正在发生哪些变化?

吴晓波:志鹏,我知道你在嘉实基金里面管理很多基金,基金的背后实际上是实体经济。你做基金经理这些年,你觉得中国的实体经济正在发生一些什么样的变化,哪些投资机会是你看重的?

姚志鹏:实体经济层面我们看到首先有一些大的产业,像大家现在关注的碳中和、新能源汽车、新型消费、科技领域比如工业互联网,我们觉得这是最大的风口。

另外,还很看重中国的企业家精神。中国这些年在追赶经济过程中有很多的创新或者微创新,即使在中国的传统产业里我们也会发现,这个传统产业增速不高,但中国的企业家给它赋能了,把一个传统行业10%的增长做到20%—30%的增长,这个增长在全球范围内来说是非常惊人的,所以我们看到很多经济结构有很多欣欣向荣的因素。

吴晓波:志鹏,问你一个大家很关心的问题,整个公募基金的规模超过20万亿,基民人数也超过了股民人数,很多基民是从股民升级而来,想问一下,买股票的心态和选基金的区别在哪里?

姚志鹏:应该非常谨慎地去买,就像买房一样,认真去选,比较户型,比较位置、看价格,跟周围再比比价。买了之后也不要频繁去关心价格,你应该想想你买房子花了多少精力,在买股票或者买基金的时候应该用同样的心态,非常谨慎的选择未来的方向,选择跟自己风格比较契合的基金经理。

怎样才能选到优质赛道和企业?

吴晓波:志鹏在基金行业中能够脱颖而出,很大的原因是他在很早以前就开始关注制造业,同时关注先进制造业。因为当年种下的很多种子,今天嘉实基金里面结出了很多果,很多投资因此获益。你在投先进制造业、投先锋企业的时候,怎么选择赛道以及赛道里的企业呢?

姚志鹏:有几个重要的标准,对于普通投资者也比较适用。

首先,是估算市场空间。不同行业理论上都会有一个最大市场空间,这可以通过自己的一些案头研究,包括看新闻、查阅资料去分析,甚至像在生活中,如何估算奶茶市场到底有多大?你看周围的人每天喝几杯,如果推算到更多的店,喝的人更多,会有多大的市场?估算出的最乐观情况下的获利空间是你投资标的理论上的最大空间,是所投赛道的上限。天花板高的行业往往是容易“水大鱼大”,里面容易有大鱼。这是第一个阶段,一定要找那种空间特别大的行业。

其次,是找先锋企业。我们看很多的教科书、方法论,都会告诉你选好企业有什么标准,这些量化标准都有用,但其实可能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们在面临大的战略级别机会时,其实没有人真正知道未来。所以,这是一个模糊的正确,对未来来说,是一个模糊的正确。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如果说必须用什么框架、方法论,一定要满足什么条件才是赛道里面的先锋企业,我觉得其实是不客观的,或者事后找了一些企业发现它们符合哪几个标准,因为可能换一个产业标准就不一样了。要把时间放在最有价值的事情上,一旦筛出那些战略级别的机会,你把你的时间全投到那些战略级的机会。

如何选到雪道又长又多的赛道?

吴晓波:其实志鹏讲的第一点选赛道,是特别重要的一件事情,你看我这本书的名字叫做《水大鱼大》,这是我和经济学家周其仁讨论的。我们首先明确的是国家的经济规模在不断的扩容,我们叫国运,我们讨论在中国投资企业,投资赛道,前提是我们认为国家未来十年二十年会有高速成长,我们认为中国是一个水大鱼大的超级市场,这是第一个前提。

第二个前提,在水大鱼大的环境中怎么办,我觉得巴菲特自传的名字特别好,叫“滚雪球”。巴菲特的意思是说你做投资的时候首先要找一条雪道,我们叫赛道。这个雪道里面有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它要足够长,第二雪要足够多,二者缺一不可。如果我们真的找到了又宽又长,里面雪又多的赛道,有很多人在滚雪球,有很多企业在里面,你作为基金经理会选择哪一家,你怎么选择那些滚雪球的人?

姚志鹏:我们从机构投资的角度去挖掘这些企业,但实际上我觉得有些工作跟大家日常生活是相关联的。

找那些相关的企业,不能用固定的指标去框,用固定指标去框的往往是结果,就是它赢了所以它的财务指标特别好看,但是刚开始被选成领袖企业的时候你就要判断第二件事,就是它后面还有多长的路,其实最好是在一个行业早期的时候去识别它。在这种时候做投资,更重要的是你一旦把精力聚焦,要真正在这个行业里脚踏实地挨个调研,包括跟行业里上市的,不上市的,上游下游,包括跟用户去沟通。

吴晓波:所以你每年会调研很多次?

姚志鹏:我会调研很多次,我每年都要飞100多次,在交流过程中慢慢知道这个领域,这个大的产业里面每一个环节的那些老板是靠什么在赚钱,为什么他们赚钱?你跟他交流多了之后面慢慢就理解了,而在这个过程中你也会观察最后谁是能赢的那个人,谁是对未来看得深,看得透,执行力极强的人,谁大概率能在这样的竞争脱颖而出。

成功投资新能源公司的秘诀是什么?

吴晓波:志鹏2016年的时候就成立了一只基金,专门投新能源汽车,2016年能够把新能源汽车看准为一个又长又宽,雪又多的一个赛道,这挺不容易的。讲讲你在投新能源汽车这些年来的一个心得?

姚志鹏:新能源汽车这个行业现在有点出圈了,很多科技企业都在投新能源汽车,但2016年不是这个情况。我们最早研究这个行业是在2010年、2011年的时候,当时我们也在想汽车行业有什么新的变化。最早说实话我们没有想什么智能汽车这么远,也没想到自动驾驶、人工智能会导入这么快,我们当时第一阶段想的是能源替代。

吴晓波:是从底层想这件事情?

姚志鹏:对,我们最早想这件事是底层的东西。因为石油它是几十亿年才形成的,但是经济发展,人类工业的生活才几百年,经济发展不可能由那么长时间才可以形成的东西来满足,所以未来一定会有变化。当时街上几乎没有新能源车,那个时候我们在摸着石头往前走,研究这个行业到底将来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吴晓波:当时如果这是个赛道的话你会怎么选企业

姚志鹏:要选里面最强的那个,要做上下游的研究。在整个新能源汽车或者智能汽车的发展中,在不同的时间阶段,不同企业的受益程度是不一样的。比如说,之前在第一阶段时候,其实解决的是要把车造出来,那时候就是主题投资,确定性不强,造出来有没有人买都是问题,那时候的车续航里程就100多公里,也是一个问题。但是随着产业的发展,现在的问题就是所有人都想去做新能源汽车,这个阶段其实你不知道谁能赢。

吴晓波:那你做基金的怎么投呢?

姚志鹏:不投那个环节。比如说我们现在造车这么热,都是巨头企业,你敢赌谁赢吗?每一个都不能轻视,到底谁赢我们是不知道的。现在谁都要做车,就像当年加州淘金热一样,都想开金矿,其实我也不知道哪一个金矿品质高。

前几年一样普通的新能源车一上来卖40、50万,普通老百姓消费不起,不可能有很大市场,要看谁能把成本降的比较快,肯定是围绕这些要素去找那些企业,找到一些头部的企业,发现它确实成本空间显著强于别人,研发投入甚至强于那些海外的五百强企业,在整个产业链的地位遥遥领先,这可能就是赢的那个人,是我们要投的。

吴晓波:我一直认为专业的事要交给专业的人来打理,你看股民和基民最大的区别在什么地方?股民是把他对一件专业事情的判断力是聚焦在自己头上的,天天去看上市公司的报表或者去打听消息。基民是把钱委托给像志鹏这样的人,他替我动脑子去想。

基金经理会有不同的投资风格,你从志鹏对新能源汽车的抽丝剥茧的分析中就会知道他长期的投资价值观念是什么,他怎么去看赛道,怎么去找赛道里面滚雪球的人。

深谈“碳中和”赛道

吴晓波:你管理基金里面关于碳中和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赛道?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研究的?

姚志鹏:我们应该是2010年就开始研究了。我们什么时候认为会发生能源革命呢?我们在2014、2015年当时看到一个技术成本曲线图,说在未来一定会发生能源革命,很有可能下一轮技术革命一个重要因子是解决资源稀缺性问题。

我看历次工业革命其实都会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效率问题,一个是资源的问题。效率上,我们想可能人工智能是一个很重要的关注点;资源上,我们看解决资源领域的约束问题大概率是可循环可再生。所以当时我们是从可再生可循环的角度去研究产业、挖掘投资机会。当时发现太阳能产业是属于半导体技术导入,降本很快。从我们当时的研究,早期投资开始,从2012年到现在太阳能的产品价格下降了90%,其实就是对应发电成本有这么大程度的下降,很多人没有想到,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关注点。

吴晓波:在科技领域有一条曲线叫Gartner曲线,每年都在研究,我们投的往往是在泡沫期或者早期。你刚才讲到早期我们基金去投这些所谓先锋期的时候,包括今天的医药、新能源、新材料行业,你作为一个基金经理你怎么来锚定有成长性、有未来的企业?

姚志鹏:在终局形成之前是需要去研究未来产业大的方向和趋势,跟很多普通投资者做的工作是类似的,你从一个常识或者是共识出发,沉下心思考是能找到未来一些重要机会的。作为机构投资者,需要做的事情是不要停留在一个想法,去研究到底什么行业是真的有机会,然后真的去评估一下。比如我们当时想能源领域是一个大赛道,我们考虑了所有的新能源品类,再评估一下未来潜在的市场空间,然后再去算哪些可能隐含巨大的回报率。

吴晓波:你跟我们分享一下在过去这些年里面,在新能源领域里面你投的最得意的一个项目?

姚志鹏:我们曾经投过一个新能源公司,就是太阳能企业,它现在是全球最大的太阳能企业。

吴晓波:你到这个企业去看过吗?

姚志鹏:看过很多次,因为这是一个很专业的投资,有很多的技术问题要学习。然后在学习的过程中间其实是持续的去挖掘、去比较它的成本。太阳能行业其实是能源,它最终是电力,大家买电考虑的是什么?就是电价贵不贵,就是成本。当时我们就想清楚最后太阳能领域的成功一定不是靠各国政府的补贴,这个只是一个政府早期的一个种子,最后一定是要成本非常低廉,谁成本降得快谁就是里面的赢家。

过去40年产业演进
姚志鹏:吴老师总结过很多关于中国经济发展的过程,大家比较关心您怎么看待中国过去四十年产业的一个进步,产业发展的演进?

吴晓波:中国在70、80年代的时候是短缺经济。从产业角度来看,这四十多年中国一共上了三班车,第一班叫做工业革命的末班车,就是中国今天成为了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第二班是90年代中期以后互联网的头班车,所以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像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百度、阿里这些公司都是90年代末开始起来,到今天也20年了;第三波浪潮我认为就是这几年刚刚兴起的叫产业智能化革命,就是把很多信息化革命所沉淀的成果,加上一些硬件,比如传感器、机器人,然后去改造我们的工业制造领域。所以像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行业其实都属于产业智能化和产业迭代这一部分。

进入到今天,我觉得中国跟别的国家不一样,并不是说中国的制造业里面没有机会了,或者说互联网没有机会了,或者说机会都在产业智能化,其实不是这样的,其实各个环节都会有机会。很多新中产,他们的审美其实跟十几二十年前不一样了,开始喜欢新国货和新国潮,这也是一个巨大的赛道。同时,新能源、新材料领域里面都有很多的机会。所以中国今天是一个全面的产业机会爆发的一个时期,各地、各个行业都在爆发,都在产生一些先锋企业。

吴晓波:现在的创业者80后和60后,你觉得有区别吗?

姚志鹏:还是有区别的。我觉得作为企业家来说他其实还是有路径依赖的,就是80后跟60后的成长环境,包括现在90后的成长环境他不一样,小时候他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下成长的,他早期接触什么,从消费者偏好也能看出来,他的价值观是有一些差别的,包括他们接触的媒体,像80后可能是在一个中学时代的尾声或者大学早期的时候接触互联网,90后是一上到小学就开始上网。60后是自己家里小孩都用上互联网了才被教育用互联网。所以其实现在来看的话不同阶段的人偏好不一样,所以切入点不一样,你看60后就很少有做什么新消费的、国潮。

吴晓波:你们在投资新能源这些企业中,你们觉得中国现在的新能源汽车跟碳中和领域的或者新材料领域的中国公司,和欧美这些国家的头部企业比,它们在发展阶段上面有何不同?

姚志鹏:咱们看中国产业的竞争力,传统产业处于学习、追赶阶段,中国因为传统产业发展的时候,西方国家就已经很成熟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用改革开放这三四十年去追赶。但是咱们在互联网的时候,早期咱们是模仿,现在咱们很多是在引领价值观,咱们国内很多互联网公司都是这样。但是在碳中和这个领域,中国跟海外几乎是同时起步的。

在大的碳中和领域不是跟国外怎么比的问题,像新能源领域、像太阳能,中国已经垄断了全球的供应,从最上游的设备,原材料到产品,整个产业链垄断,说白了中国一断供,全球的太阳能就没法装了。但是新能源汽车现在全球最头部的企业基本上都是中国企业,中国企业研发投入也更多,技术比他们强。因为这个行业比较新,新的话老外积累跟我们差不多,而我们又更勤奋,市场又很好,所以我们就做很好。互联网有一段学习和模仿的过程,再早一些产业咱们用几十年的时间慢慢替代,这个时间轴不一样,越新的产业我发现中国人越容易很快成为全球的头部企业,甚至是直接垄断。

通胀背景下,有哪些可以成为硬通货的资产?

吴晓波:其实任何一个行业发展都受到两大因素的影响,第一个是技术路径的影响,比如很多能源的替代或者某一个关键技术的突破就造就某一行业的巨大突破,产生新的赛道,赛道里面会出现一些投资很激进的企业。另一个是国际环境的影响,这次新冠疫情给全球经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大宗商品价格近期上涨的根源到底是什么?今年上半年土耳其、乌克兰、印度尼西亚经济开始下滑,能源价格开始上涨,大家都会问一个问题,货币的大洪水时代到来了,我们需要买一些什么硬通货。志鹏,什么是硬通货?

姚志鹏:我觉得硬通货主要是来源于未来的稀缺性,历史上包括像黄金这些都作为硬通货,包括房地产,我看很多粉丝还比较关注现在房地产还能不能投。

吴晓波:我以前一年买一套,现在其实我不是很建议。过去几年里面中国的房地产其实它的增幅从大的宏观数据来看是低于通货膨胀,平均大概4%—5%左右吧,我们的实际通货膨胀率肯定不止这些,所以我们的钱、不动产只是我们投资的一部分,但我认为在我们不动产投资配置到一定比例以后,我们要有部分钱要去买保险、配置一些股票或者去买基金,基金可能是未来我们很多新中产资产配置中一个特别重要的部分。其实硬通货的背后除了这些资产以外,更为关键是好的企业,具有成长性的企业我认为是未来一个非常重要的硬通货。

姚志鹏:对,因为成长本身就是跑赢通货膨胀最有利的一个利器。作为企业来说它的产品服务先天会受益于通胀,整个物价上涨,如果它有一个内生成长性的话,相对来说它能够显著战胜通胀,只是这种好的企业一般往往是稀缺的。一个行业里面每一个环节只有那么一个大赢家,还有一两个主要玩家,大部分大浪淘沙,历史上各种各样的互联网时代,最后都只剩下头部。

吴晓波:你觉得今天这一轮如果让你讲三个硬通货,分别是什么?关键时刻来了。

姚志鹏:这是很有挑战的问题,我觉得第一点一定还是最优秀的企业,优秀的企业永远是最强的硬通货;其次是对货币的有效替代物,如黄金等;土地的有效投资回报率可能并不是那么好的对抗通胀的手段,但是由于社会资金的泛滥,还是要配置一些这些资产。

买基金,如何万中选一?

吴晓波:一般很多基民会问一个问题,因为基金很多,基金数量比上市公司数量还多,公募基金有一万多支,公募基金有偏股偏债的、混合型基金,我如果选的话应该选哪一类的基金?

姚志鹏:我觉得每个人要先评估自己的风险偏好。

吴晓波:我觉得首先第一件事是要上一些基金课。

姚志鹏:买基金,学习一些知识是很重要的。然后你要做自己的风险评估,知道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投资人,如果是年纪比较大可能已经退休的,觉得有点稳定收益就行,需要配置股债混合,甚至以债为主的基金来获得比正常存款高一点的收益。但年轻人刚工作,本金也少,而且后面对自己的职业预期会非常好,可以一点债券基金不买,全部买权益基金,因为他不怕亏钱,他可以通过自己工作迅速弥补掉,但未来的回报可能会更大。

吴晓波:年轻人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年纪越大篮子越多,一个年轻人十万块钱放在八个篮子,基本上赚不到钱。

姚志鹏:对。年轻人可能要找到一个方向,输了也不怕,输了通过自己努力工作可以赚回来,还有成功的机会。

未来三到五年配置关键词——三大方向

吴晓波:未来你看好的方向,讲三个。

姚志鹏:我觉得在这个时间点如果我们看大的方向,不能只局限于今年下半年,要立足中长期,我喜欢找那些3—5年看上去有爆发力的。

首先是新能源汽车,所有的科技企业都在造车。

第二个,产业互联网。什么叫产业互联网呢?比方说当全中国所有织布机连在一起的时候,就会知道今天全中国有哪些机器今天生产了多少件衬衫,生产了多少套牛仔裤,当这些数据被知道之后就会倒过来影响消费产业,影响原材料供给,整个效率就会大幅度提高。所以产业互联网是通过一些传感器的技术,通过一些人工智能的技术来把这些碎片化的数据结合起来。你仔细想这个背后有无数多可以关联的机会和产业,所以这里面会出现很多的的先锋企业。

第三个,如果不考虑估值,我觉得生物医药应该没有人提出质疑,生物医药是未来让人活的更久的行业。过去一年确实迎来了生物医药的大浪潮,这个肯定不便宜。要是考虑估值的话,我觉得新的消费可能爆发力更强,因为年轻一代消费特别快。我们在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看到很多企业就是几年时间把公司搞成几千亿市值,可能五年前这个企业都不存在,所以新消费爆发力极强。

风险提示:基金投资需谨慎。投资人应当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产品资料概要》等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特别是特有风险,并根据自身投资目的、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是否和自身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谨慎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或本金不受损失。过往业绩不预示其未来业绩,其他基金业绩不构成本基金业绩的保证。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