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对话嘉实基金高层:专户理财不会分流基金资金

2008-03-14

    专户理财业务已箭在弦上,但专户理财业务具体将如何开展,特定客户投资者将能够享受怎样的定制服务,公募业务和专户业务怎样防范利益输送,这些问题仍然让许多投资者不明就里。

专户理财业务已箭在弦上,但专户理财业务具体将如何开展,特定客户投资者将能够享受怎样的定制服务,公募业务和专户业务怎样防范利益输送,这些问题仍然让许多投资者不明就里。昨日,嘉实基金相关负责人就上述问题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专访。

《第一财经日报》:在您看来,怎样防范专户业务和公募业务之间利益输送?这中间的主要风险是什么?

嘉实基金督察长王炜:其实专户理财也不是新业务了,社保基金、年金等其实都是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我觉得无论公募还是专户都是受托关系,基金管理公司都是管理受托资产,应当忠实履行受托义务,勤勉尽责,为客户提供良好的回报,对管理的所有资产组合必须公平对待。

当然,监管层制订的有关专户业务的政策法规也在制度上设计具体的条款。首先基金公司的投研平台是公用的,这就保证每个基金经理都可以看到所有的研究成果,无论是公募基金经理还是专户基金经理,都可以在同一时间分享同样的研究成果。第二是公募基金经理和专户基金经理不得兼任,办公区域应当分开。在交易制度上,所有账户的交易都是集中交易,在交易过程中确保公平。同时,监管层还有一个比较好的制度安排,即在一个委托投资期间内,如果投资目标和投资策略类似的公募基金和专户之间的业绩有明显差距,基金公司要向证监会提交书面分析报告。另外从监管层到公司内部,都制定了严格的处罚制度。这些制度的设置能够保证防止利益输送。

我们认为主要风险有三个:首先是接收的投资研究的信息是否同时,或者说是否公平。第二是投资交易上是否遵守了公平交易制度。另外基金经理的个人操守也很重要。

《第一财经日报》:目前,嘉实对专户理财的人员是怎么配备的?

嘉实基金总经理助理戴京焦:我们的机构业务分为两部分,机构理财部负责业务拓展和产品开发,机构投资部负责投资管理。机构投资部的人员包括基金经理、账户经理、分析师等,投资研究、风险管理、交易等是建立在整个公司的共用的大平台之上。目前,我们有5位股票、债券类的基金经理,1位首席数据分析师和1位投资总监。

专户理财这块业务我们会进行分类管理,按照不同的投资风格,比如平衡型组合或进攻型组合,建立相应标准化的投资模型组合,这样一个基金经理就可以管理同一风格类的多个组合。

《第一财经日报》:专户理财业务的产品和服务是怎么样的?

嘉实基金机构理财部总监许欣:我们大致将客户分为几个类型:高端个人客户、企业客户、金融机构。我们针对不同客户的特征提供个性化的解决方案,针对不同客户的产品和服务内容都有区别。

从产品设计上来讲,特定客户对产品的需求无外乎两类,一类是资产驱动型,一类是负债驱动型。所谓资产驱动,即是根据资本市场现状分析和投资者的风险收益特征来设计方案。负债驱动,比如像保险公司、银行等机构客户,只有对他们负债有充分的理解才可以推出适合他们的产品。

《第一财经日报》:专户理财的法规规定管理人可最高收取20%的业绩报酬,请问您认为目前基金公司是否具备这样的谈判能力?

戴京焦:目前已有很多基金公司拥有专户理财的牌照。我的判断是:专户理财这个市场也会由激烈竞争转向逐渐集中,关键即是能否在行业中建立一个长期让人信赖的口碑。长期来说,风险控制好,业绩稳定,所说所做一致,服务品质优秀,市场份额自然就会走向集中,越集中基金公司的谈判能力就越强。

如果是指业绩提成,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基金行业已经从投资顾问等业务中尝到这样的甜头了。但刚开始做专户业务时,我们想得最多的不是自己能够提多少管理费,而首先应该是认真思考如何让客户赚钱,只有客户的财富管理的需求得到满足,基金公司才会源源不断地有业务可做。

《第一财经日报》:专户业务开闸后,一些资金量大的个人客户、部分机构客户,以及之后允许多客户专户理财业务,这些资金从公募基金中撤出转投专户理财,是否会对公募基金形成分流效应?

戴京焦:原来大家也在担心分流,我觉得就像你不能要求所有人永远坐公共汽车,有些人有钱了可以打车、自驾等等。但总会有人坐公共汽车,因为市场潜力很大。如果客户可用于理财的资金规模很大,但服务机构没有把他所有的资金都调动起来,那只能说明你的服务不够精细化。

许欣:我们近期作过统计,在专户理财业务的咨询电话中,百分之八九十的客户都不是嘉实原来的公募客户,即都是新客户,这跟我们原来的预期有一定差异,这说明中国的个人理财市场确实很大。所以我也不认为专户理财出来后公募基金会出现大搬家。

上一篇 下一篇

对话嘉实基金高层:专户理财不会分流基金资金

2008-03-14

    专户理财业务已箭在弦上,但专户理财业务具体将如何开展,特定客户投资者将能够享受怎样的定制服务,公募业务和专户业务怎样防范利益输送,这些问题仍然让许多投资者不明就里。

专户理财业务已箭在弦上,但专户理财业务具体将如何开展,特定客户投资者将能够享受怎样的定制服务,公募业务和专户业务怎样防范利益输送,这些问题仍然让许多投资者不明就里。昨日,嘉实基金相关负责人就上述问题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专访。

《第一财经日报》:在您看来,怎样防范专户业务和公募业务之间利益输送?这中间的主要风险是什么?

嘉实基金督察长王炜:其实专户理财也不是新业务了,社保基金、年金等其实都是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我觉得无论公募还是专户都是受托关系,基金管理公司都是管理受托资产,应当忠实履行受托义务,勤勉尽责,为客户提供良好的回报,对管理的所有资产组合必须公平对待。

当然,监管层制订的有关专户业务的政策法规也在制度上设计具体的条款。首先基金公司的投研平台是公用的,这就保证每个基金经理都可以看到所有的研究成果,无论是公募基金经理还是专户基金经理,都可以在同一时间分享同样的研究成果。第二是公募基金经理和专户基金经理不得兼任,办公区域应当分开。在交易制度上,所有账户的交易都是集中交易,在交易过程中确保公平。同时,监管层还有一个比较好的制度安排,即在一个委托投资期间内,如果投资目标和投资策略类似的公募基金和专户之间的业绩有明显差距,基金公司要向证监会提交书面分析报告。另外从监管层到公司内部,都制定了严格的处罚制度。这些制度的设置能够保证防止利益输送。

我们认为主要风险有三个:首先是接收的投资研究的信息是否同时,或者说是否公平。第二是投资交易上是否遵守了公平交易制度。另外基金经理的个人操守也很重要。

《第一财经日报》:目前,嘉实对专户理财的人员是怎么配备的?

嘉实基金总经理助理戴京焦:我们的机构业务分为两部分,机构理财部负责业务拓展和产品开发,机构投资部负责投资管理。机构投资部的人员包括基金经理、账户经理、分析师等,投资研究、风险管理、交易等是建立在整个公司的共用的大平台之上。目前,我们有5位股票、债券类的基金经理,1位首席数据分析师和1位投资总监。

专户理财这块业务我们会进行分类管理,按照不同的投资风格,比如平衡型组合或进攻型组合,建立相应标准化的投资模型组合,这样一个基金经理就可以管理同一风格类的多个组合。

《第一财经日报》:专户理财业务的产品和服务是怎么样的?

嘉实基金机构理财部总监许欣:我们大致将客户分为几个类型:高端个人客户、企业客户、金融机构。我们针对不同客户的特征提供个性化的解决方案,针对不同客户的产品和服务内容都有区别。

从产品设计上来讲,特定客户对产品的需求无外乎两类,一类是资产驱动型,一类是负债驱动型。所谓资产驱动,即是根据资本市场现状分析和投资者的风险收益特征来设计方案。负债驱动,比如像保险公司、银行等机构客户,只有对他们负债有充分的理解才可以推出适合他们的产品。

《第一财经日报》:专户理财的法规规定管理人可最高收取20%的业绩报酬,请问您认为目前基金公司是否具备这样的谈判能力?

戴京焦:目前已有很多基金公司拥有专户理财的牌照。我的判断是:专户理财这个市场也会由激烈竞争转向逐渐集中,关键即是能否在行业中建立一个长期让人信赖的口碑。长期来说,风险控制好,业绩稳定,所说所做一致,服务品质优秀,市场份额自然就会走向集中,越集中基金公司的谈判能力就越强。

如果是指业绩提成,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基金行业已经从投资顾问等业务中尝到这样的甜头了。但刚开始做专户业务时,我们想得最多的不是自己能够提多少管理费,而首先应该是认真思考如何让客户赚钱,只有客户的财富管理的需求得到满足,基金公司才会源源不断地有业务可做。

《第一财经日报》:专户业务开闸后,一些资金量大的个人客户、部分机构客户,以及之后允许多客户专户理财业务,这些资金从公募基金中撤出转投专户理财,是否会对公募基金形成分流效应?

戴京焦:原来大家也在担心分流,我觉得就像你不能要求所有人永远坐公共汽车,有些人有钱了可以打车、自驾等等。但总会有人坐公共汽车,因为市场潜力很大。如果客户可用于理财的资金规模很大,但服务机构没有把他所有的资金都调动起来,那只能说明你的服务不够精细化。

许欣:我们近期作过统计,在专户理财业务的咨询电话中,百分之八九十的客户都不是嘉实原来的公募客户,即都是新客户,这跟我们原来的预期有一定差异,这说明中国的个人理财市场确实很大。所以我也不认为专户理财出来后公募基金会出现大搬家。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