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嘉实动态

嘉实投资总监戴京焦:后市取决于企业盈利变化

2010-03-26

       在日前举行的嘉实基金2010年国际投资论坛上,嘉实基金副总经理、投资总监戴京焦表示,目前市场的估值上行空间由于流动性趋紧的制约已经能看到天花板,未来股指的变动更多地取决于企业盈利的变化。在我国证券化率与发达国家逐渐接轨的情况下,未来市场的估值中枢将不断下移。

  戴京焦判断,2010年流动性将呈前高后低的运行态势,预计资本市场广义流动性“M2-名义GDP”水平和2009年相比明显趋紧。在流动性宽松已经接近尾声的情况下,今年A股市场的估值上行空间受到很大的压制。同时,今年资本市场存在巨大的融资压力,新增资金供应相对有限,整体来说对今年股票投资谨慎乐观。“有些观点认为A股目前整体估值比历史平均水平低,处在安全状态。但是和过去不同的是,中国的证券化率到去年年底已经接近100%的水平,要长期维持过去十年以来的高估值水平是不现实的。”戴京焦表示。

  由于估值的上行空间受到流动性趋紧的制约,戴京焦认为未来股指的变动更多地取决于企业盈利的变化。“当前朝阳永续一致预期2009年盈利增长为20%,今年为30%。嘉实认为在名义GDP增速上升提高资产周转率、低利率维持杠杆比例、国内通胀支持毛利率等因素影响下,企业盈利还有向上的可能。”不过,她认为如果宏观调控政策转向全面严厉紧缩或者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扬提高企业成本,企业盈利也存在下调风险。

  在判断2010年股市系统性机会有限的同时,戴京焦对于市场中存在的结构性机会保持乐观,尤其看好政策调整带来的结构性机会,并建议围绕“城镇化+新兴产业”双轮驱动进行投资布局。她表示,在国家明确将扩大居民消费需求、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推进节能减排、抑制过剩产能、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情况下,上述领域都存在很好的投资机会。

  嘉实基金总经理助理邵健表示,如果未来几个月中国持续出现逆差,或者在国际收支基本平衡的状态下,中国汇率保持比较稳定,从全球配置的角度,相对看好中国的权益类资产。其中符合未来中国经济发展方向的一些产业的股票值得关注。“现代服务业和消费类可能是我们未来选择的方向。资源对中国长期来说是一个瓶颈,尽管这些品种长期被列为β资产,不被很多人看好,但是这些品种长期看是不能忽视的。”邵健表示,从大的方面看,主要是把握上游和消费类行业的机会,而制造业是投资者需要谨慎的,因为中国最不缺的就是制造能力,所以,作为这样的一些企业就会存在一定的压力。 

上一篇 下一篇

嘉实投资总监戴京焦:后市取决于企业盈利变化

2010-03-26

       在日前举行的嘉实基金2010年国际投资论坛上,嘉实基金副总经理、投资总监戴京焦表示,目前市场的估值上行空间由于流动性趋紧的制约已经能看到天花板,未来股指的变动更多地取决于企业盈利的变化。在我国证券化率与发达国家逐渐接轨的情况下,未来市场的估值中枢将不断下移。

  戴京焦判断,2010年流动性将呈前高后低的运行态势,预计资本市场广义流动性“M2-名义GDP”水平和2009年相比明显趋紧。在流动性宽松已经接近尾声的情况下,今年A股市场的估值上行空间受到很大的压制。同时,今年资本市场存在巨大的融资压力,新增资金供应相对有限,整体来说对今年股票投资谨慎乐观。“有些观点认为A股目前整体估值比历史平均水平低,处在安全状态。但是和过去不同的是,中国的证券化率到去年年底已经接近100%的水平,要长期维持过去十年以来的高估值水平是不现实的。”戴京焦表示。

  由于估值的上行空间受到流动性趋紧的制约,戴京焦认为未来股指的变动更多地取决于企业盈利的变化。“当前朝阳永续一致预期2009年盈利增长为20%,今年为30%。嘉实认为在名义GDP增速上升提高资产周转率、低利率维持杠杆比例、国内通胀支持毛利率等因素影响下,企业盈利还有向上的可能。”不过,她认为如果宏观调控政策转向全面严厉紧缩或者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扬提高企业成本,企业盈利也存在下调风险。

  在判断2010年股市系统性机会有限的同时,戴京焦对于市场中存在的结构性机会保持乐观,尤其看好政策调整带来的结构性机会,并建议围绕“城镇化+新兴产业”双轮驱动进行投资布局。她表示,在国家明确将扩大居民消费需求、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推进节能减排、抑制过剩产能、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情况下,上述领域都存在很好的投资机会。

  嘉实基金总经理助理邵健表示,如果未来几个月中国持续出现逆差,或者在国际收支基本平衡的状态下,中国汇率保持比较稳定,从全球配置的角度,相对看好中国的权益类资产。其中符合未来中国经济发展方向的一些产业的股票值得关注。“现代服务业和消费类可能是我们未来选择的方向。资源对中国长期来说是一个瓶颈,尽管这些品种长期被列为β资产,不被很多人看好,但是这些品种长期看是不能忽视的。”邵健表示,从大的方面看,主要是把握上游和消费类行业的机会,而制造业是投资者需要谨慎的,因为中国最不缺的就是制造能力,所以,作为这样的一些企业就会存在一定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