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嘉实动态

基金业变革来临 赵学军详解2.0版嘉实

2012-06-25

  

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

       这一次,属于基金行业的变革机会终于来临了。

  在6月20日,证监会修改并发布《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拟修改《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及其配套规则、就《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办法》及其配套规则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

  证监会要做的是将这个行业重新定义,让行业彻底转型真正的财富管理行业。

  而在这关键时刻中,作为行业领军公司之一的嘉实基金,其如何应对行业即将到来的大变革。为此,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详解他打造的2.0版嘉实,以及他对基金行业发展的看法。

  赵学军告诉记者,在基金要向财富管理行业转型的大环境下,其要做的是:先打造一个基于长期投资理念的、风格清晰的“全天候、多策略”投研体系,让基金经理各自的稳定风格战胜其管理基金的业绩比较基准;然后,建立一个强大的投资顾问体系,将应对市场风格变化所必须的灵活调整放在前端,由投资顾问基于市场波动做出组合建议,来帮助投资人战胜人性的弱点,从而真正实现客户回报。

  嘉实已将这一策略付诸行动,早在2009年,嘉实就打造了2.0版嘉实“全天候、多策略”投研体系;而其第二步是在2011年正式启动嘉实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该中心也在2012年的5月18日正式揭牌。

  赵学军告诉记者:“‘嘉实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的揭牌‘对公司而言是很重要的,因为是嘉实在完善’全天候、多策略‘战略实施的第二部分。”

  而中心的启动,或许仅仅是赵学军整个战略布局的一环而已,嘉实旗下还设立了一家独资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

  这个公司于今年3月注册完成,而仍在申请业务牌照的该公司将来也将得到来自拥有FAS系统的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的全力支持。

  对于未来,赵学军坦言:“我想做的事还挺多的,可做的事也挺多的。这是我发布的第一个事情,后续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发布。”

  如果将视线抛得更远一点,可以发现2011年2月,嘉实另类投资集团(Harvest Alternative Investment Group)成立,嘉实基金已完成另类投资平台的建设并启动业务。

  虽然想做的事情很多,范围也越来越广,但是赵学军主导下的嘉实的主线很清晰:“现在的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启动是为了帮助投资人赚钱,下一个事情的主旨还是帮助投资人赚钱。”

  “我希望能够让大家认识到投资者回报是如此的重要,是基金公司长远发展的基础,投资人没有赚钱,基金公司不可能发展。”赵学军说。

  2.0版嘉实

  《21世纪》:投资者回报中心与未来嘉实第三方财富公司之间存在什么联系?

  赵学军:中心会跟第三方财富公司成为非常好的匹配,我们已经把中心的服务直接链到第三方销售服务体系里了,在那个体系里的客户也能够分享回报中心的研究成果。

  嘉实第三方财富公司正在进行系统准备以及申请业务牌照。如果顺利通过的话,下半年大家一定能看到这个业务模式的拓展。

  《21世纪》:投资者回报中心未来还有什么进一步的发展?

  赵学军:在现在中心发布对象中,我们没有引进个人因素变量。但是作为第二步,我们会把这个变量引进,针对不同需求客户的建议,从而服务海量客户。未来,包括专户和年金客户也能全都受益。此外,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尝试做FOF的产品。

  公募行业需要变革

  《21世纪》:过去几年,基金行业在经历着困局,你觉得行业的突破点在哪里?

  赵学军:公募基金从产品到公司组织形式都需要变革。只要是本着为持有人创造收益的出发点,应允许基金公司做不同的事,应改变目前如同单细胞组织的基金公司组织形态,在建立有效的风险隔离基础上,比如成立对冲公司、房地产投资公司等子公司。因为在原有单一细胞的组织内,不利于包容那么多项业务创新,这并不有利于保护投资者利益。

  《21世纪》:许多基金公司面临了利润下滑不得不通过降薪等方式压缩开支的选择,嘉实在这方面如何应对?

  赵学军:去年整个行业衰退的情况下,嘉实去年的收入利润还是基本稳定。我们在薪酬调节上有自己的方式,首先是保证公平。

  第一,所有的后台人员要优先保障稳定,因为他们的基薪比较低,所以他们的奖金变动相对比较低的;第二,前台人员应该承担更大的风险,意味着业绩好可以拿更多的奖金,业绩差应该拿更少的奖金,他们的波动性更大;第三,所有高管的奖金波动性更大,如果公司的利润不增长,高管团队应该减得更多。这是我们薪酬分配整个逻辑机制。

  《21世纪》:嘉实沪深300ETF在今年引发了巨大的变革,在你看来下一个基金产品层面的重要创新点会在哪里?

  赵学军:沪深300ETF的重要性在于与股指期货之间的互动,使得以往单向行为变成双向行为,改变了只能通过单边做多来赚钱的投资模式。未来我觉得中国市场最需要变革和创新的是债券市场。

  如何面对人才流失

  《21世纪》:在近年来,有众多行业的领军人物包括范勇宏等纷纷离开,你有什么看法?

  赵学军:我从事基金行业已经有超过14年的时间了,范总的离开确实引发我在思考坚守的意义是什么。至少我现在还看到这个行业有很多困难,投资人还没有赚到钱,这对我意味着挑战,我愿意继续去承担挑战。

  《21世纪》:嘉实近年来也面临着人才流失的情况,你如何看待这点?

  赵学军:发展初期曾经被这件事深深困扰过,人才流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是,现在我并不是特别担心人员流失,因为我们有足够的自信心。

  这种自信心首先来源于良好的公司治理,股东开明,给予我们的发展自由度较大。第二,我们管理团队所建立的整体管理体系足够强劲。不管是对人才的公平考评,还是对于关键岗位人员的保留计划,还有在董事会支持下的长期激励计划等都力求有足够竞争力。尽管这在目前不是股权激励的最理想状态,但是却是目前法规可行下的次优选择。

  原文链接:http://epaper.21cbh.com/html/2012-06/25/content_27392.htm?div=-1

  记者观察:嘉实样本: 一个基金公司的“升级”之路

  杨颖桦

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用他的实际工作,展示一个2.0版嘉实从概念到成型至少用了4年的时间。
     他的步骤很清晰,先打造全天候、多策略投研体系,然后,建立一个强大的投资顾问体系,从而真正实现客户回报。
     这个想法萌发于2006年,在深圳的基金行业论坛上,赵学军作为论坛嘉宾,与现任晨星评级亚太区总裁的田劲在一个讨论环节中的思想碰撞中,初步交流了这种想法。
  提供业绩优秀的基金产品,投资者就能获取投资回报吗?因为国内投资者缺少独立的财务顾问,从那个时候我们就想基金公司如何能够真正地帮助投资者提高回报。赵学军指出。
     到了2008年,赵学军的想法进一步得到了印证,他在参加德意志银行在巴黎召开的一个全球性管理团队会议时,受到了晨星欧洲业务主管的报告启发。
     当时的报告对我颇有启发,其内容是说基金产品的回报并不等于真正投资人所能拿到的回报,也不等于产品业绩回报做好,就意味着投资人的回报就真正提高了,这是两个不同的方面。赵学军说。
     当听到这份报告的时候,我确定了这件事很重要,这是我真正想法的成型时间。其指出。
     而当时,正值2008年,金融危机已经发生,众多投资者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投资者都深受这种亏损的阴影笼罩。
与之成为对比的是,基金产品的年化回报实际上并不低。在2007年初至2011年底的5年中,上证综合指数下跌了17.79%,开放式基金指数的累计收益率为46.69%
     事实上,背后的原因在于,产品的回报没有最终转化为投资者的回报,因为投资者很难判断市场的春夏秋冬,从而没有办法为自己做投资套餐的营养师。
     于是,在2008年,赵学军的这个想法正式确定。他首先做的是第一步,在2009年打造2.0版嘉实全天候、多策略投研体系。
     全天候投研模式就是要适应不同市场,力争在各种环境下都能达成既定的投资目标,而多策略则是增加投研宽度与深度,既有传统经验主义投资,又有数量化投资;既有主动投资,又有被动指数化投资。特别是在股票投资单元根据基金经理风格划分出成长、GARP、价值、主题等多个投资策略小组。
     必须坚持各个策略的投资风格不漂移,建立稳定的策略,让产品变得更清晰,更容易辨识。赵学军说。
     而这仅仅是赵学军以及他的团队2.0版战略的第一部分,第二部分在2010年开始发轫,就是如何让投研的全天候、多策略转化为投资者的全天候、全回报
     嘉实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在2011年正式启动,在今年的518日正式揭牌。回报中心将会每季度为基金投资人公开提供半年期市场走势预测、股债配置比例,和具体基金投资组合建议。
     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是一个为投资人回报而服务的部门,在帮助投资人在市场波动转换间从容应对,致力于实现投资人长期投资与中短期投资的协同,因此它被安排在客户端。”赵学军说。
中心的前期准备期中,带来了一个很诱人的数据,在前述的2007年初至2011年底的5年中,如果按中心的FAS系统指导下的基金组合投资,其收益率将达到241.9%,同期最大跌幅低于2%
如果以这个想法的成型之时2008年计算,赵学军为了2.0版的嘉实用去了将近4年的时间。
事实上,这种战略从思考到执行的时间跨度在嘉实身上并不罕见,比如在今年引领行业变革的嘉实沪深300ETF,嘉实用了五年的时间。
    “嘉实是一家比较保守低调的公司。”赵学军说。同时,赵学军还喜欢用嘉实是一家有理想的基金公司来形容嘉实。而这或许暗暗契合了嘉实的口号——“远见者稳进”,前者为稳进,后者立足于远见。

上一篇 下一篇

基金业变革来临 赵学军详解2.0版嘉实

2012-06-25

  

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

       这一次,属于基金行业的变革机会终于来临了。

  在6月20日,证监会修改并发布《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拟修改《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及其配套规则、就《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办法》及其配套规则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

  证监会要做的是将这个行业重新定义,让行业彻底转型真正的财富管理行业。

  而在这关键时刻中,作为行业领军公司之一的嘉实基金,其如何应对行业即将到来的大变革。为此,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详解他打造的2.0版嘉实,以及他对基金行业发展的看法。

  赵学军告诉记者,在基金要向财富管理行业转型的大环境下,其要做的是:先打造一个基于长期投资理念的、风格清晰的“全天候、多策略”投研体系,让基金经理各自的稳定风格战胜其管理基金的业绩比较基准;然后,建立一个强大的投资顾问体系,将应对市场风格变化所必须的灵活调整放在前端,由投资顾问基于市场波动做出组合建议,来帮助投资人战胜人性的弱点,从而真正实现客户回报。

  嘉实已将这一策略付诸行动,早在2009年,嘉实就打造了2.0版嘉实“全天候、多策略”投研体系;而其第二步是在2011年正式启动嘉实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该中心也在2012年的5月18日正式揭牌。

  赵学军告诉记者:“‘嘉实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的揭牌‘对公司而言是很重要的,因为是嘉实在完善’全天候、多策略‘战略实施的第二部分。”

  而中心的启动,或许仅仅是赵学军整个战略布局的一环而已,嘉实旗下还设立了一家独资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

  这个公司于今年3月注册完成,而仍在申请业务牌照的该公司将来也将得到来自拥有FAS系统的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的全力支持。

  对于未来,赵学军坦言:“我想做的事还挺多的,可做的事也挺多的。这是我发布的第一个事情,后续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发布。”

  如果将视线抛得更远一点,可以发现2011年2月,嘉实另类投资集团(Harvest Alternative Investment Group)成立,嘉实基金已完成另类投资平台的建设并启动业务。

  虽然想做的事情很多,范围也越来越广,但是赵学军主导下的嘉实的主线很清晰:“现在的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启动是为了帮助投资人赚钱,下一个事情的主旨还是帮助投资人赚钱。”

  “我希望能够让大家认识到投资者回报是如此的重要,是基金公司长远发展的基础,投资人没有赚钱,基金公司不可能发展。”赵学军说。

  2.0版嘉实

  《21世纪》:投资者回报中心与未来嘉实第三方财富公司之间存在什么联系?

  赵学军:中心会跟第三方财富公司成为非常好的匹配,我们已经把中心的服务直接链到第三方销售服务体系里了,在那个体系里的客户也能够分享回报中心的研究成果。

  嘉实第三方财富公司正在进行系统准备以及申请业务牌照。如果顺利通过的话,下半年大家一定能看到这个业务模式的拓展。

  《21世纪》:投资者回报中心未来还有什么进一步的发展?

  赵学军:在现在中心发布对象中,我们没有引进个人因素变量。但是作为第二步,我们会把这个变量引进,针对不同需求客户的建议,从而服务海量客户。未来,包括专户和年金客户也能全都受益。此外,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尝试做FOF的产品。

  公募行业需要变革

  《21世纪》:过去几年,基金行业在经历着困局,你觉得行业的突破点在哪里?

  赵学军:公募基金从产品到公司组织形式都需要变革。只要是本着为持有人创造收益的出发点,应允许基金公司做不同的事,应改变目前如同单细胞组织的基金公司组织形态,在建立有效的风险隔离基础上,比如成立对冲公司、房地产投资公司等子公司。因为在原有单一细胞的组织内,不利于包容那么多项业务创新,这并不有利于保护投资者利益。

  《21世纪》:许多基金公司面临了利润下滑不得不通过降薪等方式压缩开支的选择,嘉实在这方面如何应对?

  赵学军:去年整个行业衰退的情况下,嘉实去年的收入利润还是基本稳定。我们在薪酬调节上有自己的方式,首先是保证公平。

  第一,所有的后台人员要优先保障稳定,因为他们的基薪比较低,所以他们的奖金变动相对比较低的;第二,前台人员应该承担更大的风险,意味着业绩好可以拿更多的奖金,业绩差应该拿更少的奖金,他们的波动性更大;第三,所有高管的奖金波动性更大,如果公司的利润不增长,高管团队应该减得更多。这是我们薪酬分配整个逻辑机制。

  《21世纪》:嘉实沪深300ETF在今年引发了巨大的变革,在你看来下一个基金产品层面的重要创新点会在哪里?

  赵学军:沪深300ETF的重要性在于与股指期货之间的互动,使得以往单向行为变成双向行为,改变了只能通过单边做多来赚钱的投资模式。未来我觉得中国市场最需要变革和创新的是债券市场。

  如何面对人才流失

  《21世纪》:在近年来,有众多行业的领军人物包括范勇宏等纷纷离开,你有什么看法?

  赵学军:我从事基金行业已经有超过14年的时间了,范总的离开确实引发我在思考坚守的意义是什么。至少我现在还看到这个行业有很多困难,投资人还没有赚到钱,这对我意味着挑战,我愿意继续去承担挑战。

  《21世纪》:嘉实近年来也面临着人才流失的情况,你如何看待这点?

  赵学军:发展初期曾经被这件事深深困扰过,人才流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是,现在我并不是特别担心人员流失,因为我们有足够的自信心。

  这种自信心首先来源于良好的公司治理,股东开明,给予我们的发展自由度较大。第二,我们管理团队所建立的整体管理体系足够强劲。不管是对人才的公平考评,还是对于关键岗位人员的保留计划,还有在董事会支持下的长期激励计划等都力求有足够竞争力。尽管这在目前不是股权激励的最理想状态,但是却是目前法规可行下的次优选择。

  原文链接:http://epaper.21cbh.com/html/2012-06/25/content_27392.htm?div=-1

  记者观察:嘉实样本: 一个基金公司的“升级”之路

  杨颖桦

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用他的实际工作,展示一个2.0版嘉实从概念到成型至少用了4年的时间。
     他的步骤很清晰,先打造全天候、多策略投研体系,然后,建立一个强大的投资顾问体系,从而真正实现客户回报。
     这个想法萌发于2006年,在深圳的基金行业论坛上,赵学军作为论坛嘉宾,与现任晨星评级亚太区总裁的田劲在一个讨论环节中的思想碰撞中,初步交流了这种想法。
  提供业绩优秀的基金产品,投资者就能获取投资回报吗?因为国内投资者缺少独立的财务顾问,从那个时候我们就想基金公司如何能够真正地帮助投资者提高回报。赵学军指出。
     到了2008年,赵学军的想法进一步得到了印证,他在参加德意志银行在巴黎召开的一个全球性管理团队会议时,受到了晨星欧洲业务主管的报告启发。
     当时的报告对我颇有启发,其内容是说基金产品的回报并不等于真正投资人所能拿到的回报,也不等于产品业绩回报做好,就意味着投资人的回报就真正提高了,这是两个不同的方面。赵学军说。
     当听到这份报告的时候,我确定了这件事很重要,这是我真正想法的成型时间。其指出。
     而当时,正值2008年,金融危机已经发生,众多投资者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投资者都深受这种亏损的阴影笼罩。
与之成为对比的是,基金产品的年化回报实际上并不低。在2007年初至2011年底的5年中,上证综合指数下跌了17.79%,开放式基金指数的累计收益率为46.69%
     事实上,背后的原因在于,产品的回报没有最终转化为投资者的回报,因为投资者很难判断市场的春夏秋冬,从而没有办法为自己做投资套餐的营养师。
     于是,在2008年,赵学军的这个想法正式确定。他首先做的是第一步,在2009年打造2.0版嘉实全天候、多策略投研体系。
     全天候投研模式就是要适应不同市场,力争在各种环境下都能达成既定的投资目标,而多策略则是增加投研宽度与深度,既有传统经验主义投资,又有数量化投资;既有主动投资,又有被动指数化投资。特别是在股票投资单元根据基金经理风格划分出成长、GARP、价值、主题等多个投资策略小组。
     必须坚持各个策略的投资风格不漂移,建立稳定的策略,让产品变得更清晰,更容易辨识。赵学军说。
     而这仅仅是赵学军以及他的团队2.0版战略的第一部分,第二部分在2010年开始发轫,就是如何让投研的全天候、多策略转化为投资者的全天候、全回报
     嘉实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在2011年正式启动,在今年的518日正式揭牌。回报中心将会每季度为基金投资人公开提供半年期市场走势预测、股债配置比例,和具体基金投资组合建议。
     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是一个为投资人回报而服务的部门,在帮助投资人在市场波动转换间从容应对,致力于实现投资人长期投资与中短期投资的协同,因此它被安排在客户端。”赵学军说。
中心的前期准备期中,带来了一个很诱人的数据,在前述的2007年初至2011年底的5年中,如果按中心的FAS系统指导下的基金组合投资,其收益率将达到241.9%,同期最大跌幅低于2%
如果以这个想法的成型之时2008年计算,赵学军为了2.0版的嘉实用去了将近4年的时间。
事实上,这种战略从思考到执行的时间跨度在嘉实身上并不罕见,比如在今年引领行业变革的嘉实沪深300ETF,嘉实用了五年的时间。
    “嘉实是一家比较保守低调的公司。”赵学军说。同时,赵学军还喜欢用嘉实是一家有理想的基金公司来形容嘉实。而这或许暗暗契合了嘉实的口号——“远见者稳进”,前者为稳进,后者立足于远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