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嘉实动态

杨宇:像工程师那样创新

2012-08-01

       对指数百分之百的跟踪,是指数型基金经理追求的共同目标。然而这“求同”中往往“存异”。根据wind数据,在过去5年中,并不是所有的沪深300指数基金年均能战胜基准,“达标率”只有一成。 

    作为规模最大的沪深300指数基金,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在2011年超越基准两个百分点,与基准的年化误差在千分之三以内,日跟踪偏离度不到万分之二。该基金自成立以来,连续四年获得“年度指数型金牛基金”称号,成为业界唯一一只连续四年上榜的指数基金。 
    在基金经理杨宇看来,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以力求尽善尽美的精神所进行的“可拓展性创新”,以及前后台的紧密合作,为嘉实创造着辉煌业绩。 
   创新要有延展性 
“如果说主动管理的基金经理都是艺术家,致力于以独特的风格独步江湖,那么被动管理的基金经理都是工程师。”杨宇说。 
指数基金的管理工作看似简单:分析数据,制造模型,获得结果再执行。但一花一世界,在按部就班的指数化管理中,存在着无数的创新机会。而“工程师”的职责,就是让产品“给用户的效果更好”,杨宇以苹果手机i-phone做比喻,他对于iphone越来越高的分辨率,以及支持越来越多语种的SIRI系统赞不绝口。 
   2012年5月28日,嘉实推出沪深300ETF,发行规模达到193亿元,该产品创造性地引入了中登结算总公司,连接中登深圳和中登上海两家分公司三地配合完成场外结算,申赎指令T+1日确认,申购份额及赎回所得证券T+2日可用,并引用融资融券变相实现T+0。 
  这一创新解决了两个交易所之间数据传递、清算的问题,为未来做债券ETF、商品ETF、黄金ETF等打通了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可以演进出更多产品。 
    “工程师的创新必须具有延展性。”杨宇说,“就像iPod上的一些应用,后来又到iPad、i-Phone,整个产品系列是兼容的。如果一个创新只解决了一个需求,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应用都会被淘汰。只有它具备可延伸性和可拓展性,并且是在这个基础上再进行持续性的创新,才有长久的生命力。” 
  嘉实团队的经验和稳定为创新创造了条件。据了解,业内指数基金所使用的管理系统绝大部分为恒生银行数年前开发的系统,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恒生的系统已经无法满足现实需求。因此嘉实开发了自己的指数化投资管理系统,而开发者正是嘉实自己的团队。 
    “信息的传递往往是有偏差的,从提出软件需求,到写算法,再到写程序,这个过程肯定有偏差,软开工程师的设计不能完全契合基金经理的需求,由基金经理自己设计的系统能够更好地实现投资想法。”杨宇说。由于同时具有软件开发和投资管理能力,嘉实的基金经理们还能对系统进行实时修改。这套管理系统包括投资端、风险管理系统,指数基金的绩效考核系统以及ETF管理系统,为嘉实做出更精细的产品提供了不可复制的优势。“就像从北京的建国门到复兴门,开车有多少种走法?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要最快到达,得从故宫后面绕行。”他说。 
  而经验来自于专注。杨宇把被动管理工作称为“工程师”,做这样一个“工程师”,他脚踏实地做了9年,先后管理了5只指数型基金,其中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从2005年到现在将近7年。“7年时间里,我们的团队人员没有变化。”杨宇说。 
  一个稳定的管理团队对基金业绩的作用不言而喻。根据晨星的数据,嘉实旗下目前三年、五年期晨星业绩评级都为五星基金有6只,这6位基金经理的任职年限皆超过5年。 
    更多ETF创新可期 
  2012年,中国基金业发行量最大的几只基金,分别为短期理财基金或沪深300ETF。两类产品的募集总规模分别达到405亿元和520亿元。 
   在杨宇看来,这两类产品正是整个基金业未来创新的方向。风险比较低的理财类产品能够给客户提供可预期回报;而ETF产品本质是交易工具,为投资者提供了更多投资选择。 
    “中国未来和全球的趋势肯定趋于一致。”杨宇说。他认为,中国的ETF目前还只是“宽基产品”,今后ETF还有更多的创新方向。行业指数ETF、商品ETF、债券ETF指日可期。杨宇透露,基于嘉实和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合作开发的“场外实物申赎ETF模式”,嘉实正致力于开发债券ETF、黄金ETF等ETF产品。 
    目前,嘉实正在努力把沪深300指数基金转型为沪深300ETF联接基金。一旦完成,这将可能是亚洲最大的ETF,规模将达到400多亿元。
 
 
上一篇 下一篇

杨宇:像工程师那样创新

2012-08-01

       对指数百分之百的跟踪,是指数型基金经理追求的共同目标。然而这“求同”中往往“存异”。根据wind数据,在过去5年中,并不是所有的沪深300指数基金年均能战胜基准,“达标率”只有一成。 

    作为规模最大的沪深300指数基金,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在2011年超越基准两个百分点,与基准的年化误差在千分之三以内,日跟踪偏离度不到万分之二。该基金自成立以来,连续四年获得“年度指数型金牛基金”称号,成为业界唯一一只连续四年上榜的指数基金。 
    在基金经理杨宇看来,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以力求尽善尽美的精神所进行的“可拓展性创新”,以及前后台的紧密合作,为嘉实创造着辉煌业绩。 
   创新要有延展性 
“如果说主动管理的基金经理都是艺术家,致力于以独特的风格独步江湖,那么被动管理的基金经理都是工程师。”杨宇说。 
指数基金的管理工作看似简单:分析数据,制造模型,获得结果再执行。但一花一世界,在按部就班的指数化管理中,存在着无数的创新机会。而“工程师”的职责,就是让产品“给用户的效果更好”,杨宇以苹果手机i-phone做比喻,他对于iphone越来越高的分辨率,以及支持越来越多语种的SIRI系统赞不绝口。 
   2012年5月28日,嘉实推出沪深300ETF,发行规模达到193亿元,该产品创造性地引入了中登结算总公司,连接中登深圳和中登上海两家分公司三地配合完成场外结算,申赎指令T+1日确认,申购份额及赎回所得证券T+2日可用,并引用融资融券变相实现T+0。 
  这一创新解决了两个交易所之间数据传递、清算的问题,为未来做债券ETF、商品ETF、黄金ETF等打通了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可以演进出更多产品。 
    “工程师的创新必须具有延展性。”杨宇说,“就像iPod上的一些应用,后来又到iPad、i-Phone,整个产品系列是兼容的。如果一个创新只解决了一个需求,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应用都会被淘汰。只有它具备可延伸性和可拓展性,并且是在这个基础上再进行持续性的创新,才有长久的生命力。” 
  嘉实团队的经验和稳定为创新创造了条件。据了解,业内指数基金所使用的管理系统绝大部分为恒生银行数年前开发的系统,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恒生的系统已经无法满足现实需求。因此嘉实开发了自己的指数化投资管理系统,而开发者正是嘉实自己的团队。 
    “信息的传递往往是有偏差的,从提出软件需求,到写算法,再到写程序,这个过程肯定有偏差,软开工程师的设计不能完全契合基金经理的需求,由基金经理自己设计的系统能够更好地实现投资想法。”杨宇说。由于同时具有软件开发和投资管理能力,嘉实的基金经理们还能对系统进行实时修改。这套管理系统包括投资端、风险管理系统,指数基金的绩效考核系统以及ETF管理系统,为嘉实做出更精细的产品提供了不可复制的优势。“就像从北京的建国门到复兴门,开车有多少种走法?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要最快到达,得从故宫后面绕行。”他说。 
  而经验来自于专注。杨宇把被动管理工作称为“工程师”,做这样一个“工程师”,他脚踏实地做了9年,先后管理了5只指数型基金,其中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从2005年到现在将近7年。“7年时间里,我们的团队人员没有变化。”杨宇说。 
  一个稳定的管理团队对基金业绩的作用不言而喻。根据晨星的数据,嘉实旗下目前三年、五年期晨星业绩评级都为五星基金有6只,这6位基金经理的任职年限皆超过5年。 
    更多ETF创新可期 
  2012年,中国基金业发行量最大的几只基金,分别为短期理财基金或沪深300ETF。两类产品的募集总规模分别达到405亿元和520亿元。 
   在杨宇看来,这两类产品正是整个基金业未来创新的方向。风险比较低的理财类产品能够给客户提供可预期回报;而ETF产品本质是交易工具,为投资者提供了更多投资选择。 
    “中国未来和全球的趋势肯定趋于一致。”杨宇说。他认为,中国的ETF目前还只是“宽基产品”,今后ETF还有更多的创新方向。行业指数ETF、商品ETF、债券ETF指日可期。杨宇透露,基于嘉实和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合作开发的“场外实物申赎ETF模式”,嘉实正致力于开发债券ETF、黄金ETF等ETF产品。 
    目前,嘉实正在努力把沪深300指数基金转型为沪深300ETF联接基金。一旦完成,这将可能是亚洲最大的ETF,规模将达到400多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