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比战略更重要的是价值观

2012-08-01

  对中国证券报记者来说,每年对嘉实基金的金牛奖采访,都是一个旧悬念的终结和一个新悬念的开始。

  悬念来自嘉实基金的战略选择。从收购德意志资产管理亚洲公司部分业务,到打造“全天候、多策略”投研平台,每一个悬念的揭晓,都预示着嘉实基金的发展方向和战略选择。2012年,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为记者揭开了新的悬念——嘉实基金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正式成立。“真正让投资人赚钱,这是嘉实基金2012年着重要解决的问题。”

  价值观决定战略

  “比战略更重要的是价值观。”在赵学军看来,面对有限的资源和环境约束,是价值观决定了企业的战略选择。

  服务投资者对于资产管理公司的意义不言而喻,但在各种因素制约与压力下,能否想到投资者利益,试图改善投资者回报,考验的是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的价值观。“如何真正改善投资者的回报,我觉得是当前基金业面临的最大挑战。建立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嘉实希望从另一个角度帮助投资者提升回报。”赵学军说。

  在嘉实基金的新十年战略中,“全天候、多策略”战略举足轻重。过去几年间,嘉实着力于完善投研平台,深化各种策略,提升不同风格基金的业绩,取得了不错的实效。据海通证券统计,截至今年6月底,嘉实基金近三年权益类基金净值增长率在同期可比的58家公司中排名第三,嘉实增长、嘉实策略、嘉实服务增长、嘉实优质企业等基金,近三年来的净值增长率始终位居同类基金前三分之一。

  但让不同策略的基金取得超额收益只是“全天候、多策略”战略拼图的一半,随着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的成立,提出新十年战略3年后,赵学军终于补全了拼图的另一半。

  “产品回报不等于投资者回报。很多基金的年化回报很高,但为什么仍有很多投资者没赚到钱?就是因为投资者往往在不对的时机买了不合适的产品。”国内基金业沿袭美国共同基金业的制度设计,希望提供不同风险收益特征的产品,供投资者构建投资组合。但由于产业链中缺乏成熟的投资顾问环节,使得不具备投资能力的国内投资者难以实现合理的资产配置而实际回报不佳。因此,在国内第三方理财机构尚在起步阶段的情况下,赵学军希望嘉实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为投资者提供资产配置服务,使他们能在“全天候”的市场环境中赚钱。

  预测总是有风险的,特别是在资本市场。如果用一家基金公司的品牌去做预测,就更需要勇气。由此可以理解,赵学军为什么把“博士组成的团队”配备到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他相信,科学的方法论可以帮助投资者改善投资回报。“我们希望为投资人做6个月期限的基金配置,目的是在6个月内不亏钱,最好还能战胜基金指数。”

  毫无疑问,博士组成的研究中心将是成本中心,短时间内难以产生利润,赵学军承认这一点。但他认为,“虽然有成本,如果我们能够做好,公司就会发展,行业就会发展,就会有收入来覆盖这块成本。现在投资者质疑,基金公司没有给基民赚钱为什么还收管理费?我觉得比起降低管理费,提供更好的服务对投资人更重要。”

  这就是赵学军为什么说价值观决定公司战略的原因。在他眼里,以商业的形式最大化客户福利,这或许是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最本原的体现。

  战略如同钻木取火

  在6月初的基金业协会成立大会上,赵学军演讲的主题是基金公司发展战略。

  “战略就如同钻木取火,在两块木头摩擦的时候需要的是坚持,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够产生火花,燃成熊熊之火。”2009年,嘉实基金提出新十年发展战略,但直到3年后的今天,嘉实的新十年战略虽然已有火花,但还远未“燃成熊熊之火”。

  坚持需要成本。6年前,嘉实就着手准备REITs,但至今尚未有产出。而在国际化道路上,嘉实同样历经坎坷,甚至遭受媒体的质疑。因为全年业绩平庸,经营亏损较多,今年嘉实关闭了2010年末成立的大中华对冲基金业务(JT Capital)。

  “海外业务的发展比我想象的困难,因为国际市场是非常成熟的市场,作为一个新进入者遇到的困难非常多。嘉实在海外有30多人的团队,运行成本比较高,面对的又是完全竞争的市场,所以困难比我预想的要大。”赵学军对此并不讳言。

  但他仍然坚定地执行着嘉实的国际化战略。“日本、韩国资产管理行业的龙头都开始成为区域内有影响的机构,我觉得中资机构也一定要在国际舞台上有位置,总要有人去做,所以尽管很艰难,也要去做。”

  战略不仅由价值观决定,钻木取火也需要建立认知,必须知道什么样的木头相互摩擦才能够引火。“资产管理行业不同于其它行业,它需要长时间的耐心,建立队伍,树立业绩。能不能比其他竞争者创造长期的、更优秀的业绩,这是进入成熟市场的唯一路径。”

  因此,嘉实愿意花时间、花成本去执行国际化战略,累积长期的业绩记录,迸发火花,进而燎原。同时,嘉实也在利用与国际团队的合作来探索开展与实体经济相关的业务,2011年2月,嘉实另类投资集团(Harvest Alternative Investment Group)成立,嘉实基金已完成另类投资平台的建设并启动业务。

  “应该说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这是今年的悬念,你会看到我一步步把悬念揭开。”赵学军语带神秘地说。

  基金业应成财富管理主力

  随着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发布“我们需要一个强大的财富管理行业”的演讲,中国基金业变革的悬念已经揭开。

  “嘉实基金已经在向财富管理公司转型的方向上做了较为充分的准备和布局,很高兴郭主席的讲话使我们可以在更多的领域进行探索,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更多的支持与依据。”赵学军对于期待已久的基金业发展空间终被打开非常兴奋。

  但空间的打开并不意味着基金业就能顺利地摆脱困境,选择的增加更意味着竞争的加剧和机会成本的增加。整个金融行业都在变革,券商的创新大会、保监会推出的保险资金新政“13条”,意味着未来的资产管理行业将是基金与银行、保险、券商、信托以及私募等共同竞争的市场。“在变化如此之快的环境下,基金管理公司当务之急应该抓紧思考在经营上如何跟进快速发展的市场形势、在战略上如何确定具有竞争力的发展方向,这是自身和行业发展前进的重要推动因素。”

  同时,基金公司向财富管理公司转型,还意味着基金行业投资领域的扩大。“我们需要从传统上熟悉的、只会买交易所股票、债券等标准品,转向非标准品的投资;需要直接与实体经济对接来满足融资人的需求,特别是非上市的融资需求。”赵学军认为,财富管理市场是投资人市场与融资人市场的结合。对于投资人市场,将不再局限于二级市场只是投资于股票和债券,因为是财富管理,但凡财富的领域都可能成为可投资的标的;对于融资人市场,也将是不限于资本市场的融资人市场,也就是所谓的服务实体经济。

  在赵学军看来,基金行业在加速向现代财富管理转型的过程中,产品创新、业绩、销售能力是驱动行业发展的“三驾马车”。

  “产品是连接战略和目标之间、战略和客户之间最重要的变量,是当前行业保持竞争优势的利器。正如郭主席提到的,要根据客户偏好,设计出既能为大众投资者跑赢通胀、风险又有所控制的产品,也能为少数高端客户提供较高风险、较高收益的投资组合。我们可以试图寻找新的资产类别、细分市场和投资策略。”

  而业绩始终是基金业品牌当中最为重要的构成,始终是实现战略目标的核心。优秀的业绩也是作为有责任的基金管理公司应有的担当,要从投资人的角度出发,让投资人获得真正的回报。

  “在战略的实施中,创新应建立在整个产业链之上。我们应该思考能否给顾客提供更加个性化的理财服务,或是为零售渠道提供更加精准的营销支持。销售渠道的广泛抵达,以及销售服务的深度,同样在战略当中是资产管理业重要的竞争内容。”

  “我们期待伴随着制度上的成熟、政策环境的日益宽松以及QFII额度的不断扩大,嘉实基金有能力面对更加市场化的竞争和满足国际投资人的需求。通过全行业的共同努力,一同推动养老金、第三方理财和海外市场拓展等方面的发展,让中国的基金行业在不久的将来有飞跃式的发展。”赵学军满怀信心地说。

  原文链接:http://finance.ifeng.com/fund/jjrw/20120729/6836065.s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比战略更重要的是价值观

2012-08-01

  对中国证券报记者来说,每年对嘉实基金的金牛奖采访,都是一个旧悬念的终结和一个新悬念的开始。

  悬念来自嘉实基金的战略选择。从收购德意志资产管理亚洲公司部分业务,到打造“全天候、多策略”投研平台,每一个悬念的揭晓,都预示着嘉实基金的发展方向和战略选择。2012年,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为记者揭开了新的悬念——嘉实基金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正式成立。“真正让投资人赚钱,这是嘉实基金2012年着重要解决的问题。”

  价值观决定战略

  “比战略更重要的是价值观。”在赵学军看来,面对有限的资源和环境约束,是价值观决定了企业的战略选择。

  服务投资者对于资产管理公司的意义不言而喻,但在各种因素制约与压力下,能否想到投资者利益,试图改善投资者回报,考验的是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的价值观。“如何真正改善投资者的回报,我觉得是当前基金业面临的最大挑战。建立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嘉实希望从另一个角度帮助投资者提升回报。”赵学军说。

  在嘉实基金的新十年战略中,“全天候、多策略”战略举足轻重。过去几年间,嘉实着力于完善投研平台,深化各种策略,提升不同风格基金的业绩,取得了不错的实效。据海通证券统计,截至今年6月底,嘉实基金近三年权益类基金净值增长率在同期可比的58家公司中排名第三,嘉实增长、嘉实策略、嘉实服务增长、嘉实优质企业等基金,近三年来的净值增长率始终位居同类基金前三分之一。

  但让不同策略的基金取得超额收益只是“全天候、多策略”战略拼图的一半,随着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的成立,提出新十年战略3年后,赵学军终于补全了拼图的另一半。

  “产品回报不等于投资者回报。很多基金的年化回报很高,但为什么仍有很多投资者没赚到钱?就是因为投资者往往在不对的时机买了不合适的产品。”国内基金业沿袭美国共同基金业的制度设计,希望提供不同风险收益特征的产品,供投资者构建投资组合。但由于产业链中缺乏成熟的投资顾问环节,使得不具备投资能力的国内投资者难以实现合理的资产配置而实际回报不佳。因此,在国内第三方理财机构尚在起步阶段的情况下,赵学军希望嘉实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为投资者提供资产配置服务,使他们能在“全天候”的市场环境中赚钱。

  预测总是有风险的,特别是在资本市场。如果用一家基金公司的品牌去做预测,就更需要勇气。由此可以理解,赵学军为什么把“博士组成的团队”配备到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他相信,科学的方法论可以帮助投资者改善投资回报。“我们希望为投资人做6个月期限的基金配置,目的是在6个月内不亏钱,最好还能战胜基金指数。”

  毫无疑问,博士组成的研究中心将是成本中心,短时间内难以产生利润,赵学军承认这一点。但他认为,“虽然有成本,如果我们能够做好,公司就会发展,行业就会发展,就会有收入来覆盖这块成本。现在投资者质疑,基金公司没有给基民赚钱为什么还收管理费?我觉得比起降低管理费,提供更好的服务对投资人更重要。”

  这就是赵学军为什么说价值观决定公司战略的原因。在他眼里,以商业的形式最大化客户福利,这或许是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最本原的体现。

  战略如同钻木取火

  在6月初的基金业协会成立大会上,赵学军演讲的主题是基金公司发展战略。

  “战略就如同钻木取火,在两块木头摩擦的时候需要的是坚持,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够产生火花,燃成熊熊之火。”2009年,嘉实基金提出新十年发展战略,但直到3年后的今天,嘉实的新十年战略虽然已有火花,但还远未“燃成熊熊之火”。

  坚持需要成本。6年前,嘉实就着手准备REITs,但至今尚未有产出。而在国际化道路上,嘉实同样历经坎坷,甚至遭受媒体的质疑。因为全年业绩平庸,经营亏损较多,今年嘉实关闭了2010年末成立的大中华对冲基金业务(JT Capital)。

  “海外业务的发展比我想象的困难,因为国际市场是非常成熟的市场,作为一个新进入者遇到的困难非常多。嘉实在海外有30多人的团队,运行成本比较高,面对的又是完全竞争的市场,所以困难比我预想的要大。”赵学军对此并不讳言。

  但他仍然坚定地执行着嘉实的国际化战略。“日本、韩国资产管理行业的龙头都开始成为区域内有影响的机构,我觉得中资机构也一定要在国际舞台上有位置,总要有人去做,所以尽管很艰难,也要去做。”

  战略不仅由价值观决定,钻木取火也需要建立认知,必须知道什么样的木头相互摩擦才能够引火。“资产管理行业不同于其它行业,它需要长时间的耐心,建立队伍,树立业绩。能不能比其他竞争者创造长期的、更优秀的业绩,这是进入成熟市场的唯一路径。”

  因此,嘉实愿意花时间、花成本去执行国际化战略,累积长期的业绩记录,迸发火花,进而燎原。同时,嘉实也在利用与国际团队的合作来探索开展与实体经济相关的业务,2011年2月,嘉实另类投资集团(Harvest Alternative Investment Group)成立,嘉实基金已完成另类投资平台的建设并启动业务。

  “应该说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这是今年的悬念,你会看到我一步步把悬念揭开。”赵学军语带神秘地说。

  基金业应成财富管理主力

  随着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发布“我们需要一个强大的财富管理行业”的演讲,中国基金业变革的悬念已经揭开。

  “嘉实基金已经在向财富管理公司转型的方向上做了较为充分的准备和布局,很高兴郭主席的讲话使我们可以在更多的领域进行探索,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更多的支持与依据。”赵学军对于期待已久的基金业发展空间终被打开非常兴奋。

  但空间的打开并不意味着基金业就能顺利地摆脱困境,选择的增加更意味着竞争的加剧和机会成本的增加。整个金融行业都在变革,券商的创新大会、保监会推出的保险资金新政“13条”,意味着未来的资产管理行业将是基金与银行、保险、券商、信托以及私募等共同竞争的市场。“在变化如此之快的环境下,基金管理公司当务之急应该抓紧思考在经营上如何跟进快速发展的市场形势、在战略上如何确定具有竞争力的发展方向,这是自身和行业发展前进的重要推动因素。”

  同时,基金公司向财富管理公司转型,还意味着基金行业投资领域的扩大。“我们需要从传统上熟悉的、只会买交易所股票、债券等标准品,转向非标准品的投资;需要直接与实体经济对接来满足融资人的需求,特别是非上市的融资需求。”赵学军认为,财富管理市场是投资人市场与融资人市场的结合。对于投资人市场,将不再局限于二级市场只是投资于股票和债券,因为是财富管理,但凡财富的领域都可能成为可投资的标的;对于融资人市场,也将是不限于资本市场的融资人市场,也就是所谓的服务实体经济。

  在赵学军看来,基金行业在加速向现代财富管理转型的过程中,产品创新、业绩、销售能力是驱动行业发展的“三驾马车”。

  “产品是连接战略和目标之间、战略和客户之间最重要的变量,是当前行业保持竞争优势的利器。正如郭主席提到的,要根据客户偏好,设计出既能为大众投资者跑赢通胀、风险又有所控制的产品,也能为少数高端客户提供较高风险、较高收益的投资组合。我们可以试图寻找新的资产类别、细分市场和投资策略。”

  而业绩始终是基金业品牌当中最为重要的构成,始终是实现战略目标的核心。优秀的业绩也是作为有责任的基金管理公司应有的担当,要从投资人的角度出发,让投资人获得真正的回报。

  “在战略的实施中,创新应建立在整个产业链之上。我们应该思考能否给顾客提供更加个性化的理财服务,或是为零售渠道提供更加精准的营销支持。销售渠道的广泛抵达,以及销售服务的深度,同样在战略当中是资产管理业重要的竞争内容。”

  “我们期待伴随着制度上的成熟、政策环境的日益宽松以及QFII额度的不断扩大,嘉实基金有能力面对更加市场化的竞争和满足国际投资人的需求。通过全行业的共同努力,一同推动养老金、第三方理财和海外市场拓展等方面的发展,让中国的基金行业在不久的将来有飞跃式的发展。”赵学军满怀信心地说。

  原文链接:http://finance.ifeng.com/fund/jjrw/20120729/6836065.shtml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