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嘉实动态

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竞争将从业绩向回报升级

2012-12-17

      数据显示,美国目前拥有财务顾问30多万家,平均从业年龄20年,服务的深度与广度有效地满足了投资人多层次的理财需求。相比较而言,目前,中国资产管理机构所能提供的理财服务种类相当贫乏,且为投资人所提供的服务也大多停留在产品供应方面。

  随着国内资产管理混业竞争格局的深化,中国财富管理机构未来能否有效突破,投资人理财需求巨大但供给相对单一的局面?证券时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负责人黄一黎博士。这位曾在华尔街服务16年的资深金融从业人士表示,商业发展的规律就是需求催生供给,未来中国财富管理行业面临的竞争将从投资业绩向投资者回报升级。

  阅读市场 发现规律

  证券时报记者:今年基金业的一个最大亮点除了各家公司日益呈现的差异化竞争战略外,基金公司的竞争模式也在发生巨大变化,能否结合您的职业经验谈一下基金行业面临的竞争环境。

  黄一黎:未来,包括基金在内资产管理行业的竞争将由单纯地追求业绩升级到为投资者创造回报的阶段。我们多年的研究发现,多数投资者投资效果不佳有三类主要原因:第一,没有时间自己管理投资;第二,没有能力自己管理投资;第三,没有兴趣自己管理投资。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优秀的资产管理机构除了提供好的产品外,更应该根据不同投资者的风险收益目标,为投资者提供好的解决方案。这就是为什么在成熟市场,财富管理机构提供的个性化授权账户管理服务是目前财富管理的主流方式。

  证券时报记者:“定制账户”的具体内涵是什么?

  黄一黎:“定制账户”管理服务主要的变化是,账户管理人不再是仅站在一个资产管理人的角度来思考,更主要的是站在投资者的角度思考投资以及资产配置问题。在具体操作上,账户管理者将针对每一个账户,结合投资者的风险定位和投资意愿,通过授权为投资者选择适当的投资策略,以开放式基金为投资标的构建个性化的基金投资组合,并根据市场走势及时进行组合调整。基金行业未来要想健康发展,就必须要致力于改善基民的投资体验。相对于基金业绩,投资者其实最关心的就是自己能否获得实实在在的回报。

  证券时报记者:从单纯地关注产品业绩升级到给投资人追求回报,实现这一目标最重要的是什么?

  黄一黎:最重要的是站在投资者的角度思考研究投资的方法论,这离不开研究、预测市场。首先要观察投资者所在的证券市场,其自身是否存在一定规律?因为只有有规律的东西才有可能预测,也才可能用科学的方法指导投资。

  证券时报记者:能否举例谈一下我们所发现的一些市场规律?

  黄一黎:比如我们发现,A股市场的单月回报率存在以6个月为周期的负相关性,也就是说在统计意义上,股市每半年就可能发生收益反转的现象。这个规律主要从股改结束以后,即从2007年开始,之前由于非市场的干扰因素较多,一些市场特征很难被定义为市场规律。

  证券时报记者:相比于成熟市场的规律,A股市场规律有何不同?

  黄一黎:首先,成熟市场相对规律性很强,而A股市场由于发展非常快,现在存在的规律不代表以后还会继续有效,规律的稳定性较低。所以,需要管理人密切关注相应的规律有没有发生变化。同时,由于A股市场自身的坐标系也在不断地调整,管理人在用历史数据时也要非常谨慎。比如,大家现在常常谈市场估值比以前低很多,就该买了,其实未必。

  因为中国过去经济和现在经济的发展阶段不同,必然导致它的内涵也不同。过去的估值对应的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粗放期,现在经济已步入转型期,所以用历史的估值来评价现在的估值水平未必合适。

  证券时报记者:您现在怎么看转型期A股市场的估值?

  黄一黎:转型期的A股估值有两个特点:第一,低估值不等于估值底;第二,低估值不代表低回报。我们通过研究成熟市场的发展规律发现,经济转型期股市的估值就是比过去低,但回报有可能比过去还好,企业的盈利能力很重要。例如,美国经济自上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从工业时代向后工业时代过渡,期间,美国服务业和制造业在GDP的占比分别出现较大的上升和下调,转型现象非常明显。除了上世纪70、80年代,标普500 12倍左右的估值远低于60年代的18倍左右估值外,在高估值的60年代,有六年时间,股市是正回报,但到70年代时,十年中有八年是正回报,到80年代,十年中有九次是正回报。

  证券时报记者:嘉实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的FAS系统建议的投资期限为未来6个月,原因是什么?

  黄一黎:通过数据分析我们发现,基金投资者换手频率没有股票投资者高,一般做基金交易的持有期在半年左右。所以,我们提供给基金投资者的投资组合也是以半年为投资周期,希望帮助他们每6个月做一次滚动投资,取得持续稳定的收益。

  分散风险 优化收益

  证券时报记者:在具体操作环节,好的资产配置或组合构建的关键是什么?

  黄一黎:分散风险与优化收益两方面的有机结合是构建投资组合的关键。投资中非常重要的一点,要清楚投资过程的逻辑和顺序,然后根据投资者的个性化风险目标进行相应的资产配置,优化收益水平。

  证券时报记者:嘉实投资者回报中心构建的FAS系统(“Forecast+Allocation+Selection”)最终目标是什么?目前运行效果如何?

  黄一黎:最终目标是追求绝对收益,至少要战胜中证基金指数。截至目前,FAS首期组合已经收官,组合最终超越了指数且实现了正收益。FAS组合的年化波动率是5.15%,同期中证基金指数年化波动率为11.51%;中证800指数年化波动率为18.40%,在12月17日推出的基民定制账户的服务中,我们还会根据每个账户的风险定位,采取与其相适合的基金投资策略。实际上,长期同时实现正收益和超指数还是很有挑战的。

  证券时报记者:这套体系在构建组合的具体品种选择上,主要考虑的要素有哪些?

  黄一黎:首先要定好基金池。确定基金池后,不但要看不同基金的历史数据,同时也要看它的管理特质、变化规律以及稳定性。

  证券时报记者:您如何看待下一阶段A股市场走势?

  黄一黎:不一样的投资周期决定了对市场的观察视角不一样。我们结合市场自身、资金供给和宏观经济这三大驱动力及其传导机制展开综合分析和模拟发现,中国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在中短期常常表现出不一致性,我们也发现市场自身和资金供给对预测结果的影响超过宏观经济。所以,做预测时更关注前两个因素。总体而言,投资者不差钱,但近一个时期以来投资者观望情绪浓厚,股市和上市公司需要让投资者相信它可以为投资者创造财富。A股未来还将以震荡为主,但上行概率大于下行。对债市总体看多,但可能不会有太大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竞争将从业绩向回报升级

2012-12-17

      数据显示,美国目前拥有财务顾问30多万家,平均从业年龄20年,服务的深度与广度有效地满足了投资人多层次的理财需求。相比较而言,目前,中国资产管理机构所能提供的理财服务种类相当贫乏,且为投资人所提供的服务也大多停留在产品供应方面。

  随着国内资产管理混业竞争格局的深化,中国财富管理机构未来能否有效突破,投资人理财需求巨大但供给相对单一的局面?证券时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负责人黄一黎博士。这位曾在华尔街服务16年的资深金融从业人士表示,商业发展的规律就是需求催生供给,未来中国财富管理行业面临的竞争将从投资业绩向投资者回报升级。

  阅读市场 发现规律

  证券时报记者:今年基金业的一个最大亮点除了各家公司日益呈现的差异化竞争战略外,基金公司的竞争模式也在发生巨大变化,能否结合您的职业经验谈一下基金行业面临的竞争环境。

  黄一黎:未来,包括基金在内资产管理行业的竞争将由单纯地追求业绩升级到为投资者创造回报的阶段。我们多年的研究发现,多数投资者投资效果不佳有三类主要原因:第一,没有时间自己管理投资;第二,没有能力自己管理投资;第三,没有兴趣自己管理投资。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优秀的资产管理机构除了提供好的产品外,更应该根据不同投资者的风险收益目标,为投资者提供好的解决方案。这就是为什么在成熟市场,财富管理机构提供的个性化授权账户管理服务是目前财富管理的主流方式。

  证券时报记者:“定制账户”的具体内涵是什么?

  黄一黎:“定制账户”管理服务主要的变化是,账户管理人不再是仅站在一个资产管理人的角度来思考,更主要的是站在投资者的角度思考投资以及资产配置问题。在具体操作上,账户管理者将针对每一个账户,结合投资者的风险定位和投资意愿,通过授权为投资者选择适当的投资策略,以开放式基金为投资标的构建个性化的基金投资组合,并根据市场走势及时进行组合调整。基金行业未来要想健康发展,就必须要致力于改善基民的投资体验。相对于基金业绩,投资者其实最关心的就是自己能否获得实实在在的回报。

  证券时报记者:从单纯地关注产品业绩升级到给投资人追求回报,实现这一目标最重要的是什么?

  黄一黎:最重要的是站在投资者的角度思考研究投资的方法论,这离不开研究、预测市场。首先要观察投资者所在的证券市场,其自身是否存在一定规律?因为只有有规律的东西才有可能预测,也才可能用科学的方法指导投资。

  证券时报记者:能否举例谈一下我们所发现的一些市场规律?

  黄一黎:比如我们发现,A股市场的单月回报率存在以6个月为周期的负相关性,也就是说在统计意义上,股市每半年就可能发生收益反转的现象。这个规律主要从股改结束以后,即从2007年开始,之前由于非市场的干扰因素较多,一些市场特征很难被定义为市场规律。

  证券时报记者:相比于成熟市场的规律,A股市场规律有何不同?

  黄一黎:首先,成熟市场相对规律性很强,而A股市场由于发展非常快,现在存在的规律不代表以后还会继续有效,规律的稳定性较低。所以,需要管理人密切关注相应的规律有没有发生变化。同时,由于A股市场自身的坐标系也在不断地调整,管理人在用历史数据时也要非常谨慎。比如,大家现在常常谈市场估值比以前低很多,就该买了,其实未必。

  因为中国过去经济和现在经济的发展阶段不同,必然导致它的内涵也不同。过去的估值对应的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粗放期,现在经济已步入转型期,所以用历史的估值来评价现在的估值水平未必合适。

  证券时报记者:您现在怎么看转型期A股市场的估值?

  黄一黎:转型期的A股估值有两个特点:第一,低估值不等于估值底;第二,低估值不代表低回报。我们通过研究成熟市场的发展规律发现,经济转型期股市的估值就是比过去低,但回报有可能比过去还好,企业的盈利能力很重要。例如,美国经济自上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从工业时代向后工业时代过渡,期间,美国服务业和制造业在GDP的占比分别出现较大的上升和下调,转型现象非常明显。除了上世纪70、80年代,标普500 12倍左右的估值远低于60年代的18倍左右估值外,在高估值的60年代,有六年时间,股市是正回报,但到70年代时,十年中有八年是正回报,到80年代,十年中有九次是正回报。

  证券时报记者:嘉实投资者回报研究中心的FAS系统建议的投资期限为未来6个月,原因是什么?

  黄一黎:通过数据分析我们发现,基金投资者换手频率没有股票投资者高,一般做基金交易的持有期在半年左右。所以,我们提供给基金投资者的投资组合也是以半年为投资周期,希望帮助他们每6个月做一次滚动投资,取得持续稳定的收益。

  分散风险 优化收益

  证券时报记者:在具体操作环节,好的资产配置或组合构建的关键是什么?

  黄一黎:分散风险与优化收益两方面的有机结合是构建投资组合的关键。投资中非常重要的一点,要清楚投资过程的逻辑和顺序,然后根据投资者的个性化风险目标进行相应的资产配置,优化收益水平。

  证券时报记者:嘉实投资者回报中心构建的FAS系统(“Forecast+Allocation+Selection”)最终目标是什么?目前运行效果如何?

  黄一黎:最终目标是追求绝对收益,至少要战胜中证基金指数。截至目前,FAS首期组合已经收官,组合最终超越了指数且实现了正收益。FAS组合的年化波动率是5.15%,同期中证基金指数年化波动率为11.51%;中证800指数年化波动率为18.40%,在12月17日推出的基民定制账户的服务中,我们还会根据每个账户的风险定位,采取与其相适合的基金投资策略。实际上,长期同时实现正收益和超指数还是很有挑战的。

  证券时报记者:这套体系在构建组合的具体品种选择上,主要考虑的要素有哪些?

  黄一黎:首先要定好基金池。确定基金池后,不但要看不同基金的历史数据,同时也要看它的管理特质、变化规律以及稳定性。

  证券时报记者:您如何看待下一阶段A股市场走势?

  黄一黎:不一样的投资周期决定了对市场的观察视角不一样。我们结合市场自身、资金供给和宏观经济这三大驱动力及其传导机制展开综合分析和模拟发现,中国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在中短期常常表现出不一致性,我们也发现市场自身和资金供给对预测结果的影响超过宏观经济。所以,做预测时更关注前两个因素。总体而言,投资者不差钱,但近一个时期以来投资者观望情绪浓厚,股市和上市公司需要让投资者相信它可以为投资者创造财富。A股未来还将以震荡为主,但上行概率大于下行。对债市总体看多,但可能不会有太大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