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嘉实基金张金涛:做投资不要浪费任何一次危机

2020-05-08

从业17年,张金涛坦言遇到过的“危机”并不少,“危机”之下,如何做好投资,对每位投资人都是一个重大的考验。 作为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嘉实基金港股通投资策略组投资总监,张金涛深耕A股和港股市场,回顾自己亲历过的几波危机,张金涛称:“历史上或者过去几十年,市场低点均伴随着危机出现,比如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2011年的欧债危机。”他进一步指出,做投资最主要的原则之一就是要“买得便宜”,而从历史上看,每一次的市场相对低点均伴随着“危”与“机”出现。

从业17年,张金涛坦言遇到过的“危机”并不少,“危机”之下,如何做好投资,对每位投资人都是一个重大的考验。

作为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嘉实基金港股通投资策略组投资总监,张金涛深耕A股和港股市场,回顾自己亲历过的几波危机,张金涛称:“历史上或者过去几十年,市场低点均伴随着危机出现,比如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2011年的欧债危机。”他进一步指出,做投资最主要的原则之一就是要“买得便宜”,而从历史上看,每一次的市场相对低点均伴随着“危”与“机”出现。

“做投资不要浪费任何一次危机,因为危机给你带来的虽然有风险,但是在危机中坚持清晰布局,长期表现也是可期的。”张金涛说。

长期看好港股投资机会

《陆家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金融市场剧烈波动,你怎么看待今年全球及中国宏观经济的走势?

张金涛: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给开年的经济增长带来了压力,出行的不便对旅游、餐饮、交通运输、非必需消费品等行业造成了严重的影响。而且经过2019年的普涨,整体市场估值已经明显修复,部分板块和个股估值已较为合理,这使得市场在面临风险的时候震荡会加剧。

目前还难以预测疫情结束的时间,但政府的支持政策已经开始出台,相信能够部分对冲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疫情早晚会过去,疫情带来的冲击更多的是一次性的影响,不会改变市场的中长期趋势。

《陆家嘴》:在疫情和股票市场下跌的双重影响之下 ,全球似乎进入了新一轮的危机,你怎么看当前的金融市场?A股和港股当前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环境?

张金涛:股票市场来看,在国内,经济增速下台阶同时伴随着新老经济转化持续进行,消费支出在GDP构成里的比重越来越高;经济和企业盈利增长的波动性越来越低;传统行业市场份额越来越向龙头集中。在海外,全球负利率趋势持续深化,全球以买入持有为主要策略、负债端资金久期较长的机构面临日益严峻的资产荒挑战。中国优质股票资产其较低的估值、强劲的增长及合理稳定的股息对海外长期资金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在国内投资者的资产配置上,地产调控叠加信用刚兑打破和长期利率下行也提高了A股在大类资产中的相对吸引力,为国内社会财富加配股票市场提供了契机。我们非常看好中国的优质股票资产的长期投资机会。

对于香港市场,我们认为港股整体已经处于低位,去年香港市场一直呈现下修状态,在新冠疫情和国际股票市场下跌的双重影响下,恒生指数破净。历史上接近如此水平,仅有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叠加香港楼市泡沫破裂时期。我们认为此次疫情尽管严重,而且仍在演变,后面可能还有反复,但市场和大多数股票也许已经过度反应了悲观前景,估值长期来看也处于低位区域。一旦出现有利的基本面变化,香港市场就可能明显反弹。

《陆家嘴》:在疫情背景之下,你是如何调整今年投资思路的?

张金涛:此次的疫情会对港股有短期的影响,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疫情的有效控制,港股的中长期投资价值会慢慢凸显。

从基本面变化看,一季度中国实施严格的隔离政策,对经济造成了短期影响。随着中国疫情的受控,三月份开始逐步复工复产,但是从三月份开始海外疫情迅速扩散,二季度外需或会重演中国一季度的情况。后面我们有望看到经济的逐步复苏,看到经济恢复常态。

从股价表现上看,三月份美股出现了历史性的快速下跌,港股也出现了一波大跌,但是当美联储迅速出手提供无上限流动性后,市场稳定下来开始反弹。我们认为市场最恐慌的时间或已经过去,后续市场的波动性可能下降。年初至今,受疫情影响较小的行业比如必需消费品、医药、教育、互联网、物业管理等股价表现突出,受疫情影响大的行业如交通运输、非必需消费品、保险、酒店博彩、能源、原材料等股价表现落后。站在现在的时点,我们要认真评估疫情的影响,对于股价调整充分,长期价值突出的后面一类股票加大研究力度。

《陆家嘴》:能否谈谈你对未来的操作思路?如何应对波动剧烈的市场?

张金涛:基金操作上,我们前期配置的医药、必需消费品等个股受疫情影响较小,表现稳健,但部分电子类、可选消费品、以及外需型企业受到一定冲击。市场大幅波动给予我们有利的调仓机会,一些我们长期跟踪的优质个股面临较好的建仓机遇。基于估值以及考虑二季度外需疲弱带来的经济压力犹存的情况下,我们主要关注港股,关注方向主要是与内需更为相关的优质消费、医药和科技等领域。

《陆家嘴》:当前市场中还有哪些危与机?你现在最关注的因素是什么?

张金涛:当大家都在惊呼今年不断见证历史,市场被恐慌情绪笼罩之时,南向资金却在加速净流入港股市场,3月资金净流入量创下了历史之最。目前恒生指数动态股息率在4%的水平,在全球无风险收益率下行趋势中,港股股息率也具有足够吸引力。同时,北上资金也逐步回流A股,不仅能够再次为A股市场带来增量资金,也有助于调动整个市场的乐观情绪和资金活跃度。总的来说,现在最恐慌的时间或已经过去,不管是A股还是港股,我们都应该立足于寻找机会,看看在疫情后哪些股票有机会跑出来。

目前市场的关注点还在疫情,在我看来海外疫情新增人数或许已经接近顶点,未来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可能将逐渐弱化。目前应该更关注疫情后可能会发生的重要事件,比如各国政府的货币和财政政策的影响,美国大选等。

投资方法论:坚持价值投资 关注三类投资机会

《陆家嘴》:展望未来中长期市场,你更关注抓住哪一类投资机会?

张金涛:操作中,我们特别关注三类机会:1、优秀龙头企业在合理的价位上持续创造价值带来的赚取长期回报的机会;2、行业发展过程中(包括新兴行业),有快速成长潜力的公司在由小变大的过程中被市场低估或误判带来的获取超额投资回报的机会;3、价值股被低估带来的估值回归以及股息回报率的收益机会。这三类投资类型的标的我们会根据市场情况、经济周期以及风险偏好的阶段不同进行调整,但整体而言优质的可创造持续回报的股票以及价值股会是本基金的压舱石。

从行业上看,在经济结构性改革以及科技进步的大背景下,长期会以消费、医药、科技、先进制造为主要布局领域,持续挖掘具有较高成长潜力的优质个股。

《陆家嘴》:你如何把握“买入”与“卖出”的时机?

张金涛:做投资最主要的一个原则就是要买的“便宜”,然后相对高估的时候可以考虑卖掉。比如,在遇到大的危机的时候,历史上或者说是过去几十年,市场的低点均伴随危机出现,例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2011年欧债危机,只有碰到危机的时候才会有相对合适的价格,所以做投资不要浪费任何一次危机,因为危机带来的或许不仅仅是风险,在危机中买入,它的风险收益比或获得较高回报的概率也许都是可期的。

卖出的时机通常更难把握,一般来说有这么几种情况或可考虑卖出,第一,就是股票的基本面恶化,经过重新评估后达不到收益要求;第二,是股价达到了目标价附近;第三种情况,就是我们发现了更好的投资标的,需要卖出股票来腾出仓位。

相信均值回归

《陆家嘴》:你有17年的投研经历,从研究到投资,你的投资理念是怎样的?

张金涛:经过17年多的市场磨砺,我始终坚守一个核心投资理念:相信均值回归。我相信长期来看经济和股票市场都将回归到新冠疫情前的正常状态,在市场相对低迷的时候入场,更容易在市场恢复常态的时候获得满意的回报。

《陆家嘴》:你如何把握长期投资与短期波动之间的关系?

张金涛:做投资需要在好公司和合适的价格之间做权衡,大部分时间市场并不会给出一个特别好做的选择题,最理想的情况是两者都能兼顾。优质的可创造持续回报的股票以及价值股会是投资组合的压舱石,我们投资赚的钱是企业创造的价值,企业创造价值需要时间,跟随企业一起成长才能分享长期红利。

我的投资方法论是价值投资,主要是赚企业创造的价值,而不是赚交易对手的钱。价值投资之下还有风格区分,或偏向于成长型,或偏向于价值型。在内心深处,我也喜欢具有成长性的公司,但好公司不一定是好股票,实际投资时,如果估值实在太高,我还是会选择估值较低的标的。

《陆家嘴》:在投资中有没有对你影响特别深刻的人、书籍或者经历?

张金涛:我平时也看很多大师的书。从方法论上来讲,比如说成长投资或者GARP策略方面的书籍,如彼得林奇、费雪等投资大师的书,再如价值投资,包括巴菲特、格雷汉姆的书。最近也有一些书我们经常读的,比如霍华德·马克斯写的《投资最重要的事》,他所强调与主张的是对原则性问题的思考。
 

上一篇 下一篇

嘉实基金张金涛:做投资不要浪费任何一次危机

2020-05-08

从业17年,张金涛坦言遇到过的“危机”并不少,“危机”之下,如何做好投资,对每位投资人都是一个重大的考验。 作为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嘉实基金港股通投资策略组投资总监,张金涛深耕A股和港股市场,回顾自己亲历过的几波危机,张金涛称:“历史上或者过去几十年,市场低点均伴随着危机出现,比如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2011年的欧债危机。”他进一步指出,做投资最主要的原则之一就是要“买得便宜”,而从历史上看,每一次的市场相对低点均伴随着“危”与“机”出现。

从业17年,张金涛坦言遇到过的“危机”并不少,“危机”之下,如何做好投资,对每位投资人都是一个重大的考验。

作为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嘉实基金港股通投资策略组投资总监,张金涛深耕A股和港股市场,回顾自己亲历过的几波危机,张金涛称:“历史上或者过去几十年,市场低点均伴随着危机出现,比如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2011年的欧债危机。”他进一步指出,做投资最主要的原则之一就是要“买得便宜”,而从历史上看,每一次的市场相对低点均伴随着“危”与“机”出现。

“做投资不要浪费任何一次危机,因为危机给你带来的虽然有风险,但是在危机中坚持清晰布局,长期表现也是可期的。”张金涛说。

长期看好港股投资机会

《陆家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金融市场剧烈波动,你怎么看待今年全球及中国宏观经济的走势?

张金涛: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给开年的经济增长带来了压力,出行的不便对旅游、餐饮、交通运输、非必需消费品等行业造成了严重的影响。而且经过2019年的普涨,整体市场估值已经明显修复,部分板块和个股估值已较为合理,这使得市场在面临风险的时候震荡会加剧。

目前还难以预测疫情结束的时间,但政府的支持政策已经开始出台,相信能够部分对冲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疫情早晚会过去,疫情带来的冲击更多的是一次性的影响,不会改变市场的中长期趋势。

《陆家嘴》:在疫情和股票市场下跌的双重影响之下 ,全球似乎进入了新一轮的危机,你怎么看当前的金融市场?A股和港股当前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环境?

张金涛:股票市场来看,在国内,经济增速下台阶同时伴随着新老经济转化持续进行,消费支出在GDP构成里的比重越来越高;经济和企业盈利增长的波动性越来越低;传统行业市场份额越来越向龙头集中。在海外,全球负利率趋势持续深化,全球以买入持有为主要策略、负债端资金久期较长的机构面临日益严峻的资产荒挑战。中国优质股票资产其较低的估值、强劲的增长及合理稳定的股息对海外长期资金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在国内投资者的资产配置上,地产调控叠加信用刚兑打破和长期利率下行也提高了A股在大类资产中的相对吸引力,为国内社会财富加配股票市场提供了契机。我们非常看好中国的优质股票资产的长期投资机会。

对于香港市场,我们认为港股整体已经处于低位,去年香港市场一直呈现下修状态,在新冠疫情和国际股票市场下跌的双重影响下,恒生指数破净。历史上接近如此水平,仅有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叠加香港楼市泡沫破裂时期。我们认为此次疫情尽管严重,而且仍在演变,后面可能还有反复,但市场和大多数股票也许已经过度反应了悲观前景,估值长期来看也处于低位区域。一旦出现有利的基本面变化,香港市场就可能明显反弹。

《陆家嘴》:在疫情背景之下,你是如何调整今年投资思路的?

张金涛:此次的疫情会对港股有短期的影响,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疫情的有效控制,港股的中长期投资价值会慢慢凸显。

从基本面变化看,一季度中国实施严格的隔离政策,对经济造成了短期影响。随着中国疫情的受控,三月份开始逐步复工复产,但是从三月份开始海外疫情迅速扩散,二季度外需或会重演中国一季度的情况。后面我们有望看到经济的逐步复苏,看到经济恢复常态。

从股价表现上看,三月份美股出现了历史性的快速下跌,港股也出现了一波大跌,但是当美联储迅速出手提供无上限流动性后,市场稳定下来开始反弹。我们认为市场最恐慌的时间或已经过去,后续市场的波动性可能下降。年初至今,受疫情影响较小的行业比如必需消费品、医药、教育、互联网、物业管理等股价表现突出,受疫情影响大的行业如交通运输、非必需消费品、保险、酒店博彩、能源、原材料等股价表现落后。站在现在的时点,我们要认真评估疫情的影响,对于股价调整充分,长期价值突出的后面一类股票加大研究力度。

《陆家嘴》:能否谈谈你对未来的操作思路?如何应对波动剧烈的市场?

张金涛:基金操作上,我们前期配置的医药、必需消费品等个股受疫情影响较小,表现稳健,但部分电子类、可选消费品、以及外需型企业受到一定冲击。市场大幅波动给予我们有利的调仓机会,一些我们长期跟踪的优质个股面临较好的建仓机遇。基于估值以及考虑二季度外需疲弱带来的经济压力犹存的情况下,我们主要关注港股,关注方向主要是与内需更为相关的优质消费、医药和科技等领域。

《陆家嘴》:当前市场中还有哪些危与机?你现在最关注的因素是什么?

张金涛:当大家都在惊呼今年不断见证历史,市场被恐慌情绪笼罩之时,南向资金却在加速净流入港股市场,3月资金净流入量创下了历史之最。目前恒生指数动态股息率在4%的水平,在全球无风险收益率下行趋势中,港股股息率也具有足够吸引力。同时,北上资金也逐步回流A股,不仅能够再次为A股市场带来增量资金,也有助于调动整个市场的乐观情绪和资金活跃度。总的来说,现在最恐慌的时间或已经过去,不管是A股还是港股,我们都应该立足于寻找机会,看看在疫情后哪些股票有机会跑出来。

目前市场的关注点还在疫情,在我看来海外疫情新增人数或许已经接近顶点,未来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可能将逐渐弱化。目前应该更关注疫情后可能会发生的重要事件,比如各国政府的货币和财政政策的影响,美国大选等。

投资方法论:坚持价值投资 关注三类投资机会

《陆家嘴》:展望未来中长期市场,你更关注抓住哪一类投资机会?

张金涛:操作中,我们特别关注三类机会:1、优秀龙头企业在合理的价位上持续创造价值带来的赚取长期回报的机会;2、行业发展过程中(包括新兴行业),有快速成长潜力的公司在由小变大的过程中被市场低估或误判带来的获取超额投资回报的机会;3、价值股被低估带来的估值回归以及股息回报率的收益机会。这三类投资类型的标的我们会根据市场情况、经济周期以及风险偏好的阶段不同进行调整,但整体而言优质的可创造持续回报的股票以及价值股会是本基金的压舱石。

从行业上看,在经济结构性改革以及科技进步的大背景下,长期会以消费、医药、科技、先进制造为主要布局领域,持续挖掘具有较高成长潜力的优质个股。

《陆家嘴》:你如何把握“买入”与“卖出”的时机?

张金涛:做投资最主要的一个原则就是要买的“便宜”,然后相对高估的时候可以考虑卖掉。比如,在遇到大的危机的时候,历史上或者说是过去几十年,市场的低点均伴随危机出现,例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2011年欧债危机,只有碰到危机的时候才会有相对合适的价格,所以做投资不要浪费任何一次危机,因为危机带来的或许不仅仅是风险,在危机中买入,它的风险收益比或获得较高回报的概率也许都是可期的。

卖出的时机通常更难把握,一般来说有这么几种情况或可考虑卖出,第一,就是股票的基本面恶化,经过重新评估后达不到收益要求;第二,是股价达到了目标价附近;第三种情况,就是我们发现了更好的投资标的,需要卖出股票来腾出仓位。

相信均值回归

《陆家嘴》:你有17年的投研经历,从研究到投资,你的投资理念是怎样的?

张金涛:经过17年多的市场磨砺,我始终坚守一个核心投资理念:相信均值回归。我相信长期来看经济和股票市场都将回归到新冠疫情前的正常状态,在市场相对低迷的时候入场,更容易在市场恢复常态的时候获得满意的回报。

《陆家嘴》:你如何把握长期投资与短期波动之间的关系?

张金涛:做投资需要在好公司和合适的价格之间做权衡,大部分时间市场并不会给出一个特别好做的选择题,最理想的情况是两者都能兼顾。优质的可创造持续回报的股票以及价值股会是投资组合的压舱石,我们投资赚的钱是企业创造的价值,企业创造价值需要时间,跟随企业一起成长才能分享长期红利。

我的投资方法论是价值投资,主要是赚企业创造的价值,而不是赚交易对手的钱。价值投资之下还有风格区分,或偏向于成长型,或偏向于价值型。在内心深处,我也喜欢具有成长性的公司,但好公司不一定是好股票,实际投资时,如果估值实在太高,我还是会选择估值较低的标的。

《陆家嘴》:在投资中有没有对你影响特别深刻的人、书籍或者经历?

张金涛:我平时也看很多大师的书。从方法论上来讲,比如说成长投资或者GARP策略方面的书籍,如彼得林奇、费雪等投资大师的书,再如价值投资,包括巴菲特、格雷汉姆的书。最近也有一些书我们经常读的,比如霍华德·马克斯写的《投资最重要的事》,他所强调与主张的是对原则性问题的思考。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