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认识为你创造回报的基金经理 讲述他们的故事

2020-08-21

为持有人创造持续稳健的业绩回报,是基金经理的本职和义务,而科技投资是一个探索未知世界、供给创造需求的过程。

嘉实基金投资总监胡涛:

自下而上 寻找最好的那一个

 

 

好的猎手,专注,沉稳,伺机而动,却始终保持进攻性,一击必中后,机警地寻找下一个优质猎物的出现。

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平衡风格投资总监胡涛无疑是猎手中的高手。在他看来,A股市场有10%的公司称得上是好公司,挖掘出它们,以合理的价格买入,把握业绩持续稳定、盈利持续增长的公司是获得投资收益的一条正道。

寻找 敏锐的自下而上寻找

将价值和成长结合在一起选股,是一个虽慢但稳的过程。胡涛享受这个过程。

“不做择时,靠自下而上精选个股获取超额收益,将价值和成长结合在一起选股,分享公司成长的红利,获得持续的超额回报。这是我认可的投资理念。”胡涛表示。

胡涛的沉稳笃定,带着对市场特有的敏锐。翻看胡涛管理的基金年报和季报,基金的股票仓位基本稳定在接近上限的水平。尽管股票交易换手率稳定,但投资组合非常具有攻击性。以其管理的嘉实优质企业为例,2019年报显示,基金换手率为90.34%。可以看出,当相关股票不再具备成长性时,胡涛会积极迅速切换持仓。

嘉实优质企业和嘉实成长收益均是历经市场考验的长跑健将,在胡涛接手管理以来仍延续优异表现。他从2014年8月管理的嘉实优质企业,目前总回报为228.35%,近五年排名位于同类基金前20%。同时,从2019年11月开始管理的嘉实成长收益A基金,自2002年基金成立以来,已累计总回报1357.92%(数据来源Wind,截至8月11日)

自下而上,从一团混沌之中,找寻优质的个股,考验的是对好公司的深度认知。

通过对行业和公司基本面的深度研究及不同行业个股之间的深度比较,自下而上地研究上述两个维度。同时,结合宏观、行业走势,判断出在未来经济发展和结构调整中能够充分受益的相关行业,为自下而上的选股提供细分的指导方向,选择出好的公司,获得高于市场平均水平的收益。这是胡涛专注于均衡的投资风格,也是他管理基金获得稳定持续业绩,获取长期稳健超额回报的基石。

寻找 拨开纷扰专注地寻找

什么是好的公司,什么是好的标准,什么是好的赛道?

“我眼中的好公司要有创造超额现金流的能力,这很大程度反映公司的商业模式、行业竞争格局和产业趋势等情况。”胡涛说。

通过精选已经在某个领域具备一定实力的公司规避未来的不确定性风险,同时也看重上市公司的成长前景和稳定性。

好公司主要依靠自身的核心竞争力立足于市场。胡涛介绍,一家保持持续稳定盈利增长的公司不是靠一个增长点驱动的,它一定具备前瞻性的布局。即要有很强的战略,又要对自身战略有深刻的认识,投资者看到的是当下的增长,管理层已经布局了未来的增长,这样的公司才具备可持续成长的能力。

价值投资,不追求短期的惊人涨幅,力求长期稳定的回报。从价值投资的角度来看,短期赚的是市场波动的钱,而长线投资是在赚公司业绩增长的钱。真正的价值投资是以控制风险为前提,同时取得绝对收益的低估值、稳定成长的投资。

不跟风、不追高,不被无效信息干扰,选择出那些真正具备长期竞争优势的公司,胡涛笃定这样的投资体系。

投资一开始是由简到繁,不断做加法,去尽量深入了解各行业,拓展视野。但是到了后面又是一个由繁到简的过程,尽量把投资决策的因素简化。

“投资要学会做减法。如果影响你投资决策的因素太多,宏观好了你加仓,基本面差了你减仓,很容易打乱投资体系。所以一定要简单。其实许多投资的道理大家都知道,也并不复杂,但能坚持下来的人却比较少。”胡涛说。

在研究的覆盖面上,做加法;在决定投资的因素上,做减法。

寻找 勤奋热情地寻找

不以聪慧警捷为高,而以勤确谦抑为上。

在嘉实,勤奋仿佛融进了每一个基金经理的DNA。“基金经理不可能成为每个行业的专家,但行业专家不一定是投资专家,基金经理去找这个行业最懂的人做深入地分析,要从商业的视角,全局的视角去深入观察、分析上市公司盈利模式,盈利的核心竞争力,盈利的持续性等。”胡涛说。

而深入、全面、持续地研究,离不开基金经理的勤奋和对投资的热情。

投资是一个不断学习,不断去反思提升的过程。永远有新的成长股崛起,老的成长股因为基本面的变化可能会衰落。只有深入地研究学习,看到内在的本质变化,才能保持组合不断有进攻性。“我是绝对不认为永远抱着几只股票一直拿着不动就是投资风格稳定。风格稳定不代表持股不变。收益不行,看似稳定,实则却只是一潭死水。”胡涛坦言。

投资更需要知行合一。很多人说得很漂亮,但行为上却一直在追逐热点,依靠短期交易累计收益。“不要做投机者,这是我的价值观,也是我的投资哲学。”

知行合一,跨越山川和湖海。胡涛说,我要做得是,自下而上,努力寻找好的公司,做海边捡贝壳,翻到珍珠的人。

嘉实科技行业投资总监张丹华:

在未知的科技世界 驰骋

 

 

1961年,人类第一次进入太空,把目光望向了光年以外。科技推动,让每一个伟大的想法成为了现实。
“科技是我们的信仰,我们始终坚信科技会让世界更美好。而为持有人创造持续稳健的业绩回报,是我们的本职和义务。”这是嘉实基金科技投资总监张丹华朴素的心愿,也是他称为科技骑士的原因——对科技投资忠诚热爱,英勇睿智判断投资方向,竭尽全力地为持有人带来丰厚回报。

未知的科技世界,多重的象限时代,拥有“骑士精神”的人,坚守、驰骋,为理想和荣誉而战。

科技骑士 不要温顺地走入那良夜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星际穿越》电影中,老布兰德教授反复吟诵这首诗。在探索未知事物的过程中,我们胆怯又勇往直前。

而科技投资本身就是一个探索未知世界的过程。

在张丹华看来,对于科技赛道投资来说,需要找到科技变化的底层规律来支撑它上层的发展。“科技赛道,长期投资看发展方向,中短期投资看节奏。我更加偏向用长期的时间去把握最本质的因素,这就是我投资的第一性原理。”

乱花渐欲迷人眼,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新+黑”科技方向冒出来,到底哪个才是代表本质的方向,这需要细细地斟酌。

张丹华有着非常清醒地认识:“在我的投资过程中,尤其是国内,科技这一类资产,想实现复合回报是很容易的,但想实现较小的波动性真的非常困难。”

事实上,科技赛道投资最根本的困难就在于不确定性和不连续性,确定科技行业投资的大方向成为了这其中的关键。

过去70年,世界经历了5轮科技周期,大型机、小型机、个人电脑、桌面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每一轮科技周期大概10年时间,每一轮的节奏都是,硬件创新、媒介变革和商业模式变化,这样一个完整的过程,嘉实基金研究团队将其称之为“硬三年,软三年,商业模式再三年”。

可见,把握科技股不同阶段的投资节奏同样也是关键。张丹华把科技公司的业务发展和股价表现相结合。在张丹华看来,科技投资一定要找到里面代表新的科技方向的公司。前沿科技投资领域包括电子、通信、传媒、计算机和医药生物等板块,寻找优质企业的α(阿尔法)能力,为持有人带来业绩的超预期回报。

银河彼端 未来会比现在更好

纵然知道科技投资前路漫漫,入行十几年的张丹华,依然对科技投资倾注了勤奋者的心力,远见者的思考,相信者的执着。

张丹华总结了他投资的三个重要因素。其一,科技投资是一个真正能够把蛋糕做大的过程。从投资的本质来讲,投资需要有价值创造。大部分的价值创造是线性的,但科技这一类资产却比较容易产生持续性。放眼全球及人类历史,—大部分能够持续创造这些东西的资产,都在科技线上。

其二,科技投资是一个能够把蛋糕按指数规律做大的过程。回望人类社会发展的每一次重大变革,我们会发现工业革命在人类历史的GDP中呈指数增长模式。工业革命带来的各种能源革命、电力革命让人类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科技有一种能够实现指数爆炸发展的魔力。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科技投资是一个探索未知世界的过程。从人类历史发展来说,科学不是知识的革命,科学是无知的革命。因为只有人类承认自己的无知,才会有永无止境的好奇心去探索这个未知世界,才会有大航海时代、有互联网的发展、有人工智能、有未来的生物科技等各种各样的技术。

对于科技投资人来说,永远相信未来会比现在更好。

科技投资 望穿光年

国内科技投资的基金经理变化迅速,通常是隔一年换一拨。面对竞争压力大、行业发展迅速的情况,张丹华为自己提出了成为“常青式投资人”的目标。

为持有人创造持续稳健的业绩回报,是基金经理的本职和义务,而科技投资是一个探索未知世界、供给创造需求的过程。

投资职业生涯规划中关键的是对于容易有颠覆性风险的事情要绕着走。张丹华说,我时常提醒自己,远离那些风险收益不匹配的东西,尽可能让自身能力匹配上投资期待。追求卓越,但控制欲望,很小心地扩展自身的能力范围,在自己懂的领域里不断提高。尽管过程非常缓慢,但只要是找到长期的战略性目标,就值得坚守。

最重要的是,常青式投资人要去行动。不管是基金经理也好,资产管理人员也罢,道理大家都懂,只是因为在各种各样的约束情况下没能实施,而湮灭人海。因此,能够存活下来的优秀投资人才都是真正的实践派。

投资之路漫漫,吾将上下而求索。正如张丹华所言:“投资这件事情是科学,也是艺术,还是一种宗教,在投资这个漫长的旅程中,我们最终获得的不光是投资收益,而是探索这个未知世界中所获得的最终的理智、美的愉悦,和善的和谐。”

嘉实制造行业投资总监姚志鹏:

做先进产业的“金手指”

 

 

在7月31日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公布的基金业绩评价报告当中,嘉实环保低碳、嘉实智能汽车和嘉实新能源新材料三只行业基金最近两年分别实现了138.3%、132.2%、141.8%的净值增长率,自成立以来年化回报均超过22%。这三只基金背后是同一个基金经理——嘉实基金制造行业投资总监姚志鹏。

关于姚志鹏的投资故事,人们形容他是先进产业的“金手指”。因为在制造行业这个赛道里,姚志鹏总能先人一步。而其“先人一步”的秘诀,就在方向、方式与方法里。

方向:深耕先进制造赛道

尽管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还是清华-MIT国际工商管理硕士,并在一家美资500强企业从事技术管理,完整参与了其中国子公司的设立过程,但2011年进入嘉实基金之后,姚志鹏还是坐了5年研究板凳,主要研究方向是化工、有色金属、环保低碳、新材料、新能源等制造业的高精尖领域。经历实业和资本市场的双重历练,也为其日后投资能力打下基础。

“中国制造业未来无论从供给端还是需求端在全球都具有相对比较优势,因此对制造业持乐观态度,对中长期市场也充满信心。”姚志鹏表示,传统经济的增长动能已经不足,经济增长方式转型为以科技驱动为主的要求越来越迫切,未来在新能源、人工智能、智能汽车、5G等先进制造领域将爆发出丰富的投资机会。

事实上,姚志鹏已经先人一步地把握住了以新能源汽车为代表的先进制造机会。公开资料显示,嘉实智能汽车成立于2016年2月,是国内首只智能汽车主题基金,姚志鹏自2016年4月出任基金经理开始参与管理,自2018年3月开始单独管理至今。银河证券数据显示,截至7月31日,该基金自成立以来总回报为165.4%,年化回报为24.28%。

“新能源是新科技浪潮的第一波。未来两年新能源会进入全面爆发期,一旦突破能源对资源的约束,技术的更新换代速度就会加快,同时成本越来越低。”姚志鹏解释道,能源领域的变革完成之后,无人驾驶、消费电子、人工智能等5G应用为代表的先进制造领域的增长前景更加可期,而资本市场往往会提前作出反应。

方式:赚企业价值发现的钱

将能力圈聚焦到先进制造行业,在姚志鹏看来仅仅是找到了一条长坡厚雪的赛道,想要获得更高超额收益,则需要投资方式和理念的加持。在投资过程中,姚志鹏很少跟从短期变化进行择时操作,而是将精力放在细分领域和个股研究上,判断行业景气度和发现具有价值的企业。他说:“我的主要工作和精力是在对一个公司的价值评判和评估上,原因是我们更想赚到企业价值增长的钱。”

查阅嘉实新能源新材料季报显示,光伏行业龙头隆基股份已经连续11个季度位列其十大重仓股。截至7月31日,隆基股份最近三年涨幅近350%。而在嘉实智能汽车最近三个季度的季报中,新能源汽车电池龙头宁德时代两季为第一大重仓股,一季为第二大重仓股。数据显示,截至7月31日,宁德时代最近一年涨幅为180%。

对于姚志鹏来说,将精力聚焦到价值发现,更容易在复杂的投资体系中化繁为简。“投资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我们要把自己的判断聚焦在一些高胜率的事情上, 集中精力去进行企业价值的判断。”他说。

姚志鹏的核心投资理念是以产业投资视角,赚企业价值发现的钱。他擅长前瞻性地从中观维度精选景气度上行产业,并从景气行业中精选个股。“我的投资风格是一个价值发现的过程,我比较享受在一个公司早期的时候就发现它的价值,并且在它的价值发现过程中完整分享企业价值发现和价值实现的过程。我会把自己的主要判断集中在对企业价值的判断上,这样更容易实现中观画龙,微观点睛的效果。”

方法:ROE向后看,DCF向前看

理科生出身的姚志鹏非常强调“用数据说话”。“做组合管理,做好业绩回报的过程中,控制风险是件困难的事情。很多时候,人们投资决策失效的原因都是在于太希望事物按照自己设想运行,而忽略了客观规律”,正是基于这样的认知,姚志鹏构建了ROE(Return on Equity,即净资产回报率)-DCF((Discounted Cash Flow,即现金流贴现)的投资框架,通过模型分析减少人为主观分析的不确定性。

姚志鹏介绍,ROE-DCF投资框架的核心是观察ROE是否有边际改善,根据ROE的边际变化选取底部改善和景气上升的行业,最优先参与底部到中枢的阶段,再在从中根据各类指标以及商业思维选取优质龙头个股。如果发现行业ROE具有向上驱动力,则不会过分拘泥于静态估值,更多会采用DCF关注其未来的趋势变化。

“行业基金投资和全市场基金有所不同,行业基金首先是要能够战胜自己的行业基准,因此,投资和研究的重心是如何挖掘阿尔法资产,基于ROE-DCF对制造行业阿尔法资产挖掘的基本架构已经完成。”Wind数据显示,截至7月31日,嘉实智能汽车、嘉实环保低碳、嘉实新能源新材料A自成立以来净值超越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分别达148.1%、144.5%和122%。

“从ROE-DCF 框架出发,我们既相信在一轮产业的大趋势中,驱动类资产自始至终贯穿整个产业的演进过程,同时也相信均值回归。”姚志鹏表示。

上一篇 下一篇

认识为你创造回报的基金经理 讲述他们的故事

2020-08-21

为持有人创造持续稳健的业绩回报,是基金经理的本职和义务,而科技投资是一个探索未知世界、供给创造需求的过程。

嘉实基金投资总监胡涛:

自下而上 寻找最好的那一个

 

 

好的猎手,专注,沉稳,伺机而动,却始终保持进攻性,一击必中后,机警地寻找下一个优质猎物的出现。

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平衡风格投资总监胡涛无疑是猎手中的高手。在他看来,A股市场有10%的公司称得上是好公司,挖掘出它们,以合理的价格买入,把握业绩持续稳定、盈利持续增长的公司是获得投资收益的一条正道。

寻找 敏锐的自下而上寻找

将价值和成长结合在一起选股,是一个虽慢但稳的过程。胡涛享受这个过程。

“不做择时,靠自下而上精选个股获取超额收益,将价值和成长结合在一起选股,分享公司成长的红利,获得持续的超额回报。这是我认可的投资理念。”胡涛表示。

胡涛的沉稳笃定,带着对市场特有的敏锐。翻看胡涛管理的基金年报和季报,基金的股票仓位基本稳定在接近上限的水平。尽管股票交易换手率稳定,但投资组合非常具有攻击性。以其管理的嘉实优质企业为例,2019年报显示,基金换手率为90.34%。可以看出,当相关股票不再具备成长性时,胡涛会积极迅速切换持仓。

嘉实优质企业和嘉实成长收益均是历经市场考验的长跑健将,在胡涛接手管理以来仍延续优异表现。他从2014年8月管理的嘉实优质企业,目前总回报为228.35%,近五年排名位于同类基金前20%。同时,从2019年11月开始管理的嘉实成长收益A基金,自2002年基金成立以来,已累计总回报1357.92%(数据来源Wind,截至8月11日)

自下而上,从一团混沌之中,找寻优质的个股,考验的是对好公司的深度认知。

通过对行业和公司基本面的深度研究及不同行业个股之间的深度比较,自下而上地研究上述两个维度。同时,结合宏观、行业走势,判断出在未来经济发展和结构调整中能够充分受益的相关行业,为自下而上的选股提供细分的指导方向,选择出好的公司,获得高于市场平均水平的收益。这是胡涛专注于均衡的投资风格,也是他管理基金获得稳定持续业绩,获取长期稳健超额回报的基石。

寻找 拨开纷扰专注地寻找

什么是好的公司,什么是好的标准,什么是好的赛道?

“我眼中的好公司要有创造超额现金流的能力,这很大程度反映公司的商业模式、行业竞争格局和产业趋势等情况。”胡涛说。

通过精选已经在某个领域具备一定实力的公司规避未来的不确定性风险,同时也看重上市公司的成长前景和稳定性。

好公司主要依靠自身的核心竞争力立足于市场。胡涛介绍,一家保持持续稳定盈利增长的公司不是靠一个增长点驱动的,它一定具备前瞻性的布局。即要有很强的战略,又要对自身战略有深刻的认识,投资者看到的是当下的增长,管理层已经布局了未来的增长,这样的公司才具备可持续成长的能力。

价值投资,不追求短期的惊人涨幅,力求长期稳定的回报。从价值投资的角度来看,短期赚的是市场波动的钱,而长线投资是在赚公司业绩增长的钱。真正的价值投资是以控制风险为前提,同时取得绝对收益的低估值、稳定成长的投资。

不跟风、不追高,不被无效信息干扰,选择出那些真正具备长期竞争优势的公司,胡涛笃定这样的投资体系。

投资一开始是由简到繁,不断做加法,去尽量深入了解各行业,拓展视野。但是到了后面又是一个由繁到简的过程,尽量把投资决策的因素简化。

“投资要学会做减法。如果影响你投资决策的因素太多,宏观好了你加仓,基本面差了你减仓,很容易打乱投资体系。所以一定要简单。其实许多投资的道理大家都知道,也并不复杂,但能坚持下来的人却比较少。”胡涛说。

在研究的覆盖面上,做加法;在决定投资的因素上,做减法。

寻找 勤奋热情地寻找

不以聪慧警捷为高,而以勤确谦抑为上。

在嘉实,勤奋仿佛融进了每一个基金经理的DNA。“基金经理不可能成为每个行业的专家,但行业专家不一定是投资专家,基金经理去找这个行业最懂的人做深入地分析,要从商业的视角,全局的视角去深入观察、分析上市公司盈利模式,盈利的核心竞争力,盈利的持续性等。”胡涛说。

而深入、全面、持续地研究,离不开基金经理的勤奋和对投资的热情。

投资是一个不断学习,不断去反思提升的过程。永远有新的成长股崛起,老的成长股因为基本面的变化可能会衰落。只有深入地研究学习,看到内在的本质变化,才能保持组合不断有进攻性。“我是绝对不认为永远抱着几只股票一直拿着不动就是投资风格稳定。风格稳定不代表持股不变。收益不行,看似稳定,实则却只是一潭死水。”胡涛坦言。

投资更需要知行合一。很多人说得很漂亮,但行为上却一直在追逐热点,依靠短期交易累计收益。“不要做投机者,这是我的价值观,也是我的投资哲学。”

知行合一,跨越山川和湖海。胡涛说,我要做得是,自下而上,努力寻找好的公司,做海边捡贝壳,翻到珍珠的人。

嘉实科技行业投资总监张丹华:

在未知的科技世界 驰骋

 

 

1961年,人类第一次进入太空,把目光望向了光年以外。科技推动,让每一个伟大的想法成为了现实。
“科技是我们的信仰,我们始终坚信科技会让世界更美好。而为持有人创造持续稳健的业绩回报,是我们的本职和义务。”这是嘉实基金科技投资总监张丹华朴素的心愿,也是他称为科技骑士的原因——对科技投资忠诚热爱,英勇睿智判断投资方向,竭尽全力地为持有人带来丰厚回报。

未知的科技世界,多重的象限时代,拥有“骑士精神”的人,坚守、驰骋,为理想和荣誉而战。

科技骑士 不要温顺地走入那良夜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星际穿越》电影中,老布兰德教授反复吟诵这首诗。在探索未知事物的过程中,我们胆怯又勇往直前。

而科技投资本身就是一个探索未知世界的过程。

在张丹华看来,对于科技赛道投资来说,需要找到科技变化的底层规律来支撑它上层的发展。“科技赛道,长期投资看发展方向,中短期投资看节奏。我更加偏向用长期的时间去把握最本质的因素,这就是我投资的第一性原理。”

乱花渐欲迷人眼,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新+黑”科技方向冒出来,到底哪个才是代表本质的方向,这需要细细地斟酌。

张丹华有着非常清醒地认识:“在我的投资过程中,尤其是国内,科技这一类资产,想实现复合回报是很容易的,但想实现较小的波动性真的非常困难。”

事实上,科技赛道投资最根本的困难就在于不确定性和不连续性,确定科技行业投资的大方向成为了这其中的关键。

过去70年,世界经历了5轮科技周期,大型机、小型机、个人电脑、桌面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每一轮科技周期大概10年时间,每一轮的节奏都是,硬件创新、媒介变革和商业模式变化,这样一个完整的过程,嘉实基金研究团队将其称之为“硬三年,软三年,商业模式再三年”。

可见,把握科技股不同阶段的投资节奏同样也是关键。张丹华把科技公司的业务发展和股价表现相结合。在张丹华看来,科技投资一定要找到里面代表新的科技方向的公司。前沿科技投资领域包括电子、通信、传媒、计算机和医药生物等板块,寻找优质企业的α(阿尔法)能力,为持有人带来业绩的超预期回报。

银河彼端 未来会比现在更好

纵然知道科技投资前路漫漫,入行十几年的张丹华,依然对科技投资倾注了勤奋者的心力,远见者的思考,相信者的执着。

张丹华总结了他投资的三个重要因素。其一,科技投资是一个真正能够把蛋糕做大的过程。从投资的本质来讲,投资需要有价值创造。大部分的价值创造是线性的,但科技这一类资产却比较容易产生持续性。放眼全球及人类历史,—大部分能够持续创造这些东西的资产,都在科技线上。

其二,科技投资是一个能够把蛋糕按指数规律做大的过程。回望人类社会发展的每一次重大变革,我们会发现工业革命在人类历史的GDP中呈指数增长模式。工业革命带来的各种能源革命、电力革命让人类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科技有一种能够实现指数爆炸发展的魔力。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科技投资是一个探索未知世界的过程。从人类历史发展来说,科学不是知识的革命,科学是无知的革命。因为只有人类承认自己的无知,才会有永无止境的好奇心去探索这个未知世界,才会有大航海时代、有互联网的发展、有人工智能、有未来的生物科技等各种各样的技术。

对于科技投资人来说,永远相信未来会比现在更好。

科技投资 望穿光年

国内科技投资的基金经理变化迅速,通常是隔一年换一拨。面对竞争压力大、行业发展迅速的情况,张丹华为自己提出了成为“常青式投资人”的目标。

为持有人创造持续稳健的业绩回报,是基金经理的本职和义务,而科技投资是一个探索未知世界、供给创造需求的过程。

投资职业生涯规划中关键的是对于容易有颠覆性风险的事情要绕着走。张丹华说,我时常提醒自己,远离那些风险收益不匹配的东西,尽可能让自身能力匹配上投资期待。追求卓越,但控制欲望,很小心地扩展自身的能力范围,在自己懂的领域里不断提高。尽管过程非常缓慢,但只要是找到长期的战略性目标,就值得坚守。

最重要的是,常青式投资人要去行动。不管是基金经理也好,资产管理人员也罢,道理大家都懂,只是因为在各种各样的约束情况下没能实施,而湮灭人海。因此,能够存活下来的优秀投资人才都是真正的实践派。

投资之路漫漫,吾将上下而求索。正如张丹华所言:“投资这件事情是科学,也是艺术,还是一种宗教,在投资这个漫长的旅程中,我们最终获得的不光是投资收益,而是探索这个未知世界中所获得的最终的理智、美的愉悦,和善的和谐。”

嘉实制造行业投资总监姚志鹏:

做先进产业的“金手指”

 

 

在7月31日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公布的基金业绩评价报告当中,嘉实环保低碳、嘉实智能汽车和嘉实新能源新材料三只行业基金最近两年分别实现了138.3%、132.2%、141.8%的净值增长率,自成立以来年化回报均超过22%。这三只基金背后是同一个基金经理——嘉实基金制造行业投资总监姚志鹏。

关于姚志鹏的投资故事,人们形容他是先进产业的“金手指”。因为在制造行业这个赛道里,姚志鹏总能先人一步。而其“先人一步”的秘诀,就在方向、方式与方法里。

方向:深耕先进制造赛道

尽管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还是清华-MIT国际工商管理硕士,并在一家美资500强企业从事技术管理,完整参与了其中国子公司的设立过程,但2011年进入嘉实基金之后,姚志鹏还是坐了5年研究板凳,主要研究方向是化工、有色金属、环保低碳、新材料、新能源等制造业的高精尖领域。经历实业和资本市场的双重历练,也为其日后投资能力打下基础。

“中国制造业未来无论从供给端还是需求端在全球都具有相对比较优势,因此对制造业持乐观态度,对中长期市场也充满信心。”姚志鹏表示,传统经济的增长动能已经不足,经济增长方式转型为以科技驱动为主的要求越来越迫切,未来在新能源、人工智能、智能汽车、5G等先进制造领域将爆发出丰富的投资机会。

事实上,姚志鹏已经先人一步地把握住了以新能源汽车为代表的先进制造机会。公开资料显示,嘉实智能汽车成立于2016年2月,是国内首只智能汽车主题基金,姚志鹏自2016年4月出任基金经理开始参与管理,自2018年3月开始单独管理至今。银河证券数据显示,截至7月31日,该基金自成立以来总回报为165.4%,年化回报为24.28%。

“新能源是新科技浪潮的第一波。未来两年新能源会进入全面爆发期,一旦突破能源对资源的约束,技术的更新换代速度就会加快,同时成本越来越低。”姚志鹏解释道,能源领域的变革完成之后,无人驾驶、消费电子、人工智能等5G应用为代表的先进制造领域的增长前景更加可期,而资本市场往往会提前作出反应。

方式:赚企业价值发现的钱

将能力圈聚焦到先进制造行业,在姚志鹏看来仅仅是找到了一条长坡厚雪的赛道,想要获得更高超额收益,则需要投资方式和理念的加持。在投资过程中,姚志鹏很少跟从短期变化进行择时操作,而是将精力放在细分领域和个股研究上,判断行业景气度和发现具有价值的企业。他说:“我的主要工作和精力是在对一个公司的价值评判和评估上,原因是我们更想赚到企业价值增长的钱。”

查阅嘉实新能源新材料季报显示,光伏行业龙头隆基股份已经连续11个季度位列其十大重仓股。截至7月31日,隆基股份最近三年涨幅近350%。而在嘉实智能汽车最近三个季度的季报中,新能源汽车电池龙头宁德时代两季为第一大重仓股,一季为第二大重仓股。数据显示,截至7月31日,宁德时代最近一年涨幅为180%。

对于姚志鹏来说,将精力聚焦到价值发现,更容易在复杂的投资体系中化繁为简。“投资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我们要把自己的判断聚焦在一些高胜率的事情上, 集中精力去进行企业价值的判断。”他说。

姚志鹏的核心投资理念是以产业投资视角,赚企业价值发现的钱。他擅长前瞻性地从中观维度精选景气度上行产业,并从景气行业中精选个股。“我的投资风格是一个价值发现的过程,我比较享受在一个公司早期的时候就发现它的价值,并且在它的价值发现过程中完整分享企业价值发现和价值实现的过程。我会把自己的主要判断集中在对企业价值的判断上,这样更容易实现中观画龙,微观点睛的效果。”

方法:ROE向后看,DCF向前看

理科生出身的姚志鹏非常强调“用数据说话”。“做组合管理,做好业绩回报的过程中,控制风险是件困难的事情。很多时候,人们投资决策失效的原因都是在于太希望事物按照自己设想运行,而忽略了客观规律”,正是基于这样的认知,姚志鹏构建了ROE(Return on Equity,即净资产回报率)-DCF((Discounted Cash Flow,即现金流贴现)的投资框架,通过模型分析减少人为主观分析的不确定性。

姚志鹏介绍,ROE-DCF投资框架的核心是观察ROE是否有边际改善,根据ROE的边际变化选取底部改善和景气上升的行业,最优先参与底部到中枢的阶段,再在从中根据各类指标以及商业思维选取优质龙头个股。如果发现行业ROE具有向上驱动力,则不会过分拘泥于静态估值,更多会采用DCF关注其未来的趋势变化。

“行业基金投资和全市场基金有所不同,行业基金首先是要能够战胜自己的行业基准,因此,投资和研究的重心是如何挖掘阿尔法资产,基于ROE-DCF对制造行业阿尔法资产挖掘的基本架构已经完成。”Wind数据显示,截至7月31日,嘉实智能汽车、嘉实环保低碳、嘉实新能源新材料A自成立以来净值超越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分别达148.1%、144.5%和122%。

“从ROE-DCF 框架出发,我们既相信在一轮产业的大趋势中,驱动类资产自始至终贯穿整个产业的演进过程,同时也相信均值回归。”姚志鹏表示。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