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深度解密:科技投资的颠覆与破坏式创新

2021-03-03 来源:嘉实基金 关键词: 科技 创新 价值

科技是一个飞速变化的行业,做科技投资需要对新生事物敏感且充满好奇心,如此才能敏锐地感知变化并辨识真假。

科技是一个飞速变化的行业,做科技投资需要对新生事物敏感且充满好奇心,如此才能敏锐地感知变化并辨识真假。作为专注科技投资的团队,嘉实基金科技研究组组长王贵重、主分析师王鑫晨、王宇恒领衔的嘉实科技投资团队是一个求真、求善、求美的团队,年轻且积极,对未来科技的不确定性和所有变化充满好奇与期待。

王贵重用“破坏式创新”来概括科技的变化——具有内生颠覆性,总会有一些新的要素去取代旧的要素。而他们要做的,就是在不断变化的科技赛道中,找到其中的“黑马”。虽然并不容易,有时还会充满噪音,但只要抓住本质不变的东西,找到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再用长远的眼光审视它,不被短期因素所扰动,下一个“黑马”很快就会出现。

“锚定科技赛道五大方向”

“科技投资本身是一种价值观。”王贵重表示,其团队的三条基础价值观是相信科技能够指数级地做大蛋糕、相信优秀企业家的价值创造、相信未来会更好。

在此基础上,王贵重将科技投资团队的投资框架简单概括为“一二三四五六”。

这一投资框架以第一原理为指导思想,以摩尔定律和梅特卡夫定律为两条指导原则。

在王贵重看来,人类有三个本质需求:信息的需求,包括信息的计算、存储和传播;能量的需求,人类的发展就是人类能够掌握的能量不断变大,同时能量的属性从一层变成二层这样一个过程;生命的需求,人活得更久、活得更好是本质的需求。

在具体投资中要解决四个问题,分别是方向、节奏、公司和估值。他表示:“这四个问题是有顺序的,首先要选对方向,我们会去选鱼多的地方,但我们不是选池塘,我们选的是鱼,最终是为了打到这条鱼。”

此外,人类的三大需求对应了投资的五大方向:半导体、云计算、互联网平台、创新药和新能源车。

选定方向后,嘉实科技投资团队会从六个维度去研究公司,包括空间、竞争、商业模式、管理层、成长性和市场预期。“我们的研究会长短结合,前四条是偏长期维度,成长性和市场预期则是偏短期维度。”

“我们是很幸运的。”王贵重表示,“这些业绩的取得是因为我们匹配到了大票风格,这源于我们对优秀且竞争力强的公司的青睐,也是对我们‘一二三四五六’投资框架的验证。”

“科技股的破坏式创新”

破坏式创新——王贵重用五个字概括了科技的特点。“科技的特点就是内生的颠覆性,总会有一些新的要素去取代旧的要素。因此,科技投资本身是一种价值观,即喜欢颠覆、喜欢变化。当大家觉得没机会的时候,新的机会就会出现。”王贵重说。

在王贵重看来,成熟市场的特点就是风格固化,未来投资向龙头集中将成为常态,但科技领域有做出增强收益的可能,这也是科技型基金经理未来的归宿,而这都依赖于科技的破坏式创新。他表示:“历次抱团瓦解都是被科技股击穿的,2010年的抱团被电子击穿,2012年的抱团被传媒击穿。”

王宇恒认为,破坏式创新靠的是科技股中的黑马,这也是超额收益的重要来源。“所有的白马都是从黑马变过来的。我们之所以专注在深度基本面研究的方法论上,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找到黑马,找到具有破坏性创新、处在创新周期的优质公司,或者具有成为伟大公司潜质的公司。只有挖掘到这样的公司才能创造出超额收益。”王宇恒表示。

对于2021年的科技股投资,王鑫晨认为,立足当下看十年维度,科技股的投资有两大重要线索:一是广义的数字化,二是广义的国产化。

数字化又包含两条线索:第一,下一轮的科技周期已在酝酿,并在发展过程之中,其中有很多细分领域在不断智能化、AI化,同时有更多的互联化,因此下一轮科技周期是万物互联、万物智联的过程。第二,上一轮移动互联网红利还在持续。国产化、移动化、互联化再加上云化,四化共振。

对于国产化也有两个方向:首先是偏狭义的国产化。在半导体、重要材料设备等领域,国产替代在不断加速,这是十年维度的机会。其次是广义的国产化,中国的制造业、中国优秀企业如光伏、重型机械制造、新能源车等不断在国际市场获取份额,体现出很强的竞争力。

*风险提示:投资人应当认真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等基金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并根据自身的投资目的、投资期限、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基金是否和投资人的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过往业绩及其净值高低并不预示其未来业绩表现,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并不构成本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文中基金产品标的指数的历史涨跌幅不预示基金产品未来业绩表现。基金投资需谨慎。


上一篇 下一篇

深度解密:科技投资的颠覆与破坏式创新

2021-03-03 来源:嘉实基金 关键词: 科技 创新 价值

科技是一个飞速变化的行业,做科技投资需要对新生事物敏感且充满好奇心,如此才能敏锐地感知变化并辨识真假。

科技是一个飞速变化的行业,做科技投资需要对新生事物敏感且充满好奇心,如此才能敏锐地感知变化并辨识真假。作为专注科技投资的团队,嘉实基金科技研究组组长王贵重、主分析师王鑫晨、王宇恒领衔的嘉实科技投资团队是一个求真、求善、求美的团队,年轻且积极,对未来科技的不确定性和所有变化充满好奇与期待。

王贵重用“破坏式创新”来概括科技的变化——具有内生颠覆性,总会有一些新的要素去取代旧的要素。而他们要做的,就是在不断变化的科技赛道中,找到其中的“黑马”。虽然并不容易,有时还会充满噪音,但只要抓住本质不变的东西,找到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再用长远的眼光审视它,不被短期因素所扰动,下一个“黑马”很快就会出现。

“锚定科技赛道五大方向”

“科技投资本身是一种价值观。”王贵重表示,其团队的三条基础价值观是相信科技能够指数级地做大蛋糕、相信优秀企业家的价值创造、相信未来会更好。

在此基础上,王贵重将科技投资团队的投资框架简单概括为“一二三四五六”。

这一投资框架以第一原理为指导思想,以摩尔定律和梅特卡夫定律为两条指导原则。

在王贵重看来,人类有三个本质需求:信息的需求,包括信息的计算、存储和传播;能量的需求,人类的发展就是人类能够掌握的能量不断变大,同时能量的属性从一层变成二层这样一个过程;生命的需求,人活得更久、活得更好是本质的需求。

在具体投资中要解决四个问题,分别是方向、节奏、公司和估值。他表示:“这四个问题是有顺序的,首先要选对方向,我们会去选鱼多的地方,但我们不是选池塘,我们选的是鱼,最终是为了打到这条鱼。”

此外,人类的三大需求对应了投资的五大方向:半导体、云计算、互联网平台、创新药和新能源车。

选定方向后,嘉实科技投资团队会从六个维度去研究公司,包括空间、竞争、商业模式、管理层、成长性和市场预期。“我们的研究会长短结合,前四条是偏长期维度,成长性和市场预期则是偏短期维度。”

“我们是很幸运的。”王贵重表示,“这些业绩的取得是因为我们匹配到了大票风格,这源于我们对优秀且竞争力强的公司的青睐,也是对我们‘一二三四五六’投资框架的验证。”

“科技股的破坏式创新”

破坏式创新——王贵重用五个字概括了科技的特点。“科技的特点就是内生的颠覆性,总会有一些新的要素去取代旧的要素。因此,科技投资本身是一种价值观,即喜欢颠覆、喜欢变化。当大家觉得没机会的时候,新的机会就会出现。”王贵重说。

在王贵重看来,成熟市场的特点就是风格固化,未来投资向龙头集中将成为常态,但科技领域有做出增强收益的可能,这也是科技型基金经理未来的归宿,而这都依赖于科技的破坏式创新。他表示:“历次抱团瓦解都是被科技股击穿的,2010年的抱团被电子击穿,2012年的抱团被传媒击穿。”

王宇恒认为,破坏式创新靠的是科技股中的黑马,这也是超额收益的重要来源。“所有的白马都是从黑马变过来的。我们之所以专注在深度基本面研究的方法论上,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找到黑马,找到具有破坏性创新、处在创新周期的优质公司,或者具有成为伟大公司潜质的公司。只有挖掘到这样的公司才能创造出超额收益。”王宇恒表示。

对于2021年的科技股投资,王鑫晨认为,立足当下看十年维度,科技股的投资有两大重要线索:一是广义的数字化,二是广义的国产化。

数字化又包含两条线索:第一,下一轮的科技周期已在酝酿,并在发展过程之中,其中有很多细分领域在不断智能化、AI化,同时有更多的互联化,因此下一轮科技周期是万物互联、万物智联的过程。第二,上一轮移动互联网红利还在持续。国产化、移动化、互联化再加上云化,四化共振。

对于国产化也有两个方向:首先是偏狭义的国产化。在半导体、重要材料设备等领域,国产替代在不断加速,这是十年维度的机会。其次是广义的国产化,中国的制造业、中国优秀企业如光伏、重型机械制造、新能源车等不断在国际市场获取份额,体现出很强的竞争力。

*风险提示:投资人应当认真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等基金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并根据自身的投资目的、投资期限、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基金是否和投资人的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过往业绩及其净值高低并不预示其未来业绩表现,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并不构成本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文中基金产品标的指数的历史涨跌幅不预示基金产品未来业绩表现。基金投资需谨慎。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