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姚志鹏:新能源头部公司估值性价比已现

2021-04-08 来源:腾讯证券

新能源板块春节以后调整幅度较大,姚志鹏认为,很多板块的头部公司估值水平已经到了比较理想的状态。

新能源板块春节以后调整幅度较大,姚志鹏认为,很多板块的头部公司估值水平已经到了比较理想的状态,如果看到明年,很多公司估值只有20倍出头甚至更低。结合行业极高增长属性看,估值性价比已经凸显。

春节之后以核心资产为代表的一些资产出现了调整,市场将原因归结到美债利率、海外流动性变化等因素上。但在嘉实基金成长风格投资总监姚志鹏看来,这不是真正的原因,他认为核心是因为前期很多资产在交易层面出现了明显过度拥挤,整个资产估值水平达到历史高位,利率的变化更多是诱引。

短期来看,一季度由于去年低基数效应,以及在去年下半年全球复苏的惯性之中,整个一季度、二季度的经济复苏,短期相对确定,所以基本面不用特别担心。市场经历一轮风险释放之后,他认为很多资产即使不足够有吸引力,但最危险的估值泡沫、估值风险也已经得到充分释放。所以短期他相对比较乐观。

中线来看,姚志鹏也相对乐观,流动性收缩从去年中就已经开始,他认为接下来要关注国内外流动性收缩是否同步,以及节奏如何。回顾历史上任何一次经济复苏,都会伴随着流动性收缩,这样的收缩对于市场核心影响是在于结构,需要更加关注企业盈利增长。

长期来看,经历了这次疫情的调整,大家对中国企业竞争力长期都是偏乐观的。企业盈利在后期会得到市场奖励。

巨头蜂拥造车是为了防止输掉未来的科技“战争”

每一个时代的科技企业扎堆去干的事情都具有大级别的投资机会,因为只有当产业趋势来临的时候,才会出现科技企业集体进入一个领域去竞争。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品牌涌入新能源汽车市场,除了恒大、宝能这种拥有雄厚资本的地产商,以及蔚来、小鹏、理想这种造车新势力之外,现在互联网和科技企业也加入混战,苹果、阿里、百度、小米、滴滴等巨头也纷纷进入该市场。

对局巨头蜂拥入场造车背后的核心原因,姚志鹏分析称,“因为汽车大概率是科技领域未来十年新的科技终端,所以大家要去竞争,如果丢掉了这个科技终端,占有不了那么多数据和流量,就输掉未来的战争。所以科技企业现在比很多传统车企转型的意愿还要坚决。”

造车过热是必然现象,有利于加速行业迭代和渗透率提升

都说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但随着造车玩家的增多,行业发展“过热”的情况也逐步出现,3月31日,央视网评论称,虽然新能源汽车冠以“新”字,但在基础研发、核心技术上精耕细作、创新突破、久久为功的硬道理是颠扑不破的。跨界公司梦想着“弯道超车”无可厚非,但也要谨防中途“翻车”。

对于造车的过热现象,姚志鹏认为确实存在,但他觉得造车过热是必然的现象,并且有利于行业整体变革。例如在电动车领域,在2014-2016年也出现过电动车过热,但是那波电动车过热是锂电池过热,当时有大量的人冲进动力锂电,但经历了2016-2020年四年的调整洗牌之后,里面的头部企业在全球竞争力也开始展现。

现在来看终端造车的过热,他认为是很好的加速行业迭代和渗透率提升的过程。当然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企业成为资本损耗方,带来一定资本的损耗和损失。但最终通过资本的堆积,产业的趋势将更加明显,行业发展速度会更快。

芯片短缺问题中线会得到缓解

去年下半年以来,芯片短缺问题愈演愈烈,近期更是对部分造车企业产生了停产等实质影响,姚志鹏认为这背后是技术进步驱动需求端增加导致的,在汽车领域,智能驾驶、汽车电子对芯片半导体的需求加大,同时消费电子、智能手机产业链、家电等领域经历了疫情全球去库存之后,出现补库存需求。全行业的需求增多叠加补库存,所以需求端极其旺盛。

另一个是客观因素,全球主要芯片制造企业很多是在海外,而海外疫情对于生产的干扰加大了整个芯片的短缺。

而且出现短缺预期的时候,往往会加大整个全产业链对于产品的重复预定、主动囤库存,就会加大大家的焦虑程度。而焦虑程度放大了需求端的弹性。

姚志鹏认为,芯片短缺问题中线会得到缓解。因为本质上只要能够生产出来的东西,都不会造成永久性短缺,过剩都是永久的,短缺都是短暂的。当整个芯片行业出现涨价带来暴利之后,半导体的大规模资本开支就在眼前。

同时,补库存需求方面如果出现一定程度走弱,只靠产业趋势依托的时候,整个行业的需求端压力也会明显减缓。以及随着全球发达经济体走出疫情之后,供给端也会得到改善。所以他认为,市场最早乐观预期是今年春节后就能解决芯片短缺问题。

在此背景下,芯片处于景气之中,里面一些头部企业未来也需要密切关注。

新能源板块很多环节的头部公司估值性价比已凸显

新能源板块春节以后调整幅度较大,姚志鹏认为,很多板块的头部公司估值水平已经到了比较理想的状态,如果看到明年,很多公司估值只有20倍出头甚至更低。结合行业极高增长属性看,估值性价比已经凸显。

对于后续的机会,他首先回顾了十年前消费电子的产业趋势,在早期的时候,其实商业模式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各个环节的龙头品种。哪一个环节当年最紧张,哪一个环节当年需求边际拉动最大,哪一个环节就是当年涨幅最大的。

所以,从三年维度看,姚志鹏认为整个电动车核心环节和零部件环节的头部企业都会明显受益。再往后看,有些环节如果商业模式比较差,没有形成很好的竞争格局,可能在数年之后慢慢变成平庸企业。但在未来三年里,他认为就是行业龙头策略,每个环节的龙头都需要密切关注。

风险提示:基金投资需谨慎。投资人应当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产品资料概要》等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特别是特有风险,并根据自身投资目的、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是否和自身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谨慎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或本金不受损失。过往业绩不预示其未来业绩,其他基金业绩不构成本基金业绩的保证。

上一篇 下一篇

姚志鹏:新能源头部公司估值性价比已现

2021-04-08 来源:腾讯证券

新能源板块春节以后调整幅度较大,姚志鹏认为,很多板块的头部公司估值水平已经到了比较理想的状态。

新能源板块春节以后调整幅度较大,姚志鹏认为,很多板块的头部公司估值水平已经到了比较理想的状态,如果看到明年,很多公司估值只有20倍出头甚至更低。结合行业极高增长属性看,估值性价比已经凸显。

春节之后以核心资产为代表的一些资产出现了调整,市场将原因归结到美债利率、海外流动性变化等因素上。但在嘉实基金成长风格投资总监姚志鹏看来,这不是真正的原因,他认为核心是因为前期很多资产在交易层面出现了明显过度拥挤,整个资产估值水平达到历史高位,利率的变化更多是诱引。

短期来看,一季度由于去年低基数效应,以及在去年下半年全球复苏的惯性之中,整个一季度、二季度的经济复苏,短期相对确定,所以基本面不用特别担心。市场经历一轮风险释放之后,他认为很多资产即使不足够有吸引力,但最危险的估值泡沫、估值风险也已经得到充分释放。所以短期他相对比较乐观。

中线来看,姚志鹏也相对乐观,流动性收缩从去年中就已经开始,他认为接下来要关注国内外流动性收缩是否同步,以及节奏如何。回顾历史上任何一次经济复苏,都会伴随着流动性收缩,这样的收缩对于市场核心影响是在于结构,需要更加关注企业盈利增长。

长期来看,经历了这次疫情的调整,大家对中国企业竞争力长期都是偏乐观的。企业盈利在后期会得到市场奖励。

巨头蜂拥造车是为了防止输掉未来的科技“战争”

每一个时代的科技企业扎堆去干的事情都具有大级别的投资机会,因为只有当产业趋势来临的时候,才会出现科技企业集体进入一个领域去竞争。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品牌涌入新能源汽车市场,除了恒大、宝能这种拥有雄厚资本的地产商,以及蔚来、小鹏、理想这种造车新势力之外,现在互联网和科技企业也加入混战,苹果、阿里、百度、小米、滴滴等巨头也纷纷进入该市场。

对局巨头蜂拥入场造车背后的核心原因,姚志鹏分析称,“因为汽车大概率是科技领域未来十年新的科技终端,所以大家要去竞争,如果丢掉了这个科技终端,占有不了那么多数据和流量,就输掉未来的战争。所以科技企业现在比很多传统车企转型的意愿还要坚决。”

造车过热是必然现象,有利于加速行业迭代和渗透率提升

都说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但随着造车玩家的增多,行业发展“过热”的情况也逐步出现,3月31日,央视网评论称,虽然新能源汽车冠以“新”字,但在基础研发、核心技术上精耕细作、创新突破、久久为功的硬道理是颠扑不破的。跨界公司梦想着“弯道超车”无可厚非,但也要谨防中途“翻车”。

对于造车的过热现象,姚志鹏认为确实存在,但他觉得造车过热是必然的现象,并且有利于行业整体变革。例如在电动车领域,在2014-2016年也出现过电动车过热,但是那波电动车过热是锂电池过热,当时有大量的人冲进动力锂电,但经历了2016-2020年四年的调整洗牌之后,里面的头部企业在全球竞争力也开始展现。

现在来看终端造车的过热,他认为是很好的加速行业迭代和渗透率提升的过程。当然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企业成为资本损耗方,带来一定资本的损耗和损失。但最终通过资本的堆积,产业的趋势将更加明显,行业发展速度会更快。

芯片短缺问题中线会得到缓解

去年下半年以来,芯片短缺问题愈演愈烈,近期更是对部分造车企业产生了停产等实质影响,姚志鹏认为这背后是技术进步驱动需求端增加导致的,在汽车领域,智能驾驶、汽车电子对芯片半导体的需求加大,同时消费电子、智能手机产业链、家电等领域经历了疫情全球去库存之后,出现补库存需求。全行业的需求增多叠加补库存,所以需求端极其旺盛。

另一个是客观因素,全球主要芯片制造企业很多是在海外,而海外疫情对于生产的干扰加大了整个芯片的短缺。

而且出现短缺预期的时候,往往会加大整个全产业链对于产品的重复预定、主动囤库存,就会加大大家的焦虑程度。而焦虑程度放大了需求端的弹性。

姚志鹏认为,芯片短缺问题中线会得到缓解。因为本质上只要能够生产出来的东西,都不会造成永久性短缺,过剩都是永久的,短缺都是短暂的。当整个芯片行业出现涨价带来暴利之后,半导体的大规模资本开支就在眼前。

同时,补库存需求方面如果出现一定程度走弱,只靠产业趋势依托的时候,整个行业的需求端压力也会明显减缓。以及随着全球发达经济体走出疫情之后,供给端也会得到改善。所以他认为,市场最早乐观预期是今年春节后就能解决芯片短缺问题。

在此背景下,芯片处于景气之中,里面一些头部企业未来也需要密切关注。

新能源板块很多环节的头部公司估值性价比已凸显

新能源板块春节以后调整幅度较大,姚志鹏认为,很多板块的头部公司估值水平已经到了比较理想的状态,如果看到明年,很多公司估值只有20倍出头甚至更低。结合行业极高增长属性看,估值性价比已经凸显。

对于后续的机会,他首先回顾了十年前消费电子的产业趋势,在早期的时候,其实商业模式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各个环节的龙头品种。哪一个环节当年最紧张,哪一个环节当年需求边际拉动最大,哪一个环节就是当年涨幅最大的。

所以,从三年维度看,姚志鹏认为整个电动车核心环节和零部件环节的头部企业都会明显受益。再往后看,有些环节如果商业模式比较差,没有形成很好的竞争格局,可能在数年之后慢慢变成平庸企业。但在未来三年里,他认为就是行业龙头策略,每个环节的龙头都需要密切关注。

风险提示:基金投资需谨慎。投资人应当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产品资料概要》等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特别是特有风险,并根据自身投资目的、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是否和自身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谨慎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或本金不受损失。过往业绩不预示其未来业绩,其他基金业绩不构成本基金业绩的保证。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