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肖觅:在投资的“不可能三角”中打造低波动权益产品

2021-05-2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关键词: 基金 投资 理财

肖觅认为,“低波动”产品能帮助投资者实现长期持有,从而最终获取超额收益。

2021年一季度,市场上一批抱团公司行情走弱,许多重仓抱团股的权益类基金也随之出现大幅回撤。一时间,原先关注哪家“涨得好”的基民们,也纷纷关心起哪家“跌得少”。

在控制回撤这件事上,嘉实基金大周期研究总监肖觅称得上是“明星选手”。肖觅管理的嘉实基础产业优选,自2020年4月成立以来最大回撤仅为-8.31%,表现既强于同期市场主流指数的表现,也强于-18.75%的同类产品平均回撤水平。

除了“回撤小”,肖觅旗下的基金今年业绩也颇为不俗。Wind数据显示,嘉实周期优选今年以来的收益率为14.18%,同类排名在前1.75%;嘉实基础产业优选A今年一季度的收益率为14.70%,超过同期基准回报14.27%,在同期普通股票型基金中高居第二名。

如何在控制基金回撤的同时获得不俗的收益?带着这个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日独家专访了肖觅。

值得一提的是,肖觅曾作为特邀嘉宾,参与了21世纪经济报道举办的“走进高质量发展上市公司”系列活动第一期“走进联想集团”。

投资的“不可能三角”

《21世纪》:请问您在投资时,主要关注上市公司哪些核心指标?企业的哪类数据能体现公司的发展质量?

肖觅:简单来讲就是市场份额,市场份额是一个综合的结果。

公司市场份额高,说明公司在渠道管控、品牌建设、产品拓展等方面有着“独门绝技”。要么成本做得比其他公司低,可以实现更低成本的扩张;要么公司的扩张比其他企业更高效,能持续实现市场份额提升。

再一点是去看公司在获得市场份额的同时,是不是维持了比较好的盈利水平。这需要了解公司是牺牲现金流实现的扩张,还是牺牲一定盈利水平实现的扩张。也就是说,我们会参考很多财务数据,包括公司实际的历史表现,也会去访谈很多专家,去了解公司竞争力到底是由什么驱动、驱动力是否长期可持续。我们通过这个来判断它本身的质地。

我们说高质量发展,其实高质量也有往更高质量发展的可能,也有公司在一段时间内竞争力被削弱的可能(但其仍然是个很好的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会做很多工作去研究公司的结构性变化,看这种变化到底是长期的,还是相对来讲偏短期的波动。

《21世纪》:您的回答里面没有提到增长,有观点认为增长是评价企业的重要指标。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肖觅:增长其实是很垂直的事情。在投资中,大家会看重不同的数据,有的人看重高速增长,有的人看重现金流、价值类增长,这很正常。

我认为,增长本身实际上是比较容易判断的,包括衡量赛道好坏。比如一个新东西出来后,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其增长前景。比如微信出来,当其渗透率提升到某个阶段后,大家肯定会在那个时间知道微信能够变成全民级应用。这种判断很容易映射到我们二级市场的股价估值上。所以通常来讲,公司的高增长一定伴随着相对比较高的估值,但比较高的估值下去买,会不会获得一个合理的回报就很难说了,除非确实是有很强的属性。

以航空业为例,现在全民普及了,尤其在发达国家。像美国,它也没有什么高铁,长途基本上全靠航空,包括洲际的人员运输也全靠航空业。它背后经历了蓬勃发展的过程。但这一过程中,美国的航空公司可能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挣到钱。它的增速非常快,但是它没有增长性。

这就是增速快但不一定能挣到钱的例子。当然航空业有航空业的问题,它的盈利模式其实很一般,它是一个重资产行业,天生会追求产能利用率。因此,最终投资结局往往是,在这个周期波动非常大的行业中,大家都在其乐观的时候追进去,然后亏钱。

此外,一些可能增长看起来没有那么快的公司,市场比较低估,但其实它还是在增长的。这可能是因为各种结构性的变化,行业竞争格局的变化,带来上市公司实际的增长。大家对其低估,可能是因为对行业还不太熟悉,或者对行业比较悲观,所以给它一个相对偏低的估值。

这种公司可以通过自身竞争力去持续获得行业的竞争优势,去扩张市场份额。通过这种方式获取的增长,第一更有稳定性,第二通常会伴随更高的资本回报。这种经济效益要比我们说的,大家都在好行业里做投入要强很多。在二级市场上,这种也是更好的机会。

总而言之,空间大的行业、优质的公司、低估值,这三者通常不可能同时达到,这是投资的一个“不可能三角”。我们去选的话,会选择增长属性强的。落实到选标的,我们更倾向于去选公司本身增长属性强的,而不是选行业增长空间大的。

《21世纪》:您主要覆盖的航空、物流等行业,碳排放都比较高。请问您怎么看待碳中和带来的投资机会?

肖觅:对于碳排放这个议题,我现在看大概有三条线索:第一条线索是碳中和目标会带来一些新行业的增长机会,如光伏、风电等等。

第二条线索是,碳中和意味着一些高耗能行业将会实现总量控制。拿耗能大头——钢铁行业举例,钢铁行业要实现碳中和,如果没有明显的技术进步,那就会要求钢铁行业减少产量。但与此同时,钢铁需求是偏刚性的,假设未来需求维持低速增长,钢铁减产反而会带来整个行业非常强的景气机会。也就是说,碳达峰碳中和,反而会给一些高耗能产业带来机会。所以,在这种高能耗行业的投资中,我们要去关注公司的份额提升逻辑。

第三条线索是在碳中和过程中,除了能源生产、能源消耗两端以外,是否有一些技术进步手段能帮助这两端都实现碳达峰。比如光伏发电,可不可以有一些技术让它的发电效率得到提升,让其成本进一步下降?这些技术手段可能是未来发展的重点。有没有上市公司去做这些技术进步的事情?有没有上市公司去给这些技术进步提供相应的产品或者服务?这是市场可能没有太关注到的。

“低波动”和“持有体验”是关注点

《21世纪》:去年是权益基金大年,市场上出现了抱团现象。请问您怎么看待这一问题?

肖觅:很多人说,抱团是一个结果。我觉得这个说法没有太多问题。回看过去,市场选择的抱团资产,要么确实是质地非常优质的资产,要么是大家选择的未来空间很大的赛道。我觉得抱团是大家通过行业比较、公司筛选选择出来的一个结果。

现在的问题是,抱团导致了相应标的的股价或者估值已经处在历史上非常高的位置,且估值往后看很难看到一个特别合理的预期回报。在此情况下再抱团,性价比没有那么高。

抱团的基金我觉得可以这么看,如果这个行业、这些公司,基金经理在相对偏底部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而且确实是从基本面出发的角度去做配置,我觉得是没有问题的,这其实是基金经理能力的一个体现。但如果因为业绩的压力,基金经理不得不去配置一些高景气的标的,这其中就可能存在比较痛苦的过程,这也是基金经理成长需要经历的阶段。

《21世纪》:您在所管基金一季报中多次提及,自己非常注重投资者的“持有体验”。请您展开谈谈这一问题。

肖觅:基金经理的目标都是为客户赚取长期回报,但是每个基金经理确实有自己的风格,有自己的方法论。行业应该关注基金经理的方法论和风格,与他的客户是不是处在比较匹配的状态。

比如客户非常年轻,手上都是闲钱,可以持有股票很长时间,也可以承受和愿意承受波动。但如果他选择的基金经理相对偏保守,更关注股票现金流和近期价值,那就会出现不匹配的状态。如果客户年龄比较大,手上钱也比较多,但存在给子女买房的潜在需求,这时候就不能由一个激进的基金经理去管钱。所以我认为整个行业下一步要去思考,客户的风险收益如何与基金经理自身的风格更好地匹配。

对基金经理来说,个人也要有清晰的定位。自己究竟是一个偏稳定的基金经理,还是一个偏激进的基金经理?抑或是两种风格都能兼顾?不管是哪种风格,我觉得都能拥有足够大的客户群。

《21世纪》:您认为未来是否需要进一步按投资者风格去区别基金产品?

肖觅:是的。现在所有的权益基金,在官方的风险频率中,都是中高风险。这个我觉得不太恰当。

未来我们可以将权益基金再做分层,激进型、稳健型、相对均衡型等等。这样能让客户真正买到符合他们风险回报要求的基金,这也是下一步需要解决的问题。我认为让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和收益匹配,能促进投资者真正长期持有基金。权益基金的最大优势,是在长期维度获取超额收益,只有让投资者真正长期持有,他们才能获取这一部分收益。

《21世纪》:除了强调持有体验,您还在基金一季报中强调降低产品“波动率”。请您展开谈谈这么做的考虑。

肖觅:我的考虑是为投资者提供一个相对低波动的权益产品。这里面有两个关键词,一是“权益”,二是“低波动”。所谓权益,就是刚才提及的,在长期这个时间维度上创造超额收益,哪怕沪深300不涨,超额收益也能让投资者挣钱。

第二个就是“低波动”。因为基金经理很难挡住投资者“追涨杀跌”,很多投资者都会在相对高位入场。这会导致一个后果,就是遇到市场波动时,可能基金赚到了很多超额收益,但实际上投资者没有赚到钱。因此,如果我们降低波动率,投资者即便在顶部买入,他们面临的回撤风险也没有那么大。

通常来说,权益基金的投资者,是有一定风险承受能力的。当波动风险没那么大时,他们往往能实现长期持有,从而最终获取超额收益。我们希望通过产品设计和策略变化,帮助投资者实现这一目标。目前,我所管理的几只基金都是这样的思路。

《21世纪》:从一季报来看,您管理的基金取得了不错的收益,并且回撤控制尤其出色。请您谈谈心得体会。

肖觅:我觉得比较有借鉴意义的可能是对估值的要求。波动率和回撤的控制是怎么实现的?审视我们的持仓,一个比较大的特点是标的的整体估值处于历史级的底部。这也是拜去年整个估值出现大分化所赐,我们得以有机会配置估值比较低的资产。

回到估值这个问题,估值便宜也可能是价值陷阱。那我们怎么看这个问题呢?我刚刚提及,低估值、好的行业、好的公司,通常是投资的“不可能三角”。我们的选择是,一定程度松弛对行业空间要素的要求,更强调低估值。

当然,我们挑选的低估值公司,都是好公司。我们会去判断他们的行业,是本身存在景气度问题,还是存在外部政策压力。再者,我们会思考这些公司面临的行业问题,会持续多久。如果我们确认他们的行业问题主要来源于外部,并且是暂时性的、将在未来某一时间点出现逆转,那么我们构建的组合,就会处在一个良性的“底部”状态。

风险提示:基金投资需谨慎。投资人应当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产品资料概要》等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特别是特有风险,并根据自身投资目的、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是否和自身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谨慎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或本金不受损失。过往业绩不预示其未来业绩,其他基金业绩不构成本基金业绩的保证。

上一篇 下一篇

肖觅:在投资的“不可能三角”中打造低波动权益产品

2021-05-2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关键词: 基金 投资 理财

肖觅认为,“低波动”产品能帮助投资者实现长期持有,从而最终获取超额收益。

2021年一季度,市场上一批抱团公司行情走弱,许多重仓抱团股的权益类基金也随之出现大幅回撤。一时间,原先关注哪家“涨得好”的基民们,也纷纷关心起哪家“跌得少”。

在控制回撤这件事上,嘉实基金大周期研究总监肖觅称得上是“明星选手”。肖觅管理的嘉实基础产业优选,自2020年4月成立以来最大回撤仅为-8.31%,表现既强于同期市场主流指数的表现,也强于-18.75%的同类产品平均回撤水平。

除了“回撤小”,肖觅旗下的基金今年业绩也颇为不俗。Wind数据显示,嘉实周期优选今年以来的收益率为14.18%,同类排名在前1.75%;嘉实基础产业优选A今年一季度的收益率为14.70%,超过同期基准回报14.27%,在同期普通股票型基金中高居第二名。

如何在控制基金回撤的同时获得不俗的收益?带着这个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日独家专访了肖觅。

值得一提的是,肖觅曾作为特邀嘉宾,参与了21世纪经济报道举办的“走进高质量发展上市公司”系列活动第一期“走进联想集团”。

投资的“不可能三角”

《21世纪》:请问您在投资时,主要关注上市公司哪些核心指标?企业的哪类数据能体现公司的发展质量?

肖觅:简单来讲就是市场份额,市场份额是一个综合的结果。

公司市场份额高,说明公司在渠道管控、品牌建设、产品拓展等方面有着“独门绝技”。要么成本做得比其他公司低,可以实现更低成本的扩张;要么公司的扩张比其他企业更高效,能持续实现市场份额提升。

再一点是去看公司在获得市场份额的同时,是不是维持了比较好的盈利水平。这需要了解公司是牺牲现金流实现的扩张,还是牺牲一定盈利水平实现的扩张。也就是说,我们会参考很多财务数据,包括公司实际的历史表现,也会去访谈很多专家,去了解公司竞争力到底是由什么驱动、驱动力是否长期可持续。我们通过这个来判断它本身的质地。

我们说高质量发展,其实高质量也有往更高质量发展的可能,也有公司在一段时间内竞争力被削弱的可能(但其仍然是个很好的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会做很多工作去研究公司的结构性变化,看这种变化到底是长期的,还是相对来讲偏短期的波动。

《21世纪》:您的回答里面没有提到增长,有观点认为增长是评价企业的重要指标。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肖觅:增长其实是很垂直的事情。在投资中,大家会看重不同的数据,有的人看重高速增长,有的人看重现金流、价值类增长,这很正常。

我认为,增长本身实际上是比较容易判断的,包括衡量赛道好坏。比如一个新东西出来后,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其增长前景。比如微信出来,当其渗透率提升到某个阶段后,大家肯定会在那个时间知道微信能够变成全民级应用。这种判断很容易映射到我们二级市场的股价估值上。所以通常来讲,公司的高增长一定伴随着相对比较高的估值,但比较高的估值下去买,会不会获得一个合理的回报就很难说了,除非确实是有很强的属性。

以航空业为例,现在全民普及了,尤其在发达国家。像美国,它也没有什么高铁,长途基本上全靠航空,包括洲际的人员运输也全靠航空业。它背后经历了蓬勃发展的过程。但这一过程中,美国的航空公司可能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挣到钱。它的增速非常快,但是它没有增长性。

这就是增速快但不一定能挣到钱的例子。当然航空业有航空业的问题,它的盈利模式其实很一般,它是一个重资产行业,天生会追求产能利用率。因此,最终投资结局往往是,在这个周期波动非常大的行业中,大家都在其乐观的时候追进去,然后亏钱。

此外,一些可能增长看起来没有那么快的公司,市场比较低估,但其实它还是在增长的。这可能是因为各种结构性的变化,行业竞争格局的变化,带来上市公司实际的增长。大家对其低估,可能是因为对行业还不太熟悉,或者对行业比较悲观,所以给它一个相对偏低的估值。

这种公司可以通过自身竞争力去持续获得行业的竞争优势,去扩张市场份额。通过这种方式获取的增长,第一更有稳定性,第二通常会伴随更高的资本回报。这种经济效益要比我们说的,大家都在好行业里做投入要强很多。在二级市场上,这种也是更好的机会。

总而言之,空间大的行业、优质的公司、低估值,这三者通常不可能同时达到,这是投资的一个“不可能三角”。我们去选的话,会选择增长属性强的。落实到选标的,我们更倾向于去选公司本身增长属性强的,而不是选行业增长空间大的。

《21世纪》:您主要覆盖的航空、物流等行业,碳排放都比较高。请问您怎么看待碳中和带来的投资机会?

肖觅:对于碳排放这个议题,我现在看大概有三条线索:第一条线索是碳中和目标会带来一些新行业的增长机会,如光伏、风电等等。

第二条线索是,碳中和意味着一些高耗能行业将会实现总量控制。拿耗能大头——钢铁行业举例,钢铁行业要实现碳中和,如果没有明显的技术进步,那就会要求钢铁行业减少产量。但与此同时,钢铁需求是偏刚性的,假设未来需求维持低速增长,钢铁减产反而会带来整个行业非常强的景气机会。也就是说,碳达峰碳中和,反而会给一些高耗能产业带来机会。所以,在这种高能耗行业的投资中,我们要去关注公司的份额提升逻辑。

第三条线索是在碳中和过程中,除了能源生产、能源消耗两端以外,是否有一些技术进步手段能帮助这两端都实现碳达峰。比如光伏发电,可不可以有一些技术让它的发电效率得到提升,让其成本进一步下降?这些技术手段可能是未来发展的重点。有没有上市公司去做这些技术进步的事情?有没有上市公司去给这些技术进步提供相应的产品或者服务?这是市场可能没有太关注到的。

“低波动”和“持有体验”是关注点

《21世纪》:去年是权益基金大年,市场上出现了抱团现象。请问您怎么看待这一问题?

肖觅:很多人说,抱团是一个结果。我觉得这个说法没有太多问题。回看过去,市场选择的抱团资产,要么确实是质地非常优质的资产,要么是大家选择的未来空间很大的赛道。我觉得抱团是大家通过行业比较、公司筛选选择出来的一个结果。

现在的问题是,抱团导致了相应标的的股价或者估值已经处在历史上非常高的位置,且估值往后看很难看到一个特别合理的预期回报。在此情况下再抱团,性价比没有那么高。

抱团的基金我觉得可以这么看,如果这个行业、这些公司,基金经理在相对偏底部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而且确实是从基本面出发的角度去做配置,我觉得是没有问题的,这其实是基金经理能力的一个体现。但如果因为业绩的压力,基金经理不得不去配置一些高景气的标的,这其中就可能存在比较痛苦的过程,这也是基金经理成长需要经历的阶段。

《21世纪》:您在所管基金一季报中多次提及,自己非常注重投资者的“持有体验”。请您展开谈谈这一问题。

肖觅:基金经理的目标都是为客户赚取长期回报,但是每个基金经理确实有自己的风格,有自己的方法论。行业应该关注基金经理的方法论和风格,与他的客户是不是处在比较匹配的状态。

比如客户非常年轻,手上都是闲钱,可以持有股票很长时间,也可以承受和愿意承受波动。但如果他选择的基金经理相对偏保守,更关注股票现金流和近期价值,那就会出现不匹配的状态。如果客户年龄比较大,手上钱也比较多,但存在给子女买房的潜在需求,这时候就不能由一个激进的基金经理去管钱。所以我认为整个行业下一步要去思考,客户的风险收益如何与基金经理自身的风格更好地匹配。

对基金经理来说,个人也要有清晰的定位。自己究竟是一个偏稳定的基金经理,还是一个偏激进的基金经理?抑或是两种风格都能兼顾?不管是哪种风格,我觉得都能拥有足够大的客户群。

《21世纪》:您认为未来是否需要进一步按投资者风格去区别基金产品?

肖觅:是的。现在所有的权益基金,在官方的风险频率中,都是中高风险。这个我觉得不太恰当。

未来我们可以将权益基金再做分层,激进型、稳健型、相对均衡型等等。这样能让客户真正买到符合他们风险回报要求的基金,这也是下一步需要解决的问题。我认为让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和收益匹配,能促进投资者真正长期持有基金。权益基金的最大优势,是在长期维度获取超额收益,只有让投资者真正长期持有,他们才能获取这一部分收益。

《21世纪》:除了强调持有体验,您还在基金一季报中强调降低产品“波动率”。请您展开谈谈这么做的考虑。

肖觅:我的考虑是为投资者提供一个相对低波动的权益产品。这里面有两个关键词,一是“权益”,二是“低波动”。所谓权益,就是刚才提及的,在长期这个时间维度上创造超额收益,哪怕沪深300不涨,超额收益也能让投资者挣钱。

第二个就是“低波动”。因为基金经理很难挡住投资者“追涨杀跌”,很多投资者都会在相对高位入场。这会导致一个后果,就是遇到市场波动时,可能基金赚到了很多超额收益,但实际上投资者没有赚到钱。因此,如果我们降低波动率,投资者即便在顶部买入,他们面临的回撤风险也没有那么大。

通常来说,权益基金的投资者,是有一定风险承受能力的。当波动风险没那么大时,他们往往能实现长期持有,从而最终获取超额收益。我们希望通过产品设计和策略变化,帮助投资者实现这一目标。目前,我所管理的几只基金都是这样的思路。

《21世纪》:从一季报来看,您管理的基金取得了不错的收益,并且回撤控制尤其出色。请您谈谈心得体会。

肖觅:我觉得比较有借鉴意义的可能是对估值的要求。波动率和回撤的控制是怎么实现的?审视我们的持仓,一个比较大的特点是标的的整体估值处于历史级的底部。这也是拜去年整个估值出现大分化所赐,我们得以有机会配置估值比较低的资产。

回到估值这个问题,估值便宜也可能是价值陷阱。那我们怎么看这个问题呢?我刚刚提及,低估值、好的行业、好的公司,通常是投资的“不可能三角”。我们的选择是,一定程度松弛对行业空间要素的要求,更强调低估值。

当然,我们挑选的低估值公司,都是好公司。我们会去判断他们的行业,是本身存在景气度问题,还是存在外部政策压力。再者,我们会思考这些公司面临的行业问题,会持续多久。如果我们确认他们的行业问题主要来源于外部,并且是暂时性的、将在未来某一时间点出现逆转,那么我们构建的组合,就会处在一个良性的“底部”状态。

风险提示:基金投资需谨慎。投资人应当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产品资料概要》等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特别是特有风险,并根据自身投资目的、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是否和自身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谨慎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或本金不受损失。过往业绩不预示其未来业绩,其他基金业绩不构成本基金业绩的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