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新能源、碳中和、降准……重磅大咖解析深层逻辑

2021-07-19 来源:嘉实基金 关键词: 基金 投资 理财

近日,新能源“领跑人”、嘉实成长风格投资总监姚志鹏先生深度对话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先生。

近日,新能源“领跑人”、嘉实成长风格投资总监姚志鹏先生深度对话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先生。

P1:快问快答 -利率走低,通胀走高,如何通过资产配置防身

可否持有现金?

姚志鹏:我觉得现金是最差的,比亏钱稍微好一点。

付鹏:这是肯定的,不持有现金,持有金融性资产,适当的时候还要加杠杆。

买房还能躺赢么?

姚志鹏:中国核心城市的房地产可能还可以,像以前那样随便买躺赢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付鹏:答案差不多,我们很看重流动性,一旦流动性下降了之后,房子的回报率就要往后排了。

黄金牛市结束了么?

姚志鹏:我自己觉得黄金价格的涨跌对大部分人是没有意义的,没有多少人在黄金牛市上面赚到钱。

选股市还是选债市?

姚志鹏:这个是比较显而易见的,长周期能够跑赢通胀的,或者跑赢GDP的一定是国家最优秀的公司。

付鹏:这个答案是一样的。应该在债券市场上谨慎,然后去投资股市。

核心资产还是永远的神么?

姚志鹏:核心资产的名单会不停变化,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核心资产。核心资产就是国家未来一段时间里面最重要的企业。

付鹏:其实说白了,就是每个行业十分稳定的企业。

现在的市场应该进攻还是防守?

姚志鹏:现在的市场已经高度结构化了,在高位的时候去做进攻是不明智的。但好的防守也是进攻,所以这个阶段要做低波动率,市场相对平稳一点再做高波动率。

付鹏:就目前的全球市场来讲,我更偏向于适当的用一些防守性,这个风险点什么时候来不知道,不妨采取一些防守性的策略去做更好一些。

P2:对话正文-大通胀时代,您个人的家庭资产配置了哪些方向?买房还能躺赢么?

姚志鹏:我自己的家庭资产配置房,地产是很大的一块,剩下的是权益类的产品。核心原因是北京和上海、深圳三个地方,房地产的总价还是比较高的,所以大家不可避免的要配置很多的资产在这些方面上。权益类资产会长期跑赢大部分的资产。

未来是否告别躺着赚钱的时代了?赚钱更难了是么?

姚志鹏:对个人来说还好,更多的赚钱难是难在老板,大家去看最近的人口老龄化特征已经出来了,虽然我们还有很大的城市化空间,但是很多统计显示中国至少已经相当于日本八十年代之后的城镇化水平了。日本的产品如果不搞个什么活动,产品是没有人买的。过去短缺经济时代只要做出这个产品,这个产品有需求就可以卖掉,后面随着整个工业化的扩张,短缺经济结束了,要取悦消费者才可以卖掉。

未来超额收益来自哪?

姚志鹏:我们觉得未来大的超额收益一定来源于未来生活中比较重要的方向,比如说数字化经济,企业大规模数字化转型,包括汽车智能化、电动化智能终端,包括碳中和的能源转型,以及新的消费。

新经济,新东西,最大的不确定性来源于,如果最后选的不是赢的公司,是会亏钱的,所以要找能成功的公司。所以为什么说核心资产重要,名单可以变,但是方法论不会变,在一个领域里面要找到最牛的公司,这个方法是不会变的。

哪些是硬通货资产呢?

付鹏:其实原则上来讲,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硬通货的,主要是看什么环境。硬通货资产在不同的环境下是完全不一样的。从我的角度来看,现在我们根本不用考虑。你生在中国,避什么险呢。黄金、房子、核心资产、股票,都可以说它是硬通货,只要流动性够就可以。

黄金牛市结束了吗?

付鹏:别把它当做商品,它只是有商品形态,本质上来讲,它是持有货币的晴雨表,研究它就是研究美元定价,研究美元的实际购买力。基于这些才可以非常准确看到黄金的行情。

但是大多数老百姓接受的黄金理念是错的,黄金抗通胀根本不对,黄金抗风险也是不对的,原则上来讲它是作为实际利率理解通胀和通缩。传统的逻辑理解对普通老百姓来讲是会吃大亏的。

上半年涨幅很大的大宗商品、原油还能追么?

付鹏:疫情情况下,市场会失效,会导致一种现象,短期内供应出现无解的状态引发的价格逼迫式上涨。

进入到今年的一月份以后,全球范围内看,包括当时各个国家的监管部门,美联储告诉我们一个事情,我们出现了供应链的风险,那个时候的大宗已经不是单纯看到的价格上涨,在这背后是供给短缺,并且正在引发系统性风险。三月份开始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在逐步地它进行调控,这个调控五月份以后逐渐发挥作用。三月份油价也进入调控,从五月中旬开始,所谓的周期性高点,在行政性干预下过去了。

新能源现在还能上车么?

姚志鹏:现在能不能上车完全取决于投资者投资期限多长,如果不考虑波动率,大家现在看到了市场新能源表现不错,从交易的角度来看,的确会进入到波动率放大的阶段。如果不怕波动率,我们看行业中期的情况、新能源渗透率的空间,包括隐含中国最优秀的一批新能源公司的市值空间,无疑这个空间是巨大的。

现在的波动风险在加大,如果能忍受波动,有这样的魄力,可以先打低仓,跌就去补仓,把成本摊下来,行业结束波动的时候再往上走,这是比较理智的选择,这也是更好的选择。

能不能加仓,关键取决于投资环境,因为今天买了以后,一个月内能不能涨,我也不知道。这个市场我们经常觉得能涨的时候市场不涨,这种交易层面的东西,短期的东西影响因素更多,跟行业中期影响是不一样的。

接下来全球通胀还会继续么?

付鹏:通胀预期和通胀最大的区别是通胀预期领先,大部分的老百姓看不到,或者不看通胀预期,所以他跟着统一数据走,六月公布五月份的数据,但那是一个月之后的。

普通老百姓如何看通胀的反应,有一个简单的办法,看黄金和白银的比价,如果比价在往上走,是通胀预期在减弱,如果往下是告诉你通胀预期在增加,很显然最近已经开始在走弱了。

高通胀对长期投资有什么样的影响?

姚志鹏:出现系统性的高通胀有一个特点,不是货币政策正常化,而是货币政策非常冲动,持续高歌猛进。同时我们在供给的结构端发现很多关键的大宗商品出现了不可控的中期缺口,这样才会出现持续高通胀。

但是国内演变成通胀难度比较大。第一,终端没有那么强劲,上游已经起来了,但传导不到下游,所以通胀很难形成中周期的通胀。另外我们说的,讨论通胀,商品价格不是看某一个商品,大豆涨没涨,小麦涨没涨,棉花涨没有涨,一定是商品之王原油涨不涨。未来新能源汽车的广阔前景,甚至包括煤炭、可再生能源、水电、风电的发展,都是石油涨价的阻碍,所以长周期的通胀基础是不存在的。

如何看待中国资本市场后续机会呢?

姚志鹏:过去看好一个赛道,就把这个领域里面所有公司买一遍,或者市值最大的公司买一遍,这是过去几年很盛行的。从经济转型角度和总量角度来看,中国市场这种机会会越来越少,更多的会偏向于选股型的机会,自下而上,老老实实要么找这个领域的核心资产,要么认认真真找一些可能没有那么好,但是的确未来会变得越来越好,定价上深度折价的资产。

结构性机会一旦多了,会很容易战胜ETF。

结构性机会可能会围绕着几条线索:一条是新方向,渗透率提升,新能源汽车、能源转型、消费;另一条来源于不是那么新的行业,疫情之后,行业的格局重塑,中国还有很多行业有结构性提升的过程,结构性做提升的行业还有很多,这个阶段是有一些机会。

如何看流动性,如何看降准?

付鹏:宏观经济运营情况08年以后是在降的,就宏观经济本身来讲,高增长的年代已经结束了,简单粗暴的模式已经结束,未来是优化的过程。而流动性上,国内目前个别行业的流动性比较高,整体流动性上没有什么问题。

整个经济下游很一般,目前来讲降准也不是全面,只是定向再非常精准地扶持于部分群体。一方面我们的杠杆率很高,我们也意识到结构性的问题,货币政策本身解决的事情很少,更多的把结构性的因素交给了政策,政府用其他的行为手段进行调整,这种情况下不要期望央行会有更大的流动性。

如何看投资组合的攻防?

姚志鹏:在中期维度考虑投资的时候,进攻和防守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要做成什么样的产品。一个投资产品,本质上投资的是公司,做投资决策的时候,一定是内心深处对每个公司隐含的成功率都做了假设。

所以进攻和防守在中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基本面。如果对基本面真正有思考,认定他是非常优质的公司,波动并不重要。

现在哪些行业或者板块有结构性的机会?

姚志鹏:是动态的,最好选择一个核心赛道,而且是中长期的核心赛道。

我们觉得大浪潮有几个比较突出的线索,第一个要解决能源资源问题。第二个是效率问题。围绕可再生能源和效率,人工智能、人工互联网、企业互联网等的新终端在哪里,现在看来是智能车;消费领域新的变化,比如年轻人越来越爱喝新兴茶饮,越来越爱穿运动鞋,医美。我们要做的是根据发展的不同阶段,找到不同价格的资产去买。

有没有碳中和概念的产品,您的产品里面有相关的投资么?

姚志鹏:狭义的碳中和很多,嘉实新能源新材料,嘉实智能汽车都有碳中和,还有一个更纯正的,名字就相关,嘉实环保低碳。

碳中和确实是很值得关注的,是我们高层高屋建瓴提出来的,但是大家对它的理解不要停留在一个主题。大家想想碳中和的驱动力要素是什么,第一个是要解决大的能源重构的问题,比如太阳能、风电、新能源汽车。还有中国科技,包括长期能源技术化的问题。未来的能源使用和能源消费都是全球最强大的国家,无疑在未来的国际竞争力中会增强。

今年资本市场风险防控的点有哪些?

付鹏:第一个是估值,权益端上关注技术、产业链周期所处的阶段。第二,一定会经历的阶段,上市IPO以后,会经历一个阶段即高估值的状态,这个行业一开始很火爆,但是也一定会经历估值泡沫破裂,但不要觉得泡沫破裂是一个坏事,要允许经历早期百花齐放、大浪淘沙的阶段,才能让更好的公司孵化出来。

您的新产品嘉实时代先锋三年期持有混合的投资方向和投资节奏?

姚志鹏:围绕着能源变革、数字化经济、消费新变革。

如果市场继续向下波动,对高波动资产,长期又很有信心的,可以建快一点。如果市场处于波动之中,非常不稳定,没有方向,建仓高波动资产,性价比是不高的。现阶段我们会更多地找一些预期回报率不会很高但波动率很小的资产,同时耐心等待高波动资产调整到位的好买点。

给投资者的建议

姚志鹏:买基金就应该像买房一样,长期持有。但是买的时候要想清楚自身风险承受能力再做配置。今年市场波动较大,可以差的时候买一点,好的时候卖一点。但投资不要做得太极致,要做资产配置。

基金投资需谨慎。投资人应当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产品资料概要》等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特别是特有风险,并根据自身投资目的、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是否和自身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谨慎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或本金不受损失。过往业绩不预示其未来业绩,其他基金业绩不构成本基金业绩的保证。

上一篇 下一篇

新能源、碳中和、降准……重磅大咖解析深层逻辑

2021-07-19 来源:嘉实基金 关键词: 基金 投资 理财

近日,新能源“领跑人”、嘉实成长风格投资总监姚志鹏先生深度对话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先生。

近日,新能源“领跑人”、嘉实成长风格投资总监姚志鹏先生深度对话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先生。

P1:快问快答 -利率走低,通胀走高,如何通过资产配置防身

可否持有现金?

姚志鹏:我觉得现金是最差的,比亏钱稍微好一点。

付鹏:这是肯定的,不持有现金,持有金融性资产,适当的时候还要加杠杆。

买房还能躺赢么?

姚志鹏:中国核心城市的房地产可能还可以,像以前那样随便买躺赢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付鹏:答案差不多,我们很看重流动性,一旦流动性下降了之后,房子的回报率就要往后排了。

黄金牛市结束了么?

姚志鹏:我自己觉得黄金价格的涨跌对大部分人是没有意义的,没有多少人在黄金牛市上面赚到钱。

选股市还是选债市?

姚志鹏:这个是比较显而易见的,长周期能够跑赢通胀的,或者跑赢GDP的一定是国家最优秀的公司。

付鹏:这个答案是一样的。应该在债券市场上谨慎,然后去投资股市。

核心资产还是永远的神么?

姚志鹏:核心资产的名单会不停变化,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核心资产。核心资产就是国家未来一段时间里面最重要的企业。

付鹏:其实说白了,就是每个行业十分稳定的企业。

现在的市场应该进攻还是防守?

姚志鹏:现在的市场已经高度结构化了,在高位的时候去做进攻是不明智的。但好的防守也是进攻,所以这个阶段要做低波动率,市场相对平稳一点再做高波动率。

付鹏:就目前的全球市场来讲,我更偏向于适当的用一些防守性,这个风险点什么时候来不知道,不妨采取一些防守性的策略去做更好一些。

P2:对话正文-大通胀时代,您个人的家庭资产配置了哪些方向?买房还能躺赢么?

姚志鹏:我自己的家庭资产配置房,地产是很大的一块,剩下的是权益类的产品。核心原因是北京和上海、深圳三个地方,房地产的总价还是比较高的,所以大家不可避免的要配置很多的资产在这些方面上。权益类资产会长期跑赢大部分的资产。

未来是否告别躺着赚钱的时代了?赚钱更难了是么?

姚志鹏:对个人来说还好,更多的赚钱难是难在老板,大家去看最近的人口老龄化特征已经出来了,虽然我们还有很大的城市化空间,但是很多统计显示中国至少已经相当于日本八十年代之后的城镇化水平了。日本的产品如果不搞个什么活动,产品是没有人买的。过去短缺经济时代只要做出这个产品,这个产品有需求就可以卖掉,后面随着整个工业化的扩张,短缺经济结束了,要取悦消费者才可以卖掉。

未来超额收益来自哪?

姚志鹏:我们觉得未来大的超额收益一定来源于未来生活中比较重要的方向,比如说数字化经济,企业大规模数字化转型,包括汽车智能化、电动化智能终端,包括碳中和的能源转型,以及新的消费。

新经济,新东西,最大的不确定性来源于,如果最后选的不是赢的公司,是会亏钱的,所以要找能成功的公司。所以为什么说核心资产重要,名单可以变,但是方法论不会变,在一个领域里面要找到最牛的公司,这个方法是不会变的。

哪些是硬通货资产呢?

付鹏:其实原则上来讲,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硬通货的,主要是看什么环境。硬通货资产在不同的环境下是完全不一样的。从我的角度来看,现在我们根本不用考虑。你生在中国,避什么险呢。黄金、房子、核心资产、股票,都可以说它是硬通货,只要流动性够就可以。

黄金牛市结束了吗?

付鹏:别把它当做商品,它只是有商品形态,本质上来讲,它是持有货币的晴雨表,研究它就是研究美元定价,研究美元的实际购买力。基于这些才可以非常准确看到黄金的行情。

但是大多数老百姓接受的黄金理念是错的,黄金抗通胀根本不对,黄金抗风险也是不对的,原则上来讲它是作为实际利率理解通胀和通缩。传统的逻辑理解对普通老百姓来讲是会吃大亏的。

上半年涨幅很大的大宗商品、原油还能追么?

付鹏:疫情情况下,市场会失效,会导致一种现象,短期内供应出现无解的状态引发的价格逼迫式上涨。

进入到今年的一月份以后,全球范围内看,包括当时各个国家的监管部门,美联储告诉我们一个事情,我们出现了供应链的风险,那个时候的大宗已经不是单纯看到的价格上涨,在这背后是供给短缺,并且正在引发系统性风险。三月份开始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在逐步地它进行调控,这个调控五月份以后逐渐发挥作用。三月份油价也进入调控,从五月中旬开始,所谓的周期性高点,在行政性干预下过去了。

新能源现在还能上车么?

姚志鹏:现在能不能上车完全取决于投资者投资期限多长,如果不考虑波动率,大家现在看到了市场新能源表现不错,从交易的角度来看,的确会进入到波动率放大的阶段。如果不怕波动率,我们看行业中期的情况、新能源渗透率的空间,包括隐含中国最优秀的一批新能源公司的市值空间,无疑这个空间是巨大的。

现在的波动风险在加大,如果能忍受波动,有这样的魄力,可以先打低仓,跌就去补仓,把成本摊下来,行业结束波动的时候再往上走,这是比较理智的选择,这也是更好的选择。

能不能加仓,关键取决于投资环境,因为今天买了以后,一个月内能不能涨,我也不知道。这个市场我们经常觉得能涨的时候市场不涨,这种交易层面的东西,短期的东西影响因素更多,跟行业中期影响是不一样的。

接下来全球通胀还会继续么?

付鹏:通胀预期和通胀最大的区别是通胀预期领先,大部分的老百姓看不到,或者不看通胀预期,所以他跟着统一数据走,六月公布五月份的数据,但那是一个月之后的。

普通老百姓如何看通胀的反应,有一个简单的办法,看黄金和白银的比价,如果比价在往上走,是通胀预期在减弱,如果往下是告诉你通胀预期在增加,很显然最近已经开始在走弱了。

高通胀对长期投资有什么样的影响?

姚志鹏:出现系统性的高通胀有一个特点,不是货币政策正常化,而是货币政策非常冲动,持续高歌猛进。同时我们在供给的结构端发现很多关键的大宗商品出现了不可控的中期缺口,这样才会出现持续高通胀。

但是国内演变成通胀难度比较大。第一,终端没有那么强劲,上游已经起来了,但传导不到下游,所以通胀很难形成中周期的通胀。另外我们说的,讨论通胀,商品价格不是看某一个商品,大豆涨没涨,小麦涨没涨,棉花涨没有涨,一定是商品之王原油涨不涨。未来新能源汽车的广阔前景,甚至包括煤炭、可再生能源、水电、风电的发展,都是石油涨价的阻碍,所以长周期的通胀基础是不存在的。

如何看待中国资本市场后续机会呢?

姚志鹏:过去看好一个赛道,就把这个领域里面所有公司买一遍,或者市值最大的公司买一遍,这是过去几年很盛行的。从经济转型角度和总量角度来看,中国市场这种机会会越来越少,更多的会偏向于选股型的机会,自下而上,老老实实要么找这个领域的核心资产,要么认认真真找一些可能没有那么好,但是的确未来会变得越来越好,定价上深度折价的资产。

结构性机会一旦多了,会很容易战胜ETF。

结构性机会可能会围绕着几条线索:一条是新方向,渗透率提升,新能源汽车、能源转型、消费;另一条来源于不是那么新的行业,疫情之后,行业的格局重塑,中国还有很多行业有结构性提升的过程,结构性做提升的行业还有很多,这个阶段是有一些机会。

如何看流动性,如何看降准?

付鹏:宏观经济运营情况08年以后是在降的,就宏观经济本身来讲,高增长的年代已经结束了,简单粗暴的模式已经结束,未来是优化的过程。而流动性上,国内目前个别行业的流动性比较高,整体流动性上没有什么问题。

整个经济下游很一般,目前来讲降准也不是全面,只是定向再非常精准地扶持于部分群体。一方面我们的杠杆率很高,我们也意识到结构性的问题,货币政策本身解决的事情很少,更多的把结构性的因素交给了政策,政府用其他的行为手段进行调整,这种情况下不要期望央行会有更大的流动性。

如何看投资组合的攻防?

姚志鹏:在中期维度考虑投资的时候,进攻和防守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要做成什么样的产品。一个投资产品,本质上投资的是公司,做投资决策的时候,一定是内心深处对每个公司隐含的成功率都做了假设。

所以进攻和防守在中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基本面。如果对基本面真正有思考,认定他是非常优质的公司,波动并不重要。

现在哪些行业或者板块有结构性的机会?

姚志鹏:是动态的,最好选择一个核心赛道,而且是中长期的核心赛道。

我们觉得大浪潮有几个比较突出的线索,第一个要解决能源资源问题。第二个是效率问题。围绕可再生能源和效率,人工智能、人工互联网、企业互联网等的新终端在哪里,现在看来是智能车;消费领域新的变化,比如年轻人越来越爱喝新兴茶饮,越来越爱穿运动鞋,医美。我们要做的是根据发展的不同阶段,找到不同价格的资产去买。

有没有碳中和概念的产品,您的产品里面有相关的投资么?

姚志鹏:狭义的碳中和很多,嘉实新能源新材料,嘉实智能汽车都有碳中和,还有一个更纯正的,名字就相关,嘉实环保低碳。

碳中和确实是很值得关注的,是我们高层高屋建瓴提出来的,但是大家对它的理解不要停留在一个主题。大家想想碳中和的驱动力要素是什么,第一个是要解决大的能源重构的问题,比如太阳能、风电、新能源汽车。还有中国科技,包括长期能源技术化的问题。未来的能源使用和能源消费都是全球最强大的国家,无疑在未来的国际竞争力中会增强。

今年资本市场风险防控的点有哪些?

付鹏:第一个是估值,权益端上关注技术、产业链周期所处的阶段。第二,一定会经历的阶段,上市IPO以后,会经历一个阶段即高估值的状态,这个行业一开始很火爆,但是也一定会经历估值泡沫破裂,但不要觉得泡沫破裂是一个坏事,要允许经历早期百花齐放、大浪淘沙的阶段,才能让更好的公司孵化出来。

您的新产品嘉实时代先锋三年期持有混合的投资方向和投资节奏?

姚志鹏:围绕着能源变革、数字化经济、消费新变革。

如果市场继续向下波动,对高波动资产,长期又很有信心的,可以建快一点。如果市场处于波动之中,非常不稳定,没有方向,建仓高波动资产,性价比是不高的。现阶段我们会更多地找一些预期回报率不会很高但波动率很小的资产,同时耐心等待高波动资产调整到位的好买点。

给投资者的建议

姚志鹏:买基金就应该像买房一样,长期持有。但是买的时候要想清楚自身风险承受能力再做配置。今年市场波动较大,可以差的时候买一点,好的时候卖一点。但投资不要做得太极致,要做资产配置。

基金投资需谨慎。投资人应当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产品资料概要》等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特别是特有风险,并根据自身投资目的、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是否和自身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谨慎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或本金不受损失。过往业绩不预示其未来业绩,其他基金业绩不构成本基金业绩的保证。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