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姚志鹏:紧跟时代的必答题

2022-05-10 来源:嘉实基金 关键词: 基金 投资 理财

拒绝躺赢和内卷,真正去追求星辰和大海,追求具有真正时代含义的领域和先进产业。

“黎明前的天空往往是最黑的。”——托·富勒

2022年的二季度以来,在国际动荡的局势、国内局部爆发的疫情催化下,市场一度呈现无差别下跌的趋势,上证指数一度跌破3000点。电力设备、信息技术、国防军工等在去年被认为高景气、高成长的方向,今年以来跌幅超过40%。市场信心不足、叠加对未知风险的担忧,投资者难免出现一些质疑的情绪。

嘉实基金成长投资总监姚志鹏表示,投资者信心恢复的起点在于中国经济什么时候恢复正常秩序。企业层面看,优质的公司无论是从近十年的纵向时间维度,还是所属行业间的估值分位横向对比,都处于历史上极低的水平。参照2018年的亲身经历,不要做极端假设,虽然过程痛苦,但最终市场必将找回信心。

图片

嘉实基金成长投资总监 姚志鹏

上证综指一度跌破3000点,在市场的至暗时刻,如何始终保持信心?您长期看好的资产是否会继续坚守?

姚志鹏:我始终认为,“相信与耐心”是2022年的投资关键词。首先,做投资不应该做极端的假设,天只要没塌下来,就不是市场最恐慌的时候。刚开始你觉得你要摒弃周围噪音,周围各种各样的影响,真到最后那一刻的时候,内心深处一定是有点迟疑和退缩的。

2018年熊市时,叠加太阳能板块被政策黑天鹅击中,那时候我们也怀疑过,虽然选择了国家长期鼓励的方向,结果却依旧出现了黑天鹅。经过分析后我们得出结论认为政策影响仅是一方面,股价表现最终会回来,但是过程依旧是痛苦的。

回归现在,状态的扭转需要长期的信心,这个信心的起点就在于中国经济什么时候恢复正常秩序,经济中的干扰越来越少,市场的信心就会逐渐恢复。但是以什么方式?以哪个事件来催化?现在时点很难判断,需要不断跟踪。

而企业层面逻辑会简单很多。投资者经常怀疑高成长的资产是否估值过高?但事实上如果不出现经济崩盘,优质公司现阶段的估值未来将很难看到,无论是对比过去十年来的估值,还是和其他行业对比,都处在极低的估值水平。

和2020年中相比,优质企业的业绩实现150%-200%以上的增长,但经过今年调整以后,估值却回到了2020年的水平甚至更低。

而在与一些传统意义上的低估值行业横向对比当中,煤炭行业处在十年的顶部区域,而金融地产公司处在十年的均值水平,而新能源行业却在近十年负1倍标准差的水平,这个阶段估值处在罕见的低水平区间。


您是电新研究员出身,之前又有在国际龙头制造业企业工作的经历,现在也管理着新能源主题的公募基金产品。如何看待目前备受关注的新能源行业?

姚志鹏:以小见大,在去年亢奋的市场环境下,一些公司因为和新能源相关而上涨。虽然有些事后经不起推敲,但这意味着这个产业线索在拉动国民经济,从早先只能拉动几个公司,到现在拉动多个产业。

历史是相似的,回顾过去20年最大的两个投资线索,其一是智能手机产业链,从电子和通信两个行业发散到A股5到8个一级行业;其二是房地产行业,在金融地产之外,还间接带动了包括地产链、建筑建材、家电、轻工等多个行业,甚至得益于房价上涨的财富效应,带动高端消费行业。

曾经新能源这类偏制造的行业往往属于被带动的一批行业,而现在这类偏制造的行业开始带动其它产业链。

这是一个出圈的过程,从“小而美”蜕变的过程中,更多的问题需要不断被论证。例如,评估一些偏枢纽和战略级别公司的空间如何;对新技术带来的迭代可能性评估;甚至在发展的中后阶段对其他产业带来的外部性等等。


您是2022年电动车百人会演讲唯一的公募基金经理演讲者,跟踪研究智能电动汽车多年,站在现在时点,展望一下中国新能源车产业的发展。  

姚志鹏:中国现在的新能源智能汽车的渗透率曲线,高于以往任何一次产业周期。这样的渗透率的斜率是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快,我们正在面临着消费端启动的伟大机遇。回顾新能源车渗透率高于我们的一些国家的月度渗透率数据,也可以看到中国的新能源车渗透率正在沿着新能源汽车渗透率的经验曲线在演进。

图片

数据来源:wind、嘉实基金

所以我们认为,从新能源汽车这样一个时代β来看,无疑是未来五年整个资本市场最重要的β之一,它的渗透率其实可能会远超全市场最乐观人的预期。

除了量的增长以外,整个产品力也在进行持续的迭代。在新能源车时代,越来越多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在30万以上的价位段取得了压倒性优势,并在月销量层面超越一些著名的汽车品牌。我们相信随着未来迭代速度的加快,以及中国这些品牌更加领先的智能化系统、产品力的领先,最终会让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销量奇迹。消费者对品牌认知的重大变化,是我们新能源车当下发展最重要的一个红利。


投资需要顺势而为,每个时代都有顺势的伟大投资。背后需要答对时代的必答题。我们怎么样去抓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

姚志鹏:我们投资过程中会有很多选择,每个人都会特别看中其中一个或几个因子,大家会提炼关键因子,关键因子提炼的过程就是增加自己风险暴露过程。把所有因子提炼出来且没有风险暴露是不可能的,大家在增加自己风险暴露过程中一定会犯错。为什么我们说投资要投资一个时代的必答题?因为时代的必答题是这个时代的最确定性。

当下,我们正处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到世界最领先的水平的关键时刻,一些高附加值产业正处在一个发展的关键时刻。

在过去的20年中,我们一直在减少对国外高附加值工业品的依赖;同时扩大内需之后,出口占比越来越低,低附加值的产品出口也在减少。当我们的经济发展到新阶段,如何靠自己把新兴产业发展起来,实现新的高质量跃迁,这正是时代酝酿的新机遇。

提高全要素的生产率和劳动力的生产效率,突破真正有核心竞争力的硬核科技领域,是这个时代下的重要议题之一。

依靠躺赢、内卷,靠垄断红利去收割市场,这种商业模式长期来看不应该是社会鼓励的方向,也不应该是这个时代的要求,这与未来是格格不入的。所以,中期最重要的是,拒绝躺赢和内卷,真正去追求星辰和大海,追求具有真正时代含义的领域和先进产业。


这个时代的必答题涉及到哪些行业?背后的大机会在哪里?

姚志鹏:大机会就是国家发展的主要旋律。从海外看,过去15年涨幅最大的是什么?美国最大的智能手机龙头、新能源汽车龙头及那些知名科技企业股票涨100多倍;包括新能源汽车的龙头,包括香港上市最大的聊天软件、国内最贵的白酒品牌,都是回首过去15年生活的缩影。

所以说投资最重要机会之一就是要选对方向——做减法。选对了方向,即使没有找到最优秀的公司,可能也会取得优于社会平均的回报。如果你在盐碱地里跑,你必须是圣人,才能够找到整个盐碱地里唯一的珍珠,难度极大,也是不现实的。投资要认为自己是弱者,找到正确的方向,也就是中国这个阶段的时代必答题。

总体看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需要持续攻克的关键领域;一类是有机会在全球竞争的国家名片。

需要持续攻克的关键领域中,更侧重内循环,不止是芯片行业,包括粮食、能源等领域都有很多需要不断攻克的关键科技、关键材料、关键技术,这些都是急需发展的关键方向。其中包括了半导体、农业科技、信息安全等行业。

有机会在全球市场竞争的“国家名片”的行业更侧重外循环,是指在大国竞争中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一些关键行业。我们的国家名片,历史上包括高铁、光伏和风电等,未来在新能源、新能源汽车、人工智能和先进制造行业等行业都有机会。

找到需要持续攻克的关键领域,以及未来潜在的“国家名片”后,投资过程中如何答对时代必答题,挑选到好的公司?

姚志鹏:同一个行业中,优秀公司和平庸公司的回报率差异是惊人的,好的公司能涨100倍,差的公司一步一步濒临退市。所以,坚守行业内的龙头公司很重要。当然好的商业模式也不容忽视,它是决定资源禀赋的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但商业模式不是唯一的。比模式更重要的,是企业家个体的创造力。新兴产业、尤其是战略新兴产业,更大程度上看的是企业家。因为新兴产业迭代很快,如果企业家能力不行,公司可能三五年时间就会被别人赶超,这个很重要。

典型就是光伏行业,比如2012年底时的光伏行业。当时全球光伏见底的背景下,A股上市的两家龙头企业最高取得了超过100倍的涨幅,而一些二线企业在这十年中没能取得卓越的收益。盲目地在行业中加β并不是最优选择,在成长投资中,找到行业里最能打的公司,甚至比找到好赛道更重要。在合理的估值范围买入这些公司,可以通过20%的仓位,超越别人60%仓位产生的收益。

最后,您对投资者有什么寄语?

姚志鹏:投资的本质是要不负这个时代,不负投资人。坚守真正有追求的优秀企业,要做这个时代伟大的企业背后的身影。相信真正的优秀企业也会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回馈市场,回报投资者,回报社会。这不仅是投资的意义,也是我们还坚持在这个战场上的核心的意义。

基金投资是专业的事,首先我一直认为,投资者应该像做买房决策一样挑选基金。买房花大量时间研究,看得越多,对这个东西信任越多,建立信任成本并持有;基金往往很快做出决策,又不信任,理想很丰满想高抛低吸,最后却变成了追涨杀跌。

如果拿出买房的心态,认真研究你的基金,研究基金经理,研究基金投资的方向,有了信任自然才更能做到长期陪伴。

其次,建立合理的收益预期。在投资基金前,应该结合市场情况,自身风险偏好等情况,选择适合自己风险承受能力的基金,让理性战胜感性。

最后,纪律化定投不失为一种好的投资方式。特别对于新能源这种高波动的赛道,通过定投分批吸纳筹码,逐渐熨平市场风险,长期坚持下去,就有机会战胜市场的风险。

*风险提示:投资人应当认真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等基金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并根据自身的投资目的、投资期限、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基金是否和投资人的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过往业绩及其净值高低并不预示其未来业绩表现,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并不构成本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文中基金产品标的指数的历史涨跌幅不预示基金产品未来业绩表现。基金投资需谨慎。


下一篇

姚志鹏:紧跟时代的必答题

2022-05-10 来源:嘉实基金 关键词: 基金 投资 理财

拒绝躺赢和内卷,真正去追求星辰和大海,追求具有真正时代含义的领域和先进产业。

“黎明前的天空往往是最黑的。”——托·富勒

2022年的二季度以来,在国际动荡的局势、国内局部爆发的疫情催化下,市场一度呈现无差别下跌的趋势,上证指数一度跌破3000点。电力设备、信息技术、国防军工等在去年被认为高景气、高成长的方向,今年以来跌幅超过40%。市场信心不足、叠加对未知风险的担忧,投资者难免出现一些质疑的情绪。

嘉实基金成长投资总监姚志鹏表示,投资者信心恢复的起点在于中国经济什么时候恢复正常秩序。企业层面看,优质的公司无论是从近十年的纵向时间维度,还是所属行业间的估值分位横向对比,都处于历史上极低的水平。参照2018年的亲身经历,不要做极端假设,虽然过程痛苦,但最终市场必将找回信心。

图片

嘉实基金成长投资总监 姚志鹏

上证综指一度跌破3000点,在市场的至暗时刻,如何始终保持信心?您长期看好的资产是否会继续坚守?

姚志鹏:我始终认为,“相信与耐心”是2022年的投资关键词。首先,做投资不应该做极端的假设,天只要没塌下来,就不是市场最恐慌的时候。刚开始你觉得你要摒弃周围噪音,周围各种各样的影响,真到最后那一刻的时候,内心深处一定是有点迟疑和退缩的。

2018年熊市时,叠加太阳能板块被政策黑天鹅击中,那时候我们也怀疑过,虽然选择了国家长期鼓励的方向,结果却依旧出现了黑天鹅。经过分析后我们得出结论认为政策影响仅是一方面,股价表现最终会回来,但是过程依旧是痛苦的。

回归现在,状态的扭转需要长期的信心,这个信心的起点就在于中国经济什么时候恢复正常秩序,经济中的干扰越来越少,市场的信心就会逐渐恢复。但是以什么方式?以哪个事件来催化?现在时点很难判断,需要不断跟踪。

而企业层面逻辑会简单很多。投资者经常怀疑高成长的资产是否估值过高?但事实上如果不出现经济崩盘,优质公司现阶段的估值未来将很难看到,无论是对比过去十年来的估值,还是和其他行业对比,都处在极低的估值水平。

和2020年中相比,优质企业的业绩实现150%-200%以上的增长,但经过今年调整以后,估值却回到了2020年的水平甚至更低。

而在与一些传统意义上的低估值行业横向对比当中,煤炭行业处在十年的顶部区域,而金融地产公司处在十年的均值水平,而新能源行业却在近十年负1倍标准差的水平,这个阶段估值处在罕见的低水平区间。


您是电新研究员出身,之前又有在国际龙头制造业企业工作的经历,现在也管理着新能源主题的公募基金产品。如何看待目前备受关注的新能源行业?

姚志鹏:以小见大,在去年亢奋的市场环境下,一些公司因为和新能源相关而上涨。虽然有些事后经不起推敲,但这意味着这个产业线索在拉动国民经济,从早先只能拉动几个公司,到现在拉动多个产业。

历史是相似的,回顾过去20年最大的两个投资线索,其一是智能手机产业链,从电子和通信两个行业发散到A股5到8个一级行业;其二是房地产行业,在金融地产之外,还间接带动了包括地产链、建筑建材、家电、轻工等多个行业,甚至得益于房价上涨的财富效应,带动高端消费行业。

曾经新能源这类偏制造的行业往往属于被带动的一批行业,而现在这类偏制造的行业开始带动其它产业链。

这是一个出圈的过程,从“小而美”蜕变的过程中,更多的问题需要不断被论证。例如,评估一些偏枢纽和战略级别公司的空间如何;对新技术带来的迭代可能性评估;甚至在发展的中后阶段对其他产业带来的外部性等等。


您是2022年电动车百人会演讲唯一的公募基金经理演讲者,跟踪研究智能电动汽车多年,站在现在时点,展望一下中国新能源车产业的发展。  

姚志鹏:中国现在的新能源智能汽车的渗透率曲线,高于以往任何一次产业周期。这样的渗透率的斜率是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快,我们正在面临着消费端启动的伟大机遇。回顾新能源车渗透率高于我们的一些国家的月度渗透率数据,也可以看到中国的新能源车渗透率正在沿着新能源汽车渗透率的经验曲线在演进。

图片

数据来源:wind、嘉实基金

所以我们认为,从新能源汽车这样一个时代β来看,无疑是未来五年整个资本市场最重要的β之一,它的渗透率其实可能会远超全市场最乐观人的预期。

除了量的增长以外,整个产品力也在进行持续的迭代。在新能源车时代,越来越多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在30万以上的价位段取得了压倒性优势,并在月销量层面超越一些著名的汽车品牌。我们相信随着未来迭代速度的加快,以及中国这些品牌更加领先的智能化系统、产品力的领先,最终会让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销量奇迹。消费者对品牌认知的重大变化,是我们新能源车当下发展最重要的一个红利。


投资需要顺势而为,每个时代都有顺势的伟大投资。背后需要答对时代的必答题。我们怎么样去抓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

姚志鹏:我们投资过程中会有很多选择,每个人都会特别看中其中一个或几个因子,大家会提炼关键因子,关键因子提炼的过程就是增加自己风险暴露过程。把所有因子提炼出来且没有风险暴露是不可能的,大家在增加自己风险暴露过程中一定会犯错。为什么我们说投资要投资一个时代的必答题?因为时代的必答题是这个时代的最确定性。

当下,我们正处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到世界最领先的水平的关键时刻,一些高附加值产业正处在一个发展的关键时刻。

在过去的20年中,我们一直在减少对国外高附加值工业品的依赖;同时扩大内需之后,出口占比越来越低,低附加值的产品出口也在减少。当我们的经济发展到新阶段,如何靠自己把新兴产业发展起来,实现新的高质量跃迁,这正是时代酝酿的新机遇。

提高全要素的生产率和劳动力的生产效率,突破真正有核心竞争力的硬核科技领域,是这个时代下的重要议题之一。

依靠躺赢、内卷,靠垄断红利去收割市场,这种商业模式长期来看不应该是社会鼓励的方向,也不应该是这个时代的要求,这与未来是格格不入的。所以,中期最重要的是,拒绝躺赢和内卷,真正去追求星辰和大海,追求具有真正时代含义的领域和先进产业。


这个时代的必答题涉及到哪些行业?背后的大机会在哪里?

姚志鹏:大机会就是国家发展的主要旋律。从海外看,过去15年涨幅最大的是什么?美国最大的智能手机龙头、新能源汽车龙头及那些知名科技企业股票涨100多倍;包括新能源汽车的龙头,包括香港上市最大的聊天软件、国内最贵的白酒品牌,都是回首过去15年生活的缩影。

所以说投资最重要机会之一就是要选对方向——做减法。选对了方向,即使没有找到最优秀的公司,可能也会取得优于社会平均的回报。如果你在盐碱地里跑,你必须是圣人,才能够找到整个盐碱地里唯一的珍珠,难度极大,也是不现实的。投资要认为自己是弱者,找到正确的方向,也就是中国这个阶段的时代必答题。

总体看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需要持续攻克的关键领域;一类是有机会在全球竞争的国家名片。

需要持续攻克的关键领域中,更侧重内循环,不止是芯片行业,包括粮食、能源等领域都有很多需要不断攻克的关键科技、关键材料、关键技术,这些都是急需发展的关键方向。其中包括了半导体、农业科技、信息安全等行业。

有机会在全球市场竞争的“国家名片”的行业更侧重外循环,是指在大国竞争中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一些关键行业。我们的国家名片,历史上包括高铁、光伏和风电等,未来在新能源、新能源汽车、人工智能和先进制造行业等行业都有机会。

找到需要持续攻克的关键领域,以及未来潜在的“国家名片”后,投资过程中如何答对时代必答题,挑选到好的公司?

姚志鹏:同一个行业中,优秀公司和平庸公司的回报率差异是惊人的,好的公司能涨100倍,差的公司一步一步濒临退市。所以,坚守行业内的龙头公司很重要。当然好的商业模式也不容忽视,它是决定资源禀赋的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但商业模式不是唯一的。比模式更重要的,是企业家个体的创造力。新兴产业、尤其是战略新兴产业,更大程度上看的是企业家。因为新兴产业迭代很快,如果企业家能力不行,公司可能三五年时间就会被别人赶超,这个很重要。

典型就是光伏行业,比如2012年底时的光伏行业。当时全球光伏见底的背景下,A股上市的两家龙头企业最高取得了超过100倍的涨幅,而一些二线企业在这十年中没能取得卓越的收益。盲目地在行业中加β并不是最优选择,在成长投资中,找到行业里最能打的公司,甚至比找到好赛道更重要。在合理的估值范围买入这些公司,可以通过20%的仓位,超越别人60%仓位产生的收益。

最后,您对投资者有什么寄语?

姚志鹏:投资的本质是要不负这个时代,不负投资人。坚守真正有追求的优秀企业,要做这个时代伟大的企业背后的身影。相信真正的优秀企业也会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回馈市场,回报投资者,回报社会。这不仅是投资的意义,也是我们还坚持在这个战场上的核心的意义。

基金投资是专业的事,首先我一直认为,投资者应该像做买房决策一样挑选基金。买房花大量时间研究,看得越多,对这个东西信任越多,建立信任成本并持有;基金往往很快做出决策,又不信任,理想很丰满想高抛低吸,最后却变成了追涨杀跌。

如果拿出买房的心态,认真研究你的基金,研究基金经理,研究基金投资的方向,有了信任自然才更能做到长期陪伴。

其次,建立合理的收益预期。在投资基金前,应该结合市场情况,自身风险偏好等情况,选择适合自己风险承受能力的基金,让理性战胜感性。

最后,纪律化定投不失为一种好的投资方式。特别对于新能源这种高波动的赛道,通过定投分批吸纳筹码,逐渐熨平市场风险,长期坚持下去,就有机会战胜市场的风险。

*风险提示:投资人应当认真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等基金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并根据自身的投资目的、投资期限、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基金是否和投资人的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过往业绩及其净值高低并不预示其未来业绩表现,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并不构成本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文中基金产品标的指数的历史涨跌幅不预示基金产品未来业绩表现。基金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