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嘉实动态

嘉实基金管理公司总裁赵学军;远见者稳进

2006-01-12

 

在2005中国基金业金牛奖巡礼系列报道中,嘉实基金管理公司是中证报造访的最后一家,但凡压大轴者总有绝技傍身。 嘉实何以从“老十家”中的最弱小者壮大为资产管理规模前三,管理费收入最多的业界翘楚?嘉实为何又在鼎盛时期选择合资的道路?走访之前,记者心中竟升起一种久违的期盼。

赵学军:I believe

不是大谈投资理念和风险控制,嘉实基金管理公司总裁赵学军说得最多的是“信仰”。在他看来,真正决定一个企业能走多远是它的信仰和文化。

“我相信专业。”

亚当斯密说过:专业分工有利于提高劳动生产率,是人类社会进步的重要原因。熟读国富论的赵学军对此深信不疑。

与一些基金公司的全员销售不同,在嘉实,只有市场部门才负责基金销售工作。

“我们也很想多卖一点,但我相信只有专业分工、责任到位的情况下才能将事情办好,也只有在明确的权利义务划分中,事情才能做得长久。”赵学军说。

除此之外,在嘉实基金公司内部,只要有专业分工的存在,该部门就会被独立出来。以嘉实今天的市场部为例,它已逐步演变为包括养老金及金融机构服务部、产品管理部、客户服务部、营销策划部、机构客户部以及渠道发展部等子部门在内的大市场部。

在一个如此强调专业分工的公司内,如何解决因此产生的效率下降问题?记者问道。

“这是个敏锐的问题”,赵学军笑道。他接着介绍,嘉实基金现在正在推动一项管理措施,即第一个接受任务的人不能将任务往后推,他将成为整个事件的第一责任人。如果问题是第一责任人暂时解决不了,他应该花一个礼拜去学习,去提高业务能力,而不是将事情往后一推了之”,赵学军说,“一定要给前端压力,迫使他去学、去做。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方法来提高整个公司的运行效率。”

“我相信长远。” 由于没有强大的股东背景,2002年嘉实基金在发第二只基金时遇到了困难,以至于“我们的封闭式基金像开放式基金一样卖”;第一只开放式基金的发行也不容易,由于是首次合作,“偌大的中行也只卖了几亿份”。

“困难不是一件坏事,它是硬币的两面,如果你最先遇到困难,最先解决它就意味着你能领先于别人”,赵学军说。虽然第一只开放式基金的发行状况不如人意,但嘉实坚持在中国银行这个渠道一路上做下来,“我相信人都是有感情的,相信在困难克服后就能得到收获”。现如今,嘉实基金和中国银行之间良好的合作关系令不少同业羡慕不已。

与现在基金行业内“投研一体化”的 潮流大相径庭,嘉实在投资方面始终坚持走投研分开的道路。

“投资研究放在一块是比较容易的,省钱省力,还能立刻解决问题”,赵学军将整个投研过程比作是一辆车,投资是前轮,研究是后轮,而嘉实则强调投资是后轮驱动的。后轮驱动更费油,但是更加安全和长久。“过于依赖基金经理对公司和投资人都不是一件好事。”

“嘉实到今天以来选择的道路都是最难走的,但我们相信也是最长远的”,赵学军坚定地说。

“我相信多元化。”

曾在北大读博的赵学军称该校“兼容并蓄,海纳百川”的精神对自己影响很大。

“袁隆平研制的杂交水稻是水稻和一种杂草的杂交产物,杂草本身很弱小,作为一个物种,它和水稻同样重要,没有它就不会有高产量的水稻”,赵学军说。

“尊重每一个人,哪怕他的声音再小,对嘉实也许就是至关重要的”,这是赵学军的信念。

在嘉实基金,各个部门的员工也都有着自己的信仰:做投资的人相信自己能成为“与中国市场相关的投资方面最好的基金经理”;技术人员信仰“技术改变嘉实”,内部控制部门的员工相信“只有内控做得好,嘉实才能稳健的发展。”

正是根植在多元化的基础上,嘉实旗下的基金不可能表现出相同的特质。“从哲学层面来讲,就是你是否认同世界需要尊重多样性,就是你到底相信恐龙能存活下来,还是相信草履虫能存活下来。”人的力量+流程的力量一个人的信仰如何变成一个企业的信仰,又如何转变成企业的执行力呢?赵学军认为这需要公司文化和制度的共同保障。

“从总经理的想法到大家的想法,嘉实花费了两年时间”,但赵学军认为这也值得,“如果员工不是真正认同,他不会那么去做,做出来也不会是预期的效果。”

基金公司是经营人脑的公司,这里聚集的都是高素质人才,他们希望受到尊重,追求自由,要求平等对待。“在这样的地方,命令体系是难以行之有效和持久的,我们倡导民主、开放的、专业的企业文化,我用的就是笨方法,我会先将想法传导给副总经理, 通过层层感染的方法影响整个公司。”

至于如何将信仰转化为品质可以得到保证的执行结果、如何将先进的理念转化成稳定程度可以预期的基金投资业绩呢?赵学军说得最多的是流程管理。

本科学习电子工程专业的赵学军曾有过工程师的经历,生产车间内现代化流水线作业给他留下了直观而深刻的印象。流水线和流程管理使得汽车生产这样一件复杂的工作连一个刚上岗的青工也能从事,只要稍加培训便可在流水线上的某个岗位上,按照流程工作,用汽钻安上规定的几个螺丝,或把车门装上去,一道一道工序做下去,一辆辆高质量的汽车就会生产出来。

流程管理在大幅提高生产效率的同时也改进了产品质量,这在国外金融业中已经司空见惯,赵学军认为应该将其在国内基金公司进行有效应用。通过自身摸索和向国外大机构学习,基金公司能够制定出相应的工作流程,在此之后,更为重要的是严格地按流程执行。“不少公司存在‘人和制度’两层皮的问题,在嘉实绝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赵学军说,“所有制度和行为必须一致,只有这样,才能把内控加上去,才能在每个环节监控流程是否得到执行,每个环节上的品质也就能得到有效控制。”

合资:为了更长远的发展

2005年3月,嘉实宣布了与德意志资产管理公司的战略合作关系,成为国内最大的合资基金公司。作为管理费收入最高,日子最为富足的嘉实选择合资一时在业内激起剧烈反应,甚至有同业不客气地说:不知道赵学军在想些什么? “我在想嘉实能不能连续地十年获奖,我在想目前的这种竞争优势我们还能保持多久,还能不能取得更大的进步”,赵学军平静地说。

赵学军认为,嘉实有三条路可以选择:成为一个大的国有银行控股或者主导的基金公司;成立合资基金公司;走自我发展的道路。

“与银行合作能立刻带来强大的渠道资源,我们的销售压力会小很多。然而进入国企后,总经理的位子是行长给的,我可能面临这样的境地:为了保住位子而维护行长的利益,这样一来,我们一直倡导的民主、开放、专业的企业文化就可能付之于东流了。”

在赵学军看来,成立合资基金公司几乎是嘉实必然的选择。“我们希望将来能够成为一个更加国际化的公司,而嘉实目前积累的国内投资经验还远远不够,我们一定要持续学习和进步,要向已经有了几十年、几百年投资经验的国外公司学习,合资就是一个很好的渠道”,赵学军接着说,合资可以增加公司的竞争力,带来国际化的投资眼光、更先进的投资理念、更丰富的管理运营经验等,从而给投资人带来更多的财富增值,带来更好的服务。

为什么不能走自我发展的道路呢?记者不免有些好奇。

“我们也问自己,不合资的理由有哪些?如果不合资,我们这些好处还有什么?我们目前的竞争优势还能保持多久?当你反过来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答案其实已经很清楚了”,赵学军这样答道。

据介绍,德意志资产管理公司曾派出了25人的团队在嘉实进行了10日的考察,其结论为该公司是国内最好的基金公司,双方的合作几乎是水到渠成的。在合作中,嘉实的态度是平等甚至是强硬的,“小小的嘉实能够以这样的姿态与世界排名第四的国际金融巨头谈判,是凭借嘉实近几年的规范操作和综合实力”,赵学军说。

赵学军继续介绍,双方的合作将是全方位的,嘉实将陆续安排基金经理、研究员到德意志在美国的公司接受培训,积极参与对新兴市场的投资,同样在包括内控、产品研发等方面也将与德意志资产管理公司进行交流。

“我们希望用三年的时间把嘉实转化为真正国际化的基金管理公司”,赵学军说。

                                                     (中国证券报/记者齐轶)

 

 

上一篇 下一篇

嘉实基金管理公司总裁赵学军;远见者稳进

2006-01-12

 

在2005中国基金业金牛奖巡礼系列报道中,嘉实基金管理公司是中证报造访的最后一家,但凡压大轴者总有绝技傍身。 嘉实何以从“老十家”中的最弱小者壮大为资产管理规模前三,管理费收入最多的业界翘楚?嘉实为何又在鼎盛时期选择合资的道路?走访之前,记者心中竟升起一种久违的期盼。

赵学军:I believe

不是大谈投资理念和风险控制,嘉实基金管理公司总裁赵学军说得最多的是“信仰”。在他看来,真正决定一个企业能走多远是它的信仰和文化。

“我相信专业。”

亚当斯密说过:专业分工有利于提高劳动生产率,是人类社会进步的重要原因。熟读国富论的赵学军对此深信不疑。

与一些基金公司的全员销售不同,在嘉实,只有市场部门才负责基金销售工作。

“我们也很想多卖一点,但我相信只有专业分工、责任到位的情况下才能将事情办好,也只有在明确的权利义务划分中,事情才能做得长久。”赵学军说。

除此之外,在嘉实基金公司内部,只要有专业分工的存在,该部门就会被独立出来。以嘉实今天的市场部为例,它已逐步演变为包括养老金及金融机构服务部、产品管理部、客户服务部、营销策划部、机构客户部以及渠道发展部等子部门在内的大市场部。

在一个如此强调专业分工的公司内,如何解决因此产生的效率下降问题?记者问道。

“这是个敏锐的问题”,赵学军笑道。他接着介绍,嘉实基金现在正在推动一项管理措施,即第一个接受任务的人不能将任务往后推,他将成为整个事件的第一责任人。如果问题是第一责任人暂时解决不了,他应该花一个礼拜去学习,去提高业务能力,而不是将事情往后一推了之”,赵学军说,“一定要给前端压力,迫使他去学、去做。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方法来提高整个公司的运行效率。”

“我相信长远。” 由于没有强大的股东背景,2002年嘉实基金在发第二只基金时遇到了困难,以至于“我们的封闭式基金像开放式基金一样卖”;第一只开放式基金的发行也不容易,由于是首次合作,“偌大的中行也只卖了几亿份”。

“困难不是一件坏事,它是硬币的两面,如果你最先遇到困难,最先解决它就意味着你能领先于别人”,赵学军说。虽然第一只开放式基金的发行状况不如人意,但嘉实坚持在中国银行这个渠道一路上做下来,“我相信人都是有感情的,相信在困难克服后就能得到收获”。现如今,嘉实基金和中国银行之间良好的合作关系令不少同业羡慕不已。

与现在基金行业内“投研一体化”的 潮流大相径庭,嘉实在投资方面始终坚持走投研分开的道路。

“投资研究放在一块是比较容易的,省钱省力,还能立刻解决问题”,赵学军将整个投研过程比作是一辆车,投资是前轮,研究是后轮,而嘉实则强调投资是后轮驱动的。后轮驱动更费油,但是更加安全和长久。“过于依赖基金经理对公司和投资人都不是一件好事。”

“嘉实到今天以来选择的道路都是最难走的,但我们相信也是最长远的”,赵学军坚定地说。

“我相信多元化。”

曾在北大读博的赵学军称该校“兼容并蓄,海纳百川”的精神对自己影响很大。

“袁隆平研制的杂交水稻是水稻和一种杂草的杂交产物,杂草本身很弱小,作为一个物种,它和水稻同样重要,没有它就不会有高产量的水稻”,赵学军说。

“尊重每一个人,哪怕他的声音再小,对嘉实也许就是至关重要的”,这是赵学军的信念。

在嘉实基金,各个部门的员工也都有着自己的信仰:做投资的人相信自己能成为“与中国市场相关的投资方面最好的基金经理”;技术人员信仰“技术改变嘉实”,内部控制部门的员工相信“只有内控做得好,嘉实才能稳健的发展。”

正是根植在多元化的基础上,嘉实旗下的基金不可能表现出相同的特质。“从哲学层面来讲,就是你是否认同世界需要尊重多样性,就是你到底相信恐龙能存活下来,还是相信草履虫能存活下来。”人的力量+流程的力量一个人的信仰如何变成一个企业的信仰,又如何转变成企业的执行力呢?赵学军认为这需要公司文化和制度的共同保障。

“从总经理的想法到大家的想法,嘉实花费了两年时间”,但赵学军认为这也值得,“如果员工不是真正认同,他不会那么去做,做出来也不会是预期的效果。”

基金公司是经营人脑的公司,这里聚集的都是高素质人才,他们希望受到尊重,追求自由,要求平等对待。“在这样的地方,命令体系是难以行之有效和持久的,我们倡导民主、开放的、专业的企业文化,我用的就是笨方法,我会先将想法传导给副总经理, 通过层层感染的方法影响整个公司。”

至于如何将信仰转化为品质可以得到保证的执行结果、如何将先进的理念转化成稳定程度可以预期的基金投资业绩呢?赵学军说得最多的是流程管理。

本科学习电子工程专业的赵学军曾有过工程师的经历,生产车间内现代化流水线作业给他留下了直观而深刻的印象。流水线和流程管理使得汽车生产这样一件复杂的工作连一个刚上岗的青工也能从事,只要稍加培训便可在流水线上的某个岗位上,按照流程工作,用汽钻安上规定的几个螺丝,或把车门装上去,一道一道工序做下去,一辆辆高质量的汽车就会生产出来。

流程管理在大幅提高生产效率的同时也改进了产品质量,这在国外金融业中已经司空见惯,赵学军认为应该将其在国内基金公司进行有效应用。通过自身摸索和向国外大机构学习,基金公司能够制定出相应的工作流程,在此之后,更为重要的是严格地按流程执行。“不少公司存在‘人和制度’两层皮的问题,在嘉实绝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赵学军说,“所有制度和行为必须一致,只有这样,才能把内控加上去,才能在每个环节监控流程是否得到执行,每个环节上的品质也就能得到有效控制。”

合资:为了更长远的发展

2005年3月,嘉实宣布了与德意志资产管理公司的战略合作关系,成为国内最大的合资基金公司。作为管理费收入最高,日子最为富足的嘉实选择合资一时在业内激起剧烈反应,甚至有同业不客气地说:不知道赵学军在想些什么? “我在想嘉实能不能连续地十年获奖,我在想目前的这种竞争优势我们还能保持多久,还能不能取得更大的进步”,赵学军平静地说。

赵学军认为,嘉实有三条路可以选择:成为一个大的国有银行控股或者主导的基金公司;成立合资基金公司;走自我发展的道路。

“与银行合作能立刻带来强大的渠道资源,我们的销售压力会小很多。然而进入国企后,总经理的位子是行长给的,我可能面临这样的境地:为了保住位子而维护行长的利益,这样一来,我们一直倡导的民主、开放、专业的企业文化就可能付之于东流了。”

在赵学军看来,成立合资基金公司几乎是嘉实必然的选择。“我们希望将来能够成为一个更加国际化的公司,而嘉实目前积累的国内投资经验还远远不够,我们一定要持续学习和进步,要向已经有了几十年、几百年投资经验的国外公司学习,合资就是一个很好的渠道”,赵学军接着说,合资可以增加公司的竞争力,带来国际化的投资眼光、更先进的投资理念、更丰富的管理运营经验等,从而给投资人带来更多的财富增值,带来更好的服务。

为什么不能走自我发展的道路呢?记者不免有些好奇。

“我们也问自己,不合资的理由有哪些?如果不合资,我们这些好处还有什么?我们目前的竞争优势还能保持多久?当你反过来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答案其实已经很清楚了”,赵学军这样答道。

据介绍,德意志资产管理公司曾派出了25人的团队在嘉实进行了10日的考察,其结论为该公司是国内最好的基金公司,双方的合作几乎是水到渠成的。在合作中,嘉实的态度是平等甚至是强硬的,“小小的嘉实能够以这样的姿态与世界排名第四的国际金融巨头谈判,是凭借嘉实近几年的规范操作和综合实力”,赵学军说。

赵学军继续介绍,双方的合作将是全方位的,嘉实将陆续安排基金经理、研究员到德意志在美国的公司接受培训,积极参与对新兴市场的投资,同样在包括内控、产品研发等方面也将与德意志资产管理公司进行交流。

“我们希望用三年的时间把嘉实转化为真正国际化的基金管理公司”,赵学军说。

                                                     (中国证券报/记者齐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