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相关基金

更多

相关资讯

字体大小:

吴晓波对话姚志鹏:从新消费到新制造看“中国基本盘”

2021-07-08 来源:吴晓波频道 关键词: 基金 投资 理财

7月5日,吴老师与嘉实基金成长风格投资总监姚志鹏和数字化转型专家张其亮,就中国基本盘的新趋势,以及如何抓住新趋势下的红利,进行了深入探讨。

什么是中国基本盘,简而言之,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底盘和基本动力。对于行业来说,它是未来的方向;对于普通人来说,它是未来的红利。

从1978年-2000年,中国基本盘是什么?进口替代。我们从国外引进了许多吃穿用的轻工业产品线,比如饮料、服装、家电。

2000年-2010年,变成房地产、汽车业等,从轻工业向重工业转型。2009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2010年制造业比重超过美国。

到2020年发生了新冠肺炎疫情,与此同时,我们开启了供给侧改革,驱动内需的发展,经济发展又出现了一系列的新特征。

7月5日,吴老师与嘉实基金成长风格投资总监姚志鹏和数字化转型专家张其亮,就中国基本盘的新趋势,以及如何抓住新趋势下的红利,进行了深入探讨。以下是内容整理精华。

上半年,中国经济的关键词

吴晓波:上半年结束了,中国经济表现不错,跟全球比好很多。但是也有很多困难,比如能源价格上涨以后,中小企业特别困难,‍‍大型企业转型压力也特别大。‍‍你们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姚志鹏:印象最深的应该是‍‍,虽然说疫情一直在反复,但我们每次控制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们这种网格化、数据管理、信息化能力很强,‍‍而且动员能力极强。

吴晓波:我记得我6月初去合肥,当地刚刚发现了几例,合肥的高铁站一个人都没有。前两天我去,高铁站又是人山人海。

张其亮:姚局刚才讲的是政府通过数字化提升了管理效能。在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里面,这叫敏捷。今天我们总是在想有一个未来的杀手级需求能够主导一切,比较现实的是让企业对市场有敏捷响应。

我也准备了一个话题,是减碳。一是它影响面非常广,国家‍‍、企业、每一个人,以及生活方式,比如电动汽车、太阳能。‍‍二是它跟我们国家的未来,和世界的关系是千丝万缕的。

吴晓波:上个礼拜,教科文组织发了一个科学报告,它讲到了中国部分。我看到的是两个东西:第一个是中国的研发投入,从1998年占GDP的0.5%,到现在是2.5%,超过美国了。第二点,中国的碳减排力度会非常大。

敏捷,当代的企业标配

吴晓波:过去疫情发展到今天,一个企业能够保持成长,还能够成为一个较好的可投资的标的,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姚志鹏:其实就是敏捷。‍‍比如,去年我们国内那些大汽车厂家、制造厂最大一笔意外需求是什么?‍‍口罩。好多公司利润一大块来自口罩,‍‍全球的口罩从中国走,因为其他国家制造业全瘫痪了。

吴晓波:不敏捷的,可能今天已经面临‍‍被淘汰掉的命运。疫情确实给大家带来了很多变化。第一,企业使用互联网工具的场景变得越来越多;第二,中美之间的割裂,‍‍导致中央提出来要双轮驱动,新国货企业得到大规模的发展;第三,企业都在推动‍‍数字化转型,比如说生产线的智能化改造。中国企业在这方面的积极性‍很高涨,可能也是最激进的。

张其亮:我其实觉得激进这个词用得很好,但我喜欢用一些比较‍‍负面一点的词,我觉得他们比较焦虑。时刻保持警惕,这根弦就不能松。

这种底层的焦虑是抑制不住的。我自己创过业,当时‍‍豪情万丈。我说我不找投资人,后来发现不对,‍‍从你一开始创业的时候就要跟投资人好好聊。

吴晓波:焦虑怎么办?比较重要的事情确实是去找投资人、研究产业的人。为什么?他们会提出一堆你根本没有想到的问题。

张其亮:好多企业家听我讲完这个建议之后,他们心里其实是打鼓的,因为每次见投资人,投资人都会让他们信心全无。

我都跟他们讲,那是他们心虚。你是企业家,你就要这么想:别人钱只要一进来了,就处于弱势地位了。

打赢仗的企业有什么特点?

吴晓波:中国现在4000多家上市公司,咱们讲中国基本盘,有一半左右在这,怎么挑?

姚志鹏:‍‍具体到看企业的话,选择重于努力。因为有些行业是比较难判断的,行业景气度波动大。对投资人来说,有些风险特别大的行业,就先别投,等以后水平高了,看懂了,资源够了。然后就是看人。

吴晓波:如果同样是一个好的赛道,你怎么选企业,怎么看人?

姚志鹏:我就觉得要打赢仗。怎么才能赢?做时间的朋友很重要。你只有跟进企业一段时间以后,才能够有个基本判断。一些投资人第一次去拜访一个企业家的时候,对方会给你讲一讲战略,未来‍‍经济前景这些,双方聊得挺开心、相见恨晚。但是这种情况,我们可能是不会投的。因为他很可能只是想改变世界,但是没有改变世界的能力。只有跟着他两三年,看行业发展是否跟他想的是一样的。加上这个老板战略上是比较坚定的。赢的概率就会大很多。

吴晓波:你的基金如果要投一个企业,前期跟踪多少时间?

姚志鹏:至少一年半到两年,才能赚大钱。比如10倍这样的钱。我们最高的一个案例是:100倍。大概用了8年时间。

吴晓波:打赢仗的企业家有什么基本特点,咱讲三个?

姚志鹏:第一个是,战略眼光得好,努力的方向错了,执行力越强,离成功越远;‍‍第二是执行力,有的人是思想家,不适合做;第三,要有理想。我发现过一个现象:某个行业,同样满足前面两个条件的上市公司,可能有两个,但最后市值差距非常大。市值高的情况是,企业家有梦想,有要改变世界的决心。

这怎么体现呢?打个比方,假设一个企业也有眼光,能看到未来好几年的,也有执行力,那么这个节约费用,‍‍搞一些短平快的,这两三年业绩是可以很好,股价涨幅也是可观的。但几年过去,研发没怎么投,‍‍结果没未来了。理想主义的企业家,可能现阶段投了很多没有回报的钱,‍‍但未来的成就可能会大很多。

张其亮:我非常赞同,补一句:体力要好。

吴晓波:我今年以来跑了5家新能源汽车企业,现在是做房地产的、做饮料的都往里面挤,怎么来选新能源汽车标的?

姚志鹏:还是要循着客观规律。这个行业有泡沫期、泡沫破灭期、真正的成长期,要在不同阶段做不同阶段的事。未来10年,科技企业都会去投新能源车,它们肯定不是说奔着要颠覆大众、丰田,而是争夺未来的科技终端。

‍‍现在这个阶段,谁能赢,谁不能赢,这个有点模糊。但是‍‍他们上游相对迭代是比较慢的,比如三电。因为下游是消费品,用户到底喜欢喝可乐还是喜欢喝雪碧,这是很难判断的。但你可以看上游,跟着数据‍‍迹象后再去判断。

吴晓波:投资人的角度和一般的股民角度不太一样。‍‍他其实追求的是,行业成长波动里面稳定性的那一部分。

观众问题的答疑

话题一:海南自贸港
吴晓波:海南自贸港会带来新的机遇,怎么看?我刚刚从海南回来,那边人跟我讲‍‍2025年封港,叫做境内关外。三亚还说“我对标迈阿密”。所以它整个产业都在布局。你们从投资角度怎么看?

姚志鹏:海南本地的机会,其实有很多不确定。但海南岛在中国地图的位置很特别,以前别人老是对我们的意识形态有各种各样的怀疑,但‍‍海南一旦撬动以后,它代表中国一个大的方向。

意味着未来中国肯定会更加开放我平时喜欢看关于企业史、经济发展史那些长周期的书,我们看拉美没有跨过中等收入陷阱,一个原因是企业没有完成全球化扩张,自己跟自己玩,内耗了,而发达经济体,都是完成了全球化扩张的。

中国把海南弄出来以后,后面在全球经济中的位置会越来越重要。

张其亮:我觉得,每个企业家都应该去插一脚。海南有三个东西非常有吸引力,一个是税收洼地;第二,‍‍海南有独立立法权;第三,海南将来可能有自己独立的货币,即离岸人民币。这三条就决定了这个地区的基调。

话题二:新消费
吴晓波:怎么来看这一轮的新消费?

姚志鹏:我会投。‍‍投资人都是面向未来。我们可以思考,新消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这其实就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年轻一代接受新事物能力强了。你看疫情,老外‍‍各种麻烦,我们这么快控制住了,年轻人就越来越有自豪感,就会对国货没有偏见。消费品竞争本质上是心智战略,一旦没有偏见以后,‍‍又加上中国有几十年制造业的积累,自然而然就发展起来了。

话题三:货币焦虑

吴晓波:今年大家的货币焦虑特别大,有什么建议?
姚志鹏:‍‍至少要跑赢中国的GDP。要想跑赢的话,在全球范围内看,就只有优秀的权益资产,那么中国最优秀的一批公司和上市公司,它的企业盈利表现肯定是高于这个GDP的,所以要‍‍投中国最好的一批公司、时代里的先锋企业。
话题四:基金经理经验分

吴晓波:‍‍基金经理调研都看些什么?

先说我的,我看企业,主要是三个东西:生产线的现状;实验室;看团队,团队如果跟我一样是60后的,差不多就撤了。

姚志鹏:我们一般之前会做很多工作,首先是研究大量公开资料,然后过去找企业‍‍老板,跟他聊一聊。一般上市公司老总,而且愿意见投资人的,他还是比较有野心的,希望跟投资人有充分交流,然后得到投资人的肯定。在沟通过程中,‍‍我们也会去看生产线。

吴晓波:公募基金会为了短期收益,牺牲长期收益吗?

姚志鹏:‍‍我们是比较喜欢长期的,但客户可能比较在乎短期。实际上,以前有人做过统计,一年时间里,关键的上涨日‍‍一共就5-10天,股票在很长时间都是不涨的。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涨的那几天,甚至可能是两年也不涨。

话题五:数字化

吴晓波:数字化转型的定义是什么?

张其亮:简单来说,数字化转型,关键词还是转型,‍‍数字化是一种方式或者工具。‍‍什么叫企业转型,要先了解什么叫做传统企业,这不是写不写、用不用软件的问题。

如果一个企业边界非常强,它的数字化转型可能就是不成功的,就还是属于传统企业。打个比方,滴滴打车,我们整个使用过程中,包括车辆、司机、手机,没有一个产权是滴滴公司的。也就是一个软件,这是它送你的。我们发现滴滴的企业边界消失了。当你把企业边界打破了之后,一个关键的好处是:动员和利用的资源就成百倍地增加了。从这个意义来说,数字化的浪潮,也是财富再分配的过程。

话题六:前瞻下半年

吴晓波:下半年,你们的看法是什么,怎么办?

姚志鹏:下半年出口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一是国外大部分国家的疫情控制没那么快。二是一部分发达国家控制住了,比如美国。但美国又印了好多钱,导致史上最宽松的流动性。所以,美国的消费潜力是可观的。比如下半年的圣诞节。所以,从制造业角度来看,日子还是比较好过的。再一个,以前大家还担心产能会迁往印度等国家,但现在来说不用太紧张了。而且当我们企业的敏捷能力提高了,活得也会更好。

张其亮:我也是比较乐观的。有一个建议是,还是要利用好这次危机,不要错过这次危机。比如,数字化转型,这件事情不论企业大小都要去考虑。最怕的是,市场爆发了,没抓住。

吴晓波:经过2020年疫情以后,我觉得看得更清楚了。‍‍为什么?中美贸易战爆发以后,产生很大的不确定性。但今天有几件事情看清楚了。比如,在需求端,新国货肯定是个浪潮。供给端的话,政府已经把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弄完了,起码得跟上这一波。

风险提示:基金投资需谨慎。投资人应当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产品资料概要》等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特别是特有风险,并根据自身投资目的、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是否和自身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谨慎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或本金不受损失。过往业绩不预示其未来业绩,其他基金业绩不构成本基金业绩的保证。

上一篇 下一篇

吴晓波对话姚志鹏:从新消费到新制造看“中国基本盘”

2021-07-08 来源:吴晓波频道 关键词: 基金 投资 理财

7月5日,吴老师与嘉实基金成长风格投资总监姚志鹏和数字化转型专家张其亮,就中国基本盘的新趋势,以及如何抓住新趋势下的红利,进行了深入探讨。

什么是中国基本盘,简而言之,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底盘和基本动力。对于行业来说,它是未来的方向;对于普通人来说,它是未来的红利。

从1978年-2000年,中国基本盘是什么?进口替代。我们从国外引进了许多吃穿用的轻工业产品线,比如饮料、服装、家电。

2000年-2010年,变成房地产、汽车业等,从轻工业向重工业转型。2009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2010年制造业比重超过美国。

到2020年发生了新冠肺炎疫情,与此同时,我们开启了供给侧改革,驱动内需的发展,经济发展又出现了一系列的新特征。

7月5日,吴老师与嘉实基金成长风格投资总监姚志鹏和数字化转型专家张其亮,就中国基本盘的新趋势,以及如何抓住新趋势下的红利,进行了深入探讨。以下是内容整理精华。

上半年,中国经济的关键词

吴晓波:上半年结束了,中国经济表现不错,跟全球比好很多。但是也有很多困难,比如能源价格上涨以后,中小企业特别困难,‍‍大型企业转型压力也特别大。‍‍你们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姚志鹏:印象最深的应该是‍‍,虽然说疫情一直在反复,但我们每次控制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们这种网格化、数据管理、信息化能力很强,‍‍而且动员能力极强。

吴晓波:我记得我6月初去合肥,当地刚刚发现了几例,合肥的高铁站一个人都没有。前两天我去,高铁站又是人山人海。

张其亮:姚局刚才讲的是政府通过数字化提升了管理效能。在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里面,这叫敏捷。今天我们总是在想有一个未来的杀手级需求能够主导一切,比较现实的是让企业对市场有敏捷响应。

我也准备了一个话题,是减碳。一是它影响面非常广,国家‍‍、企业、每一个人,以及生活方式,比如电动汽车、太阳能。‍‍二是它跟我们国家的未来,和世界的关系是千丝万缕的。

吴晓波:上个礼拜,教科文组织发了一个科学报告,它讲到了中国部分。我看到的是两个东西:第一个是中国的研发投入,从1998年占GDP的0.5%,到现在是2.5%,超过美国了。第二点,中国的碳减排力度会非常大。

敏捷,当代的企业标配

吴晓波:过去疫情发展到今天,一个企业能够保持成长,还能够成为一个较好的可投资的标的,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姚志鹏:其实就是敏捷。‍‍比如,去年我们国内那些大汽车厂家、制造厂最大一笔意外需求是什么?‍‍口罩。好多公司利润一大块来自口罩,‍‍全球的口罩从中国走,因为其他国家制造业全瘫痪了。

吴晓波:不敏捷的,可能今天已经面临‍‍被淘汰掉的命运。疫情确实给大家带来了很多变化。第一,企业使用互联网工具的场景变得越来越多;第二,中美之间的割裂,‍‍导致中央提出来要双轮驱动,新国货企业得到大规模的发展;第三,企业都在推动‍‍数字化转型,比如说生产线的智能化改造。中国企业在这方面的积极性‍很高涨,可能也是最激进的。

张其亮:我其实觉得激进这个词用得很好,但我喜欢用一些比较‍‍负面一点的词,我觉得他们比较焦虑。时刻保持警惕,这根弦就不能松。

这种底层的焦虑是抑制不住的。我自己创过业,当时‍‍豪情万丈。我说我不找投资人,后来发现不对,‍‍从你一开始创业的时候就要跟投资人好好聊。

吴晓波:焦虑怎么办?比较重要的事情确实是去找投资人、研究产业的人。为什么?他们会提出一堆你根本没有想到的问题。

张其亮:好多企业家听我讲完这个建议之后,他们心里其实是打鼓的,因为每次见投资人,投资人都会让他们信心全无。

我都跟他们讲,那是他们心虚。你是企业家,你就要这么想:别人钱只要一进来了,就处于弱势地位了。

打赢仗的企业有什么特点?

吴晓波:中国现在4000多家上市公司,咱们讲中国基本盘,有一半左右在这,怎么挑?

姚志鹏:‍‍具体到看企业的话,选择重于努力。因为有些行业是比较难判断的,行业景气度波动大。对投资人来说,有些风险特别大的行业,就先别投,等以后水平高了,看懂了,资源够了。然后就是看人。

吴晓波:如果同样是一个好的赛道,你怎么选企业,怎么看人?

姚志鹏:我就觉得要打赢仗。怎么才能赢?做时间的朋友很重要。你只有跟进企业一段时间以后,才能够有个基本判断。一些投资人第一次去拜访一个企业家的时候,对方会给你讲一讲战略,未来‍‍经济前景这些,双方聊得挺开心、相见恨晚。但是这种情况,我们可能是不会投的。因为他很可能只是想改变世界,但是没有改变世界的能力。只有跟着他两三年,看行业发展是否跟他想的是一样的。加上这个老板战略上是比较坚定的。赢的概率就会大很多。

吴晓波:你的基金如果要投一个企业,前期跟踪多少时间?

姚志鹏:至少一年半到两年,才能赚大钱。比如10倍这样的钱。我们最高的一个案例是:100倍。大概用了8年时间。

吴晓波:打赢仗的企业家有什么基本特点,咱讲三个?

姚志鹏:第一个是,战略眼光得好,努力的方向错了,执行力越强,离成功越远;‍‍第二是执行力,有的人是思想家,不适合做;第三,要有理想。我发现过一个现象:某个行业,同样满足前面两个条件的上市公司,可能有两个,但最后市值差距非常大。市值高的情况是,企业家有梦想,有要改变世界的决心。

这怎么体现呢?打个比方,假设一个企业也有眼光,能看到未来好几年的,也有执行力,那么这个节约费用,‍‍搞一些短平快的,这两三年业绩是可以很好,股价涨幅也是可观的。但几年过去,研发没怎么投,‍‍结果没未来了。理想主义的企业家,可能现阶段投了很多没有回报的钱,‍‍但未来的成就可能会大很多。

张其亮:我非常赞同,补一句:体力要好。

吴晓波:我今年以来跑了5家新能源汽车企业,现在是做房地产的、做饮料的都往里面挤,怎么来选新能源汽车标的?

姚志鹏:还是要循着客观规律。这个行业有泡沫期、泡沫破灭期、真正的成长期,要在不同阶段做不同阶段的事。未来10年,科技企业都会去投新能源车,它们肯定不是说奔着要颠覆大众、丰田,而是争夺未来的科技终端。

‍‍现在这个阶段,谁能赢,谁不能赢,这个有点模糊。但是‍‍他们上游相对迭代是比较慢的,比如三电。因为下游是消费品,用户到底喜欢喝可乐还是喜欢喝雪碧,这是很难判断的。但你可以看上游,跟着数据‍‍迹象后再去判断。

吴晓波:投资人的角度和一般的股民角度不太一样。‍‍他其实追求的是,行业成长波动里面稳定性的那一部分。

观众问题的答疑

话题一:海南自贸港
吴晓波:海南自贸港会带来新的机遇,怎么看?我刚刚从海南回来,那边人跟我讲‍‍2025年封港,叫做境内关外。三亚还说“我对标迈阿密”。所以它整个产业都在布局。你们从投资角度怎么看?

姚志鹏:海南本地的机会,其实有很多不确定。但海南岛在中国地图的位置很特别,以前别人老是对我们的意识形态有各种各样的怀疑,但‍‍海南一旦撬动以后,它代表中国一个大的方向。

意味着未来中国肯定会更加开放我平时喜欢看关于企业史、经济发展史那些长周期的书,我们看拉美没有跨过中等收入陷阱,一个原因是企业没有完成全球化扩张,自己跟自己玩,内耗了,而发达经济体,都是完成了全球化扩张的。

中国把海南弄出来以后,后面在全球经济中的位置会越来越重要。

张其亮:我觉得,每个企业家都应该去插一脚。海南有三个东西非常有吸引力,一个是税收洼地;第二,‍‍海南有独立立法权;第三,海南将来可能有自己独立的货币,即离岸人民币。这三条就决定了这个地区的基调。

话题二:新消费
吴晓波:怎么来看这一轮的新消费?

姚志鹏:我会投。‍‍投资人都是面向未来。我们可以思考,新消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这其实就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年轻一代接受新事物能力强了。你看疫情,老外‍‍各种麻烦,我们这么快控制住了,年轻人就越来越有自豪感,就会对国货没有偏见。消费品竞争本质上是心智战略,一旦没有偏见以后,‍‍又加上中国有几十年制造业的积累,自然而然就发展起来了。

话题三:货币焦虑

吴晓波:今年大家的货币焦虑特别大,有什么建议?
姚志鹏:‍‍至少要跑赢中国的GDP。要想跑赢的话,在全球范围内看,就只有优秀的权益资产,那么中国最优秀的一批公司和上市公司,它的企业盈利表现肯定是高于这个GDP的,所以要‍‍投中国最好的一批公司、时代里的先锋企业。
话题四:基金经理经验分

吴晓波:‍‍基金经理调研都看些什么?

先说我的,我看企业,主要是三个东西:生产线的现状;实验室;看团队,团队如果跟我一样是60后的,差不多就撤了。

姚志鹏:我们一般之前会做很多工作,首先是研究大量公开资料,然后过去找企业‍‍老板,跟他聊一聊。一般上市公司老总,而且愿意见投资人的,他还是比较有野心的,希望跟投资人有充分交流,然后得到投资人的肯定。在沟通过程中,‍‍我们也会去看生产线。

吴晓波:公募基金会为了短期收益,牺牲长期收益吗?

姚志鹏:‍‍我们是比较喜欢长期的,但客户可能比较在乎短期。实际上,以前有人做过统计,一年时间里,关键的上涨日‍‍一共就5-10天,股票在很长时间都是不涨的。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涨的那几天,甚至可能是两年也不涨。

话题五:数字化

吴晓波:数字化转型的定义是什么?

张其亮:简单来说,数字化转型,关键词还是转型,‍‍数字化是一种方式或者工具。‍‍什么叫企业转型,要先了解什么叫做传统企业,这不是写不写、用不用软件的问题。

如果一个企业边界非常强,它的数字化转型可能就是不成功的,就还是属于传统企业。打个比方,滴滴打车,我们整个使用过程中,包括车辆、司机、手机,没有一个产权是滴滴公司的。也就是一个软件,这是它送你的。我们发现滴滴的企业边界消失了。当你把企业边界打破了之后,一个关键的好处是:动员和利用的资源就成百倍地增加了。从这个意义来说,数字化的浪潮,也是财富再分配的过程。

话题六:前瞻下半年

吴晓波:下半年,你们的看法是什么,怎么办?

姚志鹏:下半年出口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一是国外大部分国家的疫情控制没那么快。二是一部分发达国家控制住了,比如美国。但美国又印了好多钱,导致史上最宽松的流动性。所以,美国的消费潜力是可观的。比如下半年的圣诞节。所以,从制造业角度来看,日子还是比较好过的。再一个,以前大家还担心产能会迁往印度等国家,但现在来说不用太紧张了。而且当我们企业的敏捷能力提高了,活得也会更好。

张其亮:我也是比较乐观的。有一个建议是,还是要利用好这次危机,不要错过这次危机。比如,数字化转型,这件事情不论企业大小都要去考虑。最怕的是,市场爆发了,没抓住。

吴晓波:经过2020年疫情以后,我觉得看得更清楚了。‍‍为什么?中美贸易战爆发以后,产生很大的不确定性。但今天有几件事情看清楚了。比如,在需求端,新国货肯定是个浪潮。供给端的话,政府已经把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弄完了,起码得跟上这一波。

风险提示:基金投资需谨慎。投资人应当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产品资料概要》等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特别是特有风险,并根据自身投资目的、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是否和自身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谨慎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或本金不受损失。过往业绩不预示其未来业绩,其他基金业绩不构成本基金业绩的保证。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